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教会大麻烦
    “怎么,这就完了吗?好无趣呐。”摇摇晃晃的,月影拎着一瓶酒从屋檐上站起来说道。

    “嘛,不继续了吗?既然你们完事了,那我就回去了。”摇摇晃晃中,月影转身打算离开。

    “且,且慢。”伯爵宛如是看到了救星一般的,面向这月影喊道。

    “啊啦,有什么事吗?”然而月影仅仅是轻轻的转头回盼问道。

    “你,你是?”伯爵心怀最后的期望一般的问道。

    “噗,你们傻了吗?亏你们还闹了半天呢。”嗤笑着的同时,月影提起酒壶喝了一口便转身回道。

    “我是谁?啊啊,我想想,大概是被你们通缉的对象?”说着的同时,再度嗤笑起来。

    “哈哈哈哈,对啊,差点喝多到忘记自己是谁了啊。”月影捂着头大笑起来。

    “吾、孤、寡人、我?算了,无所谓了,反正我好像是被你们称呼为月影的存在。”月影笑到浑身颤抖着说道。

    听了月影的话,勇者一行人皱起了眉头问道:“你说你是月影,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天啦,这里有白痴啊。”月影笑了起来。

    “怎么了?”对于月影行为,勇者一行极为不快的说道。

    “被你们称呼为月影的可是我啊,我可不记得有过这种自称。现在你们居然叫我证明,我是你们口中说的我。噗哈哈哈哈哈。”月影笑到了花枝乱颤。

    虽然从声音听来是个女人,但是不知为何这个女人却极度的让人火大。尤其是勇者一行,他们莫名其妙的火大到不行,宛如理智都要烧断了一般。

    “我就是我,不需要证明。还是说,你想要证明一下你不过也是一群废物中的一个吗?”月影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从屋檐上跳了下来。

    下意识的,人们躲开了月影,并且远离月影的身边。保持警戒的,勇者一行看着新出现的月影走上前来。

    然而,新出现的月影对他们都没有任何的兴趣,只是走到被捆绑住的米忽悠面前,一身酒气的用手抬起惊讶到忘我的米忽悠的脸,笑着说道:“哦,做的不错嘛,这个替身找的。”

    “你说什么?”伊泽愤怒的质问道。

    “折腾了一个月连我的身影都见不到,于是就找来了这么个替身吗?除此之外还能说什么?”月影狂笑着说道。

    月影身上散发出来的酒气使得伯爵都不自觉的捂住了鼻子,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月影哪里有什么传说中的盗匪的样子,俨然是一副酒鬼而已。

    伊泽皱着眉的说道:“你才是在说什么鬼话,那群男人可是亲眼所见那边的城主女儿才是真正的月影。”

    “哈?那么那群地痞流氓是否还记得他们殴打威胁的人呢?恰好我还记得哦,就是那边那个躲在人群之中佝偻着背的不起眼的男人。”月影嗤笑着的同时用手指向人群中的一个方向。

    受到月影的指向,众人不自觉的向着那边看去。在看到自己成为视线的焦点之后,男人露出了惊慌失措胆小如鼠的表情。

    “怎么,不记得我将被劫走的财务还给你的事情了吗?”月影傲慢的问道。

    “是,是的,谢谢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男人惊慌中面如捣蒜的说道。

    “哼,你因为你招来这么个演员就行了吗?”伊泽立刻不悦的反驳道。

    “哦?演员啊,那么那边那个被丈夫殴打的女人也算吗?哦,这些不过是今晚的而已,再往之前来说,对了就说说三个月以内的吧。那边的男人,那边的商人,那边的女人,那边的小鬼。”月影嗤笑着指着人群,不断的点着说道。

    “全都是演员吗?全都是演员吧,毕竟是你们所熟知的人呢,与我何干的平常人,软弱的人罢了。即使是我被抓起来,恐怕他们也不会主动站出来作证吧。”月影以无趣中强行找趣味的声音说道。

    人群之中充满了尴尬的气氛,因为被月影所指的确实全都是就近受到过月影帮助的弱者。然而面对着米忽悠被当作月影而指责的现实,他们也全都毫无作为的缩在人群之中沉默不语。

    “嘛,虽然都是演员,不过你找来的不行啊。”月影像是开心一般的斜着身体弯着腰歪着头看向伊泽说道。

    “我才没有找演员呢,他们都是受害者。”伊泽辩解道。

    “噗,受害者呢,明明是行抢劫之实的加害者吧。我只不过是把他们抢走的钱,换回去而已就被人指责为盗匪,而施行抢劫的人却被你们称呼为受害者。果然,勇者真有趣呢。”月影止不住的窃笑起来。

    “......”伊泽面对新出现的月影的指责,忍不住动摇起来。

    不仅仅如此,台下也传来了人民的质疑声。如果说流氓是受害者,被抢劫的人又是什么?本应站在正义一方的勇者,现如今却在替欺压乡里的流氓们说话,怎能让他们不质疑呢?

