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来得好快
    门开了,却见出来的是自己的侄女小兰。

    今天的小兰换了身新衣,看起来倒像是个大人,就是一张脸脏得跟花猫似的。见了周楠就盈盈一福:“大伯你回来了,饭已经做好了,快进来吧,我已经给伯父烧好了滚水,且净了手脸用饭。”

    周楠疑惑:“你怎么到我这里来了,你婶婶呢?”

    小兰:“婶婶没有来,我今日陪父亲进城,想到伯父就住在这县城里,心中挂念,就过来看望大伯。”她难得地挤出一丝笑容,面上全是讨好之色。

    什么心中挂念,过来探望,自己和周杨一家的关系是怎么回事,周楠心中清楚得很,两人名义上是亲兄弟,其实早已经翻脸成仇。现在大家见了面也不招呼,井水不犯河水,跟陌生人似的。

    周楠:“进城,做什么,你爹爹呢,怎么不见他?”对于周杨一家老小他是非常反感的,听说云娘没来,心中很是失望,没好气地问。

    小兰:“咱们家不是有半亩地种了蔺草,每年都要送进杂货铺吗,今天家里的草恰好晒干,我与爹爹就送进城来。爹爹本打算来看大伯的,无奈家中另外有事,就叫侄女一个人过来,说是叫我在这里玩几天再回。”

    “玩几天再回,搞什么鬼?”周楠看了看这个小女孩,心中的厌恶之气更盛。周杨这个混帐东西竟然把女儿扔这里,自己连声招呼也不打。这不是给我寻麻烦吗,真是可恶。

    他板着脸道:“既然来了且住下,明日一早我叫人送你回家。”

    说罢就坐到饭桌前拿起碗筷大口地吃起桌上的饭菜,今天的晚饭很简单。一小碟腊肉,一份水煮牛皮菜,一盘炒豆芽。老实说小兰的手艺实在够戗,牛皮菜被她煮得稀烂,豆芽中还有一股生菜油味道,吃起来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大伯父,小兰的饭菜做得还合你口味?”小兰面上的谄媚之色更盛:“要不,以后就留在伯父身边照顾你和婶婶的饮食起居。”

    周楠听到这话,心中突然起了个念头,他把筷子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拍,喝道:“好大胆子,你一个姑娘家竟然从家里逃出来,想必周杨和慈姑现在正四处找你。你才几岁,就敢乱跑,反了你?”

    小兰忙道:“伯父,反正你和婶婶成亲十多年也没有孩儿,估计是伯父或者婶婶中的一人不能生,要不就让我给你做女儿好了。将来招个上门女婿入赘,也好给你和婶婶养老。否则,你这么大家业,将来却不知道要交给谁,岂不平白便宜了族里?”

    “什么!”听小兰说要给自己做女儿,周楠寒毛都竖起来了。这孩子,前几日才满十二岁。这么个半大孩子,竟然有如此心计,真是可怕!还数什么要守住这份家业,劳资都穷成这样了,有个屁的家业。

    被人怀疑自己丧失生育能力,简直就是一种莫大侮辱。周楠喝道:“滚出去,滚!”

    小兰眼睛里有泪花滚动:“伯父!”

    “滚……对了,把你身上的衣裳给我换了,那可不是给你的。”这个时候,周楠才发现,小兰身上穿的新衣裳正是自己前一阵子叫裁缝给云娘的做的,用的都是上好细料,足足花了将近一两银子。再这个时代也算是高级时装,至少也是香奈尔、伊夫圣洛郎级别。这小丫头片子好大胆子不告而取,什么性质?

    周楠所租的院子有两个房间,他又是个喜欢享受的现代人。自从搬到这里之后就把两个屋子都收拾出来,屋中的铺盖用具全换成新的,可说是整洁得一尘不染。本打算这两个房间一间自己和云娘自住,到时候再买个丫鬟什么的住另一间。

    现在这个房间自然被小兰给占了,她回到屋中直接扑到床上无声地哭泣起来。

    被子都是新的,有一种阳光的好闻的味道,身上的新衣那么漂亮,又怎么舍得脱下来换上自己以前的破麻布裙衣。

    环顾四周,大砖房,地板是擦得可以照见人影的金砖。用的也不是一点就冒黑烟的油灯,而是蜡烛。

    一切都是那么干净和整齐,这才叫日子啊,或许有钱人的日子就是这样吧,人和人怎么就不同啊?

    一想到要回到周家庄,晚上睡在那堆破棉烂絮里,吃糠咽菜,小兰心中就不愿意。

    周楠还真猜对了,小兰是离家出走,一心要来缠住自家大伯父过好日子享福的。事情也如她所的那样,今天她和父亲周杨一道推了一大车蔺草进城送给杂货铺。恰好看到周杨带着几个衙役在城中收取各色费用,那才是张口便骂,抬手就打。偏生往日那些见了她们父女就一脸傲气的老板们不但不敢反抗,反一脸的巴结和讨好。

    这个时候,小兰才深刻的意识到自家亲伯父在县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厉害角色,那就是个大人物啊!自家有这么一个亲戚,真是威风。父亲也不是知道是吃什么糊涂油蒙了心,这么大一座靠山不去靠,却将伯父一家得罪到死。

    女孩儿家总比男孩子成熟得早,于是就对周杨说:“爹爹,既然咱们今天进城了,天色已晚何不去伯父家留宿。

    她不说还好,一说,周杨就大怒,骂道:“什么伯父,你哪里来的伯父,早在辽东死球了。这厮就是个假冒的,可惜他得了县尊的欢心,我拿贼子又没个奈何。”

    小兰正处于逆反期,昂首道:“爹爹好不晓事,别家有这么个行市的大哥,早不知道显摆成什么样子。其他人求得求不来,你可好,把这么好一个兄长朝外面推。他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他说是你大哥就是大哥好了,反正能够给咱们些好处就是了。你不认这个大哥,我还有认这个伯父呢!”

