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小丑大麻烦
    今夜的范德堡领注定是一个不安稳的夜晚,当绝大部分人还沉浸在梦乡中的时候,有一部分不怀好意的人已经开始了他们的活动。短暂的平静下事情正在发酵着,暗流涌动之中有一名恶魔启程了。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沉睡的居民被响亮的敲锣声给惊醒。

    “大家快出来啊,勇者大人抓到盗匪月影啦!”

    奔走呼号的声音使得精神尚在恍惚状态的居民立刻警醒,纷纷打开窗户看向窗外。然后他们所见的是,大量的人边敲锣边呼喊的样子。

    也许在日常生活中对于月影没有什么太大的概念,但是作为街头巷尾的美谈来说,也是众人茶余饭后离不开的话题。现如今勇者和月影两个话题度爆表的存在碰撞在一起,怎能不让人感兴趣呢。

    于是,本就缺少娱乐活动的居民们纷纷推开家门,追赶着奔走呼号的人,想要看一看月影和勇者这种大人物相遇在一起的场景。

    很快,居民们就聚到了冒险者公会前的街上。当超过大半个城市的居民聚集到这里之后,成功的把街道堵得水泄不通,使得闻讯赶来的夜班士兵们无法进到最中心去维持秩序。

    人员陆续填满了整条街,外面的看不到里面发生的事情,里面也因为外面的人推搡而无法安心。勉勉强强的挤进去的士兵们根本就没有询问勇者的余裕,立刻就转而变成了对现场秩序进行维护的工作。

    “都肃静下来!”看到挤进来的人数已经足够多了,勇者随从的男人才高声喊道。

    身为实力者的强大气势果然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大部分的居民都因为冲击而安静了下来。少部分的实力强大的冒险者则是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安静以待的等候着勇者这种大人物的表演。

    “今夜感谢众位的到场,我作为光之勇者成功的抓获了肆虐这座城市许久的盗匪月影。”光之勇者伊泽大踏步的来到众人的面前说道。

    “请看,这就是成为了都市传说一般的月影。”说着,勇者伊泽转身为众人的视线让开道路。

    “哦哦哦哦哦哦!”在看到位于勇者身后被十字架和绳索固定起来的人影之后,居民们兴奋的叫了起来。

    而那些冒险者们半是露出惭愧的表情半是露出大快人心的表情。说来也是惭愧,这座城市中的大半冒险者都参与过抓捕月影的行动,可是每个冒险者都不曾成功过。作为政府和冒险者协会的联合任务,虽然不是常驻的却也多次发不过,都是在月影活动猖獗的时候。

    现如今,多次在暗巷中被月影甩掉的冒险者们在看到月影确实是和记忆中相同的印象之后,面对着勇者到来没多久就轻而易举的抓住月影的成果,只能自惭形秽了。

    “呜呜呜呜!”纵使米忽悠想要抗议和挣扎,奈何被堵住了嘴和手脚被捆在了十字架上,实在是无法反驳。

    “现在,就让我们来看一看一直肆虐于此的盗匪月影的真面目吧。”说着,勇者转身面对米忽悠。

    “别怪我哦,要怪就只能怪你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自己了。”小声对米忽悠说着的同时,勇者伸手揭下了遮盖了米忽悠半张脸的面具。

    “什么!”在解开的同时,勇者重复了当初随从男人的动作,表现的极为惊讶。

    不仅仅是勇者,就连那些努力维持秩序的士兵,那些凑热闹观看的观众,那些半抱兴趣观看勇者做秀的冒险者们,也伴随着月影的真面目大白于天下而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居然,居然是领主的女儿吗!”勇者惊声说道。

    听到勇者的惊呼,台下奴隶维持秩序的士兵中的一人迅速跑了出去,为了向他们的上级和领主通报这件大事。而原本在冒险者公会门前观看勇者表演的冒险者公会的成员们,也立刻吃惊的想要上前去救出被捆绑的领主千金。然而,勇者随从的男人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对于勇者米忽悠只是用愤恨的目光瞪向他,奈何口中堵着布而无法出声咒骂。勇者早在米忽悠被抓回去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她的真身份,然而现在却表现的一副吃惊不已的虚伪模样。令米忽悠痛恨不已。

    “众位,没想到统治这个领地的领主大人的女儿居然是肆虐已久的盗匪啊!”伊泽假装发现了重大事实一般的说道。

    然而此时此刻台下的群众却没有了回应,因为众人还处在领主的女儿是盗匪的冲击之中没有回过神来。

    “......”米忽悠奋力的想要解释,但是嘴中的布无论如何都无法用舌头推出去。

    “既然领主的女儿是盗匪的话,那么领主一定也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比如为何月影在冒险者和政府的多次联合抓捕中都能安然逃脱,难道不是因为政府中存在着通风报信的人吗?”伊泽片面的指责道。

