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死太便宜(三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云裳走到张肖的跟前,有护心丹护着,他的状况比司尧当时好很多,至少气息还算稳。

    三长老走到云裳跟前,“我来给你打下手。”

    其实言外之意就是想亲眼看着她的每一个施救的步骤,云裳并没有戳破他。

    “你就在一旁看着好了。”

    云裳拿出针卷对张开易道:“把他的上衣脱掉。”

    张开易听了,亲自动手把儿子的上衣脱下来,好在张开厚及时的给他把伤口清洗了,没有像司尧血和衣服布料干涸在一起。

    “包扎解开。”云裳继续道。

    张开易虽然不解为何要把包扎好的伤口解开,但是想着这么多人看着呢,她也不敢做什么手脚,便把包扎伤口的棉布解开了,这一解开他的眼睛就红了,居然伤的如此重。

    “张家主心疼了吧?可是你还没看到司尧的伤口,那可是被灵兽爪子抓破的,撕裂的很严重。”云裳淡淡的道。

    张开易面色一暗,哼,他司尧能跟自家儿子比?但是这话他是不能说的,他明白,现在的云裳他还不能得罪。

    张肖光着膀子躺在床上,众人清晰的看到他的伤口,都知道这伤口就是云裳一脚踹出来的,想到云裳说的话都看向司尧,他昨天伤的比这还重?

    云裳不急不慌的拿出一枚丹药,“张家主,这是外伤需要用到的皇级丹药,你可以请人坚定一下是不是皇级丹药,可别到时候说我骗你。”

    张开易脸一黑,他哪里知道这是不是皇级丹药,但是他闻到丹香的确很浓郁,吸一下都觉得很舒服,他看向左腾逸道:“还是麻烦院长大人看一下吧。”

    左腾逸走到云裳跟前,接过她手里的丹药一看,眼眸一缩,真的是皇级丹药。

    三长老眼睛都直了,声音颤抖的道:“我的天啊,我见到皇级丹药了。”

    左腾逸把丹药递给张开易道:“从初级丹药开始,每一级的丹药都有一道丹纹,皇级丹药上有六道丹纹,张家主可以亲自看一下。”

    张开易接过来一看,丹药上果然有六道纹路,他点点头道:“的确是皇级丹药。”

    云裳没有再接过丹药,“张家主把丹药碾碎敷在伤口上即可。”

    话落她拿出两根银针,飞快的在张肖的心口落下两针。

    柳文澜和当初抬司尧回来的四人知道,虽然云裳一样医治张肖,可是还是不一样,他们记得云裳给司尧用的是金针,而给张肖用的是银针。虽然都是针但是既然云裳这么做肯定是有区别的。

    三长老看着云裳那利落的落针手法又惊呆了,这样的针法是练了多少年啊?这丫头今年才十六,几岁就开始学医术了?

    云裳又拿出一枚丹药递给张开易,“张家主再验证一下这枚丹药是不是皇级丹药,这枚是内服的。”

    张开易接过丹药看了看,上面也有六道丹纹,点点头。心里却一阵,她随手就拿出两枚皇级丹药,再加上昨天医治司尧的两枚就是四枚皇级丹药,想不到她这么富有,到时候自己一定把她身上的丹药打劫一空。

    “给他服下吧。”云裳利落的把心口的银针拔了下来,擦拭干净放回针卷中,收起针卷安静的站在一旁。

    张开易抱起张肖的头部给儿子服下丹药,这时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的惊呼声,吓得张开易手一下子松开,张肖没了依靠,瞬间落回床上,幸好是床软些,要不然还不摔坏了。

    张开易正要发火,他看见儿子前胸的伤口消失无踪了,一点痕迹都没有,要不是那血迹还在,他都怀疑儿子到底受没受伤。

    皇级丹药效果居然这么好?

    这时,云裳伸出手指,运起灵力在张肖的头部一点,张肖身子一震,慢慢的睁开眼睛。

    柳文澜眸光一闪,他记得司尧是云裳用一根金针扎醒过来的。

    “爹?”张肖疑惑的开口道。

    “肖儿,你没事了吧?还哪里不舒服吗?”张开易看到儿子醒了激动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云裳眼眸一闪,无论张开易为人怎么样,但是他对儿子的心到是一点也不假,这已经很难得了。心里暗道:如果张家识趣,此事就此完结,她也会不介意放他们一马,可是他如果一意孤行那自己也不会手软。

    “爹,你快去杀了云裳。”张肖忽然抓住他爹的手眼眸中都是疯狂的恨意。

    张开易眼眸一闪,立即道:“肖儿,是云姑娘救了你,你们之间的恩怨就此了结了。”

    张肖一愣,看到自家爹给他使眼色,才发现周围围着很多人,而他居然没穿上衣,慌忙坐起来,“我的衣服呢?”

