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世界毁灭的祈愿诗2
    “开始了。”

    在吉拉领的营地之中,安媞傲然的立于天地之间。为了应对接下来的魔法,安媞早就已经jin ru了魔神形态。庞大的威压压迫着来自协会侧的其他魔法师们,迫使他们扯到吉拉领的外围。只有魔法结社盖提亚的门徒们虔诚的跪伏在一旁,瞻仰着他们信仰中的魔神。

    异人部队此时此刻已经完成了对吉拉领的封锁,因为接近魔族领地的关系,银狼女王此时此刻的心情可是紧张到不行的。银狼女王所效忠迷恋的那个人可是亲口拜托了保障安媞穗波她们的人身安全,如果她们在这么重要的时候出什么事,银狼女王能够想到的唯有以死谢罪了。

    (不,大概以死谢罪都算是逃避吧。)这就是银狼女王的思考方式。

    作为最坏的预想,银狼女王已经做好了把这颗星球的大陆给撕裂,给上面的居民带来灭亡和绝望并以此给自己陪葬的打算了。

    在时间距离预定还差半分钟的时候,安媞便以升到了无人能及的高空,准备着接下来的魔法。几乎是掐着时间的,当秒针和分针重合的时候,安媞开始了歌唱。

    “刚刚发芽的绿叶鲜嫩欲滴,宝贵的生命啊,愿你平安。”

    “宝贵的生命啊,愿你平安。”

    “宝贵的生命啊,愿你平安。”

    “宝贵的生命啊,愿你平安。”

    安媞的声音婉转动听,空灵甜美,无论是谁都会为这样美丽的音色所倾倒。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安媞有着歌手的潜力,也不是因为安媞有一副好的嗓子。安媞之所以能有这样的音色,仅仅是因为魔神所发出的声音而已。

    魔神那庞大的意志力和对魔力的干涉,使得任何魔法师都会产生面对着至纯至美的存在的错觉。迫于魔神那来自生命阶梯上的本能威压,渺小的人们都会无法抵抗的发自内心的赞美她,神化她。这也就使得安媞的声音,在他们的耳中、在他们的灵魂中,变得甘美无比。

    单纯的重复很快就得到了回应,通过对歌词的重复,安媞感受到了遥远的天边传来的共鸣,这代表着穗波也静开始了。于是,安媞决定按照计划中的那样,开始向下一阶段开始。

    “鸟儿聚集在岸边,太阳的倒影在水面上摇曳。树林仿佛迎风招展,树枝婆娑载歌载舞。”

    “刚刚发芽的鲜艳绿叶,这小小的新生命,承蒙大自然恩惠的一切有生命之物啊。时间会抚平伤痛,再次醒来重新出发。”

    安媞在歌唱着在倾诉着,歌声中描述着大自然的景色,追忆着生命的繁荣。

    “接头来来往往的人群,小巷里穿梭嬉戏的孩童们,蠢蠢欲动的**的化身,被封印在无尽的黑暗中,世间所有苦痛弹奏着光阴。”

    “日夜祈祷独自一人承担着的仿徨。”

    突然的,在遥远的天际,与穗波所在不同的方向传来了新的歌声。新的歌声突然插入到了预定的魔法之中,与安媞所唱的歌曲互相共鸣。

    “草丛中虫儿跳跃,繁星点缀着黄昏的天空。”安媞唱到。

    “罪恶消失在远方,人们默默踏上征途。”歌声依旧在继续着。

    “刚刚发芽的鲜艳绿叶,这小小的生命......”

    “今天的食量装饰着店铺,传呼透过光线,等待平安的消息。”

    很快,传来的歌声就盖过了安媞的歌声。为了保证魔法的效果,安媞一边内心感到焦急的同时,一边选择错开彼此的时机,从而在客观上形成了双方彼此争夺魔法的控制权的局面。

    (可恶,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安媞在内心不满的叫道。

    (突然跑出来干涉魔法的到底是什么人啊,难道他就不知道这样下去会出大问题的吗?)尽管内心颇有微词,尽管内心焦急不堪,但是安媞依旧不敢停下歌唱。

    因为这庞大的魔法并不是穗波和安媞她们设计的,所以安媞也不知道冒然结束或者终止会造成何等恐怖的恶果。不过,有一件事安媞是敢肯定的,最轻的局面,恐怕也是这颗星球的崩坏。

    作为和魔神融合在一起的生命,安媞借助阿斯莫德的力量能够本能的感受到此时此刻所施展的魔法的强大。这调动了全球80%以上的魔力的魔法一旦失控出了偏差,暴躁的魔力甚至能够将大陆部分的岩石圈给炸飞。

    “裸露的肌肤暴露在灼热的空气中,天地之间有耗死呼吸一般规律,时间一切过错‘四季循环’。”然而歌声并没有理解安媞的焦急,依旧我行我素的唱着。

    “奉献我的生命,这由于人们无耻的争斗而留下的车辙,我将踩着瓦砾洗地罪恶。”歌声中的内容变得越发危险起来,这让安媞变得更加焦急。

    不是安媞不想找回主导权,是安媞实在是无力做到。原本在魔法的设计上是由安媞作为领衔歌姬,来统合引导另外两名歌姬的歌曲,并以此来达成强烈的感情共鸣,所以安媞的权限在这个魔法中是出于绝对的位置上的。

    然而不知名的歌声轻而易举的就融入到了魔法之中,并剥夺了安媞的权限。纵使安媞用处魔神的力量去对抗,但是也依旧毫无作为。

    “此身命运‘夜夜祈祷’,系于心中,微笑接受‘日日祷告’,愿你永远安好。”

