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谣言如影似随
    衙役闻言心中腹诽,大夜里你把别人家浑家叫过来,问什么案子?

    问案不可以在公堂上吗,偏偏要一对一点对点。叫我开着门,却又下令所有人退下。这是欲盖弥彰,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他也只能在心中嘀咕,周行人刚将看守班房的几个兵丁全部打发到军器营造那边做苦工,听说很惨,这个大老爷可惹不得。

    周楠又仔细看了一眼这个妇人,却见这妇人体态丰腴,眉目含春,显然是个水性扬花的。虽说长得还算不错,可他心中没由来的一阵厌恶。道:“民妇师氏,你起来说话。”

    “谢大老爷。”那妇人顺势立起来,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看着周大人。

    周楠心中更是不喜,将手中牙签扔在地上,淡淡道:“师氏,你的案子心中想必也有数,也知道本大人现在传你过来所为何事?”

    “知道,民妇眼睛不瞎,心窍也不糊涂。我母亲告余二忤逆,如此重罪,老爷问也不问直接就把人放了,现在又让我们一家住在公房里,可见和小姑奶奶有交情。今日大人传民妇过来,表面上是问武员外和民妇通奸一事,实际上是要让我撤诉。大人,民妇说得对不对?”

    她一口一个大人,听得周楠心头窝火,淡淡道:“果然是个阅人无数的贱人,你是个聪明人,既然晓得本大人和余家有渊源就应该知道后果。道路可是自己选的,休要自误。”

    “咯咯。”师娘子突然低低地笑起来,直笑得眉梢耸动。

    周楠脸一沉:“你笑什么?”

    师娘子:“大人,民妇出身青楼虽说从良了,却也是个身份卑微之人。说句实在话儿,那可是低贱到尘土里,余二家的宅子和土地却是我唯一翻身的机会,如何能够错过。既然大人已经坏了民妇和武员外的婚事,我自然要牢牢抓住这个机会。要彻这个案子也好办,要休了余二也易,只需将余家的产业判给我就是。”

    周楠:“你还跟本大人谈起条件来了?”

    师娘子:“大人,刚才我说过,民妇出身青楼,结交的是三教九流,还算是有点见识。忤逆案一出,对大人你的仕途也有影响。余家产业又不是大人的,判给我就是了,和大人的前程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周楠气得笑起来:“好个刁妇,你就不怕本大人对你用刑吗?”

    古代可没有文明执法一说,官员在审案的时候允许刑讯逼供。就算打死了,大不了受上司责罚,在考评的时候拿到个下下判词,总好过立即就被罢官免职甚至流放。

    师娘子又笑道:“没错,大人是可以叫人当场将民妇打死。不过,民妇若不拿到余家产业,那苦日子过起来还不如死了。再说,依我看来大人眼睛里没有杀气,想来也不愿意让人血打脏了自己的手。读书人嘛,都这样?”

    “你还真是个茅房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啊!”周楠心中怒极,这刁妇社会经验丰富,极是难缠。在她面前,自己就好象被看穿了似的。

    师娘子:“不是民妇一意要和大人作对,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余家的宅子和土地在大老爷眼中或许算不得什么,可却关系到我的死活,反正民妇现在也是一无所有,自然要竭尽全力。”

    《血酬定律》,一刹间,周楠想起了这个名词。

    所谓血酬,就是拼命所得的报酬。血酬的价值取决于所拼抢的东西。穷人穷无立锥之地,最值钱的就是一条命,九公子母亲名下的二百亩地和一间大宅子确实值得师娘子拿命来拼。

    输了,无所谓,反正她以前也是一无所有。赢了,赢得的就是整个世界。

    “哈哈,哈哈,和师娘子,和你说话,本官倒是收获不小,至少了解了你们这个阶层的心思,算是阶级调查吧!”周楠突然大笑起来:“民妇师氏,你真的一无所有吗?本官想想,对了,你有个孩子,叫什么,义哥儿吧?恩,他是否入了籍?按照我《大明律》没有户口就算是流民,当流放戍边,本大人说不得要依法办事了。”

    师娘子好整以暇:“回大人的话,我家义哥儿一生下来就报了户口的,虽说是贱籍。还是那句话,民夫别的没有,就是比普通愚蠢的村妇多了些见识,恰好知道有这么一个律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