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了却旧帐
    周楠气得大喝一声:“小兰,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会蹲墙根子了,再偷听我和你婶婶说话,送你回周家庄爹娘那里去。”

    小兰嘀咕道:“我才不回去呢,死也不回去。我这辈子也不要嫁人,只跟着伯父你。”

    她今天见了这么多银子,心中突然起了个念头。伯父家的日子过得这么爽利,以往我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就算是神仙也不过如此。我本生得丑,估计将来也嫁不了什么好人家。过去之后,说不好还要受婆婆的气。与其如此,还不如独身呢!

    人最重要的事情是认清自己,又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须知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已经预先标好了价钱,命运对你的馈赠之后总要从你那里拿走什么。有得才有失,有失才有得。

    云娘大惊:“你小孩子懂得什么,女人哪里有不嫁的,那跟庵你的姑子又有什么两样?再说了,你一辈子跟着婶婶能做什么?”

    小兰得意地说:“大伯何等威风的人物,将来这家业还能小了。不也得请个管家把这家管起了,我可以替你们管家啊!而且,婶婶将来生了孩子,我也可以帮你们带啊!”

    说起生孩子,云娘脸一红,唾了一口:“小孩子的,你懂什么?”

    周楠听到她们的对话,心中也是一动。是啊,史知县也是好心,呈文吏部,免去了我吏员的身份,衙门里的师爷自然是做不成了,每月那二两银子的俸禄自然是拿不到。而且,我手头的所有权力也将尽数归零,一切都要从头开始。表面上看起来,损失不可谓不小。

    可是,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在政治上享受特权的秀才,是统治阶级的一分子,是人上人。有了这个身份,再有我对历史的先知先觉,想要在这个世界过得爽利还不简单?

    想到这里,他身上来了精神。又暗道:新的人生开始了,周楠加油,加油,加油!

    看到云娘羞红的脸,周楠突然一阵冲突,将她抱住,小声说:“娘子,也对,我们是该生个孩子了,新年新气象,我会好好怜惜你的。”

    云娘大惊,禁不住叫道:“相公不可,大白天的,羞死人了。”

    外面传来小兰撞倒柴禾堆的声音,显然是听到不该听的。

    周楠忍不住一笑,道:“小兰,你不是要做我的管家吗?进来,数六锭银子用布包了,随我出去一趟。”

    云娘:“相公要出去,可要使钱?”

    周楠点了点头:“是,我还欠人家三百两银子,是一笔旧帐,需要了结。”

    是的,现在手头总算有钱了,是该把素姐那笔旧帐还了。否则,老是纠缠在这陈年往事上面,自己的小日子过得也没滋味。再说了,素姐现在离开了梅家。一个女人家独自生活,也需要钱啊!

    说起来,距离素姐的十日之期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她也没有过来催。

    想必她也知道梅大公子当初的真正死因,如此,自己和她的旧怨也算是得到了彻底的化解。

    据林阿大来报,素姐在家里哭了几天之后,洗了脸又开始经营起她的小书坊,人也变得开朗了些,见到街坊邻居面上也带着笑容。

    新年将近,史杰人的调令正式下来,过完年他就会回乡一趟,然后坐船逆长江而上。到湖广之后,再转道去云南。

    新任知县会在大年十六那天过来办交接。

    在任期的最后日子里,史杰人派出所有衙役丁壮给县城来了一次彻底的大扫除。

    此刻走在街上,往日遍地的垃圾已经看不到了,一切都显得干净整洁。

    今天素姐的书坊没读者,只那个十一二岁的小伙计正在帖春联。上联:一年四季春常在。下联:万紫千红永开花。

    俗是俗了点,可字写得很漂亮。一手小地方不常见的宋徽宗瘦金体,银钩铁划,力透纸背,由春联上的笔意可以看出洋洋的喜气来。

    周楠忍不住喝了一声彩:“好字,这字谁写的?”他心中好奇,安东的书生也多,可有如此功力的人却没几个。

    正在贴春联的小二见了他,吓了一跳,正要叫。

    小兰一鼓眼:“问你话呢?”

    小二:“是东家写的。”

    周楠:“素姐写的,真不错啊……她在里面吗?”

    小二正要回答,周楠摆了摆手:“你们留在这里等着。”就从小兰的手中接过那个包袱,走到后面天井里。

    夕阳正红,投射而下。

    却见,在光和影中,素姐一身白衣盘膝坐在蒲团上。面前是一口红泥小火炉,上面搁着一口茶壶。蒲团前的地上,是一卷《淮南子》。

    她正抬头看着头顶的天空,阳光落到她的脸上。

    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茶香,还有一股似兰似麝的味道。

    金色的日光中,有小小的灰尘浮动。这使得幽暗静谧的小天井中光影交错,明暗对应。

    “你来了,我知道你这几日肯定会来的。”素姐轻轻地说,面色无怒无喜。

    不等周楠说话,素姐又喃喃道:“小小天井,方寸之地,世界很大,其实属于我们的却很小。周子木,你说呢?”

    周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素姐:“我本是山西大同人,和从小生在京城,长在京城。十五岁那年,又到了淮安,在这里一活就是十多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的故乡何处。但是,我想家了,真的好想!”

    周楠嘴唇动了动:“素姐,今天我……”

    素姐摆了摆手“嘘”然后说:“别说话,你听,天空上是不是有鸽哨在响,跟京城里一样。周子木,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小女孩儿,也不知道这人间的苦。每一天都是那么快活,真好啊!”

    “十年前那件案子我已经听人说了,当初我恨不得将你撕碎了连皮带骨吞下肚。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先夫被人谋害,你也受到牵连过了十年苦日子。命运无常,你我都是苦命人。这个给你……”

    说着将从《淮南子》里抽出一叠纸,展开了。

    周楠定睛看去,都是周秀才以前写的欠条。知道她要说这事,就道:“素姐我已经带了钱过来,咱们今天就将这笔旧帐给了了吧!”

    他伸手要去接。

    突然,素姐将那些欠条塞进炉子里。

    青烟腾起,接着是一团火光。

    素姐悲戚地说:“旧帐了了,钱我不要你的。我自有嫁妆,一个人可以养活自己。十年前的案子,你我的人生都被毁了,老天已经将你我捉弄到家,现在再你整我,我整你又有什么意思,走吧走吧!”

    周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了结了,你不要银子了。唐素,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以后你可不能再来生事。”

    说完话,他阴错阳差地补上一句:“你不会还藏着几张吧?”

    “滚,快滚!”素姐大怒,要发作。眼圈突然一红,大声地哭泣起来:“姓周的,你什么都不懂得,你什么都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