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 米忽悠大麻烦
    当米忽悠醒来的时候,正是银盘当空的时候。在清凉的风中,米忽悠并没有因为失眠而感到心烦气躁,反而是哀叹一声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自出道晚宴那晚已来,米忽悠渐渐地被牵扯到了越来越多的事情之中。因而也变得越来心情沉重了。

    正如那个自称为露西亚女儿宣称的一样,在之后的每几天一支强大的海军舰队伴随着朝霞出现在了海平面上。数量庞大到远超这个国家想象的金属舰队带来了数量几万的军队,一支只由女性组成的宗教相关的军队。

    这只自称为神恩部队的到来在国内形成了冲击,虽然国家高层早就得到了将会有军队造访的消息。但是在面对如此强大的军队和舰队时,依旧感到惊慌不已。然而最为关键和重要的国家领导者却宅居在范德堡伯爵领拒绝出席任何贵族邀请的宴会和会议。

    对于米忽悠带去的稍微有些强硬的邀请,对方自称为女王的艾是如此回应的:“再废话就打下你们国家哦,把你们全体贵族都发配到矿坑里面去挖煤。”

    如此简单直白的威胁却让国家高层惊恐不已,因为那支军队的战斗力,元帅和军部高层早就评估过。面对着一炮就能震天动地的轰飞远方山脉的炮击,国内的军队毫无抵抗之力。

    也因此,对于这么一直仅仅是停驻在海边丝毫不打算登陆活动的军队,国家将之视之为抵在咽喉上的枪剑,丝毫大意不得。也因此,对于对方仅仅是想要宅居在国内的行为丝毫没有再做打扰的打算。

    话虽如此,范德堡家却成为了夹在政府高层和对方之间的联系纽带。这逼迫着米忽悠需要自己去多次拜访那个房子,来即使和对方取得联系和确认意向。

    然而那个家的气氛,不知为何米忽悠一直感觉非常的奇怪,无法适应的奇怪。那个家里的2位女仆毫无女仆的气息,甚至丝毫不尊重身为家主的男人。

    相反,明明身为家主,那个男人却也丝毫没有尊严的被女仆之一随意对待。而露西亚和身为子女的艾她们也丝毫没有感到在意。不过,能够在些微之处让米忽悠感觉出,那个家庭的恐怖之处。一种从生理和心理上都无法被接受的说不出来的恐怖之处。

    因此米忽悠也每次都是要勉强自己一番,才能下好前去拜访的决心。同样,这也加重了米忽悠的心理负担。在面对着无法处理的心理重负时,少女无可避免的开始出现了失眠的症状。

    “干脆,去城里逛逛好了。”米忽悠来到窗边感受着夜风的清凉说道。

    心里宛如被巨石压迫一般,米忽悠祈祷着夜风能够吹散淤积于胸中的阴郁情感。也因此,米忽悠下意识的就选择了让自己曾经感到最快活的那种生活方式。

    在没有人发现的房间的隐秘角落里翻出夜行衣并熟练的穿上,戴好面具之后米忽悠便熟练的从阳台翻身离开了。

    躲过巡逻士兵的视线,飞跃过自家的围墙,向着城镇所在的方向飞奔而去。因渴望解脱而愉悦的心使得米忽悠的速度飞快,因渴望彻底摆脱烦恼而焦急的心让米忽悠没有注意到自身实力的提升。

    很快,在米忽悠的主观认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知中却是漫长的赶路时间过后,米忽悠成功的赶到了令自己心驰神往的街道,欢乐街。

    在这里,纵使已经进入了深夜却也依旧人来人往的热闹非凡,四处都能见到年轻的j女站在外面卖力的拉客,也四处都能见到男人们露出下流猥琐的笑容追在女人的屁股后面。

    在哀叹过后米忽悠便从藏身的屋顶离开,向着少人的阴暗小巷走去。因为米忽悠知道,犯罪在这样阴暗的角落反而才是最常发生的。在没有人注意到的,阴暗的角落,才会滋生出人心的阴暗面。

    在踏入暗巷之后没多久就听到了女性的呻吟声和抽泣声。精神为之一振的米忽悠立刻摸了过去。很快,在转过一个街角之后就见到了犯罪发生的一幕。

    一名壮硕的男性正挥舞着手臂将缠上自己的女人挥开,而女人无视于男人的咒骂声只是一个劲儿的哭求道:“请你放过这些钱吧,那些钱可是孩子的救命钱啊。”

    而男人则是因为女性的哀求变得更加不快起来,在皱着眉的同时奋力一推就将女人推倒在了墙角里。

    通过女人的话米忽悠猜想这是一起家庭之间的矛盾和争吵,虽然政府不会因此而插手干涉,但是不代表着米忽悠不会。要说为什么的话,那里正有弱势女人正在哭泣。

    米忽悠默默的抚了抚自己的假面,将之固定的更紧一些,并在内心计算男人抵达转角的时间。将身体缩回转角后面,通过脚步声判断着对方的位置,并在对方出现的瞬间,米忽悠就展开了攻势。