    尽管歌声依旧在我行我素的唱着,但是魔法却非常不可思议的处于安定状态。就在安媞打算做好本职工作的尽力维持好魔法时,歌声非常唐突的结束了。

    一瞬之间安媞对于歌唱的唐突结束而感到迷茫,不过下一瞬间安媞却也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因为歌声的突然消失,代表着它达成了自己的目的。不知对方目的为何的安媞立刻检查魔法,无论是从共鸣上还是从魔力的安定程度上,都没有任何异常。

    反复检查确认魔法没有任何问题之后安媞只能暂时安心的一边继续歌唱维持魔法,一边通过灵魂网络对上面进行汇报。然而不知为何,灵魂网络上并没有传来应有的回应。

    事情正在向着异常的方向上大踏步的前进着,对未来感到迷茫和不安的安媞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按照原定计划继续将魔法继续下去。

    很快,魔法就在安媞的操控下展开了。伴随着共鸣的加强,残存在魔力上的意志逐渐交织成了暧昧不明的世界。在这暧昧之下安媞想要驱使魔神之力驱散这暧昧不明的,不在计划中的世界,然而从视线一角转过的蓝色光球却让安媞为之一惊。

    因为安媞自身灵魂状态如何,早就听那个人说过了。所以安媞也知道自己的灵魂变成了什么样。

    “果然!”惊觉之下,安媞看向自己的身体。

    出现在自己视界范围内的是,圆圆的球状身体。金色的球体在蓝色的灵魂球的环绕下,正安详的散发着魔力的光辉。

    “哇!好难看。”虽然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样,但是安媞依旧抱怨了起来。

    对于少女来说,无论何时自己的身材都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如果是在人前的话,安媞虽然贵为所罗门王的子嗣而保持着优雅,但是对于自身的美丽也是有着认可和自傲的。现如今,在这暧昧的世界中,自己却胖成了一个球。无论如何,安媞都是对此感到羞于见人的。

    很快,安媞就不得不将自己的注意力从自己的身体上移开,因为她感受到了某个熟悉的存在。于是,出现在她探寻的视线中的是,穗波。

    “穗波。”虽然安媞出声对好友呼唤了,但却并没有得到回应。

    穗波就像是沉迷在这个世界一般,茫然的看着眼前的暧昧。知晓了用物理方法无法将思念传达给穗波的安媞立刻想到了其它的方法。

    于是,安媞通过灵魂的震慑将自己的思念传达给了穗波。

    果然,穗波给予了回应。

    虽然有着很多想要传达的事情,但是首先需要通过穗波确认一件事。

    果然,好友给予了回应。

    (果然如此吗?)安媞知晓了。

    虽然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作何打算,但是如此庞大的魔法中各种各样的方面都是需要考虑到的。这个灵界的出现,也一定在他的计算之中吧。

    关于灵界和那个莫名的歌声的关系,安媞不认为是由歌声所引起的。因为魔力上残存的人类意志这一现象,是经过常年累月的观察验证过的。安媞敢保证,如果那个歌声想要做什么的话,想要达成什么的话,也绝对不是形成如此暧昧不堪的灵界将穗波和安媞两人困于此。

    因为,长时间的脱离灵魂网络,会引发系统警报的。这是当初发下的员工手册上所记载的。确切的来说,灵魂网络没1ms就会对网络中的成员进行呼叫点名,虽然不需要成员的主动回应,但是灵魂也确实会下意识的给予微弱的反应。

    现如今安媞通过灵魂网络无法联络上上级,无法进行汇报,就代表着灵魂网络被干涉了。那么,那个歌声如果是以此为目的的话,不超过5分钟的时间,灵魂网络就会发出报警并转交至战术网络。

    之后,伺服器将会派遣就近的部队的人员来此确认状况。一旦发现异常问题,那么正义之剑军团也会采取相应的措施。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我并不认为对方是自杀志愿者。更不要说是在如此重要的魔法仪式中,网络一定会加强监测。)安媞就是如此自信的想到。

    乐观,并不是乐观,因为安媞有着绝对的自信。无论对方的目标是什么,他都应该知道擅自干涉这场那个人所重视的魔法仪式会导致何种后果的吧。知道还敢这样干涉不是自杀志愿者就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了。

    (然而,那个人可是随随便便就能屠神的啊。)安媞如此想到。

    所以,安媞并不认为对方是真的打算干涉魔法,并且也不认为眼前和灵魂网络断开连接的状况和对方有关,否则那个人真的就开始行动了。然而至今那个人以及那个人的军队也没有出现,所以可以肯定那个歌声和眼前的状况无关。

    安媞开始忍不住抱怨起来。

    穗波立刻开始善意的劝解起来。

    虽然对于穗波的话感到在意,但是安媞依旧将注意力再度转回到了当前暧昧的世界上来。在如此暧昧不明的世界中,只有安媞和穗波两个人的灵魂以及阿斯莫德的灵魂存在。

    (等等,就3个灵魂?)安媞立刻产生了疑问。

    穗波将安媞的疑问说了出来。

    安媞感觉灵魂一阵虚弱的复声道。

    联想到之前的歌唱,安媞的灵魂震颤起来。

    (该不会针对的并不是我,而是第三个歌姬吧。)安媞联想到了最糟糕的可能性。

    (那首歌并不是针对我或者魔法而来的,而是第三名歌姬。如今第三名歌姬并没有出现,就代表着那个人被歌声的主人缠住了。我之所以会听到,也是因为歌声通过第三名歌姬的共鸣传达了过来。)安媞的心在**,她无法思考接下来会变得如何。

    穗波担忧的声音传了过来,在安媞的内心泛起了阵阵的涟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