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我叫麻烦
    到家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扒掉米忽悠那一身的夜行服,然后就把她扔进了浴室内。趁着她在浴室内发呆的功夫露西娅将换洗的衣服放到了干湿分离的浴室外。

    “备用的衣服和内衣我放在衣服框里面了。”

    “哦,谢谢。”在浴缸内发呆的米忽悠下意识的说道。

    离开浴室之后我来到客厅,无视躲在一旁瑟瑟发抖的黑纱女子一心一意的开始布置。将客厅的灯光调暗成暧昧朦胧的橘黄色色彩,点上几个香薰并摆在暖桌上,香薰的散发出的香气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松身体和精神。将暖桌加热到足够让人感到舒适的温度,并准备了一壶香茶。

    之后趁米忽悠还沉浸在浴缸内的温暖时,我驱使露西娅来到在一旁恐惧不已的黑纱女子前。

    “手。”我简单的命令道。

    “......”黑纱女子默默的将手臂闪出来给我。

    从背后连接到存储空间,掏出一个已经消毒过的注射器之后对准女子的动脉并扎入进去。很快,一管血液就被抽了出来,无视女子因为疼痛而下意识想要捂住伤口的动作,我将注射器内的血液注入试管之中。

    “给,用这个压着。”将占有酒精的面前交给黑纱女子之后,我便不管不问的耐心等待检查的结果。

    很快,被超时空技术送到实验室的试管就有了检查结果。果然,梅毒被确认了。

    “哈。”叹息的同时,我再度取出大量的药剂交给黑纱女子说道。

    “一日两片,连续吃3个月以上,期间禁止再度发生x行为。”虽然有着更高效的疗法,但是我依旧选择用古老的方式。

    毕竟,这只后她是否会好转就取决于她自己的决心了。我可不想用一天治好之后这货再度自己去主动感染病毒,那个时候我的治疗行为就宛如白痴一样了。

    总而言之,我将痊愈的选择权交到了她自己手上。

    “谢,谢谢。”艰难的声音从面纱之后传来。

    “不用,现如今你差不多该认清你父亲的真面目了吧。”我冷淡的说道。

    “......”作为回答的是,漫长的沉默。

    然而我并不急于得到答案,所以也就没有对于回答感到焦急,而是继续去做准备了。摆上几盘糕点,大量的糖分会使得紧张的大脑安逸下来。

    很快,米忽悠就从浴室内出来了。

    “打扰了。”一脸紧张和拘谨的米忽悠从浴室内出来说道。

    “不用客气,坐下吧。”用视线示意的同时,露西娅也将托盘放在暖桌上并催促黑纱女子坐到一旁饮用。

    米忽悠顺从于我的命令,非常拘谨的做到暖桌里面,并像个人偶一样的锤头凝实着暖桌。虽然米忽悠表现的非常拘谨,但是我并没有打算主动劝解她,反而是拿着暖风机开始整理她湿漉漉的头发。

    “啊,我自己来吧。”察觉到我的动作之后米忽悠才惊觉着说道。

    “你随便吃点东西,我来吧。”并没有将吹风机交给米忽悠,我反而命令道。

    之所以不让米忽悠自己亲力亲为是因为她从没有用过暖风机,怕她在使用的时候不慎将自己烫伤或者把难得的美丽秀发给烫伤。

    指间从秀发中穿过,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风在指间和秀发中透过,直吹米忽悠的脑皮。一点一滴的不断的使用手指整理着米忽悠的头发,将附着在头发纤维上的水分子吹掉。很快,湿漉漉的头发就恢复了干燥时的柔顺模样,米忽悠也不禁因为手指的无意触摸和暖风带来的舒适感而发出了猫一样的“呼噜”声。

    将暖风机放到一旁,这一次使用木梳开始梳理米忽悠的头发,将杂乱的毛发专家梳理成散发着柔顺光泽的美丽秀发。

    一滴又一滴,散发着银色光的泪水从米忽悠的脸庞滑落。经过充分准备的环境和暖风机的暖风和手指的温柔触摸使得米忽悠情不自禁的安心下来,甚至都情不自禁的留下来泪水。

    对着这样的米忽悠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开始再度整理米忽悠的头发,将柔顺的躺在她身后的长发变成了双马尾辫,也是米忽悠最长保持的发型。

