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离经叛道的少女
    带着好奇,周楠进了书屋。

    当跨入门槛,就听到朱聪浸的怒吼:“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小姐之言极是荒谬,世上只闻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女子从一而终,此乃天道和人伦,哪有一女多夫的道理?”

    周楠听得此言,大吃一惊。一女多夫,这也太前卫了点吧?

    又定睛看去,却见,朱聪浸和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正襟危坐于书房中。

    那少女生得娇小,却明眸皓齿,眉宇中带这一股英气,竟是潇洒**。在她身后,则立着白七。

    如果没有猜错,这人正是徐阶府中的阿九。

    阿九摇头:“不然,朱兄此言差矣。所谓礼仪道德,不过是南时朱熹和二程建立。再两宋之前,妇人再醮也是常事。譬如唐朝太平公主就先后嫁了两次,宋朝易安居士李清照在丈夫赵明诚去世之后也重新嫁人。偏生在朱程之后,就要用这些所谓的纲常伦理来束缚女儿,毫无道理。”

    “朱程之前,无论是孔子还是孟子,都没有说妇人丧偶之后就必须守节。”

    周楠听到阿九这么说,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原来这二人是在讨论妇人丧偶之后能不能再嫁,而不是一妻多夫。否则,若是他们的谈话传出去,自己的名声算是彻底地怀掉了。

    “见过九公子,不知大驾光临有何见教?”

    阿九朝周楠一点头,露出洁白整齐的小米牙:“自然有事来寻周大人,叫我好等。”

    “住口!”这个时候朱聪浸发出一声怒吼。

    他是皇族,虽然不能参加科举,可从小读书,儒家的理论在他心目中神圣不可侵犯。一般读书人说起孔子和孟子都不敢直呼其名,而是以大成至圣先师和亚圣称之:“你这女子直是可恼,若是女子不守妇道,还有何廉耻可言,人之所以不是禽兽,那因为知耻守序守礼。所谓礼仪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

    阿九不屑地冷哼一声:“朱兄,你我今日是在探讨礼制,切磋学问,你若有道理但讲无妨。一味上纲上线,以大帽子压人,只能说明你这人腹中无物,草包一个。”

    “你!”朱聪浸气得满面铁青,手微微发颤。

    见他要发怒,阿九突然一笑,反问道:“朱兄也是饱读诗书之人,想必读过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这句话?”

    朱聪浸:“读过又如何?”

    阿九:“你们读书人,一向奉孔孟的话为圭皋,想来这两位圣人的话必然对的?”

    朱聪浸:“那不是废话吗,你一个小女子又懂得什么圣人言。”

    阿九眼珠子灵活地一转:“那么我问你,为什么孔孟当年不禁妇人再醮?”

    朱聪浸:“我如何知道?”

    “那是因为你读书不细,或者死读书,不知道思考。”阿九接着道:“原因很简单,国家缺人口。妇人体弱,下不得地,打不了仗。若丈夫死了,就要守一辈子,不给国家生孩子,拿你何用?”

    “孔子论语先进篇中有言: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这篇文章来看,当时海内如齐、晋这样的大国,举全国之力也不过战车千乘。以一车三人算,也就三千甲士。国家征兵,以二十丁抽一,国家有青壮男儿不过六七万,再加上五十岁以上老人和十二岁以下孩童,还有妇女,孔子那个年代所谓的大国也就几十万人口。”

    “史记越王勾践世家记载,勾践开始伐吴时出动的兵力是:发习流二千人,教士四万人,君子六千人,诸御千人伐吴,合计四万九千人。可见,当时越国总人口并不多。”

    “战国时代秦、赵长平之战,武安君白起坑杀降卒四十万,就几乎将赵国所有的青壮屠戮一空。由此可见,当时的赵国也不过几百万人口,也就是如今的两三个顺天府而已。”

    阿九继续说道:“由此分析,古时海内人丁稀薄到何等程度,人口才是国家强大的基础。所以,古人并不禁妇人再醮,甚至鼓励寡妇结婚生育。你要守节,还有受到官府的惩处。到宋时,人口一下子多起来,就拿东京汴梁来说,就达百万之巨,这一点你可以读读东京梦华录上面写得清楚。”

    “人口一多,吃饭的人就多。这个时候,衡量一个国家国力强盛与否就不再是人口,而是钱粮。人一多,必然用礼仪和法纪来约束个人的行为。如此,才有妇人节烈一说。”

    “可见伦理道德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时代不同,自不相同。”阿九指着朱聪浸的鼻子道:“朱兄你还是读书不细,或者是读书的时候不用心。学而不思则惘,说得就是你。”

    周楠听得大吃一惊,暗道:这阿九不会是穿越者吧,竟然懂得历史唯物主义?而且,这女子才十四五岁,竟然读了这么多书,难得难得。

    听到阿九讽刺自己,朱聪浸更是恼火:“荒谬,荒谬。”

