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是来看你
    夜蓝看向云裳,这丫头的事不是一般的多,她还有什么事?如今拜师都拜了反正也不能后悔了,她还想怎么着?

    云裳一挥手,一大堆的上品灵石跟小山一样的堆在地上,都是适合杨秋烟水系灵根用的,“收起来,万一用用。”

    杨秋烟看着跟小山一样的灵石一怔,这么多,都给她,她没言语,云裳这是给她撑腰,告诉玉夜她不是没人管的,摸摸的把灵石收进自己的储物戒指。

    云裳又一挥手,一大堆的丹药瓶子摆了满满一桌子,“这些是伤药,这些是补充灵力的,这些是……”

    玉竹和夜蓝夫妻两个跟杨秋烟一样呆愣的目光看着在哪里给丹药分类的云裳,而且这些丹药都是皇阶九级的,其实云裳到是想拿出神级丹药来,但是她好久没有时间炼丹了,神阶丹药没有多少,这些丹药是以前炼制的

    玉竹和夜蓝对视一眼,难怪九霄人都这么心之所向,拥有这样大方又为他们着想的首领,自然会为了九霄付出一切。

    “我再想想还有没有忘记的啊?”

    云裳想了一会儿,又拿出两瓶黑色药瓶递给杨秋烟道:“这两瓶是毒药,一瓶是药粉,一瓶是药液,只要一点点就足够毒死一个像他这样等级的强者,遇到强者,打不过就跑,跑不了就毒死他,不过你要是用药粉一定要注意风向,可别把自己给毒着,无论什么情况下,保住小命是最重要的,只要活着一切皆有机会。”

    被云裳当做样板的玉竹脸顿时黑了,她这毒药不会是专门给他准备的吧?他就那么像坏人?

    杨秋烟愣怔接过药瓶,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论点,不过却听得心里暖暖的,点点头道:“我记住了。”

    云裳又拿出一大堆的紫晶币,大气的道:“现在也没时间给你买东西去了,这些你带上,缺什么就买,咱们最不缺的就是晶币了。”

    杨秋烟已经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心情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活了这么多年她也没这么富有过。就是家族里那些最受宠的哥哥们,也没有她富有。

    “这个你拿着,给云竹,也不知道其他人的晶币、灵石和丹药够不够用?我要多准备些,遇到谁就给他们一些。”云裳嘀咕一句。

    夜蓝咽下一口唾液,看眼自家夫君,交换一个眼神,心里不约而同的想道:咱们这徒弟是跟了什么主子啊?这是展示她财大气粗吗?灵石和晶币他们还理解,什么时候皇级丹药都可以这么大方的一堆堆的送人了?而且听她的意思,是她自己准备的,难道她是丹师?即便是丹师,这么些丹药需要多少珍贵的药草啊,她可真不是一般的富有啊!就是她玉夜宫,也不会大方的给每个人这么多的丹药啊!

    云裳又思索了片刻,确定没什么事后,跟夜蓝道:“人你可以领走了,我可是完好无缺的把人交给你了,要是有什么闪失,九霄全体就会去玉夜宫拜访的。”

    夜蓝嘴角一抽,这是威胁吗?难道他们收个徒弟还会虐待她不成?

    无语的白了她一眼,没应声,对杨秋烟道:“徒儿,走了,咱玉夜宫什么也不缺。”

    杨秋烟抿唇笑了,自己的师父怎么也这般小孩性,进来是被姑娘给弄得没办法了。

    “姑娘,我走了。”杨秋烟恋恋不舍的道,从遇到云裳直到现在,她也了解云裳,她是个极其护短的人,既然护短是九霄人的特性,那么自己也会把这一特性发扬光大。

    “去吧,等你和云竹回来时,我可要检查你们的修为成果的,要是敢偷懒,不用你们师父教训你们,我会亲自动手的。”云裳最后很严肃的道。

    夜蓝心里欣慰云裳终于站在她的立场说了句话。

    “姑娘放心,我会把姑娘的话带给卫云竹的,我们一定会努力修炼。”杨秋烟郑重的点头保证道。

    “好,走吧。”云裳把人推到夜蓝身旁。

    夜蓝回头看眼云裳道:“丫头,你放心,我夜蓝的徒弟没人敢欺负的。”

