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7 章
    a市集训的事情是临时定下来的,明天就要出发,邵灼特意让他的秘书小李给郁亭送来了一部新手机。

    郁亭原本的手机在进入塔的那一天摔坏了,他没钱,自然没有换新的,邵灼似乎终于发现了不知道该怎么联系儿子,送来了及时雨。郁亭打开手机,电话簿里面只有两个电话号码,第一个自然是邵灼的,另一个,写着郁冬宜的名字。

    “他居然……有我妈的电话……”郁亭吃惊。

    “你不给她打个电话吗?”白朴宁问他。

    郁亭摇头:“她在忙,不可以随便打扰。”

    “哦,那你要不要存一下我的号码?”白朴宁随口报了一串数字。

    郁亭拒绝了:“我又不找你,记你的号码做什么。”说完就穿着拖鞋哒哒哒地收拾东西去了,不给白朴宁留下任何插话机会。

    半夜,白朴宁被郁亭的精神体撞醒了,这只20厘米长的迷你龙似乎很喜欢撞东西。迷你龙发现白朴宁醒了,兴奋地发出“吱吱”的声音。

    “嘘!”白朴宁小声说,“别把你主人吵醒了,睡不好他又要发飙。你找我干嘛?”

    迷你龙试图往他的被窝里钻,白朴宁被他冰得一激灵:“你想和我一起睡?”

    迷你龙表示同意地“吱”了一声。

    “哈啾!”上铺的郁亭打了个喷嚏,他的被子有一大半都掉在床外。快入秋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感冒了。

    白朴宁内心天人交战了半天,认命地起床帮他盖好了被子,顺便把迷你龙塞进他的被窝:“精神体不能离主人太远,知道吗?”

    “吱!”迷你龙叫得异常大声,郁亭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嗯?”

    白朴宁有些尴尬地站在床边。

    “白朴宁……”郁亭其实还在半梦半醒之间。

    “嗯?”白朴宁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错了,对不起……”郁亭嘀嘀咕咕。

    白朴宁惊讶地问:“你说什么?”郁亭的眼皮又合上了。

    第二天郁亭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床头有一张小纸条:虽然你不需要我,我还是决定擅自给你我的电话号码。后面附了一串数字,落款是白朴宁。

    烦。有起床气的郁亭默默收下了小纸条。

    郁亭的行李很简单,背着个包就来到了集合点,他们乘上了前往a市的专线列车,经过24小时才能到达目的地。

    “城市外面的风景真不错啊,你看那片银杏林,好看不?”林川海总是主动给他抛话题。

    “还好,这种影像还有很多。”郁亭如实回答。

    林川海忧郁地说:“唉,虽说现在墙外没有人能住的地方,好歹也是国土的一部分嘛。以前也不像现在这样都是沙子,你看,窗户的投影都这么好看,以前外面肯定比这还漂亮。听说有专家发现了治理环境污染的方法,a市政府已经有试验项目了,总有一天,我们不需要那些壳子,也可以自由自在地呼吸空气。啊,大海啊,母亲!”

    林川海说的“墙外”,指的是每一座城市围墙的外侧。由于几百年前的一场天灾,地球环境恶化情况加剧,人们为了保护自身种族延续,兴建了许多巨大的城市枢纽,天空中覆盖着透明的过滤膜,四周用外墙隔开,成为了与外界隔绝的“城市”。从一个城市移动到另一个城市,需要开设专门的申请许可,由于天空有过滤膜的保护,飞机不被允许飞行,想要离开城市只能通过列车。每一班列车都要经过闸门检测才能离开城市。这种枢纽城市,被称为“方舟模式”,除了过于严格的保护,城市生活与曾经并没有丝毫的不同,不过像大海、冰川这一类巨大的自然景观自然是没有的。

    城市外面只有无尽的风沙、荒凉的大地与黑色的海洋,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

    郁亭并不热衷于这些话题,他认为,当城市的壳子足够大时,城市里的人并不会察觉到自己是不自由的。但是人们总是不满足,一旦明确了界限,便渴望打破界限。在墙外的生活,与墙内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只不过是人们过剩的情感在作祟。

    “你想亲眼看一看外面吗?”林川海忽然问。

    郁亭还没来得及回答,有个同学刚好经过他们隔间门口时停下了脚本:“哟,这不是二班的体能课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吗?”

