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走水
    

    听到儿子的唠叨,严嵩笑了笑,也不说话。心道:嫡生孙女给绍庆做妾,可能吗?如果那样,徐阶还要不要脸了?

    他已经许久没见到胡宗宪,不住劝酒:“汝贞,多喝几杯,今日是老夫最快活的一天,就当咱们吃团年饭了。”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外面响了微微的喧哗声,好象是有奴仆在低声说些什么。

    严世藩病得厉害,病人性子急,正要发作。

    一个书办飞快地走进来,沉着脸:“阁老,你还是出去看看,西苑情形好象有些不对。”

    严嵩:“什么不对?”

    书办:“西苑起帝引火**,烧了小半皇宫。到大火熄灭,也没有找到他的尸骨。到现在,生死成迷。

    开了值房,一边处置相关事宜,徐阶一边小心地看着严嵩,他知道首辅今天对他是相当的不满,怀疑他有争宠之念。

    心中不觉大叫冤枉:我也是多嘴让首辅拨款重建仁寿宫,却是忘记天子和严阁老根本就拿不出钱来。罢,这事老夫也不管了,让他自己操心去吧!

    想到这里,徐阶就假装实在扛不住的样子打瞌睡,严嵩叫他也装听不到。

    装着装着,他倒是真的睡着了。

    旁边,严嵩笑了笑:“岁月不饶人啊,都老了。”就示意让书办将炉火拨旺些,给徐阁老盖上一件袄子。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