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世界毁灭的祈愿诗
    “差不多开始了吧。”穗波一边感受着来自遥远天空的风一边看着手表说道。

    “拜托你了。”跟在穗波身旁的明立刻说道。

    “嘛,虽然我对自己是没什么自信就是了。”穗波苦笑着用手指搔了搔脸颊。

    虽说穗波对于自己没什么自信,但是对于那个人还是非常相信的。虽然那个人再一次的将改变世界的魔法交给了自己,但是穗波还是了解的,全程都应该是在那个人的掌控之下的。

    “不过幸好不用担心安全的问题就是了。”穗波在说话的同时眼睛也没有从手表上离开。

    “是啊。”明点点头之后主动退了下去,将广场留给了穗波一人。

    这里是瓦古城的市政厅前,穗波一人站立在市政厅前的广场上。这是一个必须要严重对待的魔法,这是一个能够影响全球的魔法。所以,无关的兽人们、魔族们、人族的魔法师们,全都撤退到了市政厅内严禁外出。

    而在瓦古城外,铁血的部队正在全力以赴的待命着。来自于伊莱莎的指示让这群铁血的高级人形们立刻精神抖擞的激活了经营许久的铁血防区。木星炮全部充能完毕并jin ru了警戒状态,如有任何未经许可的可疑人物靠近就会立刻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而铁血的人形们也同样,面对着无法直接探测的魔力可能造成的损害,人形们选择以自己的肉身组成多层防线,严防任何可能的魔法隐身渗透。

    而穗波现如今就是站在被层层包围守护的铁血军团的最中央,享受着远超一国元首级的守护待遇。

    并不是穗波自身想要这种待遇,虽说现在是同一阵营,但是穗波在面对铁血军团的时候心理压力依旧没比普通人小过。毕竟对方可是真正意义上的正面搏杀的战争机器。而穗波之所以回到瓦古城,之所以要享受如此优先级待遇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她目前是该体系中最为脆弱的。

    不同于安媞的魔神化,穗波是三位歌姬中实力是最弱的且需要借助地脉才能发挥出全力的。所以对于穗波的保护也是最为严格的。

    当分针与秒针在12的位置重合的时候,穗波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即穗波开始施展魔法。骑在扫把之上穗波飞往了高空,向着那一望无际的苍穹飞去。当来到高空1500米之后,穗波感受到了透体而入的寒气以及来自远方的震动。

    “已经开始了啊。”穗波对于自己稍稍有些慢了的现实并没有感到在意,因为在这一严苛的魔法中那个人是不可能不考虑时差带来的影响的。

    当穗波做好准备之后,她开始歌唱起来。

    “请听我说,望此言永存,无人将能夺去你的生命与希望,因存在即为万物之择,天则本不由人定。过往只作烟云予我心希望,不因世人作恶而沮丧。”穗波开始开口清唱。

    “予众人希望,为渴望救赎之心。请听我说,望此言永存。”虽然声音中还有些许的青涩和紧张,但是穗波依旧开始唱了起来。

    “无人将能夺去你的生命与希望,因存在即为万物之择,天则本不由人定。”在抛弃了羞耻心之后,穗波终于能够开始流畅的唱起来。

    单纯重复的歌词,使得缺失同步的魔法逐渐开始安定下来。在那个人的标注中,这长期重复的歌词是在做同步,与远方已经开始吟唱的领两位歌姬进行同步。在单纯的重复中,魔法之间的时差逐渐调整并取得了同步。

    当魔法同步开始之后,强烈的感情和共鸣开始向着穗波的身心汹涌奔至。一边闭合自己的内心,穗波一边辛苦的坚持着歌唱。

    (才仅仅是第一阶段而已,就变得如此痛苦,好像过去第一次释放活手杖一样。)穗波在内心感叹道。

    强烈的共鸣带来的不仅仅是波涛汹涌的感情波动,更加要命的是个体在面对着及其庞大力量时的软弱与屈服,以及想要与强大力量融为一体的**。

    这是穗波第二次面对这样的感情冲动,宛如将自己抛入波澜万丈的大海中一样的感情波涛是穗波面对更加庞大的魔力的证明。

    魔力作为意志的媒介不可避免的会带有人类残余的意志,在过去穗波她们的世界,长时间不清理的魔力残余甚至会因此而发展成魔法之夜。现如今,穗波在面对着远超一条地脉的魔力量,虽然自身的血脉可以保护自己不会被轻而易举的撕碎,但是在面对着如此庞大魔力中沉淀的残余意志时,内心依旧不可避免的被冲击着。

