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我叫麻烦3
    “喂喂喂,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发出战争通告真的好吗?”尤娜摇摇头取回了理智问道。

    “嘛嘛嘛,反正也不会死人,不如说这下子跳蚤们应该都老实了吧。”我一幅轻松自在的模样说道。

    “......”场面一时陷入到了尴尬之中。

    “那个,我能提个提问吗?”米忽悠再度拘谨的战战兢兢的举起手发问道。

    “什么?”

    “拥有如此强大权利的您,到底来爸爸的领地是想要做些什么呢?”米忽悠小心谨慎的问道。

    看着宛如小动物面对老虎一样的米忽悠,我敲了敲她的头说道:“不需要敬语,我只不过是一届普通人罢了。”

    听到我的再三强调,虽然米忽悠小声的以“普通人会拥有这么大的权利吗?”来吐槽,但是我无视了。

    “只是拜托这里的神明大人去向其他神打探一点情报罢了,在此期间我和对方约定好会老老实实的待着的。”

    “感谢神明大人的保佑!”听到我的话之后,米忽悠立刻做出了最虔诚的祈祷。

    “也就是说,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呢,而且还是自己主动过来的。”尤娜听到我的话之后说道。

    “正如您所说的那样,不过我认为将之称呼为星球更好一些。”我笑着点头说道。

    “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没用神会这么乖的听你的话。”尤娜不爽的说道。

    “是啊,为什么呢?”我用食指抵着下巴反问道。

    “我怎么知道?”尤娜生气的扭头说道。

    “嘛,稍微给你看看之前和我作对的几个神明的惨状好了。”说着,影像在我的手中展开。

    影像记录的内容很简单,被光芒吞噬的大地、被烈火炙烤的星球、在蓝色的光辉中被吞噬殆尽的星球。不过,在看完之后就连一直天不怕地不怕的尤娜,也脸色铁青了起来。

    “现在你知道了吧,为什么。”我笑着反问道。

    “你简直就是个怪物!”尤娜恐惧着抱紧自己那颤抖不已的身体说道。

    “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我简单的,点点头承认了。

    “喂,不怕死啊。”米忽悠立刻紧张的提醒道。

    “安心好了,我对你们没什么兴趣的,也不会因此而对你们认真的。当然你们主动对我刀剑相向的话是例外。”我丝毫不在意的说道。

    “那个,你们一家到底是什么人啊。”米忽悠犹豫着问道。

    “恶魔,在常人的认知中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

    “嘛,今晚就暂且在这里休息吧,明天你们再回去吧,毕竟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看到米忽悠她们实在不像是再有什么话问了,我便起身说道。

    “有事要做是指?”米忽悠问道。

    “做一做垃圾的打扫工作而已。”对着米忽悠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说道。

    “垃圾,什么垃圾?”然而米忽悠并没有理解到我的暗示。

    “某些不配称之为父母的大型垃圾而已。”我半是嘲笑的说道。

    听到我的话,黑纱女子下意识的抖了抖身体。结果一直小心谨慎的假装花瓶的她无意中撞到了坐在旁边不远处的尤娜。

    “?这是谁?”尤娜对着新出现的陌生面孔感到好奇。

    米忽悠也因为尤娜的疑问而再度回想起这个半路上被我抓来,并被放置在一旁的存在。见到米忽悠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和尤娜的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身上,黑纱女子下意识的想要张开嘴说些什么,最起码做出了这样的动作。然而她最终什么都没说的继续缩到一旁瑟瑟发抖去了。

    “?”

    对于黑纱女子的异常感到困惑,米忽悠和尤娜相顾无言的互相看了看,最终将探求的目光投向了我。

    “想知道的话自己去揭开她的面纱吧。”我兴趣缺缺的说道。

    闻言,米忽悠和尤娜同时向黑纱女子伸出手去。虽然黑纱女子想要反抗,但是无奈对方只是一介弱女子而已。很快,面纱就被尤娜和米忽悠强硬的揭了下来,在黑纱接下的一瞬间,我用及其嘲讽的语气说道:“嘛,一旦想起当父母是不用考核的,就让人感到害怕呢。”

    面纱之下,是一张米忽悠也熟悉,尤娜只是偶尔见过几面的面孔。她的名字叫做阿米尔,是米忽悠出尽洋相的出道晚宴中的另一个苦情女主角。

    “怎么会!”看着阿米尔的脸以及脸上的暗疮,米忽悠惊慌起来。

    在米忽悠放开手的瞬间,阿米尔立刻向着墙角逃去并用黑纱再度遮住自己的脸面。

    “这是怎么回事啊?”米忽悠对着我大声质问道。

    “如你所见的那回事。”我则是冷淡的回应道。

    “为什么她会变成这样啊,为什么她会得污秽病啊,她不是应该和父亲回家了吗?”米忽悠立刻就激愤起来。

    “对啊,是回家了啊,然后就变成这样了。”我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

    “难道说!”立刻,米忽悠就动摇了起来。

    “瞎想什么呢?”知道米忽悠想歪了的我边敲她的头边说道。

    “呜,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米忽悠吃痛的问道。

    “不如说,如你所想的那样反而对她来说是件好事吧。”无视于米忽悠我发出了头痛的叹息。

    “?”