    周楠怕他们吵起来,忙打断道:“二位在讨论妇人再婚吗?虽说官府提倡寡妇守节,国家也有寡妇守节二十年,家中每年可免一石赋税,死后也会立牌坊旌表。可寡妇若是日子过不下去,要再嫁也是常事。”

    明朝正处于资本主义萌芽阶段,各大都市开风气之先,妇女再婚甚至离婚也不鲜见,大家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都是下里巴人,小市民阶级,又不是士大夫,吃饭要紧。

    阿九笑道:“我刚才听朱兄说他家是开书坊的,恰好我也喜欢看书。什么都看,除了经史子集,就连演话本甚至风月书儿也是来者不拒……”

    旁边一直面无表情立着的白七听她说得越发不象话,发出剧烈咳嗽起来。

    阿九大为不满,横了他一眼:“你咳什么,看风月书儿又如何,我这是研究学问,又不是要学,你给我憋着。”

    白七一张脸憋成了紫色。

    阿九:“我刚才和朱兄说,这坊间刻印的书儿怎么都是给男人读的,怎么男人都是三妻四妾,这不公平,应该专门为女子出一本一女多夫的书儿。”

    她突然兴奋起来,眼睛里闪着精光:“你想啊,咱们可是这么写。写一个相貌普通甚至有些丑的女子,突然被一大群风流才子、饱学大儒、英俊男儿爱之入骨。可惜啊,她只有一个女儿身,又如何嫁得了那么多人。”

    “那又是何等精彩的故事……咱们弄一本这样的书来,闺阁中的小姐们必然为之疯狂。一两银子一本,不怎么也得三两银子一本。卖他个几千上万本,这又得赚多少钱啊!”

    阿九姑娘想到这远大钱程,悠然神往。

    周楠张口结舌:这……不就是后世的玛利苏吗……这九公子不会真是穿越者吧?

    阿九:“我就是女子,自然懂得女孩子的的心思。朱兄,相信我,没错的。”

    朱聪浸大怒:“一个相貌普通甚至有点丑的女子凭什么让风流才子爱之入骨,为之疯狂,他们眼睛都瞎了吗?”

    阿九淡淡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男女之情这种事谁说得清楚呢!弄一本这种书吧!”

    朱聪浸:“听你的话,弄这种书,我非赔本不可。如此污秽人心的书儿一刻,我还有何颜面立于世?”

    阿九:“先前不是说你那书坊刻一本书赔一本吗?颜面,你都被浑家打出府来,有家归不得,还有谈什么颜面?”

    “你……道不同,不相为谋!”奉国将军朱大人愤然暴起,振衣而去。

    周楠看着阿九,越看越觉得有趣。这女孩子实在太带离经叛道了,简直就是个穿越者,这样的人在古代还真是珍惜物种。

    而且,这女子读了很多人,也是有独特的见解,实在难得。

    这还是一个家生子应有的素质吗?

    周楠心中怀疑,道:“九公子,那日匆匆一别,还未请教尊姓大名。以公子的学问和见识,想来也是个有身份之人,还请教。”

    “你问一个女子的姓名是不是不妥当,依旧叫我九公子好了。”在古代,女子的闺名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除非是自己的父母和丈夫。阿九笑了笑:“也罢,叫你知道我名字也无妨,我姓徐名栀。我听说了,你已经见过我祖父了,拿来!”

    说着就摊开了右手。

    “什么,你是徐……阁老的孙女?”周楠吃了一惊。

    阿九有些不高兴了:“冒充徐阁老的孙女有好处吗?我也懒得瞒你。”

    周楠:“徐阁老贵为次辅,官居二品,何等尊贵。想不到公子竟然是阁老的孙女,失敬失敬。”难怪这阿九能够霸占刑部和大理寺外的衙门黑市经济,原来却有这样的身份。

    徐家一向霸道,门人、奴仆在松江横行乡里,欺男霸女,民愤极大。每年总有几桩案子告上去,可惜官府都不敢管。

    阿九不屑地撇了撇嘴:“我祖父有两子,十四孙,十个孙女,子孙一多,也就不值钱了,像我这种庶出妾生子,在府中的地位还比不上贴身侍侯祖父大人的丫鬟,又有什么好炫耀的?”

    周楠深以为然,任何家庭,不管是皇帝家还是普通百姓。家中人口一多,必然分出亲疏。落毛孔雀不如鸡说得就是不受宠的家生子和远房子弟。朱聪浸如此,阿九也是如此。

    这个九公子想必在府中颇受欺凌,被人无视,这才整日在外面乱逛乱混,也没人管束。

    阿九:“你别同情,我日子过得爽利着呢,每月赚他百十两银子不在话下,府中的兄弟姐妹们嫉妒得眼珠子都绿了,好开心!拿来。”

    周楠:“拿什么?”

    九公子:“上次你说要见徐阁老,人已经见着了,那两百两银子是不是该给我了?”

    “沃日!”周楠一口茶水呛了出来,他倒是忘记这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