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4章 夜宵
    米忽悠这大小姐真不让人省心,与她相比更不让人省心的大概就属于艾了。那个熊孩子为了剥夺人家魔王的地理优势可是直接把星球给削掉了一块,你试想一下一颗苹果被人咬了一口的感觉,到时候你就明白我为啥这么头痛了。

    和当初约定好的一样,在艾上交了事件过程报告之后我就选择了原谅她。虽然她的报告中提到了神构筑的系统比较令我感兴趣,不过也不是多么大的事情。

    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魔力是一种系统,魔法阵也好、符文也好、魔法咒语也好,都可以看作是向魔力描绘魔法的语言,类比上来说的话大概就是c语言c++语言和java等,在不同的系统(魔法文明)运行环境下,构筑出不同的程序(魔法)了。

    所以,神这位系统管理员在当地为了保证用户(人类)免遭异变质的魔力的侵害,而构筑出了能够吸收消除魔力的系统,而在神的预定下并没有认知到人的同情心、自卑感、认同感延伸出的绝望和希望所带来的系统bug,最终导致了这样的悲剧发生。

    虽然我比较好奇神之后到底会如何处理魔王,不过以当前神和我们之间的敌对关系,我不认为对方肝因为一个魔王就把自己的性命给赔上。要知道,如果对方敢对纳入艾的保护下的魔王动手的话,那可是对正义之剑宣战的举动啊。不管它到底是哪颗星球的星灵,就算艾把整个恒星系都给湮灭了我也不会去说些什么的。

    “不过,魔力变多也不好呢。”我无奈的说了出口。

    “喵?”

    在篝火的火光照耀下,妮可听到我的话之后歪了歪头的感到不解。

    “没什么,别在意。”我习惯性的摸了摸妮可的头说道。

    个体上能够吸收的魔力是有限的,无论再怎样一旦吸收了过量的魔力都会导致自身的死亡。虽然我这边有不少反面教材和例子,比如穗波、安媞等,但是她们一个是血脉中做过对魔力的特殊适配,一个是将自己的魔力作为灯塔来指引魔神的降临。虽然她们的容量比一般人大上不少,但是那也是历经数千年的血统改造和适应的,况且她们自身还是有着魔力的吸收上限。

    这一点可以从穗波第一次使用活手杖至今可以看得出来,当初穗波解放活手杖并且利用活手杖的性质直接从地脉中抽取魔力的时候,那庞大到让旁人崩溃的魔力即使是以穗波那特殊的血脉,也仅仅是保持住自己没有失去人形而已。

    想像一下吧,对方的杀敌亚吉特可是地仙级别的实力啊,换句话说那可是魔神啊。凭借着活手杖的帮助,尚且不能完全支配一整条地脉的穗波就拥有了杀死完全体的魔神的实力。可见个体上的魔力上限在整颗星球的对比下是多么的卑微。

    如果那个魔王不是直接由魔力创造,如果那个魔王在1500年间不保持着长时间的睡眠,恐怕暴走起来的地脉早就把人类给灭了。

    别看艾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并没有打过对方的魔王,那是因为魔王有着整颗星球的魔力进行支援。艾仅凭自己一人在那颗星球之下是不可能杀得死魔王的。虽然魔王脚下的地脉连带着地壳地幔被轰飞了,虽然魔王被艾打飞到了平流层之上,但是魔王的存在依旧是整个魔力系统的关键,所以整颗星球才会不遗余力的支援她。

    如果艾打算脱力人这一概念的话,到时候虐杀魔王还是没什么压力的。暂且不说正义之剑这种超概念生命体,仅仅是露西娅,仅仅凭借着露西娅体内的第一力水晶,那就不是魔王乃至那颗星球能够承受的。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在解锁了战争模式的露西娅面前,星球真的不过是被消耗的战斗牺牲品而已。第一力的污染天生就对宇宙具有极大的破坏作用,构筑在宇宙法则之上的任何存在都无法与之对抗。仅仅是埋藏在露西娅体内的主能源水晶,其破碎之后流出的能量就足以将一颗星球给吞噬掉了。

    “不过,魔力既然是生命的精炼的话,那么为什么那颗星球的魔力会那么多呢?”我开始思考起来。

    既然魔力是生命的精炼的话,那就代表着那颗星球上拥有着与之相对的足够的生命体存在才对。然而那颗星球无论是大小还是质量,都是不具有支撑起那么大魔力的条件的。

    “该不会是魔法永动机吧。”想到最大可能的我不禁苦笑出来。

    现在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魔物的存在了,虽然他们是由魔力经过大地的温床生产出来的,但是他们也是生命的一种。如果魔力真的可以办到催生魔物并且皆由魔物来大量提升魔力这种永动机一样的事情的话,那可真的是有够无法无天的了。到时候生活在魔法世界的居民们仅仅凭借着圈养魔物就可以一辈子都不愁能源问题了。