    “受您照顾了。”当发型整理完毕之时,米忽悠抹干泪水愧疚的说道。

    “摆出那些没用的礼仪干嘛?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本性。”我以冷淡的口吻说道。

    视线的一角,阿狸和妮可的头从卧室的门内探了出来,用手做出驱逐的动作之后她们便又缩了回去。看来,她们也很担心米忽悠的状况呢。

    “实在是无面以对,让您见笑了。”然而,米忽悠依旧保持着礼仪说道。

    “嘛......”随便应付着米忽悠的同时,露西娅的手也伸向她的身前。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开米忽悠的浴衣,将她娇嫩的身躯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呀!你做什么啊?”果然,如预料一般的,米忽悠马上就恢复了本性的边遮住身体边抗议道。

    “只是你的口气我听不习惯而已,下次再=这么说话,我就把你赤身**的扔到大街上。”露西娅边放开浴衣边以冷淡的语气说道。

    “呀......”米忽悠发出了屈辱的声音。

    “好了,现在我们来谈谈吧。”无视于米忽悠紧紧的抱紧被扯开的浴衣边看向于我男性身躯的动作,露西娅坐到暖桌的另一边说道。

    “谈,什么?”米忽悠缩缩头问道。

    “安心吧,那个男人对你那稚嫩的身体没有丝毫兴趣的,现在正在专心工作中。”露西娅边撇了撇嘴边说道。

    “......”听了露西娅的讽刺,米忽悠再度耻辱的用牙齿咬紧了下唇,然而裹紧浴衣的手却并没有任何的松懈。

    “现在,你该老实的不再去做那些事情了吧,尤其是勇者依旧盯着这片领地的现在。”露西娅丝毫不顾米忽悠纷杂的内心,一脸无所谓的喝着香茶问道。

    “......”米忽悠依旧咬紧下唇毫无言语。

    “该不会,你依旧认为你的行为没有丝毫过错吧?”看着米忽悠倔强的无言,我傻眼的问道。

    “......”

    “拜托,你差不多也该认清你到底是哪里做错了才会被人挂起来婊吧。”露西娅依旧是以傻眼的语气说道。

    “我不懂,我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待遇,我为什么要被勇者这样敌对。”最终,不屈的心使得米忽悠不甘心的问道。

    “不懂吗?你还真是个温室的花朵呢。”露西娅发出了脱力的声音。

    “你在胡说些什么,我可不是那种温室的花朵。”米忽悠小声的抗议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道。

    “哈,你什么都不懂呢。”听到米忽悠的反驳,我再度发出物理的叹息。

    并且赶在米忽悠反驳之前,我主动开口解释道:“你因为勇者小队来到这里是毫无目的的吗?你因为对方是巡游或者因为对你感兴趣而来到这里的吗?请记住,他们是教会的道具并不会无缘无故的做出离经叛道的行为。”

    “......”虽然米忽悠想要张口反驳,但是却毫无反驳的话语说得出口。

    “看你这么幼稚,我就详细解释给你听吧。你所不关心的政治,以及驱使着你受到如此待遇的理由。”像是放弃了一半,露西娅无奈的说道。

    “在这个大陆上教会和各国都保持着友好协作的关系,政府负责统领人民的生活发展,而教会负责在医疗和信仰上解救受苦的人民。两者合作努力使得人民能够生活的更加幸福,也使得自己的领地和权益得到扩大。”

    “然而,政府和教会并不仅仅是互相合作的关系。两者其实在暗中也在互相抵抗,只不过这种争斗一直没有摆上明面来而已。”

    “对于合则两利,分则一损的现状。政府已经获取了大陆上绝大部分的权利,而教会则是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而已。”

    “无论是出于贪欲还是出于便于自身拓展业务的顾虑,教会都对现状感到了不满,并且决定大规模的拓宽自己的领地。也就是说,在各国贵族里面虎口拔牙。”

    “那么,越是优质的目标越是在人民口中口碑好的目标,推翻之后获得的利益和信仰也越多。”

    “其目标就是你的父亲,因为你的父亲可是原因文明的贤明的领主啊。”

    “所以对方才会派遣新时代的勇者和一群杀人狂来到这里,目的就是为了鸡蛋里面挑骨头的让领主失信。”

    “俗话说得好,越是污秽的人看待别人也越是充满污秽。有了失心者和狂暴之炎的存在,即使是善意也会被他们扭曲理解吧。”

    “为什么,为什么一口咬定这种事呢?”米忽悠抽泣着控诉道。

    “因为对方做出的事情啊,为了一个男人的哭诉而强闯领主女儿的出道晚宴给对方俩上抹黑,在发现领主的女儿是著名的盗贼之后并没有暗中选择解决这件事反而是尽可能的闹大。其根本目的都是为了让领主失信于人罢了。当然,这里的信是指信任的意思。”