    “嘛,无所谓了。原本你们就是处死这个女孩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关系的,只不过,受不了呐,被人误认为是我的行为。”月影笑着说道。

    “所以,就让我来揭穿一下你们这些跳梁小丑吧。”最后的一句话之中,虽然月影是笑着说道的,但却充满了杀气。

    “那边的男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狮心者吧,军队出身却被赶了出去,现在在教会的门下。啊,对了,被赶出去的原因,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在战场上以杀人为乐无论敌我都会屠杀的,以混乱和死亡为乐的失心者。”

    “那边的魔法师,外号好像叫做狂暴之炎的纵火犯吧,记得最大的一次可是烧死了一个村庄200多条性命呢。”

    “然后就是那边的老者了,教会的红衣主教来这里是有何贵干吗?由红衣主教带领的稚嫩的光之勇者和两名手上战染众多性命的罪人队伍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呢?”月影笑的越发癫狂起来,质问也越发犀利起来。

    “不愧是月影呐,被称为都市传说的原因我想我大概了解了。并不是那样一名能够轻易处理的普通盗匪。”就在所有人因为月影道出的情报而震惊的时候,一直都保持着沉默的红衣主教主动说道。

    “虽然那两人是罪人的身份,不过在教会中他们已经洗心革面了。现如今作为仆从跟随勇者来忏悔自己所犯下的过错,而我则是监督者。”老者面不改色的说道。

    听了红衣主教的话,群众中飘荡的险恶气氛才逐渐稀释下去。

    “哦?真的是如此吗?恶意闯进领主的宅邸,将她们的宝贵女儿掠夺出来并威胁她诬陷她,真的是善意之举吗?还是说,包庇地痞流氓也是为了度化他们呢?”月影再度歪着头笑着质问道。

    &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nbsp;  “......”这一次,险恶的气氛开始了不受遏制的蔓延。

    想一想吧,你们所敬爱的领主,一直致力于给你们带来幸福生活的领主的女儿被人拐走并威胁诬陷,让你们憎恨怀疑这样的领主,伤害他的无辜的女儿。你们还会沉默不语吗?

    怀疑的种子已经萌发,并且在月影的煽动之下开始脱轨,向着教会的方向伸去。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眼见着气氛开始向着对自己厌恶的方向蔓延开来,伊泽立刻申辩道。

    “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是施害者,而且领主的女儿并没有否认。”然而他的申辩是如此的苍白无力,并无法让任何人认同。

    “你有证据吗?有任何人作证是她袭击了那群地痞流氓吗?有第三人可以证明吗?”月影再度笑着问道。

    “可是,我们在现场附近抓到了她,而且她也确实穿着和你同样的衣服。”伊泽苍白的解释道。

    “呵?那边的那群小孩还带着鬼的面具呢,那他们也是恶鬼的孩子亦或者恶鬼本身吗?文字狱不要搞得太好哦,不要以为你做了什么下流的事情我不知道哦。”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伊泽动摇着不断退后说道。

    “还有,还记得那个孩子吗?那个大闹了领主宴会的男人的孩子,需要我说出之后她的遭遇吗?”月影歪着头不断质问道逼迫道。

    “她遭遇了什么吗?”伊泽不解的大声质问道。

    “是呢,她遭遇了什么呢?嘛,恐怕一部分男人是知道的吧。”月影立刻从伊泽身旁闪身离开说道。

    “嘛,如果有兴趣的话,你们也可以自己去查一查呢,不过作为加害者能洋装无辜成这个样子,实属罕见呢。”月影的笑容变得冷酷起来。

    “不,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够了。”大主教喝止了伊泽。

    在现场的气氛已经完全被那个人主导了的现在,大主教理解了自己等人再多做解释也已经没用了。那个月影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她尚未暴露的实力以及情报来源,而是在于她半真半假的说话方式。

