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9 章
    嫁祸,白朴宁是这样认为的,嫁祸的对象还不是自己,而是郁亭。

    他一下车,顾跃鲤就带人秘密地把他带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里软禁起来,搜身的时候,他的裤子口袋里出现了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u盘。算是人赃并获吗?顾跃鲤没有轻易下结论,她的神色很疲惫,估计熬了好几天,审问白朴宁的事情被压后了。

    顾跃鲤选择私下软禁他而不是把他带去a市的塔里进行审问,可见他们暂时还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正的犯人,也可能这件事他们并不打算让a市方面知道。考虑到两市之间的关系,白朴宁猜测,两者都有。

    为了防止他和外界联络,他们把白朴宁身上的联络工具都搜走了,外间有两名警卫,白朴宁无所事事地呆在酒店的房间里。他靠在窗户边上,俯视着a市的车流,白玉兰花开了,是春天的景象。自己的城市明明是初秋,这儿却即将步入春天,四季被人的意志操纵着,自己也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别人的棋子。

    他把手插进裤兜,指尖碰到了什么东西,是他给郁亭的电话号码。这张纸大概是贴在了布料上,所以没有被发现。白朴宁想起,郁亭的制服是自己的一年级制服,他现在穿的裤子应该是郁亭昨天的裤子,也就是说,u盘原本被放在了郁亭的裤子里。

    白朴宁当然不会傻到认为郁亭是小偷,不考虑白朴宁穿错了裤子这种突发情况,只要上面的人展开调查,很简单就能确定郁亭是完全清白的,问题反而是为什么有人要嫁祸一个并不能成为替罪羊的人。

    他不知道,郁亭也被顾骁驹带到了同一家酒店。

    “我也有嫌疑?”一路上郁亭都一言不发,直到顾骁驹带他进了房间。顾跃鲤坐在客厅沙发上打瞌睡,还有几个工作人员在后面摆弄电脑。

    “怎么会这么想。”顾骁驹问。

    “不然你们何必带着我。”

    顾骁驹听到他孩子气的话,安抚地笑着说:“不用担心,你的嫌疑基本上等于零。”

    “白朴宁的嫌疑是百分之百吗?”郁亭问。

    “真是个矛盾的问题,”顾跃鲤醒了,“如果是百分之百,那就不叫嫌疑了。”

    “这是我的妹妹顾跃鲤,”顾骁驹介绍,“你们应该见过。”

    见过,她是把我带进塔的那一位,不是被你附身的那个。郁亭在心里回答。

    “你好。”郁亭顺着他的话题向顾跃鲤问好,顾跃鲤和顾骁驹是龙凤胎,两个人的气质却不尽相同,顾骁驹比较随和,顾跃鲤明显更加强势。

    顾跃鲤冲他点点头:“你好,请坐吧,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顾跃鲤让他解释为什么更换了房间,又让他详细描述了白朴宁昨天的行为轨迹,着重询问了某几天下班后的时间段,他是否见过白朴宁。

    “你是说,八月二十四日,你去和邵司令见面后回来,发生了晕厥情况;昨天晚上,你也有一段时间的意识昏迷?”顾跃鲤着重问了他昏迷的时长。

    “都不超过半个小时。”郁亭估计。

    顾骁驹和顾跃鲤交换了一个眼神。

    顾骁驹问他:“昏迷前后有什么共同点吗?”

    “昏迷前,都发生了精神乱流现象,不过刚好都在白朴宁旁边,他及时帮我梳理了,”郁亭想了想,“昏迷后,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特别困,想睡觉。哦对了,都是晚上发生的,这是不是什么特殊情况?”

    大概是因为晚上便于卧底行动,兄妹俩没有说出来,郁亭的精神乱流与钥匙发出强信号的时间段是相同的。

    “你认为白朴宁是犯人吗?”顾跃鲤问。

    “不,我不认为他会傻到把赃物放在裤子口袋里。”这是顾骁驹在路上告诉郁亭的。

    顾跃鲤嘴角一弯:“那可不一定,谁知道他是不是反过来利用了我们的思维误区呢?”

    “你希望他是犯人吗?”顾骁驹问。

    郁亭思考了良久:“不。”

    “你认为他说的话可信吗?”顾跃鲤问她的兄长。

    顾骁驹说:“他没有撒谎,而且他提供的信息和我们之前掌握的是吻合的。”

    “白朴宁是被冤枉的吗?”

