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 舒林塔会议2
    趁着族长们陷入沉思的时候,狼人族再度发话了。

    “既然如此,我们转移进人族的领地内吧。”

    “万万不可!这样做的话会挤占人族的生存圈,更甚至会逼迫人族接受我们从而导致魔族完成对我们和人族的双面夹击。到时候整场战争都会因为我们的拖累而陷入绝境的。”狐人叫到。

    “……”

    “谁会管他,既然是盟友的话帮助我们也是应该的吧。更何况不逃的话我们就死定了,如果进入人族领地我们还有一线生机。”狼人有恃无恐的说道。

    狼人的话倚仗的是在前线联合作战的5万兽人精兵,如果人族的盟友拒绝兽人的要求,那么面对着5万兽人精兵在极尽处的临阵倒戈,人族的军队会有被毁灭性打击的可能的。

    然而一旦让兽人们入住,那么兽人带来的庞大财政开支也不是任何一个国家所能承担的。如果因为兽人们的存在而对国家的稳定和补给产生影响,到时候面临着魔族的进攻,积弱而疲弊的人族国家将会极大可能的发生内溃,到时候魔族就相当于捡了渔人之利。

    “愚蠢啊!如果我们死了,在前线的5万精兵赢了,那么他们将会成为兽人重新崛起的希望。如果我们拉着他们一起死,兽人就真的是亡了。”狐人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要我们一边摇尾乞怜的投降魔族,一边等待着人族和我军部队的胜利解放吗?恐怕我们投降过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被魔族派上前线与自己的族人厮杀。”狼人再度质问道。

    “……”

    狼人的质问就像是一道旋风一般,从每个兽人的心间刮过,让所有族长都陷入到纠结之中。

    “也许我们可以把目光投向另一边。”虎人提议道。

    在看到所有兽人的目光都投到自己身上之后,虎人缓缓开口说道。

    “不知为何魔族的部队绕开了瓦古娜利亚领进军,所以我们也许可以前往瓦古娜利亚领寻求生路。”

    面对虎人的提醒,众多兽人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兽人国的地图上,瓦古娜利亚领的所在。

    “……”

    “我不认为我们能够逃过去,也不认为对方会给予支援,虽然对方也是兽人族的领土,但是对方貌似并不打算和我们进行交流的样子。”狐人有些遗憾的说道。

    “为什么?”狼人再度问道。

    “因为早在逃亡的时候我就派遣族人的斥候前往瓦古娜利亚领了,结果被对方直接撵了回来。”狐人叹息着说道。

    “同样,在召开舒林塔会议的时候我就派人前往邀请了,但是对方却直接拒绝了。”虎人补充道。

    “难道对方不顾及兽人的情面了吗?还是说对方早早就投降了魔族?”狼人暴怒的说道。

    “……”

    “以当前的状况来看我们不清楚,不过有一点是很明确的,对方势必和魔族达成了某种交易,所以魔族才会放他们一马。”狐人的眼睛边转边说道。

    “可恶!那群该死的懦夫!”狼人愤恨不已。

    “……”

    “所以,既然已经逃无可逃,那么我们该怎么做呢?”虎人静静的说道。

    “再度组建联军吗?还是选择一直拖时间的逃亡?直至我们和人族的军队战胜魔族班师回朝的解放兽人全境?”虎人提问道。

    “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我们面临着生存圈和外敌入侵的两种绝境,只要不将两个问题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解决掉,我们就没办法继续生存下去。”狐人族纠正道。

    “所以,你们谁有办法解决?”狐人对着在场所有族长问道。

    沉默,席卷了整个广场,所有兽人都在思考着可行性。然而所有兽人也都失落的低下了头。

    “在此我认为,卡门王子还是可以领导我们的,虽然他一直在战败但是不可否认他的战术素养是我们之中最好的,所以与其束手待毙,不如将所有的一切押宝在他身上做最后的一搏。”在百思不得其解之后,狼人选择了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我宁可去死!”对此,狐人反应激烈的抗议道。

    “与其信任那个狂妄自大的白痴,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自我感觉良好上,我宁可亲手杀了我的族人。因为将族人交到他的手上与谋杀族人无异!”

    “大家想一想吧,我们怀揣着希望的送走了我们的有生力量去帮助那个白痴最后迎来的到底是什么。我们的族人合计5万兽人可是死在了不明不白的爆炸中的啊!而坐守了吉拉领最佳地脉点的他们又有着城市防御魔法的支援,最后的结果却是5万名兽人毫无作为的连同吉拉领一同被炸上了天,还有比他们更加愚蠢和狂妄自大的人吗?”

