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前世真相(三)
    “裳儿终于想起我了。”东方颜轻轻的叹口气。

    “你就一张嘴,要一件事一件事的说,我都问出来,你回答的了吗?”云裳狡辩道。

    “裳儿说的对,是我乱想以为裳儿不在乎我了。”东方颜立即反省道。

    云裳眼眸一闪,两人之间终究是有很多事不一样了,前世的陌离是高高在上的神皇,喜欢穿白袍,就像夜晚的冷月,浑身透着的都是不染烟火的清贵,只能仰望不能亵渎,虽然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着,可是极少说让她肉麻的情话,顶天也就是我喜欢你这样。这一世他喜欢红袍,虽然依然清贵,但像那白日的艳阳,如火一般独舞苍穹,那是不一样的冷傲和矜贵。性子也有天壤之别,只要她喜欢的事他都乐意做,她喜欢听的话他都愿意说,这样的他更真实,更有血有肉。

    说实话她更喜欢这一世的他。

    “说啊,你是怎么回事?”云裳催促道。

    “就是想裳儿都转世重生了,等裳儿长大了怕你会嫌弃我老,所以也跟着裳儿转世重生了。”东方颜耸耸肩在她的脸颊上蹭了蹭。

    云裳伸手推开他,“我不信。”

    “哎,真的是这样。”东方颜凤眸划过一抹流光,轻声的道。

    “你是不准备说实话了?”云裳忽地从他身上坐起来,忘记两人是在树上,要不是东方颜抱着她不松手就掉下去了。

    东方颜把她又往怀里抱抱,“小心点。”

    云裳倔强的看着他,东方颜无奈的道:“当时强行突破地府结界,受了点伤,后来一想本来我就比裳儿大了十几岁,在等裳儿长大我就比裳儿大的更多了,怕裳儿嫌我老,所以就索性跟着裳儿一起转世了。”

    听了他的话云裳依然用她跟两块黑晶石一样黑亮的眼眸看着他,把转世重生说的跟孝子过家家一样,真当她是三岁孩子好骗啊。

    “上一世我们那样的结局你还想再重演一遍?”

    “好吧,我承认说谎了,其实,我是心里内疚裳儿在灭魂虚中承受的一切,给我自己的惩罚,这样也可以陪着裳儿在这一世成长起来。”东方颜抱着她的手一抖,无奈的道。

    “你的灵魂不稳是怎么回事?”云裳可没忘记这件事。

    “转世重生,没成长起来时我怕天灵珠的原本主人找来,就把自己的魂魄从本体中剥离出来转世重生,为了迷惑天灵珠原本的主人我留下了一魂维持本体,在我转世重生的时候,神皇宫中的本体就闭关了,因为你不在了,他忌惮我的实力是不敢去神皇宫找我硬拼的,这也是我给我们成长起来争取的时间,也不知道那个笨蛋发现了没?”

    东方颜此时的语气轻松很多,云裳这么安静的听他说完,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愤怒和怨恨,让他明白,裳儿并没有怨恨他,这已经让他很知足了,裳儿和上一世不同也没关系,他再把她的心追回来就好。

    “你是说神皇宫里还有个陌离?”云裳惊诧的看着他。

    “嗯。”东方颜点点头,不错过云裳眸中任何一个的细微的变化,他想知道云裳更在意哪一个,虽然都是自己,但是自己的醋也是醋他也吃。

    “那以后怎么办?”

    这已经超出了云裳的认知,也许只有东方颜有这个本事吧,她听过人魂魄夺体重生的,但是这样把自己硬生生的分成两个人的,她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这跟分身可不一样,都是活生生的人。

    说实话,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知道了真相,不是陌离放弃她,心里也没好受多少,陌离为她做了太多,不用想也知道这期间有很多事她不知道,他不说是不想让自己担心,但她明白,他们不是安全无虞的,至少能让他分出一魂保持陌离的本体迷惑那人,就知道那人的本事也不低,这么多年他们是从最底层在往上成长,而那人是在原有的基础上继续变强,事情比她预计的还要艰难。

    自己实力不够,就是他的拖累,她暗暗的下决心,这一世她绝对不再做他的包袱,一定要跟他比肩而立。

    “时机成熟了,我就收回那一魂,只是收回那一魂,上一世的陌离就真的死了,不知道裳儿舍得不?”东方颜说的很轻松,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希望裳儿怎么回答。

    云裳眼眸一颤,“你不是都嫌弃自己老了吗?自己都舍得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东方颜顿时一噎,忘记了,如今的裳儿嘴黑着呢。

    “对了,说起年龄来,我们一起转世重生的,怎么你比我大五岁?”云裳忽然想起这个问题来,不是应该同岁吗?

