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咱不讹人
    温彩儿正担心着,就听到同行的其他四人欣喜的道:“王大哥,你醒了?”她的心一下子提起来,身子都绷紧了,他果然被她救活了。

    王良才看了四人一眼,慢慢的站起来,对云裳施礼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要不是你在我们酒楼出的事我也不会多管闲事,虽然不关我们的事,但是人死在这里也很晦气的。我劝公子看清身边的人为好,小心小命再丢了,洗一次不一定会这么好的运气遇上我了。”云裳看眼地上躺着的温彩儿意有所指的道。

    “多谢提醒。”

    王良才转身又对众人道:“我中的毒跟酒楼丝毫关系都没有,特此证明,希望大家不要误传酒楼的风言风语,毕竟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不能再给恩人带来名誉上的损失。”王良才话落还给众人施了一礼。

    “难道你身上的毒真的是地上的这个女子下的,毕竟其他人都发誓过了,就轮到她时这么巧的晕过去了。”有人好奇的问道。

    “多谢大家关心。”

    王良才看了眼地上的温彩儿,这就是自己喜欢了二十几年的人,居然想要自己死,可是自己虽然很想杀了她,但是她是师父的孙女,而且是师父最喜欢的孙女,自己要是杀了她也活不成了,师父不会因为自己是他最喜欢的徒弟就容忍自己杀了他的孙女的。

    也罢,玩阴的,自己也不是不会,今天就先放过她吧,等回去再说。

    转身从温彩儿身上垮了过去,谁让她正好晕在门口呢,太挡路了。

    温彩儿可不是真的晕了,感觉到有人从自己身上跨过去了,她差点蹦起来,可是她知道不行,必须忍。

    其他四人对视一眼,从王良才的动作也明白了,原来真是温彩儿给王良才下的毒,别人不明白他们有什么恩怨,但是碧宇大陆跟来的其他四人可是知道王良才对温彩儿有多好,那是当自己媳妇般的宠着的,有求必应的,温彩儿怎么能对他下的去手呢?

    王良才没有回头,四人看着他的背影,互视一眼,温彩儿怎么办?三个男子对唯一的女子道:“我们是男子不方便,你把她弄回去吧。”

    那名女子也很不情愿,原本她跟温彩儿关系很好的,可是今天见识到她的狠毒,哪里还敢跟她继续交往。可是没办法,现在只能是她把温彩儿弄回去了,毕竟她爷爷可是神使,不交好也不能得罪她。

    她扶起温彩儿,带着她就要离开,那三个男子也要走,云裳叫出他们,四人看着云裳不知道她还有什么事。

    云裳指指酒楼一楼他们吃饭的桌子道:“你们诬陷我们酒楼的事我们可以不计较,但是吃饭总要给钱的吧?损坏的桌椅要赔偿吧?难道诬陷完我们还要白吃白喝?你们当我们酒楼没人吗?信不信我让你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四人闻言顿时脸色通红,当时温彩儿说是酒楼下的毒,他们都很气愤那里还想着结账。

    看热闹的人都起哄道:“可算见识到碧宇大陆人的为人了,他们得第一是怎么得到的,不会也是偷偷给人下毒吧?”

    “就是,等比赛时,遇到碧宇大陆的人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啊,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

    一人一句,让四人觉得丢尽了脸,就连装晕倒的温彩儿脸都红了。

    “掌柜的,算账,咱可不讹人,该多少就是多少。”云裳喊道。

    “好咧。”掌柜的立即当着众人的面把账算好了,“一共两千六百枚紫晶币。”

    “这么多?”四人齐声道。

    掌柜的笑呵呵的道:“这可不多了,来人,把损坏的桌椅搬出来给他们看看。”

    店里的伙计利落的把损坏的桌椅给搬出来了。

    “你们可看好了,这桌椅可不是普通的木材,这是珠香木的,大家都知道珠香木的价值,有识货的人可以来看看做个鉴定,珠香木的香气有让人神清气爽的作用,我们酒楼里所有的桌椅都是珠香木的。”掌柜的招呼近前的人过来验证一下。

    有识货的人过来看看,拿起折断的地方轻轻一闻,“这地方的香气更加明显,果然是珠香木。”

    那人转身对四人道:“这个价位已经很公道了,你们要是自己去买木材都买不下来。”

    掌柜的笑着道谢:“多谢仗义执言,这些晶币里还包括你们的饭钱,和打碎的盘子碗钱,我自认很公道了。”

