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章如火少年
    身旁有一棵云裳叫不上名字的树,枝繁叶茂,有四五米高,就在树杈上慵懒的躺着一个如一团火样的少年,大红的软袍,血玉头冠,左手枕在头下,右手拿着一根树枝把玩着,鲜艳的红袍随风轻轻的舞动着,阳光透过枝叶洒下点点如星光的华光,在他柔软的红袍上折射出锦缎霓光,衬得少年清贵如流,云裳的目光落在了他右手拇指上带着的仿佛浸了血的扳指上。

    “回颜王的话,正是。”身旁的两人赶紧跪下回话,头都不敢抬,更别说看树上的少年了。

    云裳眼眸一眨,目光从那血玉扳指上挪开了,和那少年对上了目光。

    少年的美,如浓烈的酒,沁人心脾;如三月盛开的桃花,灼人眼;如烈日骄阳,逼人心魄;美的清俊无双、美的潋滟风华、美的狂娟逼人,云裳自认文采不浅,此时也找不出完美的词语形容眼前少年浑身散发出来的那种倾世风华,用盛世美颜也形容不出他全部的美。

    拥有这样容冠天下绝美容颜,任何美人在他面前都失去了风采沦为了陪衬,难怪看不上玉贵妃送来的美人了!现在云裳相信两人之前跟她说的,所有金龙国的少女都想嫁给他的话没有虚假的成分了。

    对上他的目光,云裳却是一怔,这如千年寒冰一样的目光是这个美如艳阳少年的吗?容貌绝美、身份尊贵、天赋逆天,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上天的宠儿,怎么会如此冷心冷情呢?跟他火一样的外表截然相反,只一眼,这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漠让云裳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颜王在云裳和他视线对上的时候,眼眸一缩,如此清冽的目光他从来没在任何一个女子的眼中看到过,所有见过他的女子无亦不例外的眼露痴迷,脸上飞霞,恨不得把自己一口吞下,可是眼前这个女子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一身粗布衣裳,一头秀发没有如其他女子一样的梳成漂亮的发髻,只是简单的在身后编成一条辫子,应该是还没及笄,浑身上下连一件饰品都没有,但是就是让他看出了她骨子里的清冷和骄傲。明明一点修为都没有,但是却没有丝毫惧怕和胆怯,倒是个特别的,好吧,看在看她还顺眼的份上,爷就大发慈悲,不扔出去了,让她自己走出去吧。

    其实从两人拎着她一到府门他就知道了,想到她是被两人拎着进的府门,心中了然,这样的女子怎么会甘愿被人当成礼物送人,应该是被掳来的。

    “你走吧,本王看不上你。”颜王收回目光,继续把玩着手里的树枝。

    云裳已经想到了这种可能,有这样一双眼睛的少年绝对不会是贪恋美色的人,但是这样痛快放她走也是云裳没想到的。

    抓云裳来的两人顿时苦了脸,颜王依然没看上,不过这次好歹没把人给扔出去,一定是看她这身打扮嫌脏所以没扔,那么他们两人不是还要继续寻找美人去?要不要等下把她好好的打扮一下再送来呢?

    “你们回去告诉玉贵妃,不要再往我府里送美人了,否则就不要怪我食言了。”树上的少年声音冰冷无情的道。

    两人顿时身上一凛,赶紧应声,“是。”

    余音还在云裳耳旁,两人的身影已经跑出去很远了,仿佛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追着他们一样。

    云裳看着眨眼间就已经跑的不见人影的两人,这速度可真够快的,她眨眨眼,又看了看树杈上的红袍少年,心里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你怎么还不走?看上本王了?”红袍少年瞥了眼云裳,不屑的道。

    “你哪只眼睛看出我看上你了?”云裳很是无语的看着树杈上自恋的少年不客气的反击回去了。

    手中的树枝一顿,红影翻飞,红衣怒放的少年就站在了距离她三步远的地方,张扬的眉眼落在云裳的脸上。

    这样直面相对居然还是丝毫惧怕都没有?少年的眸中产生了兴致,“爷的两只眼睛都看出来。”

    云裳一噎,白了他一眼,扭头看了看,几步远有一个石桌和石凳,她不客气的走了过去,自顾的坐了下去。

    “我家很远,坐着那个飞鸟飞了多久我都不知道,现在你让我走,我一个没有修为又长得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能不能走出京城都不知道呢,你说你这是不是草菅人命?”

    “草菅人命?我只听说这个世道以强者为尊,还真没听过谁把弱者当回事的。”少年嘴角抖了抖,眉头挑了挑。

    “什么是弱者?不能修炼就是弱者吗?”云裳反问道。

    “哦,有点意思。”红袍少年坐在了云裳的对面。

    “我又饿又渴。”云裳肚子咕噜噜的叫唤了起来,她揉揉肚子有些尴尬的道。

    红袍少年眉头一挑,“来人,让厨房送些吃食来。”

    云裳对这个颜王的认知又改观了些。

    “你叫什么名字?”红袍少年看着云裳问道。

    “问人家名字之前是不是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啊?”云裳看了眼他道。

    还有人居然不知道他颜王的名字的?

    “东方颜。”

    “这名字果然跟你很配,你父皇文采不浅。”云裳一怔,想不到颜王的名字就叫颜,就凭他这举世无双的容貌当得起这个字。

    “名字是我自己改的,因此他把我撵出了皇宫,封了我颜王。”东方颜嘲讽的勾了下唇角。

    “云裳。”云裳很明智的结束了讨论他名字的话题,她可没兴趣打探人家父子间的恩怨情仇。

    “云裳?名字跟你人一样美。”东方颜冰冷的眼眸染上了些许浅淡的笑意,她的美就像天上的云彩,看得见却摸不到,飘渺随性。

    云裳知道他是真心夸奖她,因为他的眼中没有丝毫亵渎之意。

    “我也觉得我的名字很美。”云裳想到上一世的娘眼眸一暗。

    这时饭菜送来了,云裳也不客气,她都不知道自己饿了多久了,反正一闻到饭菜的香味她的肚子又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东方颜到是没有打扰她,坐在石凳上看着她,见她虽然很饿,但是依然优雅的吃相不禁眼眸闪了闪,看她的打扮的确就是一村姑,拿着筷子的手也看得出是常年做粗活的,可是这份从容的心态,优雅的举止,不卑不亢的神情,就是宫里的那些公主娘娘们也不及她三分,这样的女子真的是个村姑吗?

    不一会儿,云裳就放下了筷子,东方颜看着她根本没吃多少问道:“不合口?”

    “太饿的情况下,不能吃太多的东西,伤胃。”

    东方颜了然,看着她,意思是你吃饱了可以走了吧?

    “我们来交换个条件如何?”云裳看着东方颜开口了。

    “爷贵为一国皇子什么也不缺,再说了你有什么可以和我交换?”东方颜闻言好奇的打量了她一下,就差直接说了,你穷的一毛没有吧?

    “我帮你医好你身体内的伤,你留我在府上一个月,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你书楼内的书让我随意看。”

    云裳第一眼看见东方颜的时候就看出了他身体有暗疾,至少有十几年了,这种暗疾是受了很重的内伤留下的,不是修为就可以修复的。虽然她不能炼丹,但是却可以用其他的办法医好他。

    “谁派你来的?”

    东方颜身上的气息顿时变了,那如冰般的寒芒一下子锁定了她,云裳顿时觉得自己气都喘不上来了,再一次的感叹这就是能修炼的好处,只是一个威压就能要了她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