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嚣张侍从(十一更)
    云裳嘴角一抽,这猴子是认准自己了,非要跟自己走。

    “好,你愿意跟着就跟着吧。”这一个月的相处,云裳也挺喜欢这个有眼力见又很漂亮的猴子。

    小猴子顿时高兴了,又指指她的肩头。

    云裳疑惑的看看自己的肩头,怎么了?自己的衣服是刚换的,也没脏啊?

    小猴子见云裳没理解他的意思,顿时跨越了距离云裳两步远的限制,落在她的肩头上,指指她的肩头,又指指她腰间的布袋。

    云裳脸一黑,他这是在说他要跟云衍一样,这是在跟她讨价还价?

    “不行。”

    小猴子指手画脚的动作顿时僵住了,小脑袋搭拢下来,蹲在她的肩头不动了。

    看着他委屈的小样子,云裳心软了,“我没有灵力无法契约你,云衍是那个穿红袍的少年帮我契约的。”

    云裳一解释,小猴子顿时晃了晃长长的尾巴,高兴起来,指指她的肩膀又指指自己,意思是没契约之前,他要待在云裳的肩膀上。

    云裳无语了,什么叫得寸进尺说的就是此时的小猴子,咬着嘴唇道:“行。”

    小猴子顿时欢腾了,手一指门口,意思可以走了。

    云裳翻了个白眼,往门口走去。

    既然药老和汪出野都称呼小猴子为金大人,他必定是有本事的,所以她也不怀疑他能带她离开丹院。

    果然,云裳一路按照小猴子指引的方向,毫无阻碍的离开,每一道门都无声的打开,在云裳通过之后又无声的关上了,好像根本就没有人走过一样。云裳诧异,她也没见小猴子做什么,怎么这门就自己打开又关上了呢?

    暗处跟着保住云裳的两人都吃惊的看着小猴子,她是怎么做到让金大人这么听她话的?

    出了大门,眼前宽阔的广场漆黑一片,小猴子对着天空叫了一声,片刻一只雪白的鸟儿飞来,云裳过目不忘,只一眼她就发现这只鸟儿是药老坐着飞上山峰顶部的那只鸟儿。

    大鸟乖乖的落在地上,云裳看着大鸟又犯愁了,飞往玉湖城不成问题了,关键是自己如何上去呢?

    小猴子也发现这个问题,他又叫一声,大鸟就趴在地上。

    云裳一看,立即拽着它的羽毛往上爬去,大鸟很郁闷,第一次载这么笨的人,居然上来都这么费劲,可是金大人的命令它又不敢不听,只能等着云裳拽着它很爱惜的雪白羽毛爬上来。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云裳终于爬了上去,一爬上去,她就瘫倒在鸟背上。羽毛太滑,爬一段掉一段,能爬上来太不容易了,小猴子落在她身旁,指挥大鸟往玉湖城飞去。

    鸟背上很大,云裳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掉下去,躺在鸟背上大口的喘着气。心里却想着这小猴子还是满有用处的。

    火红的身影看着大鸟消失的方向,闪身跟了上去。

    给四人解惑后,天都微微亮了,药老神识一探,发现云裳房中并没有她的气息,她离开自己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忽然想到金大人,难道金大人跟她一起离开了,幸好昨晚他就安排好了保护云裳的人,要不然她一个人上路,还真难说能不能活着到密霞谷。

    他赶紧去了玉洛住的宫殿,把云裳离开的事禀告给他,玉洛眉头一蹙,“没派人跟上去?”

    “派了两人,不过金大人好像也跟着她走了。”药老如实回禀。

    “那只猴子我都看不出他的来历,有他跟着安全应不成问题。”玉洛转身又走入宫殿。

    药老长出一口气,然后下了山峰去找师弟。

    炼修谨一大早起来就没看见东方颜,他的房间里根本就没有睡过的痕迹,来到师父那里正好遇见药老,得知云裳昨晚就离开了,顿时气结于胸,这两个没良心的,一个个的走了都不跟他打招呼。

    “师父,我也去闭关了。”炼修谨想到两个月后的通天秘境,还是踏实的提升实力重要,反正通天秘境他是要去的,到时候就会见面。

    药堂里,四人也都沉闷的站在云裳住过的房间门口,星阵已经解除,房间内没有人,什么东西都没动,好像云裳只是出去一会儿就会回来一样。但是他们知道云裳是真的走了,就如她突然来了一样,又悄然的走了。