    四人还有什么好说的,可是即便没讹他们,这么多紫晶币他们一个人也拿不出来,于是四人均摊,凑齐了两千六百枚紫晶币,然后灰溜溜的走人了。

    云裳看着被拖走的温彩儿,揉揉太阳穴,自己还想搭乘碧宇大陆的飞船呢,这下好了,直接把人给得罪了,据她所知这次碧宇大陆的领队就是温彩儿的爷爷温怀昭,看来要想个办法才行。

    人群散了,酒楼里很快就收拾干净了,少了一张桌子,里面到是更宽敞了。

    掌柜的用敬佩的眼神看着云裳,要不是云裳,今天的事可没这么容易解决了。

    “你忙吧。”云裳直接回后院去了。

    玉剪见她回来了笑着道:“你这是跟那个女子有仇?”

    云裳白了他一眼,“都讹人讹到酒楼来了,没仇也有仇了。”

    玉剪呵呵一笑道:“那个女子的确不是什么好人,当初碧宇大陆神后身上有天魔珠的事就是她散播出去的,听说神后可是把她当成唯一的朋友的,她因为思慕神皇而出卖了神后,不过恶人总是没好报的,除掉了神后又能怎样,到现在她也入不了神皇的眼。”

    云裳眼眸一缩,“你知道的可真不少啊。”话落走进房间,去看紫秋和玉和去了。

    看到玉和,云裳讶异的道:“好像长了不少,小脸蛋都圆乎乎的了。”

    “小孩子就是这样,一天一个样。”紫秋笑道。

    云裳用手指轻轻的碰碰玉和的小脸蛋,又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了几下,稀罕的不得了。

    “云裳,谁都有看走眼人的时候。”紫秋忽然道。

    云裳身子一僵,直起身看着她,她知道玉剪早就知道东方颜和陌离是一个人的事了,他只是没说破,那么自己的身份他们自然也能猜到,魔灵空间他们可是住了很久了。他们可能以为自己心情会不好,其实再见到温彩儿她真没什么感觉,这么多年她的修为才神阶二级,就这修炼天赋当初还看不起自己呢,如今的自己真实更看不入眼她。

    “以前眼神不好,现在好多了。”

    紫秋闻言顿时笑了,“嗯,这么大的眼睛眼神当然好多了。”

    两人相视一笑,不再谈论这个话题。

    温彩儿被人拖着走很不舒服,一离开酒楼的视线,她立即挣脱站了起来,四人都惊愕的看着她,她果然是装晕。

    温彩儿看到四人的神色,心里气急了,这么多年努力保持的形象已经在四人面前彻底的撕开了。

    “记住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她也不装了,直接威胁道。

    四人立即点点头。

    “哼。”温彩儿一扭身先一步离开了。

    见她离开了,四人互视一眼,“我们要小心了,连王大哥她都能下得去手,更何况我们了。”

    “防的了吗。”

    其中一个男子眼眸一转道:“如果所有人都知道了呢?”

    “怎么知道?”

    他勾了勾手指,三人凑过来,听了他的话顿时都点点头,然后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都换了身衣服,分头去行动,片刻功夫回来了,四人又换回自己的衣服回去了,都在各自的房间里修炼,也不出门了。被自家爷爷训斥过的温彩儿见他们识相就想着等以后再收拾他们。

    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当天她的事就传开了,连二十二年前她背叛碧宇大陆神后的事都被揭发出来了,她伪善的面目彻底的被人撕开了。

    温怀昭这一次是真的愤怒了,他生气是谁把事情传出去的,同样也心疼孙女的名誉是彻底的毁了,原本他还给予希望孙女能当上神后呢,现在别想了。可是查来查去,四人回来就在房间里修炼根本没出去,王良才回来也没出去过,找人一问都说是当时现场看到的人说的,气的他心口疼也没办法了。

    温彩儿躲在屋子里根本不敢出来了,心里后悔不该在外面对王良才动手,这下她想当神后的愿望彻底泡汤了。云裳明明死了二十多年了,可是神皇居然再也没有过其他女人,甚至都见不到他的面,除了闭关就是闭关,偶尔出来一次,也只有神使和近臣能见到,二十二年她只见到过神皇一次,还是求爷爷之后,远远的看了一次。

    她没想到自己泄露神后身上有天魔珠的事会被神皇查出来,她知道,就是因为这件事,神皇不待见她,她抱着希望,以为终有一天,自己的深情会感动他,可是今天她知道,再也没有那一天了。

    这一刻她忽然咬牙切齿的恨极了云裳,她唤出自己的灵宠,“去查,那个女人是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