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被抛弃了
    本以为这里是唐顺之的后勤补给基地,应该戒备森严才是。却不想,进得镇中,里面乱得厉害。

    镇中的房屋早已经被各大单位给号了,稍微看起来大点的院子门口都挂着牌子,上面写着衙门的名字,门口还立着卫兵。

    街上是衣衫褴褛的壮丁蜂拥而来,又蜂拥而去,口中嚷嚷:“官长,我们该去什么地方?”

    “长官,咱们吃住在何处?”

    “饿,我饿啊!”

    ……

    不用问,这些都是临时从常州各县征集而来的乡军和民夫。

    很快,在那个军官的带领下,周楠扶着夏、詹二人就到了一座小院子里,一个看起来像是总旗职位的人接待了他们。

    那军官将花名册递了过去,对总旗道:“这是江阴县征调的民壮,解送你部,快些接收了,俺也好回城去。”

    总旗上上下下看这三人:“这三人倒是壮实,不错,不错,且收下来。你们叫周楠、夏仪和詹大人?”

    不等詹通纠正,他继续说道:“进了我部,按照唐公定下的规矩,一日三餐,早饭和午饭管饱,每月还有五钱银子脚力。来人,将他们带下去安置。”

    詹通是个大胖子,身大力不亏。夏仪更是壮如铁塔,至于周楠个头也比普通明朝人高上一截。兵员素质不错,总旗很满意。

    周楠一想,即来之则安之。反正这里是唐顺之的军营,等到遇到大人物,再让詹胖子表明身份就是了,看样子大家也不用上前线,有饭吃,先混个肚圆再说。

    正在这个时候,夏仪就开始剧烈咳嗽起来,这一咳就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咳得满眼泪光。

    总旗神情一凛,对那军官道:“这三人我这里怕是不能接收,你还得另外寻个地方安置。”

    那军官大为疑惑:“这是怎么回事?”

    总旗回答:“唐公征调常州丁壮充实入镇海卫军中,咱们属于崇明沙所,这三人应该去那边才是。我若是接收了这三人,却伤了两家和气。这是军中的规矩,乱不得。你还是带他们过去,出门左转一条街就是,送客送客。”

    那军官皱了一下眉头:“唐公规矩实在太多,却是不爽利。”

    接着,他又押着三人走了大约两百来米,又进了一座院子。

    可怜詹通烧得厉害,已经是满头虚汗。到了地头,崇明沙所的人一脸为难,说:“咱们是苏州府的卫所兵,怎么可能接收常州的丁壮,还是找你们常州府衙吧。出门右转那条街走到头,再左拐就是。”

    那军官没得奈何,只得又押了三人去常洲府衙设在镇中的乡军衙门,问那边要不要人。

    接待他们的是府衙的一个书办,这人可没有那么客气,对着那个军官就是一通呵斥:“混帐东西,卑贱的军汉。咱们府衙负责的是物资转运,又不上阵厮杀,要兵做甚,你开军饷啊?”

    那军官赔笑:“衙门里转运军资不也需要夫子?”

    书办更怒:“你眼睛瞎还是不识字,这文书上说是征招兵丁乡勇三人。兵丁兵丁,自然不是夫子,你还是解送去军营里吧,叉出去。”合着说不要兵的是他,现在又要乡勇了,反正全凭一张口。

    就这样,一行人被直接轰了出来。

    那军官和手下四个士卒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原来,有明一朝,除了万历年间讨伐播州杨应龙作乱,和镇压李自成、张献忠造反,以前还从来没有在国境内打过这种规模的战争,缺乏经验。

    唐顺之虽然是干才,可上任不过一年多时间,麾下军队和军队,军队和地方关系还没有理顺,下面的建制乱得很。在杨舍镇中有十几个来自四面八方的单位,既有苏州的崇明沙所、松江府的镇海卫,还有他从蓟县带来的边军。

    另外,常州府、苏州府、松江府、镇江府还在这里设了转运衙门。

    加上本地的民政部门,乱得厉害。

    按说,随着战事一起,百姓大量逃亡,人力资源短缺,这三个壮丁应该是抢手的香饽饽才对,今日怎么没人接收,真是怪事。

    詹胖子实在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哀号:“我身子好软,走不动了,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夏仪只不住咳嗽,满面惨然。

    一个士兵好象明白了什么,对那军官道:“大哥,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三人中一个痨病鬼,一个又病得这么厉害,摆明就是吃白饭干不了活的。若是死了,也要沾上晦气,自然没人肯要。”

    古代医疗条件落后,一个感冒就会死人。

    天知道这咳得吐血的家伙是不是得了肺痨,那胖子很有可能是流感。真招入军中,把大家都过上病,那就是成片成片地倒。

    那军官一拍额头,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就说嘛!直他娘烦死老子了,不用管这三个瘟货,咱们走,回去之后就报个逃亡了事。”

    走了一两个时辰路,他手下四个兵丁早饿得前胸帖后背,镇子里可没有那家衙门好心请他们吃饭。同时叫道:“说得好,反正钱已经到手,咱们回县城去了。”

    说罢,呼啸而去,只留下面面相觑的周、夏、詹三人。

    原来,那军官正是客栈卫老板的侄儿,如今正在常州府乡军效力。拉周楠等三人抵役的文书手续都已经做好,他个人也分了几两银子。

    既然钱已经到手,也懒得再多管,咱当兵的,要节操何用?

    战争时期,逃亡的士卒和民夫多了去,也不少这三人。

    难不成还留在这里挨家挨户求那些衙门的大爷们行行好,收下这三个孽障吧,老子可受不了这个气。

    至于这三个住霸王店吃霸王餐的,管他去死。

    看到那五人绝尘而去,周楠突然急了:“诶,诶,诶,别走啊,你们走了我怎么办?”

    “哈哈哈哈,这些军汉终于走了,咱们自由了。”詹通突然清醒过来,大笑:“周子木,快扶本大人回城去,咱们依旧去客栈呆着,等夏千户那个朋友回来,借了盘缠回京。”

    周楠没好气地说:“我倒是宁愿被人充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