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枪手
    所谓截塔题,乃是明朝中后期和清朝考场上的一种特殊题目。

    科举从北宋开始,至元,至明朝,因为考试范围严格局限于《四书》《五经》严格局限于朱熹的批注,到如今,可说是该出的题目都已经出尽。书中每个句子后面都跟了数之不尽的范文,再出题也出不了什么新花样。

    于是,考官就将出中的一个句子抽出来,截头去尾当题目让考生作文。

    到这个时候,考的是书生们的记忆力和对儒家经典的熟悉程度。截塔题出到后来,题目的字越来越少。到清朝末年,更有如《西子》这种怪题出现,叫人摸不清头脑。

    西子,不就是西施吗,跟圣人之言又有什么关系?

    没办法,大伙儿只能以“西子者,国色也。夫色如西子,美矣,蔑以加矣,亦千古奇女子哉!”来破题,真是笑掉人大牙。

    截塔出现在乡试和会试的考场上还可以理解,现在用童子试出这种题目,真是令人发指啊!

    周楠不住摇头,又道:“梅朴,以这个题目你做篇文章给我看看。”

    梅朴昂起下巴,桀骜不驯::“你叫我作我就作啊,你是我什么人?”

    周楠:“我是你的私塾先生,一年五十两束修拿着,叫你作文难道有错?”说着,他就笑起来:“乖徒儿,你也是读过多年圣贤书的。为师倒是忘记你还没有行拜师礼,快跪下磕头。”

    见儿子被他羞辱,梅康铁青着脸:“姓周的,有事说事。若没事,老夫要送客了。”就要叫人把周楠赶出去。

    周楠淡淡道:“梅员外,别忘记了你我那日在船上说过的话。我可是你礼聘回来的先生,教授学生读书上进是我的职责。若你今日赶我出去,那事也就罢了,告辞!”

    梅康忙叫道:“周楠,你站住。好……就由你教授朴儿学问。梅朴,小畜生,好好听先生的话,作篇文章给周师爷看看。”

    “爹爹……”梅朴悲愤地叫出声来。

    “作文。”

    梅朴只得按捺下心头的怒火,坐到书桌前,提起笔在纸上唰唰地写起来。

    他自写文章,周楠也不管,只坐在一边看书,而梅康则满眼怒火地狠狠地盯着他。

    大约半个时辰,梅朴总算将那篇文章写完,沉着脸扔到周楠腿上。

    周楠拿起来一看,点点头:“字不错,在考场上,字写得好却是要占许多便宜的。”

    梅朴下意识地问:“占什么便宜?”接着又大怒:“小爷好不好关你什么事?”

    周楠也不跟他置气,侃侃而言,就好象是在教授自己的亲传弟子:“就拿科举最后一场殿试来说吧,由天子亲自出任考官给中式的进士排名次。其实,到了这一关,谁不是有大学问,一手文章写得花团锦簇的高才。真要分,也分不出谁好谁歹。那么怎么办呢,只能看谁的字写得好,谁写得好,谁当状元。”

    “再说童子试吧,因为不誊录,不糊名。你的字写得好看,如果文章作得还成,考官看得神清气爽,没准就放你过去。可如果你字写得太差,甚至潦草得叫人识别起来费劲。考官心中不耐,直接扔到一边。任你所作的文章字字珠玑,也要名落孙山。所谓字如其人,写得一手好字,对获取功名却是有好处的。”

    “其实,你也不用费劲去临贴练字,也不用太讲究。只一味将三馆体写熟,写得如雕版印刷一般就成。”

    周楠这话是后人总结的科举经验,对于小地方的书生来说闻所未闻,也让梅朴有种恍然大悟之感。心中暗想:听说这周姓贼子以前是中过秀才的,是我县的第一才子,果然有几分本事。

    他心中佩服,只表面上还带着不屑的冷笑。

    见顺利的震住梅朴,周楠又埋头大概地将梅朴的文章读了一遍。这一读,只感觉睡眼惺忪,实在是太枯燥了。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空洞干瘪,老生常谈,言之无物。

    就起作文的水平来说,也就是普通人的水准,将来若是被史知县点为头名案首,只怕本县读书人不服,引起不必要的风波。

    “如何?”梅康最关心的是儿子的学业,忍不住问。

    就在这个时候,一件令这对父子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只见周楠拿起梅朴的文章,凑到蜡烛前,一把火烧了:“垃圾,毫无存在的必要!下去,为师不想再看到你。”

    “你,你这贼子辱我太甚,今日小爷绝不与你善罢干休。”

    周楠不理睬这个中二少年,只严肃地对梅康道:“以令公子这篇文章看来,别说头名,能上榜就算是不错的了。可见,三公子平日里读书也不怎么样?”

