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大跌眼镜
    终于到了填写访单的的时候。

    这可是京察中最要害的一道关口。

    无论在任何一个朝代,作为一个中央机关,能不能做出成绩其实不要紧,关键是如何向上头交代,叫人挑不出错来。因此,日常的文书往来、数据核算都做得塌实,基本没有把柄可抓。

    但访单却不同,乃是同事之间互相打分互相检举。

    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一个单位人多了,就算你再会做人,也会有人因为和你有利益冲突想将你搞下去。就算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我也可能因为你有一口黄牙而看你不顺眼。

    人心这种东西最是难测,有一句是怎么说来着:堡垒是从内部攻破的。

    据说,每次京察很多人都是因为大明朝设计的这个访单制度,被同事举报而落马。最叫人憋屈的是,你到倒霉的时候还不知道是谁在使坏,想报复也不知道该报复谁。

    因此,今日一大早,行人司里可谓是一团和气。同事和同事之间见了面,都拱手作揖,显得分外亲热。若不是顾及到大家都是进士出身要有清流言官的体面,只怕大伙儿早就和市井中人那样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

    “谢兄,昨夜愚弟请你吃酒,你推脱说家中有事。有传言你去了邹给事中府上,此事可真啊?”

    被问到的谢行人面上变色,打了个哈哈,道:“君子宁从直中取,莫向曲中求,蝇营狗苟的事情,在下还不屑做呢!”

    另外一个行人插嘴:“谢兄说得是,我辈君子光明磊落,如何能够钻营。世间自有公道人心,又怕什么?再说,昨夜邹大人又不在家。”

    “哦!”众人面上都露出会心的微笑,谢行人意识到自己失言,面色显得尴尬。

    实际上,他口头说得正义凛然,但昨天夜里还是按捺不住去邹应龙那里活动。可运气不好,邹大人却不在。同时,还在那里碰到另外两个同事,这就有点尴尬了。

    周楠在旁边听得好笑,心道,昨夜邹应龙应该是去了徐阶那里商议大事,这些鸟人们去走门子扑了个空,是不是很伤心是不是很失望啊?

    很快,孙士约,邹应龙、秦梁就进了大厅堂。

    孙士约照例开始训话,说了很大一通“言者无罪,闻者足戒”“你们不要有任何顾虑,畅所欲言,今天所写的访单都是匿名的,将来也会归挡封存”的话,直站得大家两脚发软。

    好不容易等他说完话,秦梁叫各人回到自己位置上时,大家竟然有一种如蒙大赦之感。

    每人案前都放着一叠访单,类似于一个表格,天头上是每个行人的名字和职司,下面一栏则是需要填的考评,你可以在“卓异”“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和“下上,下中,下下”中选一个填上去。

    然后是第二栏,这一栏你需要对为什么对同事做出这个评语进行阐述,字数限定在三百字之内,时间一个上午。

    按照周楠的想法,这些混帐同事都要评个下下自己的念头才通达。可想了想,若是都给他们差评,总得编个理由吧?逐一写下来,就快上万字了,实在太费劲。再说,自己和大伙儿又不熟,真要打击报复,欲加之罪,想要编个理由也需大费精力,实在受不了这个烦。

    于是,他大多给了个上下或者中上的评语,给的理由也很简单,不外是“某某某质高行洁,我辈楷模”“xxx,勇与任事,众皆心服。”做官做人,你好我好大家好。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必跟所有人过不去呢?

    当然,和自己有怨的几人他也不会客气。比如那个尚行人,就得给个下下,还得罗列些罪状。倒不是我周楠不能容人,君子以直报怨,难不成别人打你右脸,你还将左脸伸过去。而且,那厮也肯定不会说我周楠的好话。

    很快,一个上午的时间过去,交了仿单之后,各回各屋,等待孙、邹二人的终审。

    这个终审孙士约和邹应龙要一一将几百份访单看完,然后综合前两日的考成下评语,然后提交内阁、吏部、都察院,作为官员们未来升降的标准。

    大明朝有品级的京官没有五千也有三前,上头可认不了这么多人。因此,孙、邹二人的初评送上去之后基本都会准了,今天这一场考核直接关系到大家的前程。

    整个行人司弥漫着一股凝重的气氛,各人都呆在屋中或看书或喝茶,等到着自己未来的命运。

    时间一点点过去,京城的天黑得早,不觉日色朦胧,大厅堂里亮起了灯,三十过个行人又被传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因为年事已高还是有意为之,孙士约坐在那里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也不说话,只朝邹应龙挥了挥手,示意这次考成由邹给事中主持。

