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 整理
    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卧室的床上,看着那熟悉的天花板我只花了3秒钟就将意识完全的激活了。起床更衣的时候也顺便确认了下时间,我记得昨晚告别唯和诺回到卧室的时候是早晨的4点左右,天还没亮的时候。而现如今的时间却是10:20。

    我边计算着自己的睡眠时间边确认着灵魂状态。

    在走出卧室的房门之后理所当然的见到了正在客厅待机的锁,以及正在看杂志的茵菲尔。默默的掏出捆极细的钛金属丝,我向着茵菲尔走去。

    “处罚时间到了哦。”对着尚且没有注意到我行动的茵菲尔,我说道。

    “讨厌呢,我主从上午开始都如此的生龙活虎。”茵菲尔听闻我的话,立刻扭头用僵硬的笑脸来迎接我。

    “就算你满口的黄段子,也逃不过惩罚哦。”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色色的那种处罚。”茵菲尔立刻用包含着可怜攻势的湿润目光看着我恳求道。

    “当然,色色的处罚哦。”对着这样的茵菲尔,我绷紧了手中的钛金属丝。

    “呜,我会死吗?”

    “那就要看你自己的身体素质了。”

    “呜......”

    看到茵菲尔露出死心的表情,我就知道她要放弃抵抗了。于是我也不再客气,利落的她全身上下都捆绑起来,并且是采用活扣的方式。再确认捆绑结实之后不顾她发出的痛苦"shen yin",将她吊了起来。

    伴随着重力的作用,极细的钛金属丝立刻就将勒进了她的皮肤里面。大量的血迹从破损的皮肤处渗出,不断的低落到地面上。

    “记得每过5分钟就给她的身上喷上高浓度的盐水。”

    “是。”

    我在对锁交代过后便开始着手整理家里的事情,虽然家具和内部打扫已经做过了,但是这并不是装修的全部。当然,不仅仅是内部装饰的事情,还有对外介入的部分。比如网络、电视信号、自来水和煤气等等。

    虽然网络是直接骇入的卫星网络,电话号码之类的是直接黑进了他们的系统数据库来搞定的,但是自来水系统和煤气系统的介入,我却不打算通过超时空技术进行外接。当然,电力这东西,同位素衰变发电机作为能源就足够用上几十年几百年的了。

    在茵菲尔受苦的同时,我也开始搬走家具揭开地板挖开的地面的水泥,重新开始布置电力和网络的电线同时也顺便检查老的线路的损耗情况。锁在忠实完成我的命令时,也在不断的抽空帮我整理家里内部装修。

    当切完成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下午5点半,我看了眼时间之后便来到客厅查看茵菲尔的状态。茵菲尔的情况出乎我想象的好,她的骨骼成功的保护住了她绝大部分的内脏。她因为勒紧的金属丝损失最大的只不过是被切成无数段的肌肉组织以及腹部和盆腔内的器官而已。

    “哦呀?还活着吗?”出于对茵菲尔骨骼硬度的惊讶,我发出了提问。

    因为组织已经被金属丝切割了,所以喉咙无法发出声音的她只能无言的点点头。

    “锁,放她下来。”

    “是。”

    锋利的匕首从手臂中弹出,她默默的将之我在手中并向着吊着茵菲尔的金属丝投去。本应该强度大的钛金属丝被匕首接触的瞬间就轻而易举的断了。茵菲尔落地的时候我和锁都没有去接她,她就那样从3米的高空直接“咚”的声砸到了地上。

    “哈,在家里别乱丢匕首,好不容易弄好的内饰又被你的匕首开了个洞。”看着因为余势不减而刺入了房顶上的匕首,我头痛的对锁说道。

    因为锁的行为我头痛起来。

    “非常抱歉。”听到我的吐槽锁立刻身形抖的跪伏在地表示忏悔。

    “还有这点也是,仅仅是损害物品而已,又不是残害生命,我是不会怪罪和惩罚你的。”对着恐惧不已的锁,我下意识的掐了掐人中。

    “......”锁却并没有从地上起身。

    “算了,你去回收匕首吧,顺便把墙体补下。”我将桶石膏放到锁的面前便转身去处理茵菲尔了。

    茵菲尔原本白皙无瑕的皮肤因为金属丝的缘故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了,淡白色的血液早已凝固而糊在了她的体表,阻止进步的大出血。

    为了抽出她体内的金属丝,我不得不用匕首破开她的身体,并逐切断之后再取出。期间茵菲尔因为我的行为而不断的发出喘息声,毕竟就连喉咙和声带都已经被切断了,即使是想要喊痛,也喊不出来了。

    “......”我默默的听着从茵菲尔口中发出的略带桃色气息的声音并持续的抽出金属丝。

    很快,金属丝就全被抽出来了。虽然原本的我是不会这么做的,但是绝对接受女神的建议之后我还是默默的做了。

    取出针,将自己的食指扎破并放入茵菲尔的口中。原本还陷入昏迷之中的茵菲尔立刻本能的开始**我的食指,在辨别出我的学业味道之后立刻就惊讶的睁大双眼。并立刻闭上眼假装没发现的用力**起来。

    看着茵菲尔那假装没发现的样子,以及越加色气满满的舔舐动作,我不禁苦笑起来。

    我又不是什么上古神兽,我的血液也不是什么天材地宝,肯定没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了。我之所以让茵菲尔舔舐**我的血液只不过是提供福利罢了,虽然血液中的纳米机械也开始修复茵菲尔破损的身体了。

    所谓的棒子与大枣的调教政策,大概就不过如此了吧。虽然茵菲尔原本就有点m倾向,希望以后不会彻底的m了就好。毕竟和m打交道实在是太累了。

    “喂,够了吧。”明明是用针扎破了个小小的口子而已,为什么我现在会感到股眩晕感和脱力感呢?