    “明明有着更多的选择和暗中解决的方法,对方执意要闹大,就是为了完成教会的指标,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

    “......”对于我的话米忽悠沉默不语。

    “也许你会感到疑惑,为什么伊泽要做这种事。身为勇者的他,身为正义的代表的他,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不义的行为。”

    “作为一个热爱勇者故事的痴女,你不妨回想一下所谓的勇者都是些什么。”

    “那些黑岩勇者、绝对冰洁勇者、不义勇者,他们的称号是根据何来的?而光之勇者的称号,又是根据何来的?”

    “!”米忽悠在我的提醒下像是发觉了什么一样的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知道了吗?就只有光之勇者的称号并不是凭借着实力和实绩,而是因为外表和气质而得来的。”

    “也许在人民和花痴少女之中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对于教会内扶持了众多勇者的现状,伊泽面对的鸭梨可不是其它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人能够理解的。其他勇者都是凭借着实力和实绩获得的勇者之名,只有伊泽一人是小白脸,那么他可能会面对的来自其他勇者施加的压力也就不想自明了吧。”

    “为了证明自身,伊泽迫切的需要证明自己的实力,也迫切的需要实绩,所以他才会瞄准这个领地。”

    “为什么啊,勇者不都应该是帮助人民,为人民服务的吗?”米忽悠不解的哭诉道。

    “贵族可不属于人民的范畴啊,而且根据解释的不同,从贵族的手中剥夺领地的主导权也可以看作是对被剥削的人民的解放啊。再者说,你懂的真正的正义是为何物吗?”我认真的问道。

    “......”

    “如果你想说是公正的对待任何人的话,那就是大错特错了。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什么公平公正一说,努力的人取得傲人成果之后对待无力的人的欺诈,这算是公正吗?每个阶级都有着自身的属性,屁股决定脑袋可不是一句玩笑话啊。”

    “一旦自身抵达了某种程度和阶级,就势必会为了维护自身的权益而压榨底层阶级。如果你说这也算是一种公正的话,那么底层民众受到欺压就是应该的吗?”

    “......”

    “在传统的正义价值观之下,这毫无疑问的是不公正的。即使是崇尚着弱肉强食的规则的社会,这也很难称之为公正的。因为也有人是想要变强而毫无门路的。”

    “......”

    “世界可是非常复杂的,复杂到并不是非黑就是白的程度。再次对你进行提问,你知道在你的故事中勇者和魔王的区别是什么吗?”

    “......”米忽悠沉默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让我们来对比看看吧,故事中出现的魔王和勇者。”

    “魔王要么是心怀远大抱负要么是一心想要毁灭包括自己生存环境在内的世界,暂且不说后者的脑残程度在现实生活中基本为零。就前者的征服世界也好,改造世界也好,毫无疑问的魔王都为此而付出了努力。而那些故事中的勇者呢,他们毫无疑问的在没有魔王出现之前都是普通的平民,每日最大的愿望就是混吃等死的平静度日。”

    “暂且不说这种行为的好坏和功过,难道勇者的这种行为不足以被称之为是怠惰吗?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改造世界的魔物,另一方面确实混吃等死的勇者。一方面努力克服困难的魔王,另一方面是随着局势而做出选择的勇者。一方面是意志力坚定的魔王,另一方面是各种纠结拖沓的勇者。你认为公正的评判标准在哪里?为什么付出努力的魔王始终是被人唾弃的存在?”

    “......”在米忽悠张口想要辩解之前,我率先说道。

    “难道不是因为勇者代表了数量绝大多数的平民的心愿吗?因为绝大多数的人民期望如此,所以勇者即使不付出努力没有坚定的意志力,只以给魔王添麻烦为乐,也代表着正义。而魔王无论有着怎样的思想,付出了何种努力,都不会代表正义,反而是沦为了邪恶。”

    “这就代表着,正义的评判标准并不是公正啊,而是人心,更甚者是愚昧短视的人心。要知道,时代的发展反而是那些心怀崇高理想的人引领的啊。人民生活的越来越好,时代变得越来越好,和勇者无关反而是由那些心怀远大理想和热情的人所引领的啊。如此一心一意的否定那些人的努力和付出,真的好吗?”

    “......”米忽悠因为我的质问而再度沉默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