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的确没病
    “带他上岛来吧。”云裳对甄长逸的印象还不错,就凭当初听他说放下一切荣华富贵只为了追寻更高境界,就知道他是个心有丘壑之人,当初就想收他加入九霄,既然他又来了那就见见吧。

    很快甄长逸就被蓝心义带来了。

    甄长逸一见到云裳就施礼道:“云神医,请您救救我妹妹。”

    “你妹妹病了?”云裳没想到他是来求医的。

    甄长逸摇摇头道:“不知道是不是病了,莫名其妙的就昏迷了,就是不醒,找了几个丹师都没看出来怎么回事。”

    莫名其妙的昏迷了?漂亮的杏眸瞟了眼甄长逸,甄家的牛鬼蛇神还真不少,不过,想要收了甄长逸还真要把他这个妹妹安顿好,他唯一在意的就是他这个妹妹。

    “我先看看,不过,先说好,如果是病了我能医,不是病的范围,我无能为力。”云裳应下来。

    甄长逸面色大喜,他知道云裳现在不医病,他已经做好付出超乎想象的代价,只要云裳愿意救妹妹,可是自己来求她,她居然没有为难自己。

    “我明白,多谢云神医。”甄长逸又长施一礼。

    “人呢?”云裳问道。

    “九霄岛外她的身体受不了,我好友在百里之外守着她呢。”甄长逸解释道。

    “带她来吧。”云裳点点头,能让他如此信任的把妹妹交给他的好友,应该是很不错的人了。

    “我这就去。”

    甄长逸离开九霄岛,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和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男子带着他妹妹来了,妹妹是他自己抱来的。

    那男子的目光一直落在甄长逸怀里人儿的脸上,焦急的神色丝毫不比甄长逸少。云裳眼眸一缩,甄长逸的这个好友喜欢他的妹妹。

    云裳在那些丹师学习的地方等着他们,指了指那专门给病人准备的窄床,“把她放到床上。”

    甄长逸小心的把妹妹放在床上,云裳在这面诊病,另一面整齐的站着那些丹师,当然最好的观看位置已经被三长老和三位皇级丹师给占了。

    云裳先观察了她的外观,没有任何异样,看着就像睡着了一样,摸上她的脉搏,好半天,云裳才松开手。

    甄长逸期待的看着云裳,云裳摇摇头道:“的确看不出任何异样,在我看来她就是睡着了,身体机能没有任何问题。”

    云裳的话顿时让甄长逸面色一暗,如果云裳都没看出来什么,证明妹妹的确不是病了。

    “你把你妹妹变成这个样子前做的事去过的地方遇到的人都跟我说说,也许会找到她这样的原因。”云裳见甄长逸有些绝望的样子又道。

    甄长逸闻言心里又升起一股希望上,把自家妹妹最近的事详细的讲出来。

    他妹妹叫甄心儿,也是甄家的嫡长女,从小就跟甄家世交文家长公子有婚约,半年前已经定下婚期,定下婚期后,甄心儿一直侍候在甄老夫人的身旁,这个家里对他们兄妹还有些亲情的也就是这个祖母了,她想在出嫁前好好尽尽孝心,所以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晨起去老夫人那里,晚饭后回自己的院子,只在大婚前十天出去过一次,也是那一次出去后回来说有些不舒服,就早早睡下了,可是第二天侍女去叫她起床时,怎么也叫不醒,就一直是现在这个样子。

    “她睡了多少天了?”云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半个月了。”甄长逸看了眼周文斌,又看看床上躺着的妹妹神色黯然的道。

    “那不是耽搁了大婚?”云裳一怔。

    “耽搁什么,甄家又不是只有心儿一个女儿,早有人迫不及待的嫁过去了。”甄长逸眸中爆发出强烈的恨意。

    云裳眸光一缩,这么明显的算计甄长逸不会看不出来,只是他苦于没有证据,无法言说罢了。

    “她出去那日去了那里?见了什么人?”云裳问道。

    甄长逸摇摇头,他的那位好友忽然道:“心儿那日去了文家的茶楼,见了文家二小姐。”

    云裳看了他一眼,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挪开眼神。

    甄长逸赶紧介绍道:“他叫周文斌,是我的好朋友,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云裳不置可否。

    甄长逸转向周文斌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那日正好去文家茶楼跟朋友喝茶。”周文斌眸光有些忽闪的道。

    甄长逸终于看出不对劲来,“文斌,你跟我说实话,你不知道你说谎的时候眼睛一直眨吗?”

