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朋友,要片儿吗
    道理很简单,裕王是个胆小怕事没担待的。手机端

    说起这个未来的明穆宗隆庆皇帝朱载垕还真是个倒霉鬼,从出身到死都没爽利过一日。

    嘉靖皇帝以藩王继承正德皇帝的皇位,登基的时候才十四岁,还是个半大孩子。他因为笃信道教,估计是服用含有大量重金属元素的丹药过多,生育能力堪忧,到嘉靖十二年二十六岁的时候才生下第一个儿子朱载填。

    天子初为人父,自然欣喜若狂,。可惜,婴儿才活了两个月夭折了,追封谥号哀冲太子,葬西山。

    过得两年,嘉靖有生下次子朱载壡。这孩子倒是争气,健康成长。三岁的时候被皇帝立为太子。可惜,等到他十三岁那年,又生病去世,追封谥号庄敬太子,葬西山。

    接下来,整个皇宫好象了魔咒,皇子生一个死一个,先后死了三人,最短的那个只活了一天。

    皇子如此,公主也跑不掉。嘉靖在位四十五年,先后死了四个公主。

    由此可见在医学落后的古代,婴儿、孩童的死亡率有多高。

    一次两次也罢了,次次如此,嘉靖心犯了嘀咕,请术士占卜。回答说“二龙不能见面,否则必有一伤。”简单说来,皇你是现在的真龙,太子是未来的真龙。那么,问题来了,谁是真谁是假,必然要争个清楚明白,直到有一人倒下认输为止。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现在,连陛下见过的公主都活不下去了呀!

    嘉靖皇帝笃信道教,对方士之言自然是深信不疑。

    因此,从内心来说,他是拒绝见自己未来的继承人裕王的。到如今,父子两人已经十多年没见过面了,而皇帝也一直不肯立储。

    实际,作为一个父亲,嘉靖皇帝还是非常挂念自己儿子的。从一开始确定了裕王的继承人地位之后,不断选拔精英充实“东宫。”

    不过,嘉靖皇帝乃是大明朝最有政治手段的君主之一。他一面在加强裕王的班底,为儿子将来接位做准备,一面又不断削弱王府势力,以达到一种未免的平衡。若是王府力量太强,至于尾大不调,裕王在手下的挟持下来一个玄武门之变问题严重了。

    帝王心术,裕王自然无从揣度。他只是看到父亲十多年不可自己见面,对“东宫”也诸多制约和训斥,难免心忐忑。关起门来在王府过自己的小日子,外间的事情一概不问,生怕引得火来烧了自己身。

    等到后来继位之后,终于没有人约束,裕王翻身做主人,纵情酒色,又服用丹药,在位不过六年撒手人寰。

    说起来,也是个可怜人。

    有强悍的父亲,必然有懦弱的儿子,世界的事情大多如此。

    裕王目前的处境来说,只要他不笨,自然不会轻易给自己找事惹麻烦。有人要搞事削弱我王府一系的力量,生受了是。反正我一个字“熬”,熬到接位那天是了。

    如果周楠真要通过詹胖子去求见裕王,只怕不但见不人,王爷反回为了避嫌反把他交付有司。真如此,那是自投罗。

    走王府这条路不行,去三法司不行。走科道也不可能,秦梁是清流,显然科道也不是铁板一块,也有人想动王府。

    在长安街走了半天,周楠也没主张,心负气,暗想:老子不管了,干脆回淮安去。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在身边问:“朋友,要片儿吗?借一步说话。”

    周楠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一处官衙,抬头看去,霍然正是大理寺。门口立着许多不三不四的人,甚为热闹。

    听到这句熟悉的话,周楠差点流下激动的泪水:“您老也是穿越过来的,怎么混到卖光碟的地步,真给穿越者丢脸啊!”

    见他一脸的骇然,几人小声道:“朋友是不是来大理寺办案子的,告状还是捞人?只要银子使够,咱们没有办不成的事?”

    “实话告诉你,我表弟在户部郎张大化府听差,到时候我叫他弄张张郎的片儿给你,大理寺怎么也得给些面子。”

    见别人抢先了,一人不满,冷笑:“郎郎,正五品的官京城里没有一千也有六百,算得了什么?一个户部郎,也敢大言从大理寺捞人?”

    先前说话那人大怒:“你懂个屁,实话告诉你,今要命御史沈阳、户部郎张大化张大人清理畿内庄田,清出隐冒庄田。大理寺的人敢不给面子,清丈他家的土地。”

    “好了,你们也不要争了,我家老弟在罗龙罗大人手下听差,我让他取罗大人的片子过来。”

    罗龙,当朝首辅严嵩的智囊。

    周楠这才明白,他们口的“片儿”不是光盘,而是官员的名刺名片。而这群人,则是掮客。

    原来,明朝的大理寺相当于后世的最高法院,专事重大案件的最后判决,每年不知道要经手多少案子,也不知道又多少地方的人京走关系通门路。

    于是,有不少在京城识得贵人的浪荡子弟专靠这种业务为生。

    对于这些人,周楠可不太相信。不可否认,他们之或许有人有达官贵人的门路。可自己身这件案子,却不是掮客们能搞定的。

    笑着摆了摆头,正要拒绝。这个时候,一个形容委琐之人走过来,喝退众人:“大家别闹,这是认识的朋友,也没有多少钱,浪费口水有意思吗?”

    听到这话,众掮客这才一哄而散。

    周楠一看,哈,不是冯川又是谁?这还真是冤家路窄,既然落到我手头,今天不拿个说法出来别想走。

    当即,他一把抓住冯川,低声道:“姓冯的,本官还到处寻你,却不想你自己送门来。走旁边说去。”把他拖到旁边的巷子里。

    冯川一脸迷茫:“周大人,你这话什么意思?”他是个标准的闲人,平日里没事,除了做房牙子,还做人牙子和掮客,反正什么事情赚钱干什么。

    他知道周楠有钱,出手又大方。刚才见周大人一脸沉思地立在大理寺门口,以为他有官司要打。

    这可是一个优质客户啊,得抓在手里。因此,他才对其他掮客说周楠是自己的熟人,还是没钱的那种。

    可眼前的周楠满面狰狞,他有些担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