    “裳儿的魂魄虽然被天魔珠保住,又被我及时的搜回,但是在灭魂虚中还是受到了伤害,所以在魂珠中养了五年才转世投胎的,实际上距离裳儿跳下灭魂虚已经二十年了。”东方颜解释道。

    云裳看着东方颜,自己需要养几年,但是他却直接转世投胎了,不用想也知道他说受伤的事是真的,而且很重,让他等不了直接转世投胎了。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他,自己一了百了的跳下灭魂虚,把所有的难题都抛给他,现在想想,这样的自己凭什么得到他如此不离不弃的宠爱。

    甚至为了解脱,牺牲掉了他们的孩子,想到这儿,她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下来。

    “怎么哭了?我真的没骗你,说的都是事实,如果裳儿不信我可以发誓。”

    裳儿这一世好像只相信誓言,他举起手就要发誓,云裳把他的手拽下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我相信你,我就是觉得自己很没用,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却什么也没做,连我们的孩子也没保住,我盼了三年才盼来的孩子,可是刚刚知道他的存在我就亲手毁了他。你喜欢我什么?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都觉得你为我做这么多好一点都不值得。”

    云裳越说心里越难过,趴在他怀里大哭起来。

    “怎么不值得,我喜欢裳儿啊!为你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东方颜心疼的哄着她,当年的事他占主要责任,如果自己如实告诉她,事情会比现在好的多。

    哭声惊动了修炼的八人,他们都很震惊,第一次听见云裳哭,而且是如此的伤心欲绝,都蒙了,八人顺着声音,来到树下,就看见一身红袍的东方颜抱着云裳坐在树上,云裳趴在他怀里大哭。

    八人互视一眼,东方颜什么时候来的?难不成是他把云裳欺负哭了?不太可能吧,就东方颜对云裳那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紧张样,会舍得欺负她。

    云裳哭出来,东方颜并没阻拦,憋在心里这么久的郁气,哭出来对她身体好,可是不代表他喜欢有人围观,凤眸冷冷的瞥向几人,传音给他们道:“该干嘛干嘛去。”

    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东方颜的实力已经让他们望尘莫及,八人心一凛,看了眼东方颜那轻轻的拍着云裳后背的手,想着,人家两人久别重逢自然相思难耐,他们跟着参合什么,立即转身消失了身影。就是润书眸中也清明一片,他明白,自己跟本配不上云裳,只要能一直跟着她的脚步走下去,他就知足了。

    东方颜随手在他们所在的树的周围布下结界,这样云裳如何嚎啕大哭也没人听得见。

    云裳越哭声音越大,感觉自己衣服几层都湿透了,东方颜无奈的道:“裳儿,今天我才明白为什么说女孩儿是水做的了。”

    上一世,东方颜也没见她这么放声的大哭过,看她最难过的一次就是她娘去世那一天,她也没放声大哭,只是眼泪止不住的流。哭哭发泄一下心中的郁气就好,哭过头就不好了。

    “别哭了,知道我在乎你,还这么哭,诚心让我心疼是不是。”东方颜一手揉着她的秀发,一手轻拍着她的后背。

    在他的安抚下,云裳终于止住哭声,但是还抽搭着,鼻涕眼泪抹了他一身,洁癖很严重的东方颜自己都觉得意外,居然丝毫嫌弃都没有。只要她好好的在自己身边,有什么是自己忍受不了的。

    凤眸划过一抹暗芒,曾经的过往在他脑海中划过,很多事他没告诉她,他们的前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是她现在太弱了,知道哪些事对她没什好处,而且他不怕,前世不怕,如今跟更不惧。

    “别担心,你的魂魄我都能搜回来,我们的孩子的魂魄我又怎么会舍得让他魂飞魄散。”

    “你说什么?我们的孩子的魂魄也被你搜回来了?”

    云裳一下子抬起头,哭的红肿的眼睛满含希意的看着他,让东方颜暗暗的叹口气。

    “当然,如果搜不回来,裳儿内疚,我也永远也会原谅自己,裳儿放心,他的魂魄养在魂珠里,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以后我们再有孩子时,就可以让他投胎,他依然是我们的孩子。”

    东方颜看到云裳那还湿漉漉的小脸上的杏眸顿时亮了几分,庆幸自己当初拼了命也要把孩子的魂魄搜回来的决定是多么的正确。

    “他的魂魄现在在那儿?”云裳的手顿时放在腹部,仿佛孩子还在她的肚子里一样。

    ------题外话------

    亲们,今天下午三点还有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