    “我这心怎么有些空呢?”安顺其按着心口道。

    三人一起白了他一眼,但是也都不由自主的摸着自己的心口,云裳简直就是他们的福星,虽然这福星有些像流星,只是在他们的生活中滑过,但是临走还没忘记帮他们一把,四人的心情都有种说出不的滋味,像他们这样没有身份没有地位的人谁会把他们当回事,更何况云裳在这里的一个月,虽然他们很照顾她,如果细说,还是她帮助他们多,这一个月,云裳给他们讲了很多药理,让他们对炼丹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临走还跟药老求情,指点他们炼丹,这样的恩情他们已经无以为报了。

    “走吧,干活去,早些干完活,就可以去跟药老请教炼丹的事,我们总不能辜负了云裳的一片心意。”季伯寅说道。

    四人点点头,麻利的干活去了。

    天大亮后,云裳到了玉湖城,相对比上次被东方颜瞬间带到玉湖城,这一次耗费的时间太多了。

    在城外,云裳就让大鸟停下,下来到是很容易,直接滑下来,大鸟鄙视的看了眼云裳,然后在得到小猴子的允许后,回丹院去了。

    一大早的城门外就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还没到开城门的时候,小猴子蹲在云裳的肩膀上,云裳走到队伍的末尾站好,伸头一看,足足有五六百人,看来进城也要花些时间。

    等候的人有些不讲究的已经原地坐下等了,云裳把小猴子从肩膀上拽下来抱在怀里,云衍她没带出来,让他留在空间里恢复修为,小猴子铮亮的金色毛太扎眼,抱在怀里,用衣袖挡住一部分,终于不那么扎眼了。

    小猴子却已经懵了,这个让他羡慕嫉妒一个月属于云衍的怀抱,居然属于他了?虽然只是在云衍不在的时候,但也足够让他激动了,顿时乖的跟只猫一样,眯着大眼睛,安静的窝在她的怀里,果然很舒服,云衍真是好命。

    小猴子的心里云裳不知道,一个时辰后,城门打开了,队伍顿时变得整起来,一个挨着一个的往前走去。

    云裳跟着队伍往前走,队伍走的很慢,走的距离城门近了,云裳才发现,原来进城还要收取费用,仔细一看,一个人收取十枚绿晶币,真会敛财,云裳暗暗的撇了撇嘴,悄悄的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个小布袋,里面装了些绿晶币,到她的时候,她拿出布袋倒出十枚绿晶币递给守城门的人,那人接过晶币嫌弃的看了眼她丑的不要不要的脸,又鄙视的看眼她穷酸的布袋。

    这样的人进城干什么?一定是没见识过,攒些晶币来见识一下的。

    云裳没有理会他的嫌弃和鄙视,坦然的进了城,在临街一处卖烙饼的小摊前停下脚步,把摊主刚刚烙好的十几张饼都卖了下来,并跟摊主打听了传送阵的所在地。

    “传送阵在城西。”因为云裳是摊主今天的第一个生意,还一下子就买了十几张饼,摊主很热情的告诉了她。

    云裳道了谢,把摊主包裹好的饼放在云衍平常睡的布袋里,拿出一张,掰成两半,一半给小猴子,一半她边走边吃。

    虽然这饼没有云裳做的饭好吃,但小猴子没吃过,就学着云裳的样子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一路往城西走去,云裳边走边买些现成的吃食,看似都往布袋里放,其实除了一开始买的饼,其余的都被她放进手上那枚黑色雕刻着白牡丹的储物戒指里去了。

    她没有时间做饭吃,所以多准备些现成的吃食,饿了直接拿出来吃就好。

    路过上次东方颜带她去的那间茶楼,云裳停住了脚,抬头看向楼上,正想的出神,就被人用大力给推开了。

    “没长眼吗?敢挡我家爷的路?”

    云裳一个趔趄,差点被推趴在地上,稳住身子才看清,一个穿的跟花公鸡一样的男子走过来,而推她的人应该就是他身边一脸谄媚的男子,一看就知道是这位花公鸡的侍从。

    “怎么这么丑?”花公鸡走到云裳的跟前顿时嫌弃的道。

    周围路过的人也都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看着云裳,还真是够丑的。

    “说你呢,还不赶紧滚,污了我家爷的眼。”那个侍从立即又对着云裳叫嚣道。

    云裳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所有人都没想到云裳会这么淡定的离开,就是那个花公鸡也有些意外的看着云裳的背影。

    “爷,请进。”那个侍从谄媚的笑着。

    花公鸡看了眼自己的随从,踏步走进茶楼。

    谁也没注意到,离开的云裳高高翘起的唇角。

    小猴子吱吱的叫了两声,表示为什么要离开,他可以帮她教训那两个人。

    云裳摸摸他的头,淡淡一笑,“这样的小丑哪里用的着你金大人出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