    然而,有过之前和地脉同步经验的穗波也有了经验,她封闭着内心,仅仅是一心一意的咏唱着。

    (根据那个人的指导,当第一阶段开始之后就要开始改变歌词的音调了。)穗波想到。

    歌词没有改变,改变的仅仅是发音的声调而已。本就拗口难念的歌词因此而变得更加艰涩和怪异。

    (话说,真拗口。)穗波边唱的同时边抱怨道。

    本就是多种语言汇编而来的歌曲在穗波来看就像是外星语言一样,如果不是那个人特意再转移一次,用穗波她们原本的语言来撰写歌词,穗波恐怕是唱不出口的吧。

    然而即使穗波已经充分的知道那个人在照顾她们了,穗波依旧免不了要抱怨起来。毕竟,那个人完全搞错了他的能力和穗波她们的身体规格了。

    然而,很快穗波就发现了异常性。在唱的过程中,逐渐有其它的声音加入了,一种暧昧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并非是来自于身体感受上的。灵魂感受到的声音。

    伴随着声音的逐渐增强,歌词与声音逐渐整合并最终汇聚形成了歌。

    (果然。)穗波在内心苦笑着。

    很快,穗波就发现身体已经不需要自己去控制了。歌就像是遥控器一般,在控制着穗波的身体,让身体主动的继续着歌唱。

    事已至此,穗波便也死了心的抱持着冷眼的心态来看待着魔法的自我演绎。魔法的光芒开始以穗波的身体为中心的侵染世界,灰色的光泽染便天空并且向着大地侵蚀而去。宛如要对抗一般,大地亮起了魔法的光。

    洁白的光自地面上显现对抗着灰色的侵蚀,由洁白的光所描绘出的是庞大到难以想象的一直延伸到大地另一头的魔法阵,就穗波所见的部分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开始了。)穗波的精神为之一振的想到。

    白色的魔法光毫无疑问是猫屋敷和其它一些魔法师的功劳,他们通过将自己的魔力注入地下的方式来描绘出走遍兽人国全境的庞大魔法阵,并且在魔法开始之后由美贯等魔法师激活。

    美贯等辅助魔法师最大的作用就是引导和补充穗波她们所唱的魔法的不足,借由大量的魔法师和庞大的魔法阵,这个改变世界的魔法,终于开始运转了。

    一瞬间穗波感受到了安媞的存在。

    在下意识的通过灵魂网络进行询问之后,穗波宛如遭到了当头棒喝一般的震颤。

    (不对,并不是灵魂网络,而是魔法的作用。)穗波立刻就否定了自己的错觉。

    毫无疑问的,魔法的同调让穗波和安媞的灵魂也同调在了一起,双方灵魂无视了空间与时间,完全的互相交织在了一起。

    安媞一言难尽的说道。

    穗波点点头肯定了安媞的话。

    此时此刻穗波的感受正在告诉她,这里与过去曾经见到过的无面神所处的世界极为相似。毫无疑问的,此时此刻的世界是由魔法创造出来的仿灵界,在于庞大到难以想象的魔力同调的过程中的副产物。

    安媞不满的说道。

    通过安媞,穗波能够隐隐约约的看到围绕在安媞身旁旋转的光球。现如今的安媞灵魂并不是她身体的样貌,在那个人的操控下安媞的灵魂完全的变成了球状。由安媞和魔神的灵魂组成的食双星系统如今也在完美的运转着。

    知道好友是对自己的灵魂状态感到害羞的穗波立刻安慰道。

    穗波提出了疑问。

    经穗波提醒,安媞才发现第三个人并没有出现。

    本就是设计由3名歌姬来进行歌唱释放的魔法,现如今却只有两人到场。

    安媞立刻惊呼道。

    和安媞有着同样猜想的穗波也立刻心神不宁的皱起了眉头。

    穗波也乞求道。

    要知道,现在可是在实行着超乎想象的大规模魔法的时候,如果出现什么变故,最轻的状况也是穗波和安媞等人的暴毙而亡。如果说是最坏的状况的话,恐怕这颗星球会就此而灭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