    “......”然而茵菲尔并没有回答我,依旧继续的假装在昏迷着。

    但是**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我更希望你能将这份干劲放到床上呢。”看穿茵菲尔的小心机,我立刻就抛出了饵。

    “啊,我主,您是在救助我吗?”结果茵菲尔立刻就睁开双眼并摆出副由昏迷转醒的样子,顺便还松开了我的手指。

    “虽然我自己也认为是钩直饵咸,但是没想到你这么轻易都能被钓到呢。”看着茵菲尔假装无辜的样子,我不禁发出无奈的叹息。

    “我主,您在说什么?”

    “我比较喜欢茵菲尔忠实于自己的样子呢,说实话我对那些清纯系的不怎么喜欢。”

    “呜。”茵菲尔的笑脸龟裂了。

    “当然,太过于忠实也不太好呢,不如我们起慢慢的深入摸索吧。”说着的同时,我将茵菲尔拦腰抱起。

    “诶?我主,要起这样哪样的探索下吗?”因为我那过于意外的举动,茵菲尔瞬间就脸红了起来。

    “我是有这个打算的哦,不过探索进度太坏的话你能承受吗?”

    “不了不了,我会坏掉的。”深知自己身体状态的茵菲尔立刻就在我的怀中无助双眼的蜷缩起来。

    “那就先算了,你先在沙发上休息下等身体恢复吧。”我轻轻的将茵菲尔放到重新摆设好的沙发上。

    “我主,你要去哪里?”看着我打算离开茵菲尔瞬间就焦急了起来。

    “做些吃的,劳动了天了有点饿了。今晚吃肉可以吧?”

    “当然,我主。”听到我的询问之后茵菲尔面色潮红的躺下了。

    虽说是吃肉,但是也不打算大鱼大肉的。毕竟万让茵菲尔晚上精力充沛的话,那估计就真的要把她玩坏了。

    “我们来打扰了!”客厅响起了汉娜她们造访的声音。

    说实话,整整天都没出现还是让我有些意外,我还以为在睡醒过来的时候就会见到群人围观我呢。

    “随便找个地方坐吧,饭马上就做好了。”我从厨房探出头去对她们说道。

    “哦。”汉娜她们拘谨的坐到沙发上,新奇的看着躺在沙发上不动的茵菲尔。

    “你还好吧?”汉娜担心的看着副不舒服的躺在沙发上的茵菲尔问道。

    “不好,我主的疼爱太强烈了,让我消受不了。”立刻,茵菲尔就坏心眼了。

    “那下次我们起承受吗?”然而茵菲尔大大的低估了汉娜的厚脸皮程度。

    就恋心来说,汉娜的厚脸皮也是绝了。最先察觉到静香和自己抱有类似心情的瞬间,两人便下意识的互相认可了。当然没有这种意识也不能怪茵菲尔,毕竟她们精灵族可是相当专的,就连王族也要遵循夫妻制的规则。茵菲尔的观念本就可以算得上是精灵族中唯的类了,而且还是因为外星人的事件才会变成这样的。

    当然对于茵菲尔的异常精灵族是谁都清楚的,无论是王族还是底层的精灵都曾担心过。但是通过这漫长的时间来看,无论是强大的外星人还是茵菲尔的上台执政都给精灵族带来了富强和安宁。所以茵菲尔的异常变得被精灵们所接受,并且还成为了精灵们茶余饭后的娱乐谈资。

    “呜,第次我想独占。”因为汉娜的脸皮过于厚,让茵菲尔变得无法再那么皮了。

    “嗯,我也想独占。”汉娜微笑着赞同了茵菲尔的话。

    客厅之间的气氛因为两个女王之间的对话而变得莫名其妙起来,在静香和阿尔泰的心里不禁这么思考起来。

    然而静香和阿尔泰之所以没有出口吐槽是因为她们也清楚,那个男人还真就可能个人就搞不定。并非是身体方面的不行,而是那个男人可能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采用各种各样的行动来逃避。单单个女人可是堵不死他的退路的。

    “艾她们呢?”

    在阿狸和妮可的帮助下,我们同将饭菜从厨房端了出来。然后我第时间就发现了隔壁的妹子组里面少了3个,而且还是女儿三人组的三个。

    “艾说今晚要出道。”汉娜立刻上前来接过我手中的盘子说道。

    “哦,也是,恐怕今晚要战成名了吧。”回想起艾的能力,我不认为她会失败。

    偶像出道般要走的道路就那么几条。个是在城市的街道上人流最密集的地方开始借口艺唱来打响名气并逐渐提高知名度和观众群,在得到定程度的观众基础之后开始试发行cd或者举办小型演唱会,最终逐渐走向正规化。

    条是对自己的信心和歌唱技巧自信心爆棚,直接给发行商寄自己出钱在私人录音室录制的专辑。然后自费或者拉赞助发行,再铺以广告来口气打响名气。

    第三条是通过专门的学校学习,然后去当专门的音乐老师的弟子来提升自己并借助老师的名气来打响知名度,最终积累到定程度的出道。

    以上三条可谓是般新人出道的必经步骤了,当然也不排除某些情况极其少的情况,但是那概率太低了暂且不表。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艾不是啊。艾她可谓是在音乐这条道路上点到满级了,现在在个陌生的没人认识的城市去玩新手的摆摊夜唱,恐怕想要不鸣惊人都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