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李伟服软
    看到落了一地的木炭,周楠禁不住摇了摇头。

    窝头坐在地上,大声哭号:“欺负人,太欺负人了!”自己今天是第一次替主人家买东西,那可是一笔两钱银子的大买卖,竟然被人抢了。

    损失如此巨大,不禁让他对自己的家丁职业前景产生了怀疑,

    周楠安慰道:“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被抢了你再去买就是了,别哭了。”

    正在这个时候,朱聪浸抱着一个茶杯慢悠悠地从客房踱部而来,问:“那女疯子走了?”

    周楠:“走了,流年不利,应有此劫。”

    朱聪浸:“恕我直言,徐阁老家教实在是可圈可点。这九公子就是自己胡乱读书,已是走火入魔。子木,喝口水消消气。”就把杯子递过去。

    “什么茶?”

    “泡枸杞。”

    “你这个油腻中年。”周楠突然想起一事:“朱兄怎么还没回家?”

    朱聪浸大怒:“如何敢回去,别说回府,我是连一步也不敢出屋,你看看我这张脸,怎么见人?”

    他的脸被妻子抓花了,过得一夜不但不见好转,还变得红肿,有点发炎。

    “怎么也得将伤养好才能离开,还有,子木,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周楠:“你是讹上我了吗?”

    “什么叫讹,此事因你而起,自然需要负责到底。再说了,我离家的时候走得匆忙,已是腰无半文。要不……你借我点钱,我住教坊司里去养伤?”

    周楠:“朱兄,朱哥哥,你老人家还是歇着吧!”

    “诶,我先回屋迷瞪片刻,吃饭的时候记得唤我。”他又回头对青花道:“厨娘,我口味重,多盐多酱大油来颗葱。”

    周楠直翻白眼。

    第二日,他自去行人司当职,手下人问周老爷有何吩咐。

    周楠:“照旧。”就提笔依旧写了一份公函叫人送去李伟府上。然后在着手下在外面逛了半天,混够时辰,下班,回家。

    回家之后,朱聪浸却不在,问黄豆,回答说朱大老爷吃过午饭就走了。

    周楠松了一口气:“这厮可算回家去了。”

    “子木,谁回家去了?”熟悉的声音传来,回头看去,却见朱老爷满头是雪跨入门槛。

    周楠:“你不是回家去了吗?”

    朱聪浸:“谁敢回家,找不自在吗?我刚才是去书坊看了看帐本,本打算在帐房支点银子。可恼帐房死活不肯,还说要去禀告夫人。吓得我呀……一道烟又回来了。风声实在太紧,不行,我这几日都不能出去了。还好我机灵,弄了一大捆小说书儿回来,倒可以打发时光。”

    说着就拍了拍手上那一口硕大的包袱。

    周楠连骂他的力气都没有:“吃饭,吃饭。”

    ……

    总体来说,周楠接下来两日的日子过得还算平静。徐阁老的孙女徐栀自从那天被他扯下半副衣裳,看到锁骨之后,口头虽说为自己的美貌而得意,但毕竟是一个豆蔻少女,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来叨扰。

    朱奉国将军也没有生事,自每天呆在周楠家的客房里看小说,只吃饭的时候出来在院子里转转,过起了衣来伸手食来张口的生活,完全没有回家的想法。由此可见,他以往受夫人的压迫是何等严重。

    反正就是添一副筷子的事情,加上对他又抱有深刻的同情,周楠也不撵他走。只好奇地问,朱大人,你成天看小说不觉得无聊吗?

    朱聪浸正色说,你道我是在读书消遣,其实我是在琢磨书坊怎么出一本书亏一本,倒是想看看这些书为什么就没人买。

    周楠:“那好,你老人家慢慢琢磨吧。”

    至于行人司那边,也没什么事,反正每天上午去一趟,照例给李伟发一道公函重申朝廷清丈皇产的政策和决心,希望李国丈能够悬崖勒马回头是岸,勿谓言之不预。大有后世机关传达室、信访办风范。

    估计老李也就当周楠是个屁,自然置之不理。

    然后在司里吃过午饭,带着手下在外面逛上几圈,各自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

    这样一来,周楠简直就成了行人司最清闲之人。

    有一个好消息,行人司发工资了。二两银子,两石米。

    周楠就让黄豆和窝头拉了板车,将米装好,拉回家去。正在办支领手续,就有书办来请,说是秦司正传他过去,有事交代。

    “下官见过司正老爷,不知道有何吩咐?”

    “周行人,坐坐坐。”秦梁请周楠坐下,问:“朝廷命你清丈京城皇产一事不知道办得如何了,沈阳、张大中还派人来催问过。”

    周楠回答:“禀司正,正在办理,已经发过几次公函给李伟,却是比较棘手。”

    “是啊,不但是你,其他衙门在清丈京畿皇产的时候也比较头疼。我朝立国百年,京师多贵人,又多是天家宗室。这事的火候得拿捏好了,既能办好差事,又不能让宗室对天子心怀怨怼,有损陛下的仁爱之心。你只需实心用事,不用顾虑太多。”

    周楠心中腻味,暗想:什么不用顾虑太多,还不是让我在前面顶雷。估计是其他工作小组进展不利,沈阳和张大中也承受不小的压力,这才派人过来催。这秦老头见我消极怠工,心中不满。反正这活就是背锅的,我且拖着。

    正想着怎么编个借口解释自己不停给李伟发公函这事,以及其中的道理。

    秦梁突然笑道:“周行人,你道老夫是责怪你发公函一事吗?其实,这事做得甚好。世上的事情讲究的是师出有名,先礼后兵。一切按照朝廷礼制来办,别人也不好说什么。所谓,公生明,廉生威嘛!”

    周楠倒是意外:“老大人谬赞了。”

    秦司正:“对了,你一连发了数封公函过去,李伟那边有回音了,说是愿意和周行人见上一面,商议清丈他家隐匿的皇产一事,请你过府一叙。”

    “啊,此言可真/”

    秦梁抚须哈哈笑道:“自然是真,哈哈,最近京城清丈冒隐皇产一事闹得沸沸扬扬,宗室多有不满,诸多抵触,以至无法实施。若周行人你能顺利清退李家田产,那可是立了首功了。”

    周楠大觉意外,他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发了几封公函就顺利办成此事。

    意外,意外啊!

    想了想,心中就认为:也对啊,赵经历死得不明不白,明显是有朝中大姥设的局要对付裕王一系。

    裕王系的智囊高拱、张居正、李春芳、冯保等是何等精明强干之人,如何看不出来。

    估计王府也会让李伟低调行事,务必不要惹祸上身,该退的地产退就是了。对于他们这些大政治家来说,钱财不错是身外之物,和政治上的利益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想通这一点,周楠心中欢喜,一件大功到手了:“是,大老爷,属下这就带人去李伟府公干。”

    他在心中琢磨,这事也不能干得太过火。到时候随意清退几百千余亩地做个姿态,双方各退一步就是了。

    朝廷其实需要的就是李伟为宗室、外戚做个表率。至于退多退少倒不重要,关键是态度和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