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6 章
    学校根据一年级哨兵和向导的匹配度把新生分成了几个大组,每个大组由一名三年级学生带队完成任务。由于新生总数是奇数,郁亭和其他两个人组成了三人小队,其中一个是哨兵林川海,另一个是隔壁班叫李茹的向导。李茹有点内向,于是林川海担负着沟通全队的工作。郁亭以为以白朴宁的狡诈程度,肯定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拉到他的组去,没想到白朴宁完全没有表现出认识他的样子,直接站到了隔壁队伍前面,偶尔投射过来的目光似乎在说:“你好像在学校也就混成这样了嘛。”

    郁亭一时气愤,从凉椅上站了起来,对李茹说:“李、李……你、你坐吧。”难得的主动开口,他的声线有些颤抖,甚至还有些沙哑。

    出于爱护妹子的角度,林川海给他比了个赞。

    出于爱护向导的角度,郁亭给自己比了个赞。

    出于感谢的角度,李茹坐下了。

    然后郁亭压抑着内心的得意偷偷瞄了白朴宁一眼,白朴宁却好像完全没注意到他,亲切地教导旁边围过来问他问题的的新人,表现出一名好学长应有的耐心。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郁亭心想,他完全不觉得自己心里不怎么高兴。

    带着郁亭的学长叫做施绪,郁亭不认识他,知道不是白朴宁以后就没怎么在意这件事了。不过得知施学长要带队的时候,队伍里有些女生小小地耶了一声,连看似文静的李茹都有些兴奋。郁亭猜测他应该是那一届的佼佼者,还是一名哨兵。而白朴宁,在郁亭紧张地期待下,很普通地走到了旁边的队伍,很普通地收获了几句稀稀拉拉的“学长好”。

    白朴宁也混得不怎么样嘛,郁亭有些小仇得报的快感,不过这应该是他故意要得到的效果,想到这里,郁亭又没那么高兴了,他是真心觉得白朴宁在操作人际关系上很厉害。

    实战的第一个项目是初步精神连接,向导通过连接哨兵的精神,隔绝影响哨兵的声波攻击。项目开始前,白朴宁忽然过来把郁亭叫到了角落里:“你的精神壁垒可以抵抗住初步的精神攻击,不过随着声波的加强,你的精神壁垒即使不会被攻破,也会因为震动导致头晕眼花。你们队伍只有一名向导,因为你前期的精神稳定,她很可能不会过多地集中注意力在你身上,你要记得随时提醒她你的精神状态。”

    “……好,”郁亭吞吞吐吐地说,“谢谢学长。”

    白朴宁有些不习惯他的称呼:“你怎么了?晚上放学一起回去吗?”他猜测郁亭不想让人知道他们认识,又补充了一句:“侧门会合。”

    “行。”郁亭自暴自弃地想:躲起来的两个人百分百知道他们俩认识了。

    白朴宁离开了,郁亭慢慢走到树丛后,林川海和李茹两脸无辜地看着他。

    “林川海同学担心你一个人掉队。”李茹解释。

    “身为队长,不能让他的队员抛弃队伍,更不能抛弃任何一个队员!”林川海义正言辞,“所以你们俩什么关系?”

    郁亭脑袋里冒出了两句《人际关系金句指南》里的话:

    保守共同的秘密是建立友好关系的基础。

    三角关系是最稳定的情感关系。

    无论是出于向白朴宁证明自己的决心,还是团结队友保证成绩的需要,郁亭决定告诉他们部分的真相:“同居。”

    林川海和李茹震惊地捂住嘴巴。

    “嘘!”郁亭赶紧让他们小点声。

    “你放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你既然不想让别人知道,身为队长,我一定会为你保守秘密的。”林川海信誓旦旦。

    李茹则想的更多:“别担心。”她给了郁亭一个坚定的眼神。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战友情谊,郁亭是这样理解的。

    第一轮的声波攻击就在这个时候开始了,林川海突然捂着脑袋蹲下,李茹迅速跑到他身边,试图连接林川海的精神。这种特殊的声波攻击针对人的精神,所以耳朵是听不见的。

    看到队友们开始了紧张的团队合作,郁亭也没有闲着。郁亭他们会被选为三人组成员,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他们三个都比较……弱。李茹的情绪控制不好,容易紧张,林川海是比较冲动,郁亭则是因为接受培训时间太短,系统对他的精神力判断并不全面,数值不高。也正是错误的判断,使得较弱的两名哨兵与普通素质的向导李茹组成了唯一的三人小组。为了避免遭到突袭,郁亭趁着一片混乱的时候,准备探查一下四周的情况。

    虽然说第一个项目只是简单的防御测试,不过它会无缝衔接第二个攻击测试,每个人右手的徽章被夺走超过二十分钟就会被判定失去战斗能力,最后按各小组的徽章数量与存活时间综合计分。老师贴心地告诉他们,徽章会在测试结束时发还给各位,徽章上包含着个人信息,不会混淆。

    对于不同的向导而言,精神梳理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比如李茹现在,面对情绪比较丰富的林川海的精神流,就好像面对一团打结的毛线,她不仅要小心翼翼地帮他解开死结,还要小心自己不被绕进去。她的精神因为紧张而高度集中,所以当郁亭喊她的时候,她竟然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失误,导致许多问题接踵而至。

    忽然旁边的郁亭也感受到了精神攻击带来的冲击,赶紧向李茹求救。

    怎么办?李茹的冷汗冒了出来,林川海痛苦的呻.吟和郁亭的求救令她手忙脚乱。

    “白朴宁!”白朴宁听到有人叫他,施绪刚好走了过来:“怎么不去看看你带的组?开头十分钟可是最忙的时候,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初步指导,不过你要记着不能直接介入哨兵的精神梳理,会有警报的。”

    “我知道,我们组的同学都挺好的。”白朴宁说,“你那边怎么样?”