    周杨:“小娼妇,你是不是见人家现在富贵了,眼睛热了,要去讨好,认贼作父的东西!”说到怒处,抬手就给了小兰一记耳光。

    小兰被打得满眼都是泪水,一捂着脸一赌气跑了。

    她在县城里跑了几条街,突然想道,家里都穷成那样了。若是住在家中,过得几年说不定爹爹要将我嫁到什么穷汉家里去。人生一世,就这样做农家妇却不甘心。你看人家云娘,就因为嫁给了大伯,现在过的什么日子。三天两头有肉,零嘴儿就没断过。村里的人见了她,也诸多恭维。女人,就该这样。

    人说,丞相家人七品官,我如果到大伯家做用人,也能过几天好日子。大伯可不得了的,每月五六两银子怎么花得完,我这个做侄女的自然要帮我使使。

    就这样,小兰问了路,直接跑周楠这里来。

    摸着肩膀上因为拉车磨破皮的地方,小兰心中发誓:“我也要跟婶婶一样在城里享福,乡下是再不回去了,打死也不回。”

    小兰这“大丈夫当是如哉”的愿景周楠自然不知道。

    第二日起床,小兰又做好了早饭,大米粥,里面用菜刀将菜和吃剩的腊肉切成丁,乱七八糟一锅乱炖,状若猪食。

    过得一个晚上,周楠心中的怒气已消。想了想,无论周杨一家怎么可恶,好歹也是自己名义上的亲弟弟。中国自古就是人情社会。况且,国朝以儒家道德伦理治国,兄弟之间讲究的是兄长要善待兄弟,而做弟弟得则要顺从兄长。如何对他们一家不管不问,是要受到社会舆论谴责的,对自己的前程也大大不好。

    自己现在好歹也是个有编制的吏员,和周杨这个普通农夫斗气,其实想想怪没意思的。

    周楠盯了恭敬地在一边服侍自己的小兰,道:“既然来了,就在家里住一日。等下我会派个人带信给兄长,让他明日过来接你回去。另外,你一身实在太破烂,等下洗个澡弄干净了。一个女孩子家,臭成这样不怕被人笑话吗?你自己去做身衣裳,另外,再选些家里用的着的东西,买了,交给报信人给你父母带回去。”说着就将一两银子拍在桌上。

    他一但抹下脸扮演起污吏,灰色收入来得倒快,只几日现金帐户上的数字就翻了一番。当然,这点钱对于梅家的偌大债务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看到自家伯父随手就扔出一两大银锭,小兰眼睛精亮:真有钱啊,他哪里来的那么多钱,我很生气。

    我很生气,我真的很生气。

    表面上却恭敬地说:“谨尊伯父之命,我这就请隔壁牛婆子帮我找家合适的裁缝店,再买些乡下人家得用的东西。”飞快地将银子笼进袖子里。

    “周楠,你来得正好,出发。”刚到衙门,就看到史知县在一群书办和衙役的前呼后拥下出来。

    “县尊,这是要去哪里?”

    史知县:“王主事已经到了淮安驿馆,知府叫咱们去接。”

    “来得好快!”周楠抽了一口气,这个王若虚果然是个急性子,自己这边刚凑齐接待用经费,他就到了。至于桑园,抱歉,一棵都没有准备好,要命啊!

    出衙,上了官船,船行一日,总算到了地头接到了王主事。按照史知县的想法要在府城设宴接待的,结果王主事一点面子不给,说既然到了,事不宜迟马上启程去安东好了。本官来这里是看改土为桑的,城里有桑园吗?

    本官一向清如水,明如镜,你们想要搞的名堂瞒得了谁?等下是不是要置酒高会,还要赠本官一些程仪啊?国法无情,当弹劾尔等。

    叫史知县尴尬了半天。

    周楠心中一个咯噔:这厮不爱钱,估计就是个不通人情的迂夫子,却不容易打交道。

    如此也好,他不让我在淮安接待,倒省了银子。鬼知道这淮安城中上档次的酒宴多少钱一桌,城中又这么多贵人。等下钱不够,难不成把我当在那里?回到安东再安排,就算钱不够也可以暂时欠着。

    说起来这山阳县的知县也是可怜,到现在都没露过一次面。

    王主事官儿虽然不大,却直接关系到下面的人的官帽子。这种人平日里巴结都巴结不到,地方官自然要细心讨好。可惜这次王若虚来淮安,所有的接待任务都被知府给包揽了。

    在送行大军中,有知府,有同知,有通判有推官,惟独落下了治所位于淮安城内的山阳知县。

    这才是,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做恶,附郭省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