    周文斌一怔,赧然的道:“长逸,我是不放心心儿,所以悄悄跟在她后面,一直到他回到甄家。”

    “不放心?”甄长逸拉长了音。

    云裳看着两人翻了个白眼,“他喜欢你妹妹,自然是不放心她了。”

    甄长逸震惊的看着周文斌,周文斌被云裳说破心思,反倒没什么不好意思了。

    “长逸,我从小就喜欢心儿,可是碍于她有婚约,一直不敢说,现在她已经没有婚约了,不管她能不能醒来,我都想娶她为妻,照顾她,你把心儿嫁给我吧。”周文斌很郑重的道。

    甄长逸愣住了,妹妹这个样子他也要娶她?一个是自己好友,一个是自己唯一牵挂的人,说实话把妹妹交给周文斌他是百分百放心的,可是他不能自私,妹妹这样他怎么能拖累他呢?而且他也不知道妹妹喜不喜欢周文斌,愿不愿意嫁给他?

    “你们等下再研究这事,先说说你妹妹的事,你应该明白,你妹妹这样是有人故意不想让她嫁人,这原因也许就在那成亲的二人身上。”云裳道。

    甄长逸叹口气道:“我把文大公子给揍了个半死,也没问出原因来了。”

    这种事文大公子自然是不会说的,云裳闻言凝眸想了片刻,看向周文斌道:“周公子,我觉得你想要抱得美人归,还是实话实说的好。”

    周文斌闻言顿时身子一颤,震惊的看向云裳。

    云裳对围观的丹师挥挥手,意思是都散了吧,这姑娘没病,接下来的话不适合你们听,

    丹师们识相的离开了。

    甄长逸顿时明白了什么,他看向周文斌道:“文斌,怎么回事?”

    周文斌低下头道:“心儿没事。”

    “原因?”甄长逸又问道。

    周文斌深吸一口气道:“其实我和心儿两心相悦,可是因为她有婚约我们彼此都不敢表达心意,就在心儿婚期定下来后,一天心儿来找我,让我帮她一个忙。”

    “心儿找你帮忙?帮什么忙?”甄长逸吃惊的看着周文斌。

    “她偶然听到你那个继母生的妹妹说文大公子想娶的人其实是她,不是心儿,文大公子正想办法怎么能正大光明的悔婚娶她,所以心儿让我替她查一下是不是事实。”周文斌低声道。

    “你去查了?”

    “查了,的确如此,而且他想给心儿下毒,毒死心儿,我把查到的告诉了心儿。”

    “然后呢?”甄长逸闭了下眼睛。

    “我劝心儿告诉你,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可是心儿说她不想让你为她背上什么莫须有的罪名,而且她也不想嫁给文大公子,于是我们将计就计,我查到文大公子弄来了毒药,准备让他亲妹妹邀心儿出来给她喝下去。心儿赴约去了,只是没喝那杯毒茶,都倒在了衣袖里准备好的棉布上,然后就是我们看到的样子了。”周文斌越说情绪越稳定,先前的紧张担心到是都没有了。

    “那她为何会这样?”甄长逸问道。

    “心儿的功法又精进了,可以睡上半月,醒来会更精神的。”周文斌说完这些心里彻底的轻松了。

    “也就是说,今天心儿就会醒来?”甄长逸看着躺在床上的妹妹问道。

    “嗯,傍晚就应该醒来。”

    “你们表明心意了?”甄长逸神情很安静。

    “嗯,就是那天她和文二小姐喝完茶回去的路上我跟她表明了心意,心儿当时惊喜的告诉我她也心悦我多年。”周文斌说着话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

    “为什么不告诉我?”甄长逸冷静的问道。

    “是心儿不让我告诉你,她说不想再因为她拉住你的脚步,她知道你不喜欢甄家,之所以留在甄家都是因为她,如果她离开了甄家,跟甄家再也没有什么关系后,你就不会再被束缚,你是她唯一的哥哥,她希望你去走你喜欢的路。”周文斌说完拍拍他的肩膀,又道:“把心儿交给我吧,我会照顾好她的。”

    “等心儿醒来我跟她谈过再说吧。”甄长逸并没有因此答应,他总要问问妹妹的意思。

    周文斌点点头道:“好吧,等心儿醒来再说。”

    甄长逸对云裳施礼,递上一张卡道:“麻烦云神医了,这是诊费。”

    云裳摆摆手道:“诊费就免了吧,如果你解决了所有的事,想追求更强大的实力,想去更广阔的世界,欢迎你加入九霄。”

    甄长逸眸光一亮,点点头道:“我会认真考虑的。”

    云裳笑着点点头道:“好。”

    甄长逸抱起甄心儿和周文斌一起离开了九霄岛。

    云裳站在九霄岛自己房间外的露台上,看着三人的身影消失了,才叹口气,世上总有真情在的。

    玉剪来时,云裳还站在露台上看着九霄岛外,看看坐在桌前的东方颜,“云裳这是怎么了?”

    “被感动了。”东方颜笑笑。

    玉剪眉头一挑,“云裳,七星币炼制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