    “有一个小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正在找。”施绪一说这话,白朴宁直觉就是郁亭他们。和施绪道别以后,白朴宁跑到刚刚谈话的地方一看,他猜测的最坏情况果然发生了——因为向导的紧张,两名哨兵都受到了影响,林川海已经晕了过去,郁亭坐在树下,闭着眼睛强作冷静,其实已经感觉不到外界的影响了,他的精神体在不停地用脑袋撞树。白朴宁先连上了李茹的精神流,稳定了她的情绪,然后进行了紧急口头教学。

    李茹深呼吸了一次,逐渐冷静下来,面对两个人的精神流也不再慌乱得无从下手,她由衷地感谢白朴宁:“谢谢学长。”

    “没事,第一次实际操作难免紧张,在面对多人操作的时候,你要先连接精神波动较小的哨兵,这样他可以辅助你稳定其他人的精神或者进行警戒。虽然没有向导的精神梳理有用,不过哨兵也可以通过精神共鸣缓解其他哨兵的精神混乱。”白朴宁教学道。

    李茹听着,露出了了然的神色:“我明白的,学长,不过具体情况我会自己进行优先度分析,可以吧?”

    白朴宁不知道她的话语中饱含深意,对她说:“你的想法是正确的,实战中确实需要随机应变,理论只是一种理想情况。”

    施绪在这时候姗姗来迟,白朴宁和他打了个照面:“你来啦?”

    “多谢你帮我照顾他们了。”施绪略一点头。

    “没事,关爱学弟,人人有责。”白朴宁挥挥手。

    施绪疑惑地看着不远处的李茹,怎么看刚才和他对话的也不像是个学弟。

    施绪看郁亭没事了,便提醒他:“等下你掐林川海的人中,他马上就能醒。”郁亭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施绪见没什么大事就晃悠到另一边去了,郁亭对李茹表示了感谢,李茹表示是学长帮了大忙,郁亭以为她说的是施绪,也没有放在心上。第二项测试的铃声很快就响了,他狠狠掐了一把林川海的人中,把他喊了起来。

    两项基础测试结束后,一年级的要等成绩统计结果出来,白朴宁在侧门等了二十分钟左右,郁亭就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快到侧门的时候又收起了脚步,装作自己慢悠悠走过来的样子。

    白朴宁假装没有发现他,低头刷着手机,郁亭走过来说:“走吧。”

    “成绩怎么样?”白朴宁问。

    “中等。”郁亭隐瞒了自己被称为“猥琐三人组”一员的事,“林川海抢到两个。”

    “你呢?”

    郁亭伸出右手:“没弄丢你的徽章。”

    “还不错嘛。”白朴宁表扬。

    郁亭急忙解释:“我可不是为了你才留着它的,要是你的徽章丢了,登记信息肯定是你的,到时候老师以为我作弊就不好了。我不及格的话,你也不能顺利毕业,所以我才尽力留着它。”

    白朴宁听他解释半天,还是为了自己顺利毕业,笑着说:“这个徽章已经重新登记了你的信息了。”

    “啊?早知道我问一下了。”郁亭又开始嘀咕,“搞得我摔了一跤。”

    两个人没话找话聊了一会儿,白朴宁问他学校有没有给他们布置作业,郁亭点头道:“有,要我们看那部电视剧。”

    “哪部电视剧?”白朴宁没反应过来。

    “就是特殊人群被定义的依据,被称为预言之作的那部《哨兵》。”郁亭说,“还要写读后感,好麻烦。”

    “你说什么?”白朴宁没听清他最后的嘟囔,“要资源我那里有,可以拷给你。”

    “没什么,听说下一个测试地点在a市?”郁亭问。

    白朴宁愣了一下:“那么远?”

    “是有点远,a市的面积也很大,我以前从北边到南边去,差不多要一个半小时。”郁亭抱怨。

    “你以前去过?”白朴宁问。

    “是啊,三年前搬过来的。”郁亭说。

    作者有话要说:  《人际关系金句指南》·《序》

    在开篇之前,我要说一百二十一个重点。

    第一……

    郁亭看了六十条,直接翻到了下一章。

    六十一条,本书内容都是我瞎编的,下面的可以不用看了。

    设定解释:

    特殊人群被定义:当特殊人群刚刚出现时,普通人认为他们是被辐射导致的变异,会影响正常人,十分排斥,直到官方给出解释并设立管理机构,特殊群体的社会待遇才逐渐提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