    云裳呲牙笑笑,“徒弟被人欺负了,这脸你们也丢不起不是。”

    夜蓝顿时给她一个白眼,“你这张嘴果然一点也不讨喜。”

    玉竹挑挑眉,自家媳妇终于体会到自己昨晚的憋屈了,想着还是赶紧走吧,跟这丫头多待一会儿少活好几年,直接划开空间,带着妻子和杨秋烟离开了。

    云裳看着空了的房间,长出一口气,出了房门,玉剪打开门,看眼她,“外面现在都传开了,昨晚城主府有刺客刺杀三皇子,还有四只神兽出现过,你还有工夫在这里伤感呢?”

    云裳一拍额头,“把金玉翎给忘了,我去城主府看看他去。”走了两步又停下来,“我美人姐姐和小外甥都还好吧?”

    玉剪笑了,“都好着呢,赶紧忙去吧。”

    云裳点点头道:“那就好,我先走了。”话落就快步离开后院,来到酒楼看到掌柜的问道:“人呢?”

    掌柜的低声道:“关着呢。”

    “好,别忘了把他母后给他按在他头上的罪名告诉他,也让他好好体会一下他母后对他的爱。”云裳小恶魔般的道。

    “是。”掌柜的嘴角一抽应声。

    “在日那边有什么消息吗?”云裳又问道。

    “有,听说在日船长死了,不知道原因,但是新来了个人接替了在日船长的职位,原本在日船长的人都被清理了一遍,动作很迅速。”掌柜的道。

    云裳杏眸微微一眯,金玉翎果然很了解他父皇的为人,这动作可真快啊,应该是调动了在外面最近的自己心腹,要不然人也不能这么快就来了。原本的在日船长不用想也是被他给解决了。

    “等悬赏出来,你们就把人送过去,赏金不要白不要,但是不要暴露离宫。”云裳勾起一侧的唇角笑道。

    “明白。”掌柜的配合的道,虽然他们不缺那点赏钱,但是王妃说的对,不要白不要,毕竟他们抓人也是出了力的,总不能白忙活。

    其实当时在日船长一来,云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事实就是二皇子被在日船长给放走了,云裳没有露出丝毫破绽,将计就计的相信了他的话,先去救金玉翎,离开酒楼时她就传音给掌柜的派人去抓二皇子,务必把人抓回来,云裳第一次吩咐他们正经八百的做事,他们能不卖力吗,所以已经逃出宝泉城的二皇子还是被离宫的人用最快的速度给逮回来关押起来,如今新的船长来了,这儿二皇子交给他比直接杀了他要痛苦的多,回去的下场绝对比之前要痛苦百倍,在日神皇可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

    吩咐完,云裳出了酒楼去往城主府,街上的人都在议论昨天出现的四只神兽的事,都猜测是什么人这么厉害,居然各个都有神兽,差点没把宝泉城给拆了。

    云裳心里暗道:还好这些人没认为这些神兽是一个人的,就让他们猜去吧,越夸张就距离事实越远。

    不过路上还听到一个消息,就是宝泉山被毁了之后,今天一早有人发现,山上居然出现了很多个大小不一的露天温泉,虽然没有原本宝泉的灵气,但是泡一泡也很舒服,再加上宝泉城还没接管也不用花晶币,都各自上山把一个个的小温泉围起来成为独立的空间泡起温泉来,一时间,宝泉山上又火热起来,前几日的惊心动魄好像都忘记了一样。这样以来,宝泉城到是没有太大损失,依然拥有名副其实的宝泉。

    来到城主府,一直在门口守着的侍卫,赶紧迎上来,陪着云裳来到城主的院子。

    云裳边走边踩在不同的地方,一路走到门口,所有的星阵都被她给解开了,这些星阵用不到了。

    “云裳,你等我一会儿,我在泡温泉,马上就出来。”金玉翎喊道。

    “不急,你慢慢泡。”

    云裳转身又出去了,在院子里忙碌起来,这回她在城主的院子周围布下了一个八级防护星阵,感谢城主这么识相的配合她。

    等她布好星阵后,金玉翎也出来了。

    “你又把星阵改了?”他看了看周围道。

    “不错啊,能看出点门道来了。”云裳拍拍手往屋里走去。

    金玉翎跟着进来,“昨天外面的气息跟今天的不一样。”

    “在日船长已经换人了,我估摸一会儿就会来探望你了。”云裳提醒道。

    金玉翎歪在椅子上,“你不会让我露馅吧?”