    “猥琐三人组啊?”另一个男生搭腔。

    郁亭看了他们一眼——正是之前被林川海抢走徽章的两个人:孟桐、李汀。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菜鸟!”孟桐打听到郁亭是个内向的人,没什么朋友,以为他是棵软柿子,伸手想揪住郁亭的衣领。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瞬间无法保持平衡,尾椎骨着地——“啊啊啊啊啊啊!”发出了痛呼。那人疼得眼睛直淌眼泪,周围隔间的人都探出头来观察着他们。

    “老师!老师!”李汀见势不妙,赶紧去找带队老师。

    郁亭没见过这种架势,他没想到自己踢了那人一脚,就把人痛得和快残废了一样。他敏锐地感觉到旁人的目光都停留在自己身上,在打探,在怀疑,在定罪。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脑袋发麻、头晕目眩,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逃跑。

    为了避免和老师相遇,郁亭选择了另一个方向,他推开围观人群,跑过三四节车厢,躲到洗手间里。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他下意识想找白朴宁,结果发现手机没带。

    “别着急,郁亭,深呼吸,深呼吸。”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首先,你刚才根本没有用力,他不会出什么大事;其次,是对方先出手,你是条件反射;最后,今天早上老师说三年级在5-7号车厢,你得先找到白朴宁再说。”

    “杨鸣,你们那个项目怎么也到a市去啊?”施绪问他的下铺。

    杨鸣是“普通人精神力提升”项目的指导老师郑宏的得意门生,他们小组五个人,杨鸣、刘滨是核心成员,张菱真、沈央、李挚是后期申请加入的,白朴宁退出以后,名额顺延给了李挚。

    “a市政府有个对口项目。”杨鸣没有透露太多。

    “咚咚咚。”有人敲了隔间的门。

    “学长学姐你们好!”郁亭趴在门边上小声地问好。

    “郁亭?你来干什么?”施绪问,“女生都住在5号车厢,你要找学姐这里可没有。”

    我知道,我就是从那边过来的。郁亭内心埋藏着刚才的恐怖回忆。

    “学长,你知道白朴宁学长住在哪里吗?”

    “阿绪,这你带的学弟啊,说话声音这么小。”杨鸣开玩笑地说,“来,抬头!挺胸!立正!”说着,还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郁亭吓得后退一步,捂着肩膀又问了一遍:“学长,你知道白朴宁学长住哪里吗?”

    “走廊尽头那一间。”

    “谢谢学长。”郁亭拔腿就跑。

    “咚咚咚。”白朴宁打开门,郁亭马上蹿了进来,反手关门一气呵成。

    “出什么事了?”

    “……没,没事。”郁亭躲进被子里,露出两只眼睛紧张地盯着门。

    白朴宁好笑:“没事你怎么这个样子?你不会闯祸了吧?”

    “……”郁亭把自己的眼睛也藏到了被子里面。他的精神体忽然具现化,讨好地用脑袋撞了撞白朴宁的手背,在他的手臂上绕来绕去。

    白朴宁心道:郁亭一定闯了大祸。

    “等两分钟、不,五分钟以后没人追过来我就告诉你。”郁亭被床单包围后,慢慢冷静下来。

    另一边,被战友抛下的林川海,趁大家的注意力被郁亭吸引时,眼疾手快地在老师来之前倒了一小杯水在地上。

    这样,就变成了一方告状对方伤人,另一方咬定对方是自己滑倒的情况。

    “老师,孟桐真的是自己摔的,我们平常又没有矛盾,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动手打人啊。”林川海无辜地说,“不信您问其他人,他们俩来我们这里打招呼,我们还没说话,孟桐就滑倒了。”

    “是这样吗?”老师问隔壁的同学。

    “孟桐和孙汀他们俩一过来就笑话隔壁同学是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他们俩确实没说话,然后孟桐就说‘看什么看菜鸟’,要去拉一个人的领子,然后就摔了。”隔壁同学不明白林川海为什么故意帮孟桐他们掩饰挑衅的事,对老师如实报告了情况。

    林川海装作试图息事宁人的样子,压低声音抱怨:“唉,你说这个干什么,我们关系好开玩笑呢。”

    “老师你别听他胡说,就是郁亭看我们不顺眼,一脚把孟桐踹倒了。”孙汀着急地说,“要不是心虚,郁亭为什么要逃跑!”

    “唉,老李你说这话我就真的不能忍了,你说郁亭为什么跑,他脸皮子薄胆子小,被你们骂菜鸟的时候就快气哭了,孟桐要打他,他吓都吓傻了,怎么可能有力气踹孟桐。”林川海滔滔不绝地说,“再说了,你们也说郁亭是我们班倒数第一,倒数第一怎么能把你这正数第不知道多少‘一脚踹翻’,你说对吧?”

    孟桐被他说得哑口无言,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带队老师心下了然:“我看应该是个误会,孟桐因为地板太滑摔倒了,误以为是郁亭踢的,大家都是同学,要团结友爱,怎么能因为一点小事就互相针对呢?李汀,你先带孟桐去医务室看看吧。你们俩的言论不当,这次的事故就当作是个警告了。”

    李汀和孟桐两个人都有点心虚,被老师这样一说,只能灰溜溜地走了,剩下林川海。老师问他:“你知道郁亭去哪儿了吗?”林川海耸耸肩。

    作者有话要说:  《美芽与小新》

    “小新,你又闯祸了?!”

    “没、没有啊~”

    “还说没有,老师都打电话来了!”

    “是电话打了老师~”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白朴宁念到一半停下了,“我为什么要陪你练新生晚会的剧本?”

    “……”郁亭同学发动了眼神攻击。

    “好吧,最后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