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临死前的哀嚎
    地点是婕拉森林和商丘之国的交汇处,此时此刻已经有了数万的难民汇聚于此。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是寄生于商丘之国的人,然而他们的现状却已经惨到了让任何人都无法直视的程度。

    全部商丘之国的人都毫无防护的暴露在了伽马、贝塔、阿尔法射线以及中子放射下,他们体内的dna和膜是射线的靶,电离辐射的能量直接沉积于生物大分子,引起大分子的电离和激发,破坏机体的核酸、蛋白质、酶等具有生命功能的物质。

    在核辐射的作用下,碱基脱落、碱基破坏、嘧啶二聚体形成、单链和双链断裂、dna链内交联和链间交联、dna蛋白质交联等。在引起dna多种损伤的同时,也启动了细胞的修复系统:如果辐射造成dna损伤得到正确的修复,细胞功能恢复正常;如果修复不成功,不完全或不精确,细胞可能死亡,或者虽然存活,但遗传信息变更引起突变、染色体畸变甚至癌变。

    换句话来说,这群难民在经过了将近2个月的挣扎之后,他们的皮肤肌肉溃烂,体内的白细胞大量被杀死,进而形成了癌症和白血病。身体因为细胞和dna畸形分裂的缘故开始扭曲变形,同时肢端神经传来了宛如被烈火灼烧一般的炙烤感。体内的细胞和酶的扭曲变形失活导致了人连呼吸和新陈代谢都做不到,活着的痛苦超越了对死亡的本能恐惧。

    看着这群已经变成了类丧尸一样的异形,听着他们喉咙中发出的哀嚎,玉藻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

    “如果问何为地狱的话,大概不过于此了吧。”玉藻看着因为宛如丧尸一般的难民的活动而变得阴森恐怖的婕拉森林说道。

    “是。”逆神部队的部下并没有发表其它的感想。

    “与之相比,我们星球的惨状简直是好太多了。”于此地,玉藻见识到了地狱的一角。

    虽然造成如今这副地狱的是逆神部队的巫女们,但是玉藻依旧感到胆寒。当然,玉藻对于主人的忠诚心并没有改变,但是在见识到地狱的一角之后依旧难免心生动摇。

    “玉藻大人,时间不早了,差不多该开始了吧。”巫女中的一人有着细长狐狸耳朵的女性说道。

    “嗯,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玉藻点点头转身回到婕拉森林中早就设置好的地点内。

    “是,我们会清除垃圾的。”巫女恭送着玉藻离开的说道。

    (有逆神部队和铁血的傀儡军团的话,那群毫无反抗之力的难民估计也撑不过多久了。也好,给他们一个痛快可以让他们早点解脱吧。)玉藻内心毫无慈悲的想到。

    很快,玉藻就来到了预定的地点。在这里地上被刻画了庞大的魔法阵,由正三角和同心圆组成的魔法阵上在另外两个角上已经站好了人。她们分别是赤羽和萝泽,代表着魔族之人。

    “真慢啊。”艾一副不怎么开心的表情抱怨道。

    “非常抱歉,因为难民的事情耽误了一些时间来做防御的检查。”在听到艾的抱怨之后玉藻立刻谦卑的躬身说道。

    “是么,那群垃圾还真是精神十足呢,丝毫看不出是将死之人呢。”艾丝毫不关心数万人的死活说道。

    “......”对此,玉藻无法给予回应。

    “赶紧站到你该在的位置上吧,魔法该开始了。”艾责令道。

    “是。”恭敬的,玉藻站到了三角形中属于自己的那一角上。

    当玉藻就位之后,萝泽、赤羽和玉藻3人互相用视线打出信号,同时开始了将自身的魔力注入脚下。

    因为魔力的充填,魔法阵开始散发出淡金色的柔和光辉,站在魔法阵中央的艾在魔法光的衬托下宛如落入人间的天使一般。虽然‘天使大人’的脸上带着无聊与冷酷的表情,丝毫都没有天使应有的悲天悯人的表情。

    在无聊的用手将长发甩到背后之后,艾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

    “嘛,开始了呢。”艾作为第三名歌姬说道。

    是的,艾就是第三名歌姬,是自告奋勇的挑起了歌姬重担的。对于艾来说,担当第三歌姬丝毫没有任何问题了,并且还不仅仅如此,以她的实力,一个人也能完成的咏唱出这份魔法。然而艾却依旧选择了从旁辅助,是因为老爸已经将担负引导者的责任交给了安媞。

    “虽然我没有魔力,不过将我的歌声用魔法添加到上面去共鸣就好了吧。”艾随意的说道。

    “在理论上来说,这也是可以达到的。”

    艾早就完成了对魔法的验证,所以才敢进行这种程度的乱来。当然,艾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对魔力感兴趣,最起码对外宣称是这样。

    (其实是怎样都好了,只不过是因为老爸特别耗时耗力准备出来的魔法,万一砸了就不好了。)艾的内心就是这样想的。

    所以艾才会做出这种行动来,并且可以在遇到紧急情况穗波和安媞无法支撑魔法之后,艾能够以一己之力的接管魔法并将之持续下去。

    当时间来临之时,艾开始了歌唱。不过,艾可是想当坏心眼的。在不想魔法的前提下,艾开始将歌词进行改编,为了保证魔法的顺利,为了保证音调能够正确的调动魔法达成共鸣,艾开始用其他的语言来歌唱起来。

    “接头来来往往的人群,小巷里穿梭嬉戏的孩童们,蠢蠢欲动的**的化身,被封印在无尽的黑暗中,世间所有苦痛弹奏着光阴。日夜祈祷独自一人承担着的仿徨,罪恶消失在远方,人们默默踏上征途。”歌词变得阴沉和充满阴影。