    “真的是,这个宇宙中的文明到底是有多没常识啊。”居然妄图创造出一个魔法永动机,这可真够没有常识的。

    “不过,也不是做不出来就是了。”我如此想到。

    从目前综合得到的消息来看,这个宇宙中曾经存在的文明亦或者恐怖追随者们是有着虚空文明的实力的。那么,他们完全可以修改当前宇宙的信息,制造出一个能量恒增加的宇宙。只不过这样的宇宙是非常没有意义的,首先能量恒增加就代表着宇宙能量平衡被打破,其必须有能量的补充源可以预见的最佳候选就是虚空了。长期从虚空衰变获取能量的话,这个宇宙的稳定性将会直线下降,其寿命恐怕都撑不过几万年。

    其次,宇宙信息总量应该是不变的且是静态的,这一点从我们多次扫描宇宙可以发现。然而再怎么无法侦测到魔力这种能量的存在,这个宇宙的信息总量也没有改变,那么无论如何这个宇宙的物理基础都没有被魔力侵蚀到如此程度才对。

    “与其用宇宙去进行虚空衰变增加能量,不如多建几个衰变炉来的效率高。”我不解的说道。

    “哇,好香的气味。”然而,冒失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

    抬头看去,米忽悠大小姐正撑着上半身从窗口探出身来。

    “大小姐,又准备溜出去玩吗?”我仰着头问道。

    “瞎说什么,我可是打算好好休息的。然而在我睡的正香的时候闻到了特别香的烤肉味,所以我才饿醒了。”米忽悠向下看着我们说道。

    “到底是有多贪吃啊,明明晚饭的时候吃的已经不少了,你是吃货吗?”我无语的问道。

    “你又在损我了,身为花季少女肚子饿得快不是很正常的吗?尤其是我还在长身体呢。”米忽悠一个翻身就从二层楼的窗口跳了下来。

    “对啊,大小姐您最近体重增加的真快。”我深表赞同的说道。

    “胡说,明明我每天都在努力锻炼自己的身体。”米忽悠立刻不开心的说道。

    “算了吧,就这几天的时间还不如你天天晚上跑出去玩来的运动量大呢。”我不以为然的说道。

    “可是我的冒险等级提升了啊,都快到d级了。”米忽悠说道。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但是你依旧打不过成建制出现的魔物群。”我继续打击道。

    “不如说打得过才怪吧,明明对方的数量最少也有5个以上。”米忽悠立刻撅起了嘴。

    “你弱你还有理了,明天给我滚去单刷哥布林城堡去。”我撇了撇嘴说道。

    “才不是我弱呢,是你的标准太奇怪了吧。你看看人家别的冒险者都是组队应对的,在我遇到困境的时候你根本就不出手。”米忽悠不服气的坐到我的身边说道。

    “当初签订的契约你可是要求我能够在魔物的袭击下自保就好的,白纸黑字可是写得清清楚楚。”我将契约拿出来按到米忽悠的脸上说道。

    “谁知道你那么强啊,明明非常强却还隐藏实力,你们玩套路的冒险者心都脏。”米忽悠把契约文件从脸上拿下来气呼呼的说道。

    “又不是我要你去做冒险者的,你个大小姐天天蹲在卧室里面发发春等着嫁人不好么?”

    “才不要,那样的人生多无聊。”米忽悠气呼呼的把契约文件给攥紧了。

    突然,米忽悠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将契约文件展开仔细的看了起来。

    “喂!”知道米忽悠准备打歪主意的我提前提醒道。

    然而,米忽悠却没有感到在意,依旧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直笔。

    “你这熊孩子天天在口袋里面都装了些啥啊。”我傻眼的看着她说道。

    “唔,唔唔。”米忽悠对我的话没有产生任何反应,反而是用笔开始在契约文件上涂涂画画起来。

    “现在再修改文件也是没用的,况且老爷那边还有一份呢。”我冷着眼看着她说道。

    “唔,为什么怎么改都感觉是我吃亏啊。”米忽悠头痛的发牢骚说道。

    “你说为什么呢?”我反问道。

    连契约法都没学过的人,我还能指望你在契约文书上坑我一把吗?

