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打扰了
    米忽悠进来的时候小心到了宛如耗子进猫窝一样,如果不是有女仆长在旁边帮她壮胆,恐怕现在她已经全身僵硬的行动不能了。

    在战战兢兢的来到客厅之后,米忽悠非常正式的坐到了凳子上,和艾隔着桌子对望。

    “......”

    “......”

    艾默默的喝着茶看着这位访客,而米忽悠则是紧张的用双手抓紧了礼服。

    “去。”我给锁递了个眼色。

    “是。”锁默默的从米忽悠的身旁离开了。

    少了这位不断施加压力的压力源,能感觉米忽悠轻松了不少。就连进门之后一脸紧绷的女仆长,也稍稍的降了降肩膀的高度。

    “突然拜访此地,有什么事吗?”我坐到艾的身旁问道。

    “啊,对了,我是来还你的礼服和宝石的。”被女仆长悄悄的戳了一下身体之后,米忽悠才反应过来。

    结果女仆长手中拿着的贵重礼盒,米忽悠将之放到桌子上,我的面前。

    “不用了,送你吧。”我连看都没看的说道。

    “不,那怎么行呢,这个很贵重的。”米忽悠立刻慌张的说道。

    “对我来说这并不算什么。”我给自己倒了杯热可可说道。

    “虽然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我来说还是太过于贵重了,所以我不能收。”米忽悠拒绝道。

    “这样啊,艾你拿去吧。”

    “真是拿你没办法呢,露西娅妈妈。”艾放下茶杯将外表看似贵重的礼盒收了下来。

    在打开了礼盒之后艾露出了惊讶的神情,随即拿出一颗被切割成菱形的绿色宝石看了起来。

    “品级还挺高的嘛,我记得这个好像是叫做4水合磷酸亚铁锌来着吧。”艾意外的说道。

    “嘛,毕竟是我拿出的礼物,如果成份太差杂质太多不是很掉身价吗?”我抿了一口热可可说道。

    “少来了,我可不相信是天然的。”艾瞥了我一眼之后随即将磷叶石放入了嘴中。

    在米忽悠和女仆长惊讶的注视下,艾将磷叶石咬碎咀嚼起来,在用牙齿研磨到最后小的粒径之后,艾将之吞了下去。

    “果然,是人工合成的。”在用一杯茶润喉之后艾说道。

    听了艾的话米忽悠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问道:“宝石也能合成吗?”

    “当然,而且合成的宝石比天然的纯度要高上很多。”艾做出了点评。

    “不过,要说哪里不好的话,那就是合成的宝石价值便宜的要死就是了,所以你就拿去手下吧,反正也不值几个钱。”艾将礼盒再度放了回去。

    “喂,论纯度和品质这个可比自然生成的高多了,凭什么合成的就没价值啊。”我问道。

    “哈,你没救了。”艾叹息着说道。

    “听好了哦,宝石的价值可不仅仅在于纯度和品质,没有经过时间和历史积累的宝石毫无价值可言。而那些历经了几千万几亿年的沉淀自然生成的宝石,对于女生来说才是最珍贵的也是最浪漫的。”艾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说道。

    “单纯的合成宝石与其说是宝石不如说是工业艺术品,那里面可以一丁点的浪漫都没有哦。”

    “好的,我知道了。”面对着艾的敦敦教诲,我笑着说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给,这是你要的浪漫。”我立刻从存储空间掏出了一块直径在1米的高纯度磷叶石原石放到桌子上说道。

    对于这冲击性的场景,米忽悠和她身后的女仆长吓得后仰了过去。幸好有伊莱莎即使从后方支着,否则摆放上门的客人就摔倒在地了。

    “哈,所以才说,爸爸是一点都不了解女人的心呢。”艾失望之极的小声说道。

    “哪有,你要历史你要时间沉淀。这颗磷叶石原石我可是特意筛选出来的,历经了2亿年的时间形成。而且保证是大自然生成的。”我一副不解的样子说道。

    “虽然女人都希望自己的宝石越大越好,但是这种就明显太过了。因为这东西的价值根本就变成了零啊,你吧这个东西扔进市场上去也绝对是有价无市,那么和无价值就没什么区别了。”艾开始鼓足了干劲的教育道。

    “而且这东西如果切割成小块的话是会扰乱市场的,甚至能够让整个市场受到冲击,更甚者有可能因此而崩溃掉。”

    “基本上这东西刨除掉工业和科研价值之外就和股票性质类似了,正因为稀少而弥足珍贵,如果你直接搬出一颗星球大小的过来,这东西就是比沙土都不如的垃圾,那些高价购入的人的心情反而像是在股票崩盘前夕疯狂买入的高位站岗买家。”

    “到时候你还认为女人会对此而感到兴奋吗?这很明显是反而因为多了一个大件垃圾而头痛不已吧。”艾摆事实讲道理一般的说道。

    “按照当前的市场情况来算的话,这颗原石还是没办法摧毁市场的,虽然到时候磷叶石的价格会降不少,但是依旧价值连城。”我估算着说道。

    “但是拿来做什么用啊,磷叶石的硬度才3.5,这东西如果做成饰品的话浪费掉的边角料都比做出来的首饰价值高了。如果做雕塑,这个硬度下来的包养成本简直高出天际,既不能展示也不能藏起来密不见光,更甚至要花费更加庞大的心理和资费去防止有贼人盯上。”艾头痛的说道。

