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老郭的为官之道
    ,精彩小说免费!

    至于周楠现在的官职,名称很拗口,“行人司行人,暂署虞衡清吏司军器局大使。”以后在官场上往来,自报家门的时候,一长串官名报出来,还真是麻烦。

    周楠这一路上都在练习,半天总算说得囫囵。

    郭书办,不现在是郭副使,笑道:“行人,你也别记那么多。后面那一长溜官职都是暂代也没有什么意义。以后见了人,你只需说自己是行人就可以了,谁敢不敬?”

    行人将来可是要做御史,做给事中的,至不济也是六部主事,不比鸟毛大使威风?

    周楠心中暗道,别人做行人,是直奔言官清流而去。我没有文凭,先天不足,这条路显然走不通。只要办好这个差事,有老徐的提携,倒是可以以杂流而为正印官。只不过,此事不好同老郭讲。

    又说了几句闲话,郭副使看着周楠调侃道:“行人今日面容发青,精神萎靡,想来昨夜操劳过度。事行有度,莫到了年老时有心无力,多保重八。”

    这是少年不知xx贵,老来望x空流泪的明朝版吗?周楠心中突然有些恼怒,自己以前在淮安的名声确实不是太好,到京城之后青楼楚馆基本不去,整日只在王世贞那里读书。想不到那个色中饿虎的名号还是如影随形跟了过来。

    正要发作,郭副使又道:“行人,我听人说军器局那边甚是繁荣,到地头免不要有人吃请,场面上的应酬却是免不了的,怕就怕行人你经受不了,伤了元气。不过,大老爷你放心,这些累活,舍属下其谁?”

    他一副窑子里的姑娘放过我们周大人,有种冲我老郭来的架势。义正词严,忠心耿耿。

    听老郭这么说,周楠精神大振:“那边有妓女否?”

    不对啊,军器局乃是军事重地。一般来说,这种机关都设在荒郊野外,鸟不拉屎的地方。

    郭副使兴致勃勃地说,原先军器局那边确实是荒地。可一下子修了那么多仓库,又驻了一百多人。每日车马、商贾不绝,渐渐就繁荣起来。由一个小村变为大庄子,然后又成为一个集镇。

    到如今,那地方已经有两千户人家,一万余人,抵得上偏远地区的一座县城了。

    人一多,各行个业都繁荣起来,青楼楚馆也同样如此。

    周楠矫舌,他有点蒙逼,小小一个军器局竟然带动了一方经济。

    “开玩笑,国家每年那么多军费,九边所需军械都要从军器局转运,这其中又有多少银子在流动。”郭副使一脸的精彩:“那边虽说是大兴县的地盘,可县衙门却管不到。一万多人口,地方治安也需要人维持,怎么办,自然交给行人你。行人,你别看这个官儿小,可同县大老爷没什么区别,在那一亩三分地里,都是大老爷你一个人说了算。那才是,真正的百里侯啊!”

    听老郭这么一说,周楠抽了一口冷气。

    确实,一万多人已经是一个县城的规模。他手头有钱,有一百多兵丁,一言九鼎,这不就是个县令吗?

    而且,和地方县要受到无数婆婆约束不同,军器局只需对工部负责,工作起来弹性非常大,妥妥的小诸侯。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本来周楠对徐阶这个安排心存怨怼,此刻却是心花怒放了。

    他斜视郭副使一眼,呵斥道:“你这厮原来早知道这个职位的要紧,却故意不说,好生可恶!”

    周楠原本以为这个大使也就是油水多些,但品级低前程无亮。却不想,竟威风成这样。

    若事先知晓这里面的门道,以他的性子,这个副使的位置肯定会用来和人做利益交换。

    郭副使不花一文钱就得了这个肥差,好一个心机boy。

    老郭有点尴尬,拱手作揖:“行人的恩情属下没齿不忘,将来只能粉身以报了。”

    周楠笑道:“老郭,说这些就没意思了,你跟了我也有些日子,咱们也算谈得来,也应该给你好好安排。”

    郭副使感激涕淋半天,就问:“行人这次去军器库可有章程?”

    周楠奇问:“不就是去上任,要什么章程?”

    老郭:“俗话说得好,一朝天子一朝臣,谁上位都会用自己的心腹。如果没猜错,现在军器局里的书吏和衙役应该都是前任大使的老人,未必和行人你一条心。又有一句俗话说得好,新官上任三把火,咱们得整治几个刺头,最好能够赶走几个人,树立权威,得叫别人怕了行人。”

    周楠:“普通衙役也就罢了,局里的吏员书办都是吏部任命的,哪里能说赶走就赶走?”明朝的文官制度已极尽完善,所有吏员,也就是正式工。如果他不犯错,做为主官的你还真不能把人家怎么样。

    郭书办突然从袖子里抽出一张写满了字的纸,道:“行人,属下已经查过了,军器局有不少人吃损耗,伙同外人走私贩私。为首之人是章副使,证据确凿。等下行人去了军器局,可按图索骥,将章副使等一干人拿了,给他们来个下马威。别人知道咱们的厉害,以后自然就老实了。”

    说到这里,老郭亮油油的秃顶上仿佛写着“我很凶”三个大字。

    这厮倒是早有准备,周楠:“到任第一天就拿下一个副使,不妥当吧,坏规矩。”

    老郭一笑:“其实也不是真要将章副使怎么样,也就是吓他一吓。大老爷,等下可由小人先发难,唱白脸。待吓住章副使,大老爷可出来唱红脸,饶他一回。如此,章副使受了行人的恩惠,以后自然俯首帖耳唯你马首是瞻。”

    周楠心中大动:“老郭,可知道这个章副使有什么背景?”

    “查过了,没什么背景,他这个副使是花钱从嘉靖初年夏言的一个门生手头讨来的。”

    夏言当年死在严嵩手头,已是明日黄花,整治他一个门人的关系户也没任何后患,周楠觉得老郭这个建议不错。

    心中琢磨着等下老郭率先发难,自己又如何网开一面唱好那个红脸。

    确实,作为一个主官,倒不用当这个恶人。

    老郭倒适合给自己干脏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