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 闹剧2
    “这是怎么回事?勇者殿下?”范德堡伯爵困惑的反问道。

    对于眼前发生的事情伯爵可谓是毫不知情,对于眼前的男人伯爵也毫无印象,纵使伯爵想问但是简单男人哭哭啼啼的样子,反而也问不出口,所以伯爵将疑问投向伊泽。

    “这个男人的女儿被强抢到了伯爵府,他向我求助想要要回自己的女儿。”伊泽面色不快的说道。

    听到伊泽的话,众多的贵族女性窃笑起来。贵族和平民之间的不伦之恋,一直都是为人所晶晶乐道的。而伯爵一直以清正廉洁的形象示人,所以伯爵的丑闻而且还是在如此环境下的丑闻,又怎能不让那些一直狂发好感而又不得回报的贵族女性耻笑呢?

    知道周围的贵族心态的伯爵立刻就老脸一红的对着勇者说道:“在我印象中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

    “你是在怀疑我串通这个男人来拆台吗?”伊泽不悦的反问道。

    “当然不是,这之中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存在的,请容我们查明。”听到勇者高声质问的米忽悠立刻走上前来说道。

    看到米忽悠的瞬间,原本还想张口喷人的伊泽一瞬间惊讶的张大了嘴。

    “告诉伯爵,你的女儿叫什么?”看到伊泽不争气的样子,他的同伴中的女性立刻对着跪在地上的男人说道。

    “是是是,我的女儿叫阿米尔,城里的居民看到阿米尔身为伯爵家的女仆而出现在市场,也看到过我出门时女儿长久驻留在家门外偷偷哭泣的样子。”男人立刻可怜兮兮的说道。

    “阿米尔吗?女仆中却是有这样的一个人呢,不过那并不是由我强抢来的,而是受到第三方雇佣而进入伯爵府工作的。”听到名字的瞬间,伯爵立刻回想起了那名还算是漂亮的少女,以及她那特殊的来历。

    “事到如今还想推脱吗?”伊泽立刻想起了正事质问道。

    “并不是这样的,算了,来人带阿米尔上来。”伯爵知道解释也不会起到多少作用立刻对仆从下达了指令。

    “顺便把露西亚也带来!”米忽悠一听是因为我的关系而招惹来的是非立刻咬牙切齿的说道,要知道这可是在心仪对象的勇者面前啊。

    很快,因为资历年轻而只能在后厨帮忙的阿米尔与一件犯困的我被带了过来。

    在看到跪在地上的男人的瞬间,阿米尔就大喊着“爸爸!”的扑了过去。

    “伯爵大人,爸爸做错了什么吗?请原谅他吧。”看到现场状况异常的瞬间,在看到男人痛哭着跪倒在地的瞬间,阿米尔便哀求道。

    “请快起来!你的父亲并没有犯下任何过错。”伯爵立刻上前扶起两人说道。

    在和阿米尔一起被叫出来的时候我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在看到现场的瞬间我便知晓了发生何事。于是,我主动上前说道:“请问伯爵大人,叫我和我的雇佣女仆有什么事吗?”

    在见到我走上前的瞬间,全场所有来客一瞬间便失神了。因为他们从没有想过会见到如此绝色的美女,如果说米忽悠是惊为天人的话,露西亚便是倾国倾城。甚至就连勇者伊泽,也一瞬间就眼神迷茫了。

    看着心仪的男性因其他女性而迷失了方向,米忽悠选择将愤怒的矛头指向于我。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露西亚,你来解释解释这件事吧。”米忽悠傲气的扭过头去说道。

    “是,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对着勇者问道。

    “那个,就是这个男人的女儿不知去向,听说在伯爵府工作,所以我就带着这个男人来找自己的女儿了。”面红耳赤的勇者对我解释道,甚至就连语气都颇为弱势,声音也小到快要听不清的程度了。

    (哼,勇者呢。)在内心鄙视的同时,我也维持着微笑的说道。

    “是这样的,在某次因公务外出的时候我发现了即将被卖到青楼里面的阿米尔,于是我和那群人渣打了个赌并赢下了她。所以她的归属权在我,我有着对阿米尔的处理权。也因此我招阿米尔来代替我帮我不便的时候照顾小姐。”我微笑着解释道。

    “可是,这个女孩并非是本愿的啊,而且他的父亲还有着丧女之苦,请体谅一下他们吧。”弱势无比的伊泽说道。

    “啊啦,我可没有虐待阿米尔哦,这是劳动契约书,合理的工作安排,超值的劳动汇报,要知道平民劳动一年都赚不到一个金币,而她可是一个月就一个金币哦。不如说除了禁止她回家,我并没有限制她做任何其他的事情,也没有虐待过她。”我将与阿米尔签订的雇佣合同交了出来。