    “最起码我是不会接受有男人送我这东西的,不如说真的有男人送我的话我绝对第一时间就把他拉黑掉。”艾抱怨着说道。

    “好吧,那我收回去。”我轻轻的打了个响指,随即硕大的原石从桌子上消失了。

    “哈,总感觉,真亏露西娅妈妈能忍受得了爸爸呢。”艾继续小声的唉声叹气说道。

    “那,那个,我可以问件事吗?”无法理解我和艾对话的米忽悠交相看了一下一头金发的露西娅以及一头浅黄色头发的艾问道。

    “露西娅你到底多大?”

    “你猜呢?”我用手撑着头反问道。

    “明明你好像和我差不多大,但是你却拥有了这么大的女儿,而且阿狸和妮可还是你妹妹。你家的关系,我不太懂呢。”米忽悠有些弱气的说道。

    “咳咳,小姐。”随即女仆长在米忽悠的侧耳边开始窃窃私语。

    当女仆长说完之后,迷糊才一脸醒悟的说道:“对哦,刚刚你女儿称呼你为露西娅妈妈,一般女儿称呼妈妈并不会叫名字的,所以还有其他妈妈的存在对吗?而且刚刚你女儿也提到过爸爸的事情,所以......”

    “所以呢?”我微笑的反问道。

    “那个,难道说你是某个大贵族的男性的那个?”米忽悠尴尬着问道。

    “差不多是这样吧。”我从凳子上起身走到艾的身旁说道。

    “重新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女儿艾,那边的黑白双煞美女是我的丈夫的仆从和爱慕者,阿狸和妮可是我买下的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奴隶。刚刚支撑着你的小女孩和那边那个比较弱气的是我的另外连两个女儿。”我将在场的成员一一介绍给米忽悠说道。

    “果然,你是哪里来的不得了的大贵族吧。”随即米忽悠再度陷入到局促不安的状况中。

    “不是哦,我可是一介平民呢,只不过身份稍稍有点特殊而已。”习惯性的拍了拍艾的头之后,我坐回了座位上。

    “可是,你的女儿不是自称为某个国家的女王吗?”米忽悠说道。

    “所以,你把我当做是某个大国的王族了吗?或者说最低也是个庶民受到国王的宠爱而成为了妃子吗?”我笑着反问道。

    “嗯。”米忽悠拘谨的点了点头。

    “并不是这样的呢,虽然艾是名女王但是我可是一个平民。一般来说我们也不会与你们产生什么过深的交集就是了,如果不是艾来捣乱昨天晚上我将会以一名被炒掉的女冒险者的名义从你们的视线中彻底消失。”

    “可是,到底是怎样的状况会让一个国家的女王的母亲来跑到一个伯爵的领地当女仆啊。”米忽悠有些不解的问道。

    “当然是被某个伯爵女儿强迫了啊。”我看着米忽悠说道。

    “呜,对不起。”米忽悠立刻道歉了。

    “算了吧,都说了我没有感到在意。而且我也确实有事所以会待在这边一段时间。”我随意的说道。

    “那个,有事是指?”米忽悠紧张的心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某个存在拜托我在这边等待了,所以我也会老老实实的遵从与她的约定。在她去打听情报的时候,我会耐心的在此等待的。”我含蓄的将于星灵的约定说了出来。

    “那个,爸爸的事......”米忽悠紧张的脸色煞白的说道。

    “啊啊,放心吧,艾这孩子当初的宣告只是中二病复发了而已,我不会让她跳起来的。”理解米忽悠的担忧的我如此说道。

    “不过,那个勇者,我劝你还是不要和他再有来往了比较好。”

    “为什么?”米忽悠用蚊子一般的声音说道。

    “因为那个勇者,实在是太过于不成熟了。那根本就不是勇者,说白了那货最多也就是个跳梁小丑而已。一个在马戏团中尽力招揽客人并且还不自知的小丑而已。”我将定性说了出来。

    “......”

    看着米忽悠那沉默是金的做法,我轻笑了一声说道:“算了,早晚你会理解到的。在那之前尽情的吃点苦头是年轻人的特权。”

    “......”

    看着沉默不语的米忽悠我起身对女仆长说道:“回去告诉范德堡伯爵,昨夜的事情我们并没有感到在意,请他不要在意。还有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找他麻烦,最近会有一支部队向着这边开赴的。届时整个王国的贵族圈都会将注意力移向那边的吧,只要伯爵不主动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们也不会做什么的。”

    “是,感激您的好意和谅解。”女仆长低头行了个标准的礼节说道。

    “回去吧,这段时间我会在这边老老实实过日子的,如果你无聊了随时欢迎你过来玩。现在,回去告诉你父亲、告诉那些惴惴难安的贵族们,让他们感到安心。去完成你身为贵族的使命。”我对米忽悠下达了逐客令。

    听从我的指令,锁再度释放出了庞大的威压,压迫着米忽悠她们尽早离开。

    “打扰了。”在狼狈的打过招呼之后,米忽悠便乘着马车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