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只说一次
    云容无语的站起身,瞥眼被拉去炼丹的妹妹,他只看到个背影丹房门就被关上了,又看看淡定的某人,转身出去了。

    云容离开后,东方颜拿出一枚传音石,这枚传音石是不受大陆限制的。

    “可以开始了。”他只说了一句话,对面立即应声是。

    东方颜收起传音石,走出房间,站在露台上,看向不远处,炼修谨被谭锦玉几人围着,聊得热火朝天。白玉站在距离他们不远处一栋房子的侧面只露出半个脑袋眸光晦暗不明的看着他们。

    严时漠出现在白玉的身旁,看着她。

    “时漠,有事?”白玉心一惊、眼眸一闪,严时漠这次闭关出来修为是增长了多少?

    “白玉,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不要做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严时漠平常话语就不多,经常几天也不说一句话,今天的话已经算是超长了。

    是因为他发现自从来了九霄岛白玉就有些不正常。

    白玉眼眸划过一抹暗芒,自己做的有这么明显?严时漠居然发现了。

    “你说什么呢,我就是羡慕他们的感情,你不会怀疑我要做什么对九霄不利的事吧?我们都是立下誓言的,背叛的结果我可受不起。”白玉表情又恢复了以往冷冷的样子。

    严时漠抿了下唇,“我只是提醒你,能遇到她是我们的运气,可是再好的运气也禁不起自己糟蹋,我们认识多年,作为底层人生活的都很辛苦,都想过的更好,踏上更强大的领域,可是即便如此,做事也要有底线,你也别嫌烦,也别生气,这些话我只对你说一次,你知道的我从来不愿意多管闲事的,九霄我是真的当成自己的家对待的。”

    话落,严时漠也不在等白玉说什么,转身离开,他有种感觉,白玉的心不在九霄,白玉也立了誓言的他不该怀疑什么,可是他就有这种感觉。看在认识多年的情分上,他只能做这么多了,如果她真的背叛九霄,那么他们之间的情谊也就终止了。她不会以为在这九霄岛上有什么事能瞒过云裳吧?要是云裳如此轻易算计她也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东方颜看着严时漠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白玉,唇角冷冷的勾起。

    丹房内,云裳被师兄抓来炼丹,无奈,只好当着文礼的面炼制破新丹。

    破新丹是低等大陆人晋级神阶晋升离开时候用的,破神丹是高等大陆晋级神阶用的。因为低等大陆晋级神阶和高等大陆晋级的神级后实力是不一样的,低等大陆人晋级到神阶后只是小灵神阶,还要修炼成中灵神,大灵神后,才是真正的神阶。所以丹药的等级也是相差很远的。

    目前云裳还炼制不出来破神丹,那是她给自己定的目标,离开四方大陆时要炼出来的丹药,也就是说她想要在离开四方大陆之前晋级成神级丹师。

    而破新丹她皇级七级的等级轻松就可以炼制出来,反正以后九霄的人也要用到,那就借着这个机会先炼制一些准备着。

    文礼看着云裳拿出一个药鼎来,虽然药鼎看着没什么特别,但是他可是丹师,而且修为可不是云裳能比的,他自然感觉到万物鼎是有灵识的,而且一般人炼丹都是用丹炉的,他第一次见到用药鼎炼丹的。

    心里虽然震惊但是还是没有出声打扰,他知道炼丹最忌讳人打扰,所以丹师都是把自己关在丹房里炼丹的。

    可是就在他想看云裳的火焰是不是十大名火时,就看见云裳把几十样的药材一股脑的都扔进了药鼎中,他顿时张大了嘴巴,这是要炼丹吗?

    紧接着,一股无形的力量把药鼎包裹起来,他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自己的心情了,火呢?没有火小师妹用什么在炼丹?通常丹师炼丹的成功率跟拥有的火焰等级有很大关系的。

    文礼呆住了,云裳炼丹的手法已经彻底打破了他对炼丹的认知。

    一刻钟后,丹香传来,云裳打开万物鼎的盖子,十六枚破新丹从里面飞出,云裳手一动十六枚破新丹准确的落进她准备好的玉瓶里,玉瓶比较大,一个玉瓶里装八枚,云裳垫垫沉甸甸的玉瓶,心情大好。

    成丹率又提升了,居然一次可以炼制十六枚了。

    文礼从她手里拿过一个玉瓶,到出一粒破新丹很认真的看着,果然又是皇级七级完美型丹药,这回他确信小师妹跟是一样等级的丹师了,而且小师妹的医术还很高,说明小师妹之前的话的确是对的,此时他终于明白师父让他来保护小师妹的用意了,以小师妹的本事哪里需要他保护,明明师父就是让自己来受挫折的。

    他木然的把丹药放回去,递给云裳,眼眸复杂的看着云裳,“小师妹几岁开始学习医术和炼丹的?”