    “他们就是谋杀兽人的凶手,而你现如今却在提议我们再度将手下仅剩的一万名士兵交到他们的手上?”狐人痛心疾首的质问道。

    “……”

    狐人的话引起了众多兽人的首肯,对于吉拉领的战果他们也是大大的不满。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他们的错误造就了兽人如今的绝境。

    “那我们该怎么办?你有办法解决其中哪怕是任何一个问题吗?”狼人对着狐人质问道。

    “不要太过于强求狐人族族长了,虽然狐人族族长的谋略在我们兽人国内也是极其出众的,但是以一万名兽人去和魔族作战也是不可能的。”虎人说道。

    “也未尝不可。”狐人面带微笑的说道。

    “兽人和魔族的交战看的就是双方的谋略和执行力,然而魔族都是由极其强大的个体所组成,一旦我们能够击溃对方的指令中枢并且趁着对方指挥混乱的时候将对方诱导至我们所埋伏下的陷阱内,应该能够确保50%左右的胜率。”狐人有把握的说道。

    “以两倍以上的人数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才达到一半的胜率吗?”狼人不削的说道。

    “那么考虑到对方指挥中枢的强大实力,我们基本上没有任何机会了。”

    对于狼人的不削狐人反问道:“那你又如何呢?你能解决魔力混乱的问题吗?纵使集合我们整个兽人国家的全部祭祀和德鲁伊也未必能够解决,更不用说在现如今祭祀和德鲁伊损失惨重的情况下我们更是毫无办法。”

    “……”

    对于狐人和狼人的互相争执,所有族长都思考起来。到底如何才能够拯救兽人,到底如何才能拯救自己的家乡。

    伴随着狐人和狼人争执的白热化,众多与会的兽人都陷入到了绝望之中,因为他们发现无论走哪一条路兽人获救的希望都是渺茫的。

    直至在精疲力竭的讨论过程中,狐人如此说道:“只要有人能够做到解决这两件事,让我把全族的命都给他都行!”

    “我能做到!”在广场之外,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

    众人惊讶的将目光投向声音的来源,而守在场外的警戒兽人也默默的移开位置,将对方暴露在众多兽人的目光下。

    莉莉在众人惊讶的目光注视下向着广场内坚定的走了过来。

    “……”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请原谅我的冒昧,我是狮子族的莉莉,现在统领银狼一族,我认为我有资格参与此次会议。”在虎人质问之前莉莉就率先说道。

    对于莉莉的话众位族长惊讶的将目光投注在银狼族族长的身上。因为银狼族长年累月生活在雪山附近的缘故,他们已经和无法在寒冷条件下生存只活动于草原的狼人部落中彻底的分裂出来,独成一派了。所以对于现场有着银狼族和狼人族两位族长,在场的所有兽人都没有感到奇怪。

    “喂!银毛的,这是怎么回事?”狼人率先反应过来问道。

    “正如莉莉小姐所说的那样,莉莉小姐独自拜访了我们的部落并且以一己之力挑战赢了我们全部。所以按照兽人遵从强者的习俗,我们认可莉莉小姐作为我们的代表和统领。”银狼微微一笑说道。

    “喂!这种大事你要早说啊!而且,你叫莉莉是吧,以你纤细的身体居然能够打赢银狼全族?这可真是厉害了。”狼人感兴趣的说道。

    不仅仅是狼人,在场大部分兽人都用感兴趣的目光看向莉莉。然而在大部分兽人之外,狐人对莉莉问道。

    “你说你能解决兽人当前面临的两个绝境对吧?如何做到?”狐人的话将所有兽人的心再度拉回到正题上。

    “当然,虽然这么说不太合适不过我师从与主人的时候见到过主人构建出创造地脉的魔法,而且我也认识能够施行这种魔法拥有这种技术的人。至于对战魔族上,我自信拥有着不弱于魔族高级将领的实力,并且我也有着丰富的多种作战经验。”莉莉自信的说道。

    然而。

    “主人?”大多数的兽人族长对这个词产生了反应。

    “是的,我曾经是人族的兽人奴隶,不过主人已经恢复了我的自由之身。”莉莉坦率的承认道。

    “既然如此劳烦你可以不要再称呼人类为主人了吗?”狐人咧了咧嘴说道。

    “为什么?主人将频临死亡的我救了回来,主人将我细心的栽培,主人授予我了拯救兽人的智慧和力量,主人又无私的恢复了我的自由身。如若否定主人的存在,那么是否也应该否认我的存在,否认兽人获救的可能?”莉莉冷着脸质问道。

    “虽然就力量方面您有着银狼族的保证,但是在解救魔力混乱的问题上您却没有丝毫的保证。”狐人提醒道。

    “随你信与不信,我对自己有着充分的信心,并且刚刚你也承诺过会未必而付出所有族人的生命,请你牢记这份承诺,因为在驱逐魔族的时候我需要你的全体族人的帮助。”莉莉镇定的说道。

    “如果你真的能够做到的话,我定会遵守我的承诺。”狐人坚定的说道。

    “嘿,小妞,虽然有着银狼族的保证,但是不保证对方是否有在说谎。既然你自认为拥有对抗魔族高级将领的实力,不妨和我打上一场来亲自展示一番吧。”狼人在看到狐人认可之后立刻跳出来说道。

    “停止你们那拙劣的双口相声吧,你们的辩论不过是为了让所有族长都清楚的认清当前的形式而已,以防止他们私底下做出有损于兽人族全体利益的行动。难道你真的认为我是不清楚当前形式的耍帅行为吗?难道你真的认为我是仅仅凭借着轻率的心态就去挑战银狼族全体吗?”

    莉莉的话宛如当头棒喝一般的将所有蒙在鼓里的兽人敲醒,直至此时他们才发现原来狼人和狐人是在一唱一和的将当前的形式和可能的发展方向以及问题的焦点以争论的方式展现给所以兽人,并且杜绝了有些族长可能会抱有侥幸心理所采取的行动。

    莉莉的话使得所有兽人族长都重新的打量起这位突然出现的狮子族姑娘,也使得所有族长都将她视为有着足够份量的一份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