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没有感情的大坏蛋
    吃完早餐,顾辰山和潘玲玉商量完明天要带去夏家的礼物,顾南骁和夏初心两人就离开了。

    顾辰山原本是让大宅这边的司机送的,但顾南骁拒绝了,执意让秦时过来接。

    一开始夏初心还有点懊恼,只觉得这个男人固执得可怕,浪费时间。

    可等上了车,他阴沉沉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她才恍然明白,原来,他之所以不愿坐大宅司机的车,就是担心不想明目张胆的教

    训她。

    “你要干什么?”夏初心剜了他一眼,身子紧紧的挨着车门的另一边,总觉得有些委屈。

    她都这样劳心劳力的演戏,处处捧着他,关心他,她又做错了什么?

    “还知道害怕?”顾南骁寒着脸,脸上的表情阴寒得像是要把她整个儿沉没似的,冷道:“夏初心,我再提醒你一句,你又不是我

    真正的妻子,有些不该问的,你不要问。”

    “我不该问什么了?”夏初心快速的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可当对上顾南骁冷漠的脸,她忽然想起来了,她和顾辰山谈话的时

    候,他的插嘴。

    “原来是那事儿啊!”虽然她不明白到底发生过什么,但还是故作不在意的哼了哼,冷道:“你不要在意,我没有挖掘你秘密的心

    思,要不是为了在你父亲面前表现得更加关心你,我才不会问这种无聊的问题。”

    顾南骁噎了噎,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的确不喜欢她多管不该管的闲事,可她真的说出这种狠话,他又觉得刺耳了。

    皱了皱眉,终究是将这股子压了下去,顾南骁冷着脸道:“你记住自己的本分就好。”

    说着,他打开了笔记本电脑,不再理会他。

    夏初心原本是低着头的,可不知为什么,越想越委屈,眼睛也情不自禁的有些发酸。

    她连忙别过头去,不想男人看到自己的狼狈,可刚一对上那车玻璃,恍然间又想起昨天的那一幕。

    不得已,她只好又将视线收回来,拼命的低着脑袋,恨不得将脑袋埋到膝盖里面。

    没错,她是知道这个男人脾气很臭的,可是她不明白,她辛苦卖力的帮他演戏,扯着腮帮子陪老头子说话,他呢?

    在车上用眼睛占自己的便宜,睡觉的时候又毫无绅士风度,在外人面前还敢吼自己。

    难道因为他有钱,自己没钱,这桩本来就对自己不公平的契约婚姻,就能如此的不平等吗?

    夏初心越想越难受,她眨了眨眼睛,拼命想忍住这种感觉,可眼泪还是忍不住的砸了下来。

    她慌忙的抬手想抹掉,可眼泪却又流得更多。

    说到底,她不过是个才二十岁的小姑娘而已!

    夏初心心情不好,连车子什么时候到了学校都不知道。

    “还不下车?”顾南骁冷道,可刚一瞥眼,看清了她膝盖上隐隐约约的水珠,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你哭了?”他的声线隐隐有些颤抖。

    他不说话还好,一开口,刚刚还默默呜咽的夏初心更是忍不住自己的眼泪,放声痛哭了起来。

    顾南骁慌了!

    他见识过商场如战场!

    见识过枪林弹雨!

    甚至亲自送走过自己的母亲!

    可他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女孩子的眼泪,他又该怎么办?

    “夏初心。”他嗫嚅着唤道。

    她双手捧着脸,哭得更大声,绝不理他。

    他急了,慌忙挪过去,双手抓住了她的手,强迫的将她按在车门上。

    如此一来,他终于看清了她的狼狈。

    凌乱的长发,红肿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上,将落未落的眼泪――

    顾南骁心都乱了,目光沉沉的落在她哭红的双眼上,温声道:“你哭什么啊?谁欺负你了啊?你——”

    “除了你还能有谁!”没等他说完,她就打断了他。

    她泛红的双眼盛满了委屈,纤弱的身体因为哭泣而瑟瑟发颤,好半响,她才抹了把眼神,眼中的委屈瞬间消失不见,恶狠狠的

    盯着他,怒道:“顾南骁,你就是个大坏蛋!没有感情的大坏蛋!”

    说罢,她狠狠挣开了他的手,拉开车门就跑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