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8章 丧
    在蔚蓝的天空下,只有徐徐的几朵白云在飘荡着。白色的沙滩上大量的泳装美女们在尽情的嬉戏着,此时此景就宛如男人的天堂般。

    当然,对别人来说也许是天堂,但是对于我来说就是地狱了。理由不问也自明了,因为整个沙滩上乃至整颗星球上就只有我个男人而已。

    茵菲尔默默的坐在我的身旁,不断的给躺在躺椅上的我扇着扇子。锁则是在另边,身上袭黑色的比基尼,狂野而又大胆的身体正像个庄严肃穆的女仆样的侍立在另侧。

    “我主,温度还好吗?”茵菲尔温柔的声音响起。

    “还好。”闭幕养尊处优的我懒散的享受着日光浴。

    得到我肯定的答复之后茵菲尔便继续心满意足的持续扇着扇子,而我也在耳旁听着海浪带来的潮汐声将大脑放空,随时准备入睡。

    “锁,你去找汉娜她们玩去吧。”在入睡之前,我对身旁碍事的锁说道。

    “?”无法理解我的话的锁,歪头露出了稍许带有困惑的表情。

    “我要和茵菲尔亲热番,你很碍眼。”将本意直接谭明之后锁便离开就点头转身离开了。

    “我主,我定会努力侍奉的。”相反,茵菲尔则是发出了兴奋和干劲满满的声音。

    手摸索着伸向茵菲尔的方向,在摸到她的身体之后便伴随着“呀”的性奋难耐的娇嗔声直接将她揽进了怀里。

    “什么都不用做哦,只要让我抱着就好了。”抱着那温暖舒适的娇躯,充分**着茵菲尔的体香,我在她的耳边发出了甜美的轻语。

    之后,茵菲尔果然就如我要求的那般放松了身体,安心的躺在我的身旁,享受着彼此紧贴时的温暖。渐渐的陷入到沉睡之中。

    时间稍稍的倒回到个月前,不,应该说是死兆星上的个月前,宇宙范围内的1天前。在面临着即将崩溃爆发的思维核心时,我不得不拯救汉娜她们。面对着如此庞大的思维核心的爆发,即使是身为高级神的阿尔泰拼尽全力,也是保护不了汉娜她们的。

    可以说我们所有人的性命都危在旦夕了。

    (想不到我堂堂虚空大恶霸,居然要死在艾的坑爹之中了。)在爆发的时机越加接近的时刻,我的内心丝毫没有焦急和悲伤,反而是种类似于大彻大悟般的达观。

    招呼使徒过来救人,那是不可能的。事实上现在天使之巢的状态非常的不好,所有使徒因为我的灵魂的关系而被阿尔法给记恨上了。对于瞒着不报的事态,阿尔法可是派了30个军团把天使之巢给包饺子样的围了起来。

    虽然使徒们也不怕正义之剑的军团就是了,但是在我的命令下现如今的天使之巢无法直接和正义之剑军团爆发直接的战斗。所以面对着层层的包围网,使徒们只能无奈的被困守在虚空的角。而我也被艾给绑了出来。

    现在就是我呼唤使徒,恐怕距离她们过来也要用上不少时间吧。

    “算了算了,今天这笔账先记载艾的身上好了。”通过快速的计算,我知道爆发的时刻已经临近了。

    “诶?爸,你在说什么呢?”艾好不紧张的活动着身体问道。

    艾即使是在如此的危险情景之下,依旧面不改色的表现出了平时的模样。甚至就连腿脚的活动,都可以看出是在活动身体做着热身运动。

    “来来来,你过来,我送你程。”看着艾那神经粗大的样子,我立刻就把艾拽到了身前。

    “你打算做什么?”看到我和艾之间的互动,原本还在咬牙坚持用圣光的力量抵抗越加庞大的辐射压的阿尔泰立刻问道。

    “做什么?”对于阿尔泰的询问,我罕见的感到了困惑。

    说实话,在现如今的状况下我还能做什么?身为最高权限者和军团的军团长,我和艾直面着巨大的辐射,承受着异常痛苦的信息辐射并没有选择躲进阿尔泰创造的安全区域内。要问我们为什么这样做的话,其本源和打算做什么是相同的。

    “当然是让思维核心紧急停推啊。”因此我反而是困惑的看向阿尔泰。

    这种事不是目了然的吗?不是不言自明的吗?为什么阿尔泰还要问这种话?

