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这不是要命吗
    周楠刚才这一席话,又是皇统,又是皇嗣,又是议大礼,在场诸人除了史杰人史知县,别人根本就听不明白。

    原来此事距今已经三十年了,乃是嘉靖朝初期震动天下的政治事件。当年武宗皇帝正德在扬州突然英年早逝,因为没有子嗣未立皇储君,没办法太后和朝中大臣只能从宗室中选一个王爷继承大统。经过挑选,湖北安陆的兴王朱厚熜入主紫禁城,登基为帝,并于次年改元嘉靖。这个嘉靖天子就是当年的皇帝。

    按照大明朝和历代的皇位继承制度,当父子相承。可这个时候问题来了,嘉靖皇帝和正德天子是堂兄弟关系,那么,继承皇嗣还是继承皇统的问题就摆在大家的面前。

    今上登基不久便与杨廷和、毛澄为首的明武宗旧臣们之间关于以谁为世宗皇考,以及世宗生父尊号的问题发生了争议和斗争,以内阁首辅杨廷和为首的继嗣派要求世宗改换父母。老实说,这个要求在现代人看来实在荒唐,嘉靖皇帝明明和武宗皇帝是堂兄弟关系,现在却要改口叫爹,换谁都接受不了。

    而嘉靖皇帝在登基之后,又想封自己去世的父亲为皇帝,将其灵位移入太庙享受他这个做儿子的香火继嗣。如此,又触怒了以首辅杨廷和为首的一批大臣,一场巨大的**终于酿成。

    最后在这一政治事件嘉靖皇帝的强力压制下,以杨廷和等一批大臣黯然下野,杨廷和的儿子大名士杨慎被流放到云南告终。

    此事件表面上看来不过是今上和先帝正德究竟应该是什么关系,嘉靖天子究竟是继承的皇统还是皇嗣这种无关紧要的礼仪,实际上却关系到君权和相权之争。最后,相权败于君权,大明朝终于完成了高度的中央集权,进入了一个漫长的政治稳定期。

    从正德十七年到嘉靖三年,先后凡四载,无数朝臣大姥纷纷落马,甚至有不少文臣言官被廷杖活活打死,整个朝堂来了一次大换血。余波至今未息,对嘉靖朝的政治生态影响巨大,史称“大礼议”或者“议大礼。”

    这一政治事件是今上心中的痛,也是嘉靖朝廷的政治红线,有胆敢触碰者,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大礼议迄今已经三十多年,可谓是陈年往事,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史知县好歹也是在官场上混的,对这事也有所耳闻。他这人做官糊涂,可并不代表他不喜欢当官。就算不喜欢当官,受不了这累,也不代表他不珍惜自己的身家性命。

    现在听周楠旧事重提,顿时惊得冷汗淋漓,恍惚中仿佛看到京城的锦衣缇骑呼啸而来,剥了自己身上的官袍一根索子捆了,解送京城北镇抚司。这样的场景让他彻底的惧了,甚至有种疑神疑鬼的感觉:肯定是有人想害本官,这才做下这个局……刁民,刁民啊!

    这个刁民自然是周杨,昨天听周楠说这兄弟二人之间的矛盾大约来自十亩产水田的祖产。为了区区十亩地,这厮竟然将十年前的案子翻出来,还涉及大礼议之争,委实可恶。

    对的,对的,周楠说得多,他当年的杀人案的卷宗确实是假的,也是当年审案的地方官有意做的假卷宗,为的就是不想避开皇嗣皇统这个雷区。否则,这个大炮仗一被引爆,官场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倒霉。

    当年的审案官员尚知道该怎么做,本官如何会没事把燎原之火往自己身上引,那不是犯傻吗?

    想到这事的严重性,史知县摆了摆手:“周家庄周楠,你不用再说,本官已经知道此事原委,必然会还你一个公道。”大礼议一事何等隐秘,一般人也无从知道,也只有读书人才对这中事情上心。这个时候,他对周楠是当初那个周秀才已经信了十分。

    “是,县尊。周楠适时闭上了嘴巴。他知道自己已经赢了,看样子史知县不是笨蛋,肯定不会牵涉进这种政治事件,一不小心把前程给陪进去。政治这种东西,一旦关心上你,那就是黄泥巴落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所以,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做官要低调,一旦你成了政治明星,基本上可以说你的政治前途已经被判死刑了。换自己是史知县,肯定不会在这案子上再纠缠下去,必须快刀斩乱麻,尽快解决了。

    听到周楠和史知县的对话,周杨虽然一句话也听不懂,可还是感觉到一丝不妙,连声叫道:“大老爷,梅家小姐在此。当年,家兄和梅家大公子乃是同窗密友,可是看着梅二小姐长大的。梅二小姐也熟悉家兄,可让他们继续对质。梅二小姐,梅二小姐,你不是说有法子查验此人身份真假吗,现在该你说话了。”

    “县尊大老爷,可否让民女问嫌犯一句话。”一直站在周楠背后的梅二小姐缓缓开口。

    梅家乃是安东县大户,家中出过一个秀才,小有名气。又是水上人家出身,平日里查缉水上走私,维持治安,县衙多有借用他家的地方,这点面子史知县还是要给的:“民女梅氏,你有话但问无妨。”

    “谢大老爷。”梅二小姐走到周楠跟前,看着低下头去的他,俏脸突然微微一红:“你说你是周楠周秀才,我身上有个胎记的事情当初的周秀才也是知道的。我且问你,这个胎记在什么地……啊……是你,昨夜在我家画舫作《临江仙》的人竟然是你?”

    说话声中,她猛地掀开自己的面纱,用力地看着周楠。

    这个时候,她才算看得明白,眼前这个嫌犯霍然正是昨夜吟出“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这种凄美诗句的大才子。

    他竟然是自己的杀兄仇人周秀才……不不不,不可能,不对,不像!

    突地看到梅二小姐的美丽容颜,周楠眼睛都花了,真美啊,绝不逊色于云娘。不过,她和云娘的美属于两种不同的类型。云娘属于那种咋一看不觉什么,但越看越耐看,她的性子又温柔和顺,相处起来给人一种放松而快乐的感觉。至于眼前这个女子的美丽极具侵彻性,一下子就让人被晃得睁不开眼,简直就是艳光四射。

    原来,昨天酒宴诗会的主人家却是她。而她有是周秀才所杀之人的妹妹,真是天涯何处不巧合啊!

    最他娘糟糕的是,当年的周秀才是看着梅二小姐穿开裆裤长大的。想来梅小姐小时候是个熊孩子,水上人家,三四岁就在水中捕鱼捉虾,周秀才定然看到过她的泳装英姿,自然熟悉人家的身体特征。

    梅二小姐身体中隐秘部位定然有与常人不同的地方,而以往的那个周秀才恰好知道。

    这个问题问来,自己又该如何回答,这不是要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