    前番梅朴读书不成将私塾先生气走,自家儿子究竟是什么料,梅员外自然知道。听周楠这么说,也信了,呵斥梅朴:“小畜生,叫你平日里不好好念书,丢人现眼。”

    周楠还在叫:“下去,给我下去!”

    梅朴:“你,好大胆子,别忘记了,这里可是我梅家,岂容你这个畜生猖狂?”

    周楠看了看梅员外,说:“员外,既然你家公子这么说了,那咱们的约定就此做罢,这个学生我没办法教。”

    梅员外面色一变,怒骂儿子:“滚下去,给老夫滚。”

    “爹爹,你怎么帮着杀害大哥的仇人?”梅朴眼睛里全是屈辱的泪水。

    周楠和梅员外商量给梅三公子一个秀才功名的事情何等隐秘,梅康也是个老江湖,自然不会告诉其他人,就连梅朴也不知道。

    因此,梅三公子才觉得分外的屈辱。

    等到梅朴下去之后,梅员外:“周师爷,你今天到我这里可不单单是为骂我儿是朽木不可雕吧,说,什么事?”

    周楠一笑,指了指丢在地上的灰烬:“你儿今年的秀才功名怕是要着落到这篇文章上面。”

    “啊,这是题目?”梅员外耸然动容,立即明白周楠刚才为什么要烧卷子,那是不想叫别人知道。

    周楠也不直接回答:“接下来员外知道怎么做了吧?不过,以三公子刚才所的时文看来,就这样子上考场怕是不成。毕竟,县尊也是要脸面的,卷子做得太差,也不好给士林一个交代。”

    “明白,明白。”梅员外压低声音:“我这就到府城出钱请作文高手做一篇让朴儿背熟了。”

    “糊涂。”周楠不客气地说:“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淮安才多大点地方,此事关系甚大,只能你我二人知道,若传出去叫人听到,你儿子还要不要秀才功名了。若是事发,大老爷最得没脸,三公子这辈子就再没有资格参加考试了。”

    “那是,那是,不能叫别人知道。”梅康点头,道:“一客不劳二主,要不,周师爷你作一篇叫朴儿背熟了。”

    “我来作?”周楠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

    开什么玩笑,八股文,那是什么玩意儿。我的国学水准也就能够断句,能够将一篇幅古文读懂。叫我写文章,怕是还比不过一个八岁孩童。真要强写,丢人不说。最要命的是,自己当初可是个秀才,县里有名的才子。现在连八股文都作不来,必然引起别人的怀疑。

    梅员外点头:“当然由你来做,你以前好歹也算是个秀才,这题目想必难不倒你。怎么,周师爷将你我之间的协议当成一张废纸了吗?”

    “不不不,员外有所不知道。不是周某自夸,一篇八股文章还难不倒我。只是,我以前的作文有不少在坊间流传,还被刻成时文集子。员外没有读过说,不知道读书人的事情。每个人行文方式和气韵都有他独特之处,别人就算要仿也仿不出来。一篇文章出来,若是你熟悉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作者来,须瞒不了人。”

    “周师爷言之有理,容我下来之后好好想想又从什么地方去弄一篇还算过眼的文章叫朴儿背熟了。”周楠这么一说,梅员外也就信了。

    确实,姓周的贼子倒是难得的才子。他这次从辽东回来之后,所作的诗词已经在府城中传开去,特别是青楼里的女子,更是将这些佳作日日吟唱。

    此人的名气越发响亮,若叫他写文,确实容易被人看出来。

    周楠点头,说:“好,就这样吧,你我是敌非友,这晚饭我也不叨扰了,方才我说的题目你可记得?”

    梅员外:“好象是什么弱智?”

    周楠哈哈大笑:“是智之实,可不是什么弱智。”

    等到周楠离开,梅员外恨恨地坐在椅子上,咬牙切齿:“好个狂妄的小贼,等我儿中了秀才非将你碎尸万段不可。”

    “爹爹,我听人说周贼来了,你……没事吧?”女儿梅迟的声音传来。

    梅康冷哼一声:“一个小小的胥贼,不过是仗着县尊的势头,还真当我奈何不了他?爹爹没事。”

    梅迟一脸担忧:“那这贼子到咱们家做什么?”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会不会是周楠要不利于爹爹,不利于梅家。

    自从周楠从辽东回安东县之后,先是嫂嫂失踪案,后又是前天在船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他劫持。梅家的声誉尽毁,在缙绅中已染抬不起头来。

    一想起那恶贼,梅迟心就在滴血,只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

    方才听人说周楠到访,她担忧父亲,顾不得许多就跑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