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十年媳妇熬成婆
    ,精彩小说免费!

    工部虞衡清吏司军器局位于出京城十四里地的白各庄。

    京城中叫什么“各”庄的地方非常多,比如杨各庄、马各庄、张各庄。

    各的意思就是家,白各庄这里以前住的是一户白姓人家。后来军器局设在这里里,人口飞快膨胀,几十上百年下来,已经变成一处集镇。

    远远看去,好大一座城市,只是没有城墙而已。

    集镇中有横平竖直两条大街,十几条胡同。正是赶集的日子,街上好多人,又不少衙役在巡街。

    老郭拉住一人,问军器局衙门在什么地方。这才知道,这些衙役都是军器局的。

    听说眼前是新任的大使和副使,几个衙役大惊,急忙将大老爷迎回衙里,又让所有人集合排衙,拜见主官。

    衙门位于距离十字口西北百余步的地方,和普通县衙没有区别,前厅后院。

    前面是大堂,大堂旁边是副使的判事厅,后面则是周大老爷起居的后衙。

    军器局有大使一人,副使两人,书办六人,兵丁一百整。另外,还有四口大仓库,一家火器制造所,一家制造长矛枪头和雁翎刀的工坊,有工匠六十,衙门每年手头的流动资金有上万两。

    据说,距离白各庄六十里地还有虞衡清吏司的一家皮做局,一家鞍辔局,不用问是制作铠甲和马鞍的。

    虞衡清吏司的好几个局都设在大兴县境内,地方上有事,局里自己就处理了,县里也没资格发声。由此可见,做大兴知县是何等之惨。

    三生不幸知县附郭,三生做恶,附郭省城。大兴知县附郭京城,县里的地盘被中央各大衙门分割得七零八落,想来前世不知道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坏事。

    悲剧啊!

    周楠手下这一百多人负责地方治安,有逮捕处置罪人的权力;管着一个商业繁荣的城镇,每年又有上万两流水支应。

    掌握着一支可用的武装力量,掌握着大笔国有资产,说起来周楠的实权比普通知县还有大些。

    看着拜伏一地的手下,老周志得意满。感觉自己就好象是后世一个大型国企的董事长,给个知府也不换啊!

    “起来吧!”周楠第一次主政一方,很快地进入角色,拿腔拿调地喝了一声。

    接着他有劝勉了众人几句,从袖子里将老郭早已经准备好的黑名单放在长案上。

    老郭会意,腰杆一挺,目光凶狠地盯着众人,道:“我军器局虽然品级低,却管辖一方。除了制造军器,还要捕盗、缉私、捉逃、盘奸之责。本官听人说,有的人公器私用,走私贩私。走私贩私也就罢了,甚至还有人胆大包天到动用兵丁走私私盐,走私药子。我想问,谁给你们这个胆子?”

    说着话,他大声冷笑:“别以为你们打着军器局的旗号,又带着兵马,大兴县就管不着你们。别人管不着,好,我们自己管,今日本官说不得要替周大老爷清理门户了。”

    老郭说到激动处,索性将帽子也摘下扔狠狠扔到地上。

    别人是赤膊上阵,他老人家是髡首冲锋。

    这一百来号人见到他张开的欲要吃人的血盆大口,心中惊惧,知道周楠这是要立威。

    今日只怕有人要倒霉了,大伙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谁的屁股都不干净。真要追究,没人跑得脱,就看大老爷要拿谁当杀鸡警猴的那只鸡。

    下面的人有的面容苍白,有的偷偷地擦着额上的汗水,有人眼珠子不坏好意思滴溜溜转动显然是想等下是不是借这个机会举报仇。

    郭副使见火候已到,给周大老爷递过去一个眼色。

    周楠酝酿了一下情绪,柔声问:“章副使何在?”

    没有人吱声。

    又喊了一声,依旧没人搭理。

    周楠心中的邪火拱了起来,好个狂妄自大的东西,本大老爷叫你,你竟然置之不理。不给你点颜色看看,咱就不姓周。

    他也懒得去唱红脸,提起惊堂木重重一拍:“章副使,你这小人,给本大老爷站出来!”

    还是没有人说话。

    下面的人面面相觑,半天,才有一个书办战战兢兢上前:“禀大老爷,章副使却不在。”

    郭副使怒笑:“好个混帐东西,他不知道周大老爷今天要来上任吗?”

    书办:“回大老爷,回郭老爷的话,章副使任满已于今日一大早交卸了差使辞官回乡了。”

    “什么……辞官回乡下……就是今天的事……”郭副使瞠目结舌,继而满面通红。

    他也是得意忘形,一心向在周楠面前表现,一开始就惊风急雨树威,却忘记了先让大家拜见新任的周大人。到现在,下面的人姓甚名谁,所任何职他还一无所知。

    若早知道章副使已经辞官,何至闹出这样的笑话。

    出师不利,老郭这个脸丢大了。

    而且,犯下这么大一个错误,周大老爷又会怎么看我老郭?

    他和周大老爷蓄起的气已泻,再换一只鸡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没个奈何,郭副使只得有气无力地说:“既然姓章的已走,那就罢了,各人前来拜见大老爷吧!”

    失望,非常的失望。

    已经写好的剧本一开机,演员跑了,周楠有种一拳打在空气里的感觉。

    不对啊,穿越小说不是这么写的啊!按道理,书中的主角新到一地,必然会有一个老人仗着自己是老资格不把你放在眼里。然后,一番争斗,被主角狠狠打脸。

    这才是读者喜闻乐见的桥段啊!

    周楠心中不快,睁开智慧的双眼要看下面一百来号人马中谁有做反派的潜力。

    可惜看了半天,下面的人对他都是必恭必敬,谄词如潮,就差叫他老周是干爹、亲爸爸。

    算了,既然大伙儿如此上道,周楠爸爸再对你们吹毛求疵,吹毛求屁也实在是太过分了。

    他只得好生抚慰了手下半天,叫他们各归其位,好生做事。

    今日无事,一切顺利,老周竟有点淡淡的失落。

    见周围无人,旁边,郭书办放声大笑:“大老爷,想不到做官是如此过瘾。看到下面一百多人拜伏在地,把你当祖宗供着,爽利,爽利啊!想不到我老郭也有今日的风光。”

    小人,得势小人。周楠在心中鄙夷,给老郭下了这个判词。

    这厮也是倒霉,中举之后在京城待选十年,一直都在各大衙门跑腿,被人当灰孙子一样使唤,是个人都能踩他一脚。

    这次终于得了官位,还是个权力大油水足的职司,得意忘形了。

    周楠一睁脸想要训斥他几句,可一开口,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自己无论是做衙役、典吏、知使,还是行人,都是别人的下属,一言一行都要看人脸色。如今,终于可以在这一亩三分地当土霸王,真是十年媳妇熬成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