    云裳白了他一眼,“露馅倒不会,你还是想想他要是用你父皇的名义让你回去你怎么办?”

    云裳知道金玉翎心善,即便明白在日神皇的为人,他也无法做到狠心断绝关系,更做不到与他为敌,这是他的优点同样也是他的缺点,有时候也是致命的。但是云裳又不能干涉什么,自己的路自己走吧,能帮的自己都帮了,自己对得起他们之间的友情就好了。

    “今年的通天秘境要开启了,据说入口在碧宇大陆,我准备进去历练。”金玉翎长出一口气道。

    云裳墨玉般的眸子闪过一道幽光,通天秘境要开启了?

    “这也不是长久之策。”云裳还是提醒他道,毕竟通天秘境开启时间有限,出来后呢?还有什么理由拖下去?

    “走一步说一步吧。”金玉翎叹口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先给母妃找个地方安顿下来,自己就去通天秘境历练,提升实力,如果自己的实力强大到他们不敢小视,那么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

    云裳没再说什么。

    “云姑娘,在日大陆新任船长来探望三皇子。”管家亲自来禀告道。

    还真是不禁念叨,刚说到他就来了。

    “嗯,让人进来吧。”云裳看了眼金玉翎。

    “是。”管家出去接人去了。

    “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回房里床上躺着去。”云裳瞥了他一眼,身体不好需要休息的人不可不会这么精神抖擞的坐在这里。

    “躺着就行?”金玉翎站起来道。

    云裳托着下颚道:“对,他想怎么试探你都不用担心,只要做出一副无力的样子就好。”

    “你不过去?”金玉翎看着云裳道。

    “我过去干什么,他又不是来看我的。”云裳倚在椅子上,懒懒的,她可没兴趣应付什么新任船长。

    金玉翎眉头一挑,“那可说不定,我怎么觉得他就是来看你的。”

    “为什么这样说?”云裳巧笑嫣然的看着他问道。

    “要不然为何你刚来他就来了?别告诉我那么巧,我可不信,我是心慈手软,但是不代表我傻。”金玉翎撇撇嘴道。

    “幸好你不傻,要不然你不可能活到现在。”云裳调笑道。

    金玉翎无语的转身回他的房间去了,云裳从窗户看到城主府的管家引着一个男子走进院子,男子边走边打量着院子,虽然看不出刻意,但是那犀利的目光可不是谁都有的。也是,在日神皇信任的人怎么会是普通人,无论是实力还是应变能力都应该很强。

    云裳一挥衣袖,窗户就关上了,男子的目光顿时转过来,目光被窗户阻隔住,什么也看不见,但是他察觉到里面有人,神阶一级的修为,跟他了解到的云裳的修为一样。他确定,云裳应该就在这个房间里。

    神皇有话让他好好查查这个云裳,是什么来路,所以他让人盯着,云裳一进城主府他的人就去告诉他了,这不他就赶紧来了,就是想见见这个云裳。

    “这边请,三皇子的房间在这边。”管家见他停下脚步看着云裳的窗户,立即做了个请的手势。

    男子眉头一蹙,云裳没跟三皇子在一起,那自己怎么见到她呢?自己来的目的主要就是想见见云裳的。

    思索着,就进了金玉翎的房间。

    房间内,金玉翎没什么精神头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听见动静,睁开眼睛,看了男子一眼,又懒懒的闭上了。

    男子眸光一缩,三皇子的修为差点就要降出神阶了,果然伤的不轻,眼角的余光看向隔壁。绝品废材:邪尊的逆天狂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