    “十三岁。”云裳应道。

    “十三岁?那小师妹今年几岁?”文礼怔然的道,要成亲了定然是已经及笄了。

    “十六岁。”

    云裳的话一落,文礼的脸就变换了好几个颜色,小师妹居然才学三年医术,炼丹三年就已经是皇级七级丹师了,这样的天赋距离他感觉就像此时四方大陆跟他所在的大陆的距离一样遥远。

    “小师妹什么时候医治病人?”

    “明天约了三个,之后就没有时间医治病人了,我要讲课还要准备大婚,大婚前后都没有时间看诊了。”云裳耸耸肩,收起破新丹。

    “我房间在那里?”文礼走出丹房,他现在急需要一个地方让自己好好的冷静一下。

    “心义。”云裳对外面喊道。

    蓝心义立即出现在露台上,“姑娘。”

    “给师兄安排个距离我住处最近的宫殿。”云裳吩咐道。

    “是,文公子请。”蓝心义伸手做出个请的手势。

    “明天我来看师妹医治病患。”文礼留下一句话就跟着蓝心义走了。

    云裳见东方颜站在露台上往下看着,走到他跟前,“看什么呢?”

    “看看白玉的目的是什么?”

    顺着东方颜的目光看去,云裳看见身子隐藏在一栋房子侧面的白玉,杏眸暗了暗道:“九凰盯着呢,不过是把九霄岛上人做什么传出去而已,等等吧,这些消息对那人应该没什么用,他的目的定然不是这个。”

    东方颜正因为猜不出来那人的目的,所以才担忧。

    “东方,你能如他这样烙印灵魂吗?”云裳忽然问道。

    “能,不过我能是因为我的功法就是针对人灵魂的。”东方颜应声道。

    “那人大概是什么修为?”云裳问道。

    白玉跟金丝蛛王一样,灵魂上都被人烙下了印记,也就是说她再立下其他誓言是不算数的。

    当东方颜告诉她白玉的事时,她心里其实很难受,从青冥学院第一次相遇,到后来的内陆比试,其实云裳是把她当成朋友的,虽然不是跟乌飞尘那样可以生死相托的朋友,但是至少不应该成为对手和敌人。

    她不知道白玉什么时候有了主子,也不知道她是以什么心里认主的,但是有一点是无法改变了,就是她们两人从此就是对手和敌人,她不会因为过往而对她心慈手软。

    柳文澜和严时漠、白玉三人一起来的九霄岛,她暗中给了柳文澜和严时漠洗髓丹,但是却没给白玉,柳文澜还在闭关中,严时漠应该是刚刚从闭关中出来,白玉如果聪明些,就应该察觉到什么,可是她好像修炼天赋很好,为人处世上却差了很多,依然没有什么察觉。

    云裳到是不担心白玉,她担心的是那人的修为他们不足以对付他,到时候可能就不得已要暴露自己有神兽的事了。

    “他不是神魔大陆的人,修为比我高,不知道他所在的界面等级是如何划分的,不过如果你师兄愿意告诉你,我们到是可以推测一下他的修为。”

    “你是说他跟我师父是一个界面的人?”云裳眉头一挑。

    “嗯,你师兄说有多少灵币也不一定能请你师父出手,灵币就是那人所在界面通用的钱币。”东方颜解释道。

    云裳蹙起眉头,“师兄不一定会说。”忽然眼睛一亮道:“对了,师兄的修为跟那人比如何?”

    “**不离十。”东方颜估摸一下,但他没说的是那人的修为明显是受过挫并不是巅峰期的修为。

    “那还担心什么,到时候就把师兄推出当挡将牌好了,反正,师父就是让他来保护我的。”云裳理直气壮的道。

    东方颜笑笑道:“嗯,不用白不用。”

    文礼要是知道自己已经被小师妹当挡将牌兼打手了,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这天到底有多少重?我怎么觉得路越走越远呢?”云裳抬头看向天空,神情向往又无奈。

    “大千世界是无数个时间和空间交集形成的,也就有无数个世界存在大千世界中,我们所在的地方只是冰山一角,这样才更有意思不是吗,我们可以一起探寻世界,以后还可以带着我们孩子去故地重游。”东方颜揽着她陪着她一起看向天空。

    “好,就这么说定了。”云裳点点头,向往东方颜说的生活。

    九霄岛的灵气很浓郁,炼修谨跟谭锦玉他们聚了聚后,就闭关恢复修为,他迫不及待的要提升自己的修为,想要去云裳说的地方历练就要先恢复自己的修为才行。

    第二天一大早,文礼就来到云裳的住处外等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