    “算了,不管了,直接烧掉吧。”大为光火的米忽悠立刻将雇佣契约扔进了火堆内。

    在我无言的注视下。

    “呼,解气,拿烤肉来,我要狠狠地吃。”米忽悠豪爽的叫道。

    “......”已经无言到极限的我默默的将手中的烤串递了过去。

    对于米忽悠,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这孩子熊的,如果是我闺女的话我现在早就把她给吊起来打一顿了。

    “嗯?这是什么?”心情大好的米忽悠在接过烤肉之后立刻问道。

    “烤肉串啊。”我理所当然的回道。

    “这是什么肉?”米忽悠盯着我。

    “烤壁虎肉。”我坦然的看着米忽悠说道。

    然后,米忽悠的脸色渐渐的变得铁青了起来。

    “呜哇,你居然吃这种东西啊。”一脸嫌弃的米忽悠将烤肉串扔了出去。

    “嘛,能吃就行了。”我满不在乎的说道。

    “实在是难以置信,明明你拥有着强大的实力却跑来当女仆,明明有着高昂的工资却深夜蹲在我的窗户下面吃烤壁虎肉,你的脑子没问题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吧?”米忽悠再度吠了起来。

    “少废话,爱吃不吃,又不是我自己愿意来当女仆的,还不是你们和冒险者公会逼的。”我立刻不满的说道。

    “......”被我怼回去之后米忽悠立刻就陷入到无法释怀的状态下了。

    大概她没有想到过吧,强制招来的女仆人选居然是一个如此难搞的存在。

    懂事的妮可在看到米忽悠被我气得陷入沉默之后立刻乖巧的将手中的烤鱼递给了米忽悠,妮可的行为立刻让米忽悠的心情转好。

    “哼哼,看看你,再看看你妹妹,我强烈要求把贴身女仆换成妮可。”米忽悠得意忘形的说道。

    “别说傻话了,妮可的本职是个暗杀者,不怕一觉醒不来的话你就换。”我白了米忽悠一眼。

    “......”原本心情大好的米忽悠再度脸色铁青了起来。

    “该不会,你们一家都不是什么正经人吧。”米忽悠战战兢兢的问道。

    “最近皮痒了是不是?”对于米忽悠的失礼,我选择亮出拳头用微笑来感化她。

    “不不不,就当我没说。”米忽悠立刻将脸别了过去。

    “话说,那个你招过来的女仆,现在怎么样了?”像是在无话找话一般,米忽悠嗫嚅着问道。

    “阿米尔吗?还好吧,最近被女仆长调教的有点惨就是了,不过对于平民出身的她来说接受一下女仆的教育懂的一些贵族的礼节还是有好处的。”我有些感慨的说道。

    “多亏了她的存在,最近女仆长没什么心力和时间来给我找麻烦,我也不需要天天的听女仆长在那里念我了。”

    “我认为女仆长应该是放弃你了。”米忽悠咬了一口散发着香味的烤鱼说道。

    “嘛,就当做是这样吧,反正我也不在乎。等这份打工结束我大概这辈子都见不到女仆长了,鬼才管她是不是放弃我了呢。”

    “唔,其实你也可以留下来啊,你看我家付出的薪水待遇又高,又不需要去打打杀杀的冒险,而且你天天还很闲。”少见的,米忽悠软弱的说道。

    “怎么?总小到大一个人寂寞惯了,现在有个不把你当大小姐对待的人你就当做朋友了?”我好笑的反问道。

    “唔......”被我说中了心事一般,米忽悠做出了受伤的表情。

    “嘛,也不是不能理解你的生活环境,毕竟从小到大缺乏母爱,父亲也忙于领地的建设。唯一能够陪你玩的女仆们又把你当宝贝一样的宠着,但这对于缺爱的孩子来说哪个都不是想要得到的啊。”

    所以米忽悠才会对故事中的生活感到憧憬,所以米忽悠才想要一心一意的嫁给勇者,过着有相爱的人陪伴的四处去冒险去游历的自由生活。从一开始她就对贵族的生活没有任何的期待和留恋,她渴望得到的是爱和自由,并非是鸟笼和隔着鸟笼尊敬自己的游客。

    “不过很遗憾的是,小姐我并不打算就留于此,对于彼此来说都是人生中的过客而已,虽然长则可能历经几个月的相处时间,但是对于之后几十年的人生来说,我们终将成为过客。尤其是在您和勇者喜结连理之后,更是会将我抛出脑后。”我拍了拍手上的烟灰说道。

    听闻我的话之后,米忽悠露出了一脸哀伤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