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愚者的终末
    当穗波还沉浸在母星的家中的床的柔软和温暖时,她接到了夸星球夸星系夸银河系的通讯。

    询问的是一名幼女,被称为圣魔之子的贝蒂。

    贪恋与床铺柔软和温暖的穗波翻了翻身,不过意识却已经清醒了。

    对于这名幼女突然找上自己的行为感到好奇的穗波腾出了足够的耐心。

    对于这名幼女贪玩的心性穗波还是有些了解的,所以她立刻问道。

    得到幼女的肯定后穗波立刻回到了之前的话题。

    之后,贝蒂将自己的听闻一五一十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听过贝蒂的解说之后,穗波的心跳停止了。并非是比喻上的,而是物理意义上的。贝蒂的话就像一剂剧毒又像液氮,冰冻了穗波的血液紧固了她的心脏,清空了她的意识。

    然而,心脏骤然停跳是异常痛苦的。为了保证自身的不会因此而死亡,求生本能通过痛楚来重新激活了穗波的意识。

    在清醒的瞬间,穗波就想到了保密。

    得到贝蒂肯定的答复之后,穗波终于能够感到安心了。

    在贝蒂的通讯离线之后,穗波才安心下来。同时她也惊觉到,自己身上的睡衣和被窝已被汗水所侵染。立刻离开温暖的被窝,少女走进了浴室,同时将得到的消息秘密的联系给好友安媞。

    安媞在听闻的瞬间也做出了像穗波一样的反应。

    在得到穗波的回答之后安媞才安下心来。

    知道安媞和自己的反应相同,穗波不禁苦笑出来。

    对于好友的抱怨,穗波是真心苦笑了出来。

    面对着再度开始变得紧张兮兮的好友,穗波尽力的安抚起来。

    穗波立刻提醒开始变得激进的朋友。

    安媞终于认可了。

    对于好友的再度询问,穗波无奈的解释道。

    穗波提前劝解好友说道。

    穗波也赞同了安媞的提议。

    ......

    “诶,露西娅,你说我去主动诱惑你老公,好不好?”今天也一如往常的那般,米忽悠的脑子持续在开着天窗。

    作为对她的再教育,我驱使着露西娅对她的脑袋锤了一发。

    “诶?明明你都不喜欢你老公,你们之间也没有爱情,我横插一脚也没问题吧。”米忽悠捂着头痛的脑袋抱怨起来。

    “别搞事,那货能把你生吞活剥了。”露西娅对着米忽悠告诫道。

    “诶,能够做到哪种程度?”听闻过贵族们那腐烂的生活的米忽悠立刻就怂了。

    “各种各样哦,到时候你会坏掉的。”露西娅故意吓唬着米忽悠。

    然后,米忽悠果然被吓怕了。

    “哦,那我还是保持距离好了。”

    “不过,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

    果然啊,八卦之心不死就不是米忽悠了。虽然自己怂了,但是对于那些夜间秘闻可是好奇心满满的。

    “嘛,曾经对我动手动脚过,然后被我揍得满地找牙就是了。”为了应付米忽悠,露西娅开始了满口胡说八道。

    “既然你这么强的话,那你为什么会嫁给他啊?”米忽悠好奇的问道。

    “发生了很多的事,然后走到了一起。”

    “我很好奇。”

    “我不会告诉你的。”尽管米忽悠的积极性已经被充分的调动了起来,但是我依旧坚决的拒绝了。

    看到我像顽石一样的态度,米忽悠再度充满了赶紧的去磨我的男性身躯,然后就被因菲尔给轻而易举的按倒在地上并扭的肘关节差点脱臼。

    “痛痛痛!”因为在因菲尔那边吃了亏,米忽悠立刻跑回来抱怨起来。

    “什么嘛,人家只不过是想和那个男人说说话而已。”

    “你到底在干嘛?不,应该说,你到底是被下达了什么命令?”露西娅以冷淡的语气问向米忽悠。

    “呃。”果然,听了露西娅的质疑之后米忽悠露出了困扰异常的表情。

    “自从你被你父亲领回去之后,你对那个男人的兴趣变得越来越大了。”

    “呃,被发现了吗?”面对露西娅的质疑,米忽悠则是露出小孩子恶作剧被发现一般的表情。

    “你的表现太直白了,可以说在这个房间的任何人都察觉了,只不过之前没人点破而已。”

    “讨厌,你们这群论外实在是太可恶了。”面对着露西娅的指摘,米忽悠则是变得恶人先告状起来。

    “所以,是谁下的什么命令?”

    “你的父亲?还是这个国家的高层?”

    “没没没,哪有什么高层不高层的,对于你们家来说,全世界都是小弟。”对于这两个多月以来的事情变化,米忽悠自然是知晓的。

    虽然她一直过着远离政治的生活,但是现如今世界形势变化之快,让过着远离政治生活的米忽悠都不禁关心起来。

    “所以,是哪个?”露西娅对米忽悠认真的质问起来。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回答,只不过到时候我会让艾从这个国家的王储开始屠杀下去,直至你的父亲。”

    “别别别,我说,我说还不行吗?”在认识到露西娅是认真的之后,米忽悠立刻就投降了。

    “说吧。”

    “其实,是国家王储下达命令了。如果我能嫁入你们家的话,我们的国家,父亲的领地也就能够获得安泰了。”

    “嘛,从政治上的考虑来讲,确实是这样呢。”露西娅冷淡的说道。

    “不过,真亏你老爸会开口这么要求你呢。要知道你可是把你当做宝贝一样的含在嘴里怕化,放在掌上怕脏啊。”

    “嘛,最起码我感觉嫁入你们家也没啥坏处就是了,不禁可以天天和你玩,还有这么一群熊孩子呢。最主要的是,看你们天天过的这么随性,好像也不亏。”

    对于米忽悠这明显是给自己的逍遥放纵生活提供保障的行为,我不禁无语的凝视着她。

    “干,干嘛?”米忽悠立刻就被我盯毛了。

    “你该换换脑子了,我第一次见到把自己给卖了还能如此快乐的。”对于米忽悠的豆腐脑,我不禁头痛起来。

    “这个嘛,看起来那个男人在你家的地位非常特殊的样子。而且,貌似你们家随便是个女人都能欺负他,我有预感我会活得很自在。”

    还是老样子,米忽悠这熊孩子熊归熊,但是对于关于自身前途的方面却能有着本能的野性直觉。所以她总是会表现出获得幸运女神眷顾的样子。

    “嘛,相信我,那个男人比你外表所见的恐怖的多。而且,如果你无法理解到自己将会面对些什么的话,那我建议你去多看一些艰涩的作品,尤其是描写那些被贵族折磨凌辱的。我可以保证,那个男人比你看到的那些还要丑陋100倍。”

    “唔......”果然,米忽悠迟疑了。

    就在我谆谆善诱的‘调教’米忽悠那大胆的想法时,一道通讯接入了。

    穗波的声音非常的拘谨。

    拘谨到一瞬间就让我联想到不会是什么好事,拘谨到让我一瞬间就把心情拉回到工作状态。

    尽管穗波的话语中处处的在进行试探,让我知道恐怕不是什么好事,但是我依旧选择耐心的听下去。

    我平淡的说道。

    穗波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得到我的回复之后,穗波明显的松了口气。

    赶在穗波结束通讯前,我问道。

    听到我的询问,穗波立刻主动汇报道。

    得到我的许可之后,穗波切断的通讯。

    (嘛,结婚么?真的是政治意义充足呢。)我感叹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