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周楠之所以判断这个军官是唐顺之任命的,还是唐应德最最贴心的人,原因很简单。

    所谓兵备道,乃是明清两朝明朝时在边疆及各省要冲地区设置的整饬兵备的按察司分道,主要负责分理辖区军务,监督地方军队,管理地方兵马、钱粮和屯田,维持地方治安等。属于地方军事机关,主管一般由都指挥司的副使或佥事充任。

    明朝省一级政府机关分为三司,掌管民政的布政使,掌管刑监狱的提刑按察使使,掌管军队的都指挥使。

    称之为三司。

    不过,明朝中期之后,三司的权力逐渐被中央派出的巡抚、巡按和镇守太监所代替。

    巡抚管民、巡按掌刑、镇守太监统帅地方军队,称之为三堂。

    三司从此有名无实。

    根本原因在于吏治败坏,三司官员不仅**,而且无能。根本无力处理地方事务。而且吏部的官员选拔和罢免体系出了大问题,已经丧失了纠错能力。朝廷无可奈何之下只能紧急派遣中央官员来给地方衙门擦屁股。最后三堂由临时的派遣机构演变为常驻机构。

    说简单点,就是朝廷设立了新的省一级机构,并由其统领一省。

    原有的布政使、按察使继续保留,当然省的业务全归驻省的三堂。

    布政使只吃饭不干活。他们下面不三司官员全部给踢到地方,负责管理几个州县,混得很惨。

    因此,所谓的封疆大吏一般都是指巡抚,而不是布政使这种所谓的官员。

    周楠在安东县衙干了大半年,对于明朝政府的远行程序和游戏规则自然门清。

    按说,苏松兵备道的长官应该是个面白无须的太监才是。眼前这个中年人生得黑胖,下颌还长着胡子,显然就是个老军汉,这就透着不寻常了。

    要知道,太监是皇帝的家奴。明朝因为前有唐末藩镇之祸的前鉴,后有成祖靖难之役、宁王的寰壕之乱,对于地方藩王和军队都像防贼一样防备。

    九边镇军都由文官统帅,军队中还设有太监和锦衣卫监视。至于地方上,所有的军队都归镇守太监掌管。比如南京应天府的军队长官是南京镇守太监,凤阳的军队长官是中都镇守太监。

    至于地方上的兵备道,则都设有镇守太监。

    太监是皇帝家奴,所有权力来自皇帝,算是天子的家人,没有了皇权,他们什么都不是,将军队交到宦官手头也万岁爷也放心。

    太监掌管兵备道,那是可是明朝政治的铁律,是一条红线。

    要想碰这条红线,更换成自己人,有这个手段的人当今天下大约只有胡宗宪和唐顺之两人。毕竟现在是战时,做为前线军政总负责人,他们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特权。换别人,借十疙瘩胆子也不敢。胡宗宪如今在福建,那么任命这个中年人掌管兵备道的只能是唐顺之了。

    那中年军官大奇:“这么多药材,应德公拿去做甚,还吩咐要瞒过其他人?你这厮大言说此事涉及甚大,至关要紧,却不好叫人知道,我前阵子一随扈应德公怎么不知道此事?”

    随扈唐顺之,果然是他最重要的心腹,周楠早已经想好定计:“这些药自然都是应德公吃掉了,你不知道也不奇怪。”

    “都给应德公……吃掉了……上千斤药材……”

    这下不但那中年军官,就连于重九等人看周楠都是一副关爱智障的眼神。

    于重九等人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知道周楠原本是个读书人,口齿伶俐,人也精明。本以为他要凭三寸不烂之舌感动那个军官,救大伙儿一命。

    却不想现在说出这种荒谬的话,怕是要将那中年人给激怒了,等下只怕连一个痛快去死也求不得。

    果然,那中年军官拍案怒啸:“好个失心疯的狂悖之徒,上千斤药材,就算是喂牛也得喂上好几日,如何能够叫人吃?”

    周楠突然一笑:“将军不是郎中,自然不知药理。素不知道这药丸中还有提纯、萃取一说。一千多斤草药正要去芜存箐,最后剩下来其实也没多少。还是那句话,此事情关系到军国大事,恕我不能细说,否则,只怕要耽误抗倭大事。将军也不要问,小生只是觉得这么死实在太冤。”

    这话说得越发不着边际,还同军国大事扯到一起。中年军官怒极反笑:“某现在倒不极着斩你,倒要听你说说这一两千斤草药应德公是怎么吃完的,又同抗倭有什么关系。今日若不说出个道理来,休怪我辣手无情。等下,直接架一口油锅炸了你。”

    周楠:“将军真要听。”

    中年军队收起笑容,只一脸狰狞地看着他。

    周楠轻叹一声:“将军,应德公乃是东南一柱,苏、常、扬战事全靠他老人家一手擎天。如果,我说如果应德公突然积劳成疾倒下了,这战局怕是不堪设想啊!将军既然随扈唐公身边,难道你没看发现唐公面上满是淤斑,口齿常有血淋漓而下吗?我看他老人家这情形,已是病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达之不所及,药不至焉。就我看的唐公叫我等解送过去的药材而言,都不对症。别说一两千斤,就算再吃得万斤,也是药石不能至也!奈何,奈何!”

    孙书办:“将军,此人胡言乱语,也就是新招募进我兵备道的流民,相必是死到临头乱说。”他今天带人捉拿天二库一干人,已经将于重九等人得罪到死。

    要么不做,要做就将事做绝,还是早些将他们砍了爽利。

    “且慢!”那中年军官突然沉吟起来,只郑重地看着周楠。

    良久,他站起身来:“把这些人先关押起来,来人,带着他跟我走。”说罢就指了指周楠。

    夏仪等人没想到大家就这么逃过一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到现在也弄不明白,周楠所说的话自然也听不懂。

    不过,蝼蚁尚且偷生,能暂时不被处斩就有机会。于重九等人面上露喜色,泪水也掉了下来。

    ps:刚才更新的章节被屏蔽,修改后重新发一遍。

    再ps:最近状态奇差,写的有些水。我已经删除了后面的几万字存稿重新写。江阴的情节还有几章结束,请大家谅解。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