    “在这儿呢。”张开厚赶紧把他的衣服递给他。

    张肖接过衣服就下了床,利落的把衣服穿好了。

    “张家主,你儿子已经活蹦乱跳的了,我们的交易也就完成,有这么多人作证,以后贵公子再有什么事可别赖我没医好。”云裳这时幽幽的道。

    张开易冷冷的道:“云姑娘放心,以后云姑娘去青冥城,我张家会热情招待的。”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所有人都听得明白。

    云裳淡淡一笑,“只要张家有晶币一切都好说。”

    意思是,你张家敢招惹我那就来吧,只要你们有足够的晶币来卖命。

    话落,云裳转身对司尧和柳文澜道:“走吧,耽搁这么久了,少看好几本书。”

    三人一起往书堂里走去,后面留下一大堆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三人的背影。

    云裳直接去了五楼,她想找找有没有关于木系灵根和生命力有关的书。

    云裳来到五楼一个书架一个书架的找过去。

    半月忽然出现她身旁,“小丫头,你还真把他医好了,没看到他想要杀你的心?”

    “死了太便宜他,活着才有机会遭罪啊。”云裳没看他,语气幽幽,接着一本一本的找下去。

    半月一怔,半响才吐出两个字来,“够狠。”

    五楼都是功法秘籍,云裳都找了一遍,也没有关于木系灵根的功法秘籍。

    半月看到她蹙起的眉头问道:“你想找什么?”

    “木系灵根的功法。”云裳开口道。

    “你是木系灵根?”半月还真不知道云裳的灵根是什么。

    云裳点点头,她有木系灵根也算木系灵根吧。

    “不对,你应该还有火系灵根,你是双系灵根。”半月这才正视起云裳的修为来,云裳懂医术必定会炼丹,能炼丹那就要具备火系灵根,也就是说她是双系灵根。

    云裳抬眸看看他,又点点头,既然书堂里没有她要找的书,那也没在这里待下去的必要了,不如回去修炼。

    转身往楼下走去,司尧见她要走,立即跟上她,云裳对他道:“这里没有我要看的书,我先回去,你继续看。”

    “不行,我跟你一起回去。”司尧立即放下手里的书,云裳为他把张家都得罪了,他担心张家会对她不利,虽然自己现在修为还不高,那也要跟在她身边,就是豁出这条命他也要保护好云裳。

    “你不用担心,在学院里他们不会动手,青冥城才是他们的地盘。”云裳明白司尧的担心。

    半月道:“你看你的书,我送小丫头回去。”

    司尧看眼半月,知道他的实力不凡,对云裳道:“那好,我看完这本书就回去。”

    云裳跟半月离开了书堂,半月问道:“你想要有关木系灵根什么方面的书?”

    “有关生命力的,可惜书堂里一本也没有。”云裳郁郁的道。

    张开厚听说半月送云裳回去的,跟自家大哥和侄子道:“半月的身份很神秘,应该不是外境的人,我们惹不起,在学院里我们不能对云裳动手,等她去青冥城的我会给大哥传信,到时一定让她付出代价。”

    张开易点点头,对张肖道:“你消停些,安稳的修炼,云裳和那个司尧都交给爹处置。”

    张肖点点头,自己根本不是云裳和司尧的对手,他还没傻到送上门去找死,但是心里的恨意却越积越厚,如今自己在青冥学院可以说是身败名裂,以后根本不会有人跟自己相交,一想到这个,他就恨不得立即让云裳和司尧去死。

    第二天一早,张开易就离开了学院,张肖已经彻底的好了,按照学院的规矩他不能再留在学院里。

    而张肖跟司尧和云裳的恩怨好像真的过去了一样,张肖和张开厚也没去为难云裳。

    云裳依然在司尧准时的喊声中从小楼里出来。

    “从今天开始,我们四十二人就由半月大人亲自教导,听说训练地选在了秘地之中,一直到五月初,我们启程去内陆为止。”司尧一大早就起来去打听消息了。

    “秘地?看来半月可真是下狠心训练我们了,这几个月不会有好日子过了。”杏眸一亮,她就怕半月不狠。

    “可不是,我很期待。”司尧眸中都是向往,他要更加努力修炼,拼命提高实力。

    来到集合地,跟柳文澜打了招呼,就看见翩然而来的半月,他手里拿着一本书,书卷起被他修长的手握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