    在描述的过程中无比确切又无比暧昧,无法让人抓住逻辑去反驳。虽然知道那个女人在说谎,但是说谎点在哪里尚未得知。更加麻烦的点在于,那个女人的谎言无法轻易的去判断,如果自以为是的踩入了对方提前准备的陷阱,那就不仅仅是满盘皆输了。

    “虽然我们可能存在着大量的疏失,但是对于你的认识还是非常清楚的。你是一名被通缉的罪犯,只要捉住你就够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在调查清楚过后,我们会主动道歉的。”既然无法确认对方的话语,那么就直接掠过吧。

    受到主教的信号,狮心者立刻展开了攻击。而魔法师也仅仅是挥舞了一下斗篷大量的光锁从帐篷内飞出,缠向月影。

    作为回应,月影仅仅是一挥手就抓住了缠过来的光锁,并将之轻而易举的扯断了。而狮心者的攻击,也在短瞬之后到来。不过这一次却没有任何人看去月影是如何反击的,能够明确的只有男人气势汹汹的冲了上去,然后身体瘫软的倒在了地上。

    “就这样?果然是个无能呢。”月影失望之极的说道。

    “嘛,仔细想一想也就对了,既然实力不及我还抓不到我,那就只能找个替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死鬼了呢。噗。”月影猖狂的笑着。

    “可恶,让我来。”说着伊泽拔出了剑。

    然而,回应他的仅仅是一颗石子而已。强烈的冲击透过脑壳摇晃了伊泽的大脑,使得他陷入了眩晕的漩涡之中。

    “嘛,就这样吧。”用石子轻而易举的解决了伊泽之后月影只是无趣的说着。

    “还是说,你们也打算上吗?”说着的同时,月影歪着头看向大主教和魔法师。

    “......”沉默,无止尽的沉默。

    “看来你们还有点自知之明嘛。”再度月影转身面向米忽悠。

    “这身衣服在你身上穿着真令人讨厌呢。”说着的同时,伸手将米忽悠身后的十字架打断,并将米忽悠扛了起来。

    “等等,你打算做什么?”见到月影要劫持自己的女儿,从旁忍受多时的伯爵终于爆发了。

    “劫持人质啊,还是说?作为盗匪的我,不能这么做吗?”月影嗤笑着反问道。

    “等等,请你放了我女儿,我会给予赎金的。”伯爵惊慌失措的说道。

    “嘛,等我调教过之后再还给你吧。毕竟冒充我可是个大的罪过呢。”

    “等等,我会支付代价的。”伯爵焦急的说道。

    然而无视于伯爵的请求,月影仅仅是耸了耸肩就打算走掉。然而,士兵们是不会对此视若无睹的,就连米忽悠也开始不老实的反抗起来。

    “老实点可以吗?”月影以不满的语气说道。

    “混蛋,放我下来,我要回家。”米忽悠大喊道。

    “啧,所以才说,大小姐真是令人头痛的存在。”因为米忽悠实在是过于闹腾了,不方便搬运,所以月影发出了头痛的声音。

    “你这个混蛋,放我下来。”米忽悠来回折腾着不断的扭动身体。

    终究因为米忽悠闹腾的太过于厉害的缘故,将月影身上的面具给带歪了。看着月影头上的半遮面面具因为米忽悠的胡闹而歪向一旁,众人再度露出了惊呼声。

    对于这惊呼感到莫名其妙的米忽悠这才转头看向劫走自己的人,在歪斜的面具之下露出的是一张绝世的娇颜,以及通过和面具相连的兜帽下的半撮闪亮金发。

    “你是!”虽然仅仅是半张脸,但是米忽悠是不可能对此感到陌生的。

    “知道了你就给我乖乖的闭嘴。”露西娅恶狠狠的威胁道。

    几乎是下意识的,米忽悠就闭紧了嘴。就连原本不断扭动闹腾的身体,也老实了下来。然而虽然伯爵和米忽悠认识露西娅,外人可不认识,所以士兵们依旧保持着警戒的态势用长枪指着露西娅。

    “切,滚去一边。”露西娅不耐烦的一跺脚说道。

    轰,强烈的地震袭来,原本包围露西娅的士兵们全都因为下盘不稳而全部跌倒在地。露西娅就这样面无惧色的走过埃孚遍地的人群,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然而,在路过了某个人的身旁时,露西娅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拽起了地上的一名全身裹着黑袍的人。无视于对方的挣扎,强硬的拖着对方。并在路过某人身旁时,将一枚硬币扔到他的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