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祈愿
    莉莉坐在篝火旁默默的看着德鲁伊们装神弄鬼,当然,并不是说德鲁伊们闲得无聊没事做了。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祈福,用通俗易懂的话解释一下就是,他们在进行占卜。

    就像是女性为了恋爱而占卜一样,如今的德鲁伊们正在为了战争的胜利而占卜。只不过围观的人数有点太多了而已。

    包括莉莉在内的全部兽人不符合约8500人,全都围在盛大的篝火旁,看着总数不到300名的德鲁伊围在篝火前跳着奇怪的舞蹈并吟咏着奇怪的咒文。

    本应是祈福的一种行为,在单纯的扯上了魔法之后,貌似也开始变得有理有据起来。最起码,包括卡门和众位族长在内,他们都是相信这个被名为“大预言术”的魔法是真实的,是必然的。

    然而莉莉不相信,至少在皮毛一般的接触过量子力学和量子涨落之后,莉莉从来都不相信什么必然会实现的现实。如果反驳魔法和科技不是一个体系不能断言的话,最为有利的反驳却是主人依旧没有找到实现他愿望的方法。

    虽然主人是纯粹的科技党,但是对于魔法的认知和思考,甚至实验和理论都要比这群德鲁伊强的不止几个层次。这群德鲁伊能够释放的大预言术魔法真的就能超出他们认知太多吗?不如说,既然可以做到的话,为何不在一开始被侵略的时候就使用来伺机反击呢?

    如果大预言术魔法的效果是真的,那么为何兽人还会被逼迫至如此境地?

    莉莉无言的伸出皮肤干枯黑色的手臂,只因喉咙感到干渴和瘙痒。在艰难的吃下了药之后莉莉再度注视着德鲁伊们的忙碌,虽然莉莉不相信大预言术,但是莉莉也不会去主动站出来否定它。

    “唔啊啊啊啊!”坐在莉莉身旁的穗波在小声的清着喉咙。

    “别这样,连我都开始紧张了。”穗波身旁的安媞一脸紧张的说道。

    “呜…这个字怎么念?姐姐。”美贯则是专注于记忆纸张上面的歌词。

    “我也不知道,等等我去问一下奶奶吧。”香同样对于生僻的字感到棘手的皱起了眉头。

    两名神道系出身的少女虽然在年龄上来看不过是小学或初中生的大小而已,但是她们熟读熟记的古文献可谓是绝对碾压一般的成年人的。然而即使认知着这么多的古文字,如今在面对纸张上的文字时,却也表现出了如文盲一般的态度。她们之所以会有如此表现的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纸张上的文字都是各种各样的孤僻字而已。

    “算了,你们还是像穗波她们那样唱歌吧。”俊美的猫奴青年猫屋敷在抚摸着怀中的4只式神的同时也一副事不关己的笑着说道。

    “真羡慕猫屋敷哥哥,只需要走几步就行了。”美贯不满的皱着眉头说道。

    “哪里哪里,我这一个月可是在外风餐露宿啊。在小心谨防被不知道哪里会突然跑出来的敌人袭击的同时,我也在不停的努力工作。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猫咪们的饮食因此变得不怎么规律了呢,就连毛发也因为营养不好的原因而光泽暗淡了不少。”猫屋敷摸着怀中的猫咪一脸肉疼的说道。

    然而身为他式神的猫咪们貌似并没有领情,仅仅是无聊的张了张嘴打了个哈欠而已。

    对于这个在协会内出了名的猫奴美贯只能不满的扭过头去继续记忆纸上的生僻字。并不是美贯和香不想唱歌,而是在神道体系中虽然有神乐舞一说,但却并没有神乐歌。再加上以歌唱为形式的魔法她们从没接触过,如若声音产生偏差有较大概率会导致魔法的直接失效。

    “话说,这根本就是在刁难人吧。这种魔法咒文听都没听说过,更不用说这音标在e4以上的大部分颂歌是怎么回事?人类真的能做到吗?”穗波看着乐谱和歌词开始发愁了起来。

    “嘛,如果是魔神状态的话还好。”听到穗波的抱怨安媞只能无奈的摘下另一只耳机。

    为了方便她们进行记忆和复读,那个人特意找来了三个女人进行合唱。穗波众人在初次听到的时候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神乐,并非是人所能发出和编纂的歌曲。然而第二印象却也是,这不就是在刁难人吗?正常人的喉咙能够发出那种声音吗?