    邹应龙开始宣布考评结果,不出意料,大家基本都是一个中上,偶有几个行人因为政绩突出得了个上中。

    如果不出意外,这次考成大家算是平安度过了,除了周楠……

    大家都将目光落到周楠身上,心中暗笑:听闻这厮在延庆州主持祭祀大成至圣先师的时候得罪了邹应龙,今日落到他手里还能有好?而且,我等给他写的访单上也没有什么好话。哈哈,这次总算可以将这个秀才赶出行人司了。我行人司何等清贵之处,岂能有你这个杂流容身之处?

    邹应龙朗声念道:“川陕茶马司尚敏人,下中。”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没错,茶马司是行人司中油水最多的职位不假,一年下来几千两银子入项可以保证。但实在太累,很多人都将命丢在那里。而且,茶马司远离京城,升迁的机会也不多,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大约是出于补偿,每次京察考成,茶马司不说卓异,一个上中或者上下还是有保障的。

    今日却得了个下中,简直荒唐。

    尚行人大怒,排众而出,叫道:“邹大人,下官在川陕栉风沐雨,一心为朝廷办差,缘何才得了个下中,还请大人明示。朝廷若是这般对待我等实心用事之人,人心何服?”

    正在假寐的孙士约受惊般地睁开闭上的眼睛:“尚敏人,你坐下,让邹给事中把话讲完。”

    邹应龙冷冷道:“没错,你在川陕是辛苦了,可那是茶马司应尽的本分。换任何一个人过去,也能做好。本应之务,难道也能做为功绩?茶马司的公务且不论,你私德有亏,本官甚为不齿。”

    尚行人一呆:“下官私德有亏?”

    邹应龙拍了拍面前的访单,喝道:“尚敏人,有人举报你回京之后纳了一双母女。真是人论颠倒,衣冠禽兽。如你这种小人,本官应该该你个下下的。你自己说,有没有这事?”

    听到这话,众人都抽了一口冷气,看尚敏人的目光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这尚行人,好情趣啊!

    “没有,没有。”尚行人大惊,没错,他这次回京因为没有照料饮食起居,生活颇有不便,就去人市场买了一个丫鬟一个老妈子。这二人恰好是母女,之所以一起买回家,他是不忍看到她们骨肉分离。

    现在却被人告黑状说收了母女花,问题是内宅中事根本就辩解不了,再辩下去,那就是越描越黑。

    邹应龙:“尚行人,本官准备弹劾你,是真是假,都察院自然会察。不过,所谓无风不起浪,你将来可是要做言官的,行为如此不检如何为天下君子之表率,本次京察,某只能给你一个下中。”

    听到这话,尚行人一脸的灰败。这事最后无论查成什么样,其实都不要紧,反正他的名声是坏掉了。俗话说“无风不起浪”“一个巴掌拍不响”世人都喜欢这种风流韵事,坊间流言一起,不是真的也变成真的了。

    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名声这种东西对于一个有志于做御史的人实在太重要了,况且他这次京察得了个下中,前途堪忧。

    尚行人猛地明白过来,这人有人在访单上黑自己。

    他转过头愤怒地看着周楠,骂道:“究竟是哪个小人乱写,站出来!”

    周楠装着看不到的样子。

    尚行人:“小人,小人,我看你能有什么好下场?”

    周楠还是不理。

    邹应龙:“周楠。”

    周楠不卑不亢地拱手施礼:“下官在。”

    邹应龙愤怒地拍案而起,戟指我们的周行人,喝道:“周大人,据访单上所说,你这厮进行人司三月,每日晚来早归,视司中法纪如无物;在司中三月,竟未做过几件象样的事。你好酒贪花、日嫖夜赌、尸位素餐、昏庸无能,无耻之尤。枉你还是个读书人,直是斯文败类。”

    众人听到这严厉措辞,心中都是大爽:姓周的完了,一个下下跑不脱。

    尚行人幸灾乐祸地笑道:“姓周的,你也有今天!”

    周楠微笑起来:“邹老爷,下官受教了。”

    看到他一脸的笑容,面上带着喜色,大家只道他是疯了。

    邹应龙说完,顿了顿:“这次考成,卓异也就罢了,给你个上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