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将这残废坚持装下去
    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顾南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都一点就着了。

    可最后一刻,她忽然退缩了。

    “我害怕,顾南骁,我怕你要了我,转头又不要我!”

    听了这话,他哪里还有继续的兴致,一时间欲念全无。

    是啊,他怎么都忘了,他们只是契约夫妻。

    夏初心意志不清,他怎么能跟着放肆?

    目光掠过丢在一旁的轮椅,又落在雾蒙蒙的磨砂玻璃门上,顾南骁深邃的眼眸更显暗黑幽深。

    等秦时带着医生来时,夏初心躺在放满冷水的浴缸里几乎都奄奄一息了。

    秦时将她抱出来,她的衣服都湿透了,若隐若现的曲线玲珑毕现。

    想起刚刚那个女人在自己身下的娇媚,顾南骁眸光一凛,沉默的拿被子裹住了她。

    见他这个样子,秦时又想笑:“少爷,您这样裹着,医生怎么看病啊!”

    顾南骁冷冷一个冰刀扫过去,秦时不敢说话了。

    医生检查完,确认夏初心身体里药性并不严重,折腾这半天,都消耗得差不多了,休息一晚就好了。

    医生和秦时相继离开之后,顾南骁坐在床边,沉默的看着一旁熟睡的夏初心发呆。

    她皮肤很白,小脸很精致,睡着的样子很乖,像只小猫咪一样,娇憨又可爱。

    他几乎都难以想象,那个狡黠得不了的,那个爆发力十足的,那个占据主导位置气势高昂的妩媚女人,竟然都是她。

    收回视线,顾南骁起身去了浴室。

    包裹在西装裤里的两条腿笔直修长,行走间,散发着浓浓的荷尔蒙味道。

    推开浴室的门,盯着镜子里冷峻的面容,顾南骁唇角勾起了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若不是确定自己残废了,顾南笙潘玲玉母子怎么会迫不及待的动手,一个在外活动运作,迫切的想要抓住大权,一个在内狂吹枕边风,短短三个月,就让老头子都忘记原配妻子姓甚名谁了。

    可是,他再是恼怒,也不能暴露出来,他还得忍,将这残废坚持装下去,直到那两母子彻底的露出本性,遭人厌弃为止。

    这一夜,短暂而又漫长。

    天亮了,夏初心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惬意的翻了个身,当触到身旁炙热的胸膛,她吓了一跳。

    醒过来后,她下意识的低头看自己,当看到自己已经不是昨天的衣服,她急得眼睛都红了。

    “顾南骁!”她尖声叫道,用力的捂住自己的胸口。

    顾南骁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对上她惊恐中含着愤恨的眼睛,还有她绯红的小脸,心中了然。

    “昨晚发生过什么,你都忘了?”男人眸光微冷,神色淡淡的。

    夏初心一怔,昨晚的一幕幕,那些破碎的片段,恍恍惚惚在脑海里回现。

    她强行抱他,她对他索吻,甚至,她爬到他的身上去——

    夏初心恨不得把脑袋塞到被子里面,难堪的瘪了瘪嘴:“我――我――”

    “够了!”顾南骁冷着脸,很给面子的摆手:“昨晚,你跟发了疯一样,是我把你扔到水里去的,是我给你换的衣服,怎么样?还有什么问题吗?”

    夏初心哪里还敢吭声,她连看都不敢多看顾南骁一眼,逃命似的去浴室将自己简单整理了一番,低着头就跑出去了。

    到了学校,夏初心给手机冲了电,才刚开机,夏海峰的电话立刻就追了过来。

    往日高高在上的夏海峰,一改嚣张态度,低声哀求的就说:“初心,你去和顾大少求求情吧,再这样下去,我的公司发展不好,孙叔叔的公司迟早也要破产,他肯定会把帐都算到我头上的!”

    听到这话,夏初心惊讶极了。4w34yuoxx92uklpboylmscugoceperf/yykkxbl4zvduq6qpzbvrf+/yo+1

    不过短短一夜,夏海峰和孙国强,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