    “可是你禁止她回家了啊,难道你不认为这样对待一对相依为命的父女是非常残忍的吗?”勇者动之以情的说道。

    “不感觉是这样呢,要知道那个男人可是把女儿当作押注品押上了赌桌的。”我平淡的说道。

    事已至此在场的贵族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虽然对于这个男人毫不可怜,但是却碍于正义心爆棚的勇者而不便于做出宣判并且还要帮着勇者撑腰。这都是政治。

    “请原谅我吧,那是为了凑出给阿米尔的妈妈治病的钱而不得已而为之。”男人立刻哭诉道。

    “爸爸,不怪爸爸。”阿米尔哭诉道。

    输掉了女儿的男人固然是没有了给妻子的救命钱,所以男人一夜之间就不仅仅是失去了女儿也失去了妻子,真正意义上的失去了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女儿。

    “难道看到此情此景你就没有些微的同情心吗?”从最初见面的震惊中逐渐缓回来的勇者质问道。

    “并没有,反而有点想笑,不耻的笑。”我冷淡的说道。

    “……”因为我的冷酷回答勇者小队所有人都动摇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如此冷酷?难道你就没有良心吗?难道你就没有同情心吗?”勇者质问道。

    “他人的事,我为什么要同情?如果同情会损害我的利益我为什么要同情?”我以人的身份提出反问道。

    “太自私了,为什么伯爵府雇佣人员的时候这样自私的人也能录用,不会对居民起到反面形象吗?”看在我面前无法说通之后伊泽果断选择了转移目标。

    “呃……”这一次伯爵被问道了。

    “因为我工作努力并且忠于主人啊,伯爵雇佣女仆的要求中并没有包含着要有一颗慈爱救世的心啊。如果我能做到像勇者大人一样,永远的慈悲为怀,想必也就没有勇者大人什么屁事了吧。”我揶揄着说道。

    “你……”第一次,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勇者用看着敌人的目光看着我。

    “小屁孩就赶紧回到自己的家里去玩过家家好么?身为女仆我可没有时间陪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一起玩耍。”我嘲讽着说道。

    “伯爵大人,难道这就是贵领地的治民之道吗?”伊泽对着伯爵问道。

    “呜……”伯爵陷入了纠结之中。

    一方面是摸不清底细但是毫无疑问实力强大的冒险者,一方是因为神圣系治愈魔法而势力遍及全大陆,掌管了绝大多数平民治疗相关产业并因正面形象而深入人心的教会代表勇者。

    “露西亚!”看到自己的父亲陷入到艰难抉择之中米忽悠喊道。

    “可是小姐,我的利益会受到不公正的侵犯哦,这并不是正义所在吧。”我对着米忽悠说道。

    “既然如此的话,我们来赎回这名少女吧。”勇者随从的女人立刻说道。

    “价格多少?”伊泽立刻对我问道。

    “一个金币!”心急的阿米尔立刻脱口而出。

    对着这样的她,我怒瞪了她一眼。

    “呜……”看到我的眼神之后阿米尔立刻缩了回去。

    “给,这是一枚金币。”女人掏出一枚金币说道。

    “对不起,不卖。”我冷淡的拒绝到。

    “你!”伊泽愤怒的叫道。

    “怎么?还想强买强卖吗?”我冷眼看着伊泽质问道。

    “露西亚!”米忽悠再度叫道。

    透过她的叫声可以听出她声音中的哀伤,透过她身体的些微颤抖可以看出她的恐惧。

    “小姐……”看着这样的米忽悠,我发出了无奈的叹息。

    “好吧,我,露西亚,自愿放弃阿米尔的所有权。从今天开始阿米尔所有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我当着众人的面说道。

    同时,

    “这是你这半个月来的工资,恭喜你获得了自由。拿走吧,我们的雇佣契约也在此时此刻终止了。”我将装有五十枚银币的钱袋碰到了父女面前。

    “谢谢,谢谢你。”阿米尔立刻感激涕零的说道。

    “感谢您的大恩大德,同时还感谢勇者大人和伯爵大人。”阿米尔的父亲也说道。

    “嘛,不用谢,虽然事情得到了圆满的解决,但是这也暴露出来了我家雇佣女仆上的考察缺陷。所以,露西亚从今天开始你被开除了。”见我让步伯爵立刻说道。

    “是,我知道了,这段时间以来打扰了。”说着我将女仆的头饰拿了下来,一头柔顺的金发也洒了开来。

    “请保重,小姐。”我最后对着一脸悲伤的小姐说道。

    当我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之间会场内的气氛改变了。冰冷至死亡的压力瞬间爬上了所有人的身体。身为人,身为生物所有人都本能的去寻找危机来源,于是他们见到了活着的死神。

    “我来迎接你了,露西亚妈妈。”一名从没见过的浅黄色头发的少女面带微笑着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