    “到底该怎么做?”阿尔泰咬紧牙齿副吃力的模样问道。

    “怎么做......啊,原来如此。”看着阿尔泰乃至汉娜她们副焦急又无力的模样,我理解了。

    “原来你们并没有读过安全规章啊。”我理解了为何她们会表现的如此焦急了。

    虽然开始的时候我认为她们是因为我和艾在直面如此庞大能量的时候造成的身体损伤而焦急,但是看来并不是这样啊。

    “安全规章?”阿尔泰脸诧异的问道。

    “嗯,为了确保军团应对设备意外而制作的,全正义之剑贯彻执行的安全法则。”对着阿尔泰的不解我给予了肯定。

    因为喉咙被能量的冲击破坏的缘故,我只能用灵魂网络来说明了。

    我和阿尔泰的话语几乎是同时重叠了。

    在讲解的同时,我伸脚直接踹向身前的艾。

    “哇!”喉咙还没损坏的艾立刻就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从平台上飞了出去,向着思维核心之内。

    几乎是转瞬之间,艾的身影便没入了思维核心之中。巨大的能量爆发并没有艾的jin ru而停止,依旧在持续着。原本就能够瞬间烧融鲜血之舞的思维核心,即使是艾那再怎么经过强化的肉身,也能瞬间就融掉。因此,艾在jin ru爆发状态的思维核心的瞬间,她的身体就被彻底的蒸发了。灵魂也被思维核心的混乱撕扯着,最多不过2秒钟就会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吧。

    然而,2秒钟就已经够了。有两秒钟的时间,思维核心就能识别出艾的灵魂并启动紧急应急程序。

    “警告警告,检测到军团长的灵魂处于危险状态,本思维核心马上jin ru自毁阶段。”几乎是在2秒的瞬间,熟悉的系统音再度响了起来。

    下瞬间,原本被压缩到了极限的思维核心就炸了开来。强大的信息乱流伴随着思维核心的爆炸,直接冲击到了军事都市外面的虚空上。与虚空直接接触的信息和冲击立刻引发出了复杂的信息连锁反应,具体表现在物质世界就是难以置信的爆炸。

    剧烈的爆炸直接撕裂了绝大部分支撑死兆星外围金属地壳的支柱,并炸毁了位于最内部的仓库区。冲击波紧接着开始向着外部释放,在轻易的吞噬了复合效应发生器层之后以无可比拟之势的撕裂了外层复合装甲区,向着死兆星的地表和外宇宙冲击而去。

    当然,现在死兆星的外围区域已经没人了,留下的只有最内核的无法传送走的我们和作战指挥部的那群高级指挥官和高级技术人员们。

    爆炸的力量是在360度全方位传播的,既然爆炸的强度都能撕碎死兆星的外壳部分,那么位于内核的直接受到爆炸波及的军事要塞城市也不可能会有好结果了。

    当切尘埃落定的时候,思维核心室内已经陷入了片黑暗之中。能够照亮这半径达数百公里的黑暗空间的,就只有阿尔泰的圣光了。

    “嘛,就结果来说,还算是好的。”审视着在剧烈的爆发过后只剩下片死寂的空间,我叹了口气。

    “给我闭上嘴站好了!”回应于我的则是阿尔泰那剧烈无比的怒吼声。

    “什......”我的头还没转向阿尔泰的方向时,剧烈到让我脖颈和头都扭断破碎的力量迫使我飞了起来。

    之后,毫无反抗之力的我便坠入了这黑暗空旷的空间内,摔成了摊肉泥。

    之后的5分钟,当阿尔泰复活艾的灵魂时,她发出了惊呼声。

    “啊,吓死我了,差点死了。”

    相较于获得了实体的艾,我则是保持着灵魂的状态飘在半空之中。

    “没想到老爸你那脚还真狠啊,亏我在主动跳下去前还做了各式各样的心理准备呢。”对着没有半个人影的空间,艾毫不掩饰的吐槽道。

    听着我和艾的争吵,阿尔泰露出了呆愣的表情。开始的怒气也已经不知道飞到哪个次元去了。

    “刚刚你不是被你爸脚踹下去差点就死了吗?”阿尔泰的脑子僵硬的问道。

    “对啊,所以说老爸真过分,明明我是打算自己跳的。”听到阿尔泰的询问,艾立刻就像是找到了靠山样的吐槽起来。

    “你,自己跳?”

    “对啊,我不跳谁跳?以老爸那灵魂状态,他要是跳下去在思维核心识别出来之前就被撕成碎片了。”

    “而且要是老爸真的跳了,我估计明天我就要被阿尔法妈妈手撕了。那还不如我跳呢。”对着阿尔泰的无法理解,艾则是表现的非常落落大方。

    只不过。

    我头痛的对艾叮嘱道。

    艾昂首挺胸到丝毫不像是个女人样的说道。

    “你们等等,我有点乱。让我顺下思路。”看着我和艾又要开始拌嘴了,阿尔泰立刻插言道。

    经过几分钟的闭幕凝神之后,阿尔泰才在汉娜她们脸担心的注视下,再度抬头对艾问道:“刚刚你老爸可是差点弄死你啊,你就没什么反应吗?要知道虽然规定是那么定的,如果思维核心的反应没那么快,你就真的死了。”

    “死就死呗,人终有死。而且搞出问题的是我,我不死谁死?别以为我这军团长是当着玩的。”对于阿尔泰的急切艾表现的非常厌烦。

    因为艾的话,阿尔泰被噎的怔了好久,才吐出了句肺腑之言。

    “你们父女两都是神经病吧。”

    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