    嘻嘻索索,台下的众人开始了私下讨论。因为米忽悠是被通缉已久的盗匪,至今为止都没有被抓住,从现状来看,他们之间的嫌疑非常的大。就连原本打算赶过来救下米忽悠的冒险者公会职员们,也因怀疑而停下了脚步。

    “实在是难以置信,一面标榜着自己的廉洁,一面却又在私底下有着肮脏的交易,这样的领主到底鱼肉了多少乡民。”勇者痛心疾首的呼喊道。

    很快,居民们在勇者的声情并茂之下,渐渐的开始对政府和领主充满了不信任。不信任的种子一旦发芽,就不再会被轻易的移植出人心了。

    “都让开!”此时,在居民逐渐不信任领主的时候,大声的命令从街道之外传来。

    居民们都下意识的看向身后,于是他们见到了领主大人趁夜率领着大队的士兵向着这边赶来的身影。

    “看啊,领主大人登场了。”勇者指责道。

    士兵们粗暴的推开阻挡的人群为领主让出一条道路来,而领主大人也因为自己的女儿被抓起来婊的行为而心焦的赶到了米忽悠和勇者的面前。

    早在锣声震天的时候,就有仆人将情况传达给了领主,所以范德堡伯爵也早就连夜的赶到了城市内,向着城镇内最热闹的地方赶来。结果在听到了士兵回来报告说被抓的是自己的女儿之后,伯爵立刻方寸大乱的带领着士兵加速冲了过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你在干什么?还不赶紧放了我女儿。”范德堡伯爵因为护女心切而一改和善的态度对勇者责令道。

    “且慢,您的女儿作为盗匪月影被抓了,可谓是现场人赃并获。对此您还要我释放了她吗?”勇者立刻上前说道。

    与此同时勇者的随从们也上前来阻挡想要解放米忽悠的士兵们。

    “!”听到勇者的话,伯爵露出了动摇的神情。

    “现场不应该只听你一个人的话语,作为程序的一环,我认为也有必要听取她本人的说辞。”伯爵焦急的说道。

    “也好,就让您亲自确认吧。”略微一思索伊泽便让开了道路。

    伯爵大人颤颤巍巍的走上前来,双手颤抖的揭开堵住米忽悠嘴的布。

    “啊啊,我的女儿啊。”伯爵的严重开始充满了泪水,声音开始颤抖起来。

    “爸爸。”得到解放的米忽悠扭过脸去小声的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伯爵颤声问道。

    “我才没有抢劫别人呢,这全都是诬陷。”看到父亲悲伤的泪水一直委屈的米忽悠立刻爆发了。

    “什么!”听到女儿的话之后,伯爵愤怒的立刻转身说道。

    “伊泽,你这是在做什么?我的女儿说她是被诬陷的。”伯爵宛如要搏命一般的上前抓起伊泽胸口处的衣服说道。

    “哼,我可是有证人的。”伊泽拨开伯爵的手并指向一旁的男人说道。

    被伊泽所指的是,混迹在居民之中任谁都没有过度关注的身受或大或小创伤的6名男人。正是之前米忽悠教训的6人。

    6人一听勇者的话语纷纷站出来主动说道:“我的身体就是被你的女儿所伤的。”

    “她从我们的手上强夺了金钱。”

    “不仅仅如此,我的朋友的下巴也被她打碎了。”男人们众说纷纭的抱怨道。

    面对着这冲击一般的事实,伯爵再度焦急的将视线投向了自己的女儿,寻求解答。

    “......”然而,面对着伯爵的探求实现,米忽悠只是咬紧了牙齿的闭上了嘴。

    “怎么会......”伯爵绝望的双腿发软的瘫倒在地。

    “哼,现在清楚了吧。我之所以没有交由政府处理,正是担心你会窝藏罪犯。”伊泽面露胜利者一般的笑容说道。

    面对着这冲击一般的现状,不仅仅是伯爵就连跟随他而来的士兵们也都动摇了起来。正值动摇的风暴席卷伯爵的内心的时候,一声清亮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呦呦,玩的挺开心的嘛。”幸灾乐祸一般、飘飘然一般,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嘲讽之意的声音。

    于是众人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在那里的是,端坐在月下屋檐上的,传说中的盗匪——月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