    在艾歌唱的同时,铁血傀儡们和逆神部队们开始了森林中的扫荡战,扫荡的对象是商丘之国的难民们。

    他们本是生活在商丘之国中的平民,在逆神巫女的扫荡作战之后,他们也因为商丘之国的决策者牵连而深受核辐射之害。现如今,难民们正在向着婕拉森林汹涌而至,因为这里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生不如死的难民们已经无法再得到魔法的救援了,因为魔法师们自己也已经无力的低于自身基因和身体的变形了。在夜以继日的魔力消耗下,2个月的时间商丘之国的魔法师们就陷入了自灭之中化作了丧尸军团的一员。

    尽管痛苦不已,尽管已经没有了任何自救之法,但是难民们依旧想要活下去。于是,几乎是遵从与最后的理性和求生本能,他们蜂拥而至的涌向了婕拉森林。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为何变得如此的,但是却知道让自己变成这样的人。

    那就是,从婕拉森林中出现的军队。

    现在丧尸们已经丧失了理性和思维,剩下的只有茫然的游荡与折磨他们身体的最后的痛苦。连喊痛的能力都已经丧失的他们,现如今能够做到的只有茫然的徘徊于森林之间。

    这,正是人间地狱。

    本来的话将这群丧尸防止不管用不了几天他们就会彻底的死去,然而艾所担心的并不是他们的生死,而是在他们死后可能滋生的瘟疫等疫病,以及为了防止他们过深的深入婕拉森林打扰到卡帕拉村里面的魔族居民生活。

    毕竟,身体已经崩坏的他们都已经突破了魔神布下的瘴气屏障了,这可不是一个身体机能正常的人能够做到的。虽然他们现在的身体机能也处于极端不正常就是了。

    傀儡的杀戮迅速无比,它们的效率使得逆神部队都毫无作用。不仅仅如此,高效率的杀人傀儡们甚至没有给逆神部队出手的机会,连倒下的尸体也一并处理了。

    傀儡们在森林中行进的时候不断的散布着纳米机械,忠实的小家伙们严格遵守着指令,不断的分解着化为尸体的难民们。

    艾那美妙的歌声与森林中的杀戮交相辉映,强烈的魔法共鸣甚至连接向了远方。在超魔幻主义的现实下,艾突然就停止了歌唱。

    “怎么了?”对于艾突然的停止歌唱行为,玉藻小心翼翼的问道。

    “嘛,安媞还算争气,魔法交给她就没问题了。”艾满意的点点头说道。

    “可是,原定魔法是由3名歌姬进行共鸣来填充的,没问题吗?”玉藻问道。

    “没关系,协会侧的魔法师素质还算是可以的,他们为了以防万一准备的辅助魔法可以发挥出另一名歌姬的作用。”艾随意的说道。

    “是。”经艾解释之后,玉藻停止了为魔法阵充能的行为。

    不仅仅是玉藻,就连萝泽和赤羽也一同停止了给魔法阵供给魔力的行为。对此,艾则是不满的说道:“继续啊,我又没叫你们停下。”

    看到这位公主大人的不高兴,玉藻、萝泽和赤羽则是3脸莫名之中立刻开始对魔法阵进行供能。

    “嘛,难得的魔法,就让我多玩一会儿吧。”艾得意的说道。

    “......”

    “......”

    “......”

    与此相对的,3人一脸复杂的垂下了头,假装没有听到艾的话。

    在清了清喉咙之后,艾再度开始放声歌唱起来。

    “我就在你们的身边,请不要沉浸于愤怒之中,请侧耳倾听,这声音。”

    “拍动渗透着红色的翅膀的虚幻短暂的生命,就算是大雨如注般的痛苦,也不要将那颗心禁闭。来吧,我们一同前进,紧握双手的温度和这份欢喜,都不再放开。”

    第一次,玉藻和萝泽、赤羽三人因为艾的歌声而心神震颤,她们从未想过艾的歌声会如此的温柔和动听。

    “彼此相通的思念,也不要失去。向着那光明灿烂的地方一同前进吧,总有一天、总有一天终将到达,彼此相信的幸福存留心中。”

    与其说是一手思念的歌曲,不如说是一手祈愿的歌曲。几乎是本能的,3人认识到,这是为森林中失去的生命而歌唱的歌曲。当三人因为艾的祈愿歌而心神动摇的时候,艾再度停止了歌唱。

    “呸,感觉不对啊。”艾一脸郁闷的吐了吐口水说道。

    “......”

    “......”

    “......”

    再度,三人陷入到了沉默之中。难得的气氛,难得的感动,就这样被艾轻而易举的毁了。

    “这是因我而生的故事,这一刻仅属于我,那么我能够带走你的痛苦并消除它们吗?”

    “为了逃离拜托这些痛苦,我能够替你分担这些吗?”

    再度的,艾唐突的停止了歌唱。刚刚的歌声又是一种别样的声线,整体歌声散发着虚无缥缈的感觉,宛如圣歌一般。对于艾的突然停止行为,3人的内心颇感遗憾。

    “呸,也不对啊,我为什么要给那群垃圾分担痛苦啊。”艾自怨自艾的说道。

    “......”

    “......”

    “......”

    “嘛,容我好好想想。”

    “不对,想个屁啊,我根本就没有唱过哀歌啊!”艾吐槽了起来。

    虽然3人对于这位公主大人的话感到非常的无语,但是对于话语背后的感情还是比较感到欣慰的。毕竟,这是这位公主大人主动想要抚平那些饱受痛苦折磨的灵魂的行动,这份心情与她口中看不起难民的话语完全相反。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傲娇吧。”看着独自陷入烦恼的艾,玉藻低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