    都可以看见米忽悠和尤娜头上的问号了。

    “事实比你们所想的还要更加残酷哦。”在她们期待的目光下,我说道。

    “虽然我没有监视她们父女,不过能够想到的大概就是,她在和父亲回家之后没过多久,就再度被卖掉了吧。并且还很不幸的,因为x侵犯而得了梅毒。嘛,根据她现在的精神状况可以看出她在过去的一个月内应该是饱受了折磨。”我冷淡的说道。

    “为什么?她的父亲不是非常疼爱她吗?不是要和她相依为命吗?为什么会做出再把她卖掉的行为?”米忽悠不解的大声质问。

    因为父亲卖掉女儿的事情,这已经超过了她能够容忍的底限。她从未想过一名父亲会如此残酷的对待自己的女儿。

    “为什么?因为钱啊,因为利益啊。”我嗤笑着说道。

    “!”立刻,米忽悠的脸上就露出了动摇的神情,而尤娜则是下意识的咬紧下唇。

    “你以为那个男人是因为洗心革面才会去寻找女儿吗?你因为那个男人在乎女儿吗?不,他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钱。毕竟,他可是一名赌徒啊。”我的笑容越发冷淡起来。

    “不是我对赌徒有偏见,而是因为我了解赌徒的心理。为了利益他们可以赌上全部,为了100%的利益他们更甚至会视亲情和家人为无物。”

    “一般来说让人嗜赌的因素有四点:心理因素、寻求刺激、冲动性格和反社会行为。详细来讲......”看着米忽悠和尤娜一脸什么都么听明白的表情,我只能无奈的闭上嘴了。

    “算了,你们只需要知道,赌博是一种心瘾。同时赌博也是最考验人性的行为,处于赌博状态的人的内心有任何缺陷都会被无限的放大出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那个堵上自己女儿的男人,他的行为就是为了用自己的女儿去换取更多的利润。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会思考成本,不会考虑收手,直至输得一无所有。”

    “然而,当输得一无所有之后,那个男人也不会对自己丧失了女儿感到心痛。他所心痛的是,他已经一无所有了。”

    “所以他在得知了女儿被卖进了领主府,有了体面的工作之后,率先想到的反而是去夺回女儿,而不是在远处祝福女儿。要知道,一般有良知知道自己的愚蠢行为的男人,但凡会反思都会在远处默默的祝福女儿能够在领主府幸福的活下去。”

    “然而那个男人却选择了夺回女儿,无视女儿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无视给领主造成的麻烦,一心一意的只思考自己的利益得失,所以才会做出这种行为。”

    “也许是抱着试试的心态,也许是故意诈骗。总之一个赌徒和一个别有目的的勇者相碰之后,其结果就是那处闹剧。”

    “在赌赢了拿回女儿之后,这个男人再度拥有了赌下去的资本。其结果就是现在你们的所见了。”

    “这种事,你早就知道了吗?”米忽悠动摇的问道。

    “嘛,差不多吧。最起码在他硬闯那场宴会的时候,最起码在他的女儿被一群男人拉走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个男人是什么货色了。非要用一句话来形容那个男人会变得如此的原因,大概就是穷怕了吧。”

    “那你为什么当初不说?”米忽悠大声的质问道。

    “我说了你们会相信吗?”对此我反问道。

    “受到感情驱使,变得冲动和思考变得狭隘的你们,能够做到冷静的判断和下定判决吗?”

    “虽然我有反抗,不过无论是你还是阿米尔,乃至在场所有人,都是站在了那个男人的阵营上,不是吗?”我再度冷淡的说道。

    “是我,原来是我害了她吗?”动摇、怀疑、自我否定,各种各样的感情开始袭击米忽悠自身。

    “不是哦,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我冷淡的下达了判决。

    “是她自己坐下的判决,是她自己做出的决断,所以她为此付出了代价。”

    “可是......”米忽悠还想说什么,不过马上就被我打断了。

    “没有什么可是,如果不是她祈求的话,我是不会选择放弃她的。就如我再一次的救她一样,只不过是因为我在路过她身旁的时候,她的求生本能驱使她下意识的张口向我求救。纵使声音非常微弱,但是我是不会漏过的。”

    “可是,她已经身染污秽病了啊。这种病就连神官的治愈魔法也无法治好,她只能等死了啊。”米忽悠半是自责的说道。

    “并不是哦,虽然在你们的口中是污秽病是绝症,不过在我的认知中不过是梅毒而已。药我已经给她了,只要洁身自好的定时服药持续3个月,她就能够痊愈。”我斜着身体靠在墙壁上双手抱胸的说道。

    “......你真的是恶魔吗?”米忽悠怀疑的说道。

    “嘛,如果我的认知没问题的话,如果其它绝大多数人的三观没问题的话,就是这样了。”我点点头说道。

    “还记得之前我和你说的吗?正义的判断标准。”

    “......知道了,谢谢。”经过短暂的思考过后,米忽悠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

    “嘛,你们随便挑个客房吧,只不过,禁止阿米尔这段时间内和其它人共处一室。我去处理垃圾了。”我稍稍提起精神的打算转身离开。

    “等等,就不能放过那个男人吗?”米忽悠问道。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对此,我冷淡的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