    对着未曾反应过来的男人,米忽悠的拳头向着对方的眼角殴打过去。力量在对方的太阳穴炸裂,男人立刻眼前一黑的向着一旁倒去。不给对方机会,米忽悠立刻闪身追了上去,并趁着对方身体歪斜的时机按住对方的头,猛烈的撞向墙壁。

    “咚”的一声,男人毫无反抗的昏倒了下去。

    虽然男人身体壮硕,但是从对方的反应来看只不过是一介平民而已,而米忽悠则是历经锻炼,确实的拥有着c级冒险者的体力和爆发力的。能够轻而易举的就击倒一个块头明显超出她一头的男人,也就不怎么奇怪了。

    在男人的身上掏出钱袋,并向着被男人推倒的女人走去。此时的女人正用双手蒙着双眼的在默默哭泣着,米忽悠无法判断其到底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绝望。

    将钱袋丢给女人之后,米忽悠在女人反应过来之前就转身离开了。虽然做好事被人感谢让她感到很开心,但是被人记住过多的形象因此露出了能够泄露身份的蛛丝马迹也让米忽悠感到困扰,因此她选择做一名活跃于暗中的无名英雄。

    陶醉于自我满足的米忽悠对此感到欲罢不能,于是她决定更加进一步的去打击罪恶。

    暗巷之中总是有着不安分的不法分子,比如地下酒吧、地下赌场、和一些隐秘的为了满足富人的扭曲**的场所的后门。常年在夜晚混迹于这片土地的米忽悠对此可谓是了如指掌,也因此对于人心的肮脏与罪恶最为厌恶。所以,米忽悠才会向往故事中的勇者,代表着正义惩戒一切罪恶。也向往着故事中那与王子的爱情,纯粹而美好。

    很快,米忽悠就再度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发现了自己的目标。一群正在围在一起对处于中心的弱者施暴的男人。

    “喂喂喂,你就只有这么点钱吗?”男人中的一人边踹边问道。

    “这点钱连酒都不够喝啊,你该不会这么点钱就能打发我们吧?”男人们发出了低劣的嘲笑声问道。

    “喂喂喂,赶紧再拿出更多的钱来啊。”

    男人们嗤笑着,男人们殴打着,丝毫不顾及被殴打威胁的人的哀求。

    “请你们放过我吧,我真的就只有这么多钱啊。”男人在忍受着身体上的痛苦之余,也在不断的哀求着。

    对方有5个人,被他们包裹在中心的看起来瘦弱无比的男人从衣着打扮来看只不过是一名平凡无奇的农民。对于这群恶棍,米忽悠自然不会放过。因此她再度出击了。然而现实是残酷的,远超她的预想的残酷。

    在轻而易举的摸到一个人的背后之后,米忽悠立刻就用手刀砍向对方的后颈。毫无防备的男人被一击击倒了,然而他的同伴也伴随着短暂的呻吟声而发现了米忽悠。

    “你是谁?”转身看到同伴被击倒的男人大惊失色的问道。

    代替回答,米忽悠用拳头向着对方的面门打去。

    “呜哇!”因为双方实力巨大而被一击击倒的男人发出了短暂的呻吟声。

    鲜血和牙齿从男人歪斜的嘴中喷出,米忽悠愤怒的一击就让对方失去了自己的牙齿。就连额骨也伴随着破碎声而歪向了另一边。

    “可恶,是月影。”流氓中的一人看到米忽悠的装扮之后立刻大叫起来。

    月影,是冒险者公会和政府联合通缉的只在夜晚出现的暴力分子。虽然他的行为主要是以打击犯罪为主,但是却也因为不受限制的对市民和一部分冒险者使用暴力行为而被通缉。

    虽然米忽悠对于对于这种判断标准颇有微词,但是无奈无法主动去挑明自己的身份。从对父亲的态度多次试探之后,基本上确定了父亲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月影的行为。这也是米忽悠即使不被受害者感谢,也要选择避人耳目的原因。

    事实就是如此,虽然你打击的对象是一名侵害他人的罪犯,但是他也是市民,也享有政府的保护。而指望政府能够完全杜绝犯罪,那是不可能的。也许有人会说:“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一定会到来。这些罪犯最终会被政府惩戒的。”但是,那又是何时才能到来的呢?在到来之前的受害者,他们的怨愤又该如何发泄呢?

    更不要说,有些犯罪政府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发现,有些罪犯可能终身都不会受到制裁。那么,那些因此而蒙受灾害的无故人群,又该如何安危呢?

    政府选择的是没有发现没有证据不作为,米忽悠选择的是通过自身化为正义的代行人,暗中打击那些犯罪者。而在他们的认知之外,某个怪物的选择就是,将所有的一切政府、受害者、加害者都加之消灭。

    无法作为的正义,无法惩戒的罪恶,没被察觉的犯罪,都将视之为无能的表现,最终加以消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