    然而她们所不知道的是,唱这首合唱的三名女子,其中确实有一人是人类的身份。

    这首歌本就是我为了方便她们记忆和施法不断优化出来的方案,要知道在我的原定方案中,这个魔法所需要的咒文可是精密庞大到了足够把整颗星球都覆盖掉。即使考虑到咒文的精简化和高速咏唱,也能把穗波给耗死。所以我想出了使用共鸣的方式来完成那些不是主机干的辅助魔法,而共鸣展开的部分再怎么优化和精简也基本上是挑战人类喉咙极限的程度了。

    为了完成这首歌,我特意拜托了艾来帮助我。在编曲和文字上的造诣她不愧为自封第一歌姬的名义,基本上使用了包括茵菲尔的星语在内的多种语言给完成了。

    只不过,这首歌的麻烦点也在于要和整片大陆取得共鸣才能顺利完成。之前猫屋敷的足迹踏遍兽人国土就是为了将特定的魔法符文打入大地之内,一旦穗波她们开始歌唱,三人的共鸣会引发逐层展开的魔法术式,在共鸣的连锁影响下,大地会跟随着开始共鸣,埋藏进了大地之中的魔法符文会促使大地产生震动,从而完成普通人类难以达到的音域的声音,并最终将这首歌补全。

    如果不是艾、锁和茵菲尔没有丝毫的魔力,无法释放魔法的话,现在仅凭借这三人就能完成如此庞大的魔法。

    话虽如此,虽然说是考虑到了穗波她们的生理极限,但是这首歌这个魔法的庞杂程度也并不是她们能够确保做到的,所以需要各个魔法师进行辅助咏唱。

    实力不够,数量来凑。美贯她们如今的努力,正是确确实实的在突显着这句话。

    对于穗波她们的任务之重莉莉当然明白了,所以她并没有去打扰她们的苦思,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的脑海中。

    那名名为科姆林的少年所说的话,宛如烙铁一般的炙烤着莉莉的大脑。主人的死,这是一个无论是汉娜她们还是正义之剑军团,更甚者连使徒们都不会去谈论的话题。

    虽然莉莉知道主人一直在期待着自己死亡时期的到来,但是却从没有听说过主人在主动的自杀。

    (更何况,到底该如何判断何种行为才能算得上是自杀呢?)莉莉猜不透。

    对于那名少年的话,对于主人的用意,无论如何都猜不透,毕竟双方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过于巨大了。

    如果说,主人自认为全虚空最大的恶的话,那么他培育弟子将弟子视为希望的种子的行为,却是是在自杀。如果说,主人主动撕裂自己的灵魂来不断的制造露西亚躯体的行为会导致自己的灵魂不可阻止的弱化的话,那确实是在自杀。

    无论从各个方面来看,主人的行为都是矛盾的,他所说出的话语也都是矛盾的,那么到底该在哪个方面着手进行思考呢?

    “再说了,现在的我又能做什么?”莉莉苦笑着低声自嘲道。

    虽然蒙受主人的好意才有了现如今的局面,但是莉莉不曾忘记,自己已经和主人脱离了关系。恐怕在兽人完成复国之后,莉莉就再也不可能见到主人了吧。

    事到如今即使莉莉主动去找主人,恐怕也不过是不被任何人待见的行为吧。可以说,正是莉莉自己如此决断的,才走上了这样的一条道路。

    很快,德鲁伊们的仪式埋入了尾声。伴随着大量的贡品逐渐化为点点光影被神接受而消失,现任德鲁伊总管帕克走上前来对着能够决定兽人未来的众位族长报告道:“结果出来了,兽神会保佑我们的,兽人的未来充满了光明。”

    “好!”听到报告的众位族长都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紧接着族长的是众多的兽人战士,他们发出了宛如潮汐一般的呐喊浪潮。声音巨大的浪潮迫使穗波她们停了下来,并四处张望着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远在数公里之外的异人部队开始了活动,为了从不明情况中保护穗波她们而行动起来。

    这里并不是吉拉领穗波她们的营地,这里仅仅是吉拉领外侧,兽人部队们自己安置的营地。隶属于那个人和协会侧的营地是不可能接纳兽人族全体和卡门率领的部队的,毕竟之前卡门可是和穗波她们发生过冲突。所以除了莉莉领导的那群伤病之外,所有兽人都被逼迫着向着吉拉领的外侧转移并安营扎寨。

    对于异人部队这样一个由数万名年轻女性兽人战士所组成的部队,兽人们是非常感到在意的。毕竟有着这份实力可是可以与魔族决一死战夺回兽人国土的,所以兽人们想不通为何她们不会因为魔族入侵兽人国的状况而毫无作为。直到,他们见到了身为异人部队的总指挥的银狼女王暴怒的撕碎了顶着隐身魔法想要摸进兽人族营地内的穗波她们的打恶魔的时候。

    大恶魔那因为充盈的魔力而堪比金属硬度的黝黑皮肤,在银狼女王的纤细五指中被活活的撕成了一条条的破布。无论大恶魔做出各种行动,在盛怒的银狼女王面前,都不过是一只蚂蚁一般的无畏反抗。

    暴力,纯粹的暴力,足以被兽人们称之为神的绝对暴力,这就是逼迫着兽人们闭嘴的原因。几乎是本能的,兽人们理解到了异人部队的兽人是不同的,她们的强大实力使得她们根本就看不上什么兽人国和魔族,她们只效忠与那个名为露西亚的女人。

    异人部队的行进马上就被银狼女王给叫停了,在如临大敌的瑟瑟发抖的兽人部队中,穗波清楚的给出了无事发生的信号。

    虽然异人部队回去了,但是兽人们的祈愿活动却也因此而落得尴尬的匆匆结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