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德配位乎
    鄢懋卿,字景卿,江西丰城,嘉靖二十年进士。

    此人之名,周楠是如雷贯耳的。他以前也在行人司做过几年行人,行人任满后进都察院做御史。后来因为才干出众,升为左副都御史,成为天下言官的领袖。

    这人就是老周的前辈和榜样,实际上周大人如果拿到进士功名之后,估计也会走同样的道路。

    正因为如此,周楠平日间也留意过此人的事迹,并细心研究过他的升迁轨迹。

    鄢懋卿早年出身寒门,富贵之后就有些浮躁,喜欢炫富。家中日常使用器物极是豪奢,就连晚上用来解手的夜壶都银子做的。估计是以前穷得狠了,一旦发达就报复性消费吧!

    周楠心道,自己若是将来如他那样富贵了,估计也会同样稳不住,此人倒是有情趣。

    就在上个月,鄢懋卿得了朝廷的旨意,以刑部右侍郎衔,总理两浙、两淮、长芦、河东、四盐运司。

    官盐是明朝国库的主要入项,占中央财政总收入的四成以上。就拿两淮盐来说,国家每年就能征收六十万两白银,要知道,嘉靖四十年的太仓银才不到三百万。

    正因为盐税如此重要,因此明朝旧制规定,大臣办理盐政,没有总理四盐运司安排,这样一来鄢懋卿便全部掌握了全国财入货利的大权。

    如今的鄢大人简直就是红得烫人,中央各部院甚至内阁的阁老们要用钱,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这厮出巡两淮的时候非常气派,官吏见他时都跪行蒲伏于地。

    武新化听周楠问,就说,本来各地盐引都有定额。盐商们和盐道打了一辈子交道,彼此合作得非常愉快。反正每年年底去盐道走上一趟,办完手续之后,购了官盐,就可以开始经营了。

    鄢懋卿去两淮巡盐后,将盐道的所有权力手归己有,宣布发出去的盐引尽数作废,需重新开具。

    两淮盐商一开始也没放在心上,以为鄢懋卿不过是趁手中掌握着权力,想刮刮地皮。这也可以理解,每年他们去盐道开盐引都会孝敬巡盐御使和盐道官员一笔银子。

    鄢大人新官上任,自然想捞些好处。可去年的好处都被其他人弄走,他若想发财就得等到年底。问题是,他这个总理盐政只是临时派遣,非常设,鬼知道能干多久。换谁在他这个位置上,都想挣快钱。

    这次不过是做个姿态,想敲诈大家一笔。

    于是,两淮和扬州的盐商们一合计,我等也是命苦遇到个饿痨鬼了,罢,那就再送一份孝敬过去吧!

    可是,等到大家去讨好的时候,鄢懋卿却做一毫不取做清官状,一口气抓捕了十几个领头送礼的大商贾,用大刑,枷号游街。

    可怜这些盐商们一个个身娇肉贵,如何吃得了这种苦,用刑的时候死了两人,枷号的时候又有两人抵受不了一百多斤重木枷的折磨,挂了。

    如此一来,商人们再不敢去鄢懋卿那里触霉头,都在下面悄悄找门路,通人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