    “在审问白朴宁之前,我们不能有任何的主观判断。”顾骁驹说。

    顾跃鲤指了指郁亭呆着的房间门:“那孩子挺可爱,毛绒绒的。”

    “你对他有兴趣?我感觉到你的未婚夫在哭泣。”顾骁驹开玩笑地说。

    顾跃鲤赶紧否认:“很可惜我感受不到,我只是个普通的爱猫人士而已。”

    “猫?我倒觉得虎父无犬子啊。”顾骁驹意味深长地说。

    外面的两个人让郁亭今天先在酒店里休息,明天送他去和同学们汇合。郁亭默许了这种变相的临时软禁,他们没有搜走他的东西,但是郁亭还是让他们检查了一遍。他坐在床边,掏出手机,按了一串数字,拨了出去——果然没有人接电话。他担心是自己记错了,摸摸口袋,想找白朴宁的号码,却发现小纸片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他懊恼地想:算了,即使号码播对了,白朴宁现在也用不了手机。

    考虑到有人在针对郁亭,白朴宁觉得自己可能也不安全,他放出自己的精神体,在最大距离内四处警戒。

    郁亭的迷你龙又找机会出来放风了,自从它发现郁亭转移了碎碎念的对象,便不再缩成一颗蛋装死。a市的气候令它十分舒适,整条龙都胖了一圈。

    “小条,你别被人发现了,记得伪装成泥鳅。”郁亭叮嘱它。

    迷你龙十分不屑这个称呼,嚣张地挥动着自己的爪子,向上飘、飘、飘进了天花板。

    精神体本就可以虚化自己,不受物理空间束缚,如果他们跑得离主人太远,就会慢慢变得透明,最后回到主人的精神图景中,郁亭并不担心它迷路。

    迷你龙倒是经历了一番奇遇,它穿过了天花板的结构层,愉快地想再穿一次的时候,和一只胡蜂对上了眼睛。

    动物的直觉告诉它这家伙它见过。

    “小点,怎么了?”精神体停在床脚不动了,白朴宁转过去一看,脑门感觉到了一阵熟悉的敲击:“郁亭在附近?”

    迷你龙愉快地冲到地板上翻滚。

    “他在楼下?正下方?”白朴宁理解了他的意思。

    迷你龙又兴奋地掉进了地板里。

    “……”白朴宁猜想是因为自己郁亭才被带了过来,他倒是不担心郁亭的安全,顾骁驹是蔺别的大弟子,蔺别又是邵灼的好友,怎么说顾骁驹都不会亏待郁亭。

    郁亭正在刷手机,他关掉了一个养蜂科普帖,一只(可能是)蜜蜂停在了他手机上:“彩蛋投影?”

    “咻!”迷你龙冲过来,赶在胡蜂蛰郁亭之前把它撞飞了。

    “精神体?”郁亭反应过来,“谁的精神体?”

    他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如果顾骁驹和顾跃鲤都在这里,白朴宁肯定也不会离得太远。

    迷你龙把他引到窗边向上看。

    “晚上好。”白朴宁在楼上向他打招呼,虽然楼层隔得有点远,不过哨兵的听力能听得清楚他的声音。

    郁亭眨眨眼睛,慢慢地做了个口型示意:“你退后一点。”

    白朴宁不明所以地后退了几步,几秒后,一个钩子勾住了他的窗沿,郁亭顺着绳子跳了上来。他没想到白朴宁只退后了不到半米,直接跳到了白朴宁身上。

    顾骁驹打开门的时候,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对不起,打扰了。”后头的顾跃鲤迅速拉走哥哥并关上了门。

    “我想这是一个误会。”/“我没有什么要解释的。”白朴宁和郁亭同时开口。

    顾骁驹和顾跃鲤脸上挂着如出一辙的微笑,白朴宁顿时也失去了解释的动力,郁亭的额头靠在茶桌上,一副不想面对现实的样子。

    “你们俩的私事我就不过问了。”顾骁驹将重音放在了“你们俩”这三个字上。

    顾跃鲤接着说:“现在公事要紧。”她的重音放在了“公事”这个词。

    白朴宁便不管对方是否会相信,先向他们说了关于制服裤子的事。

    “其实我们知道,二位是被无辜陷害的,”顾骁驹又说,“但是现在机密文件还有一半流失在外,我们必须在你们回去之前把它找到,时间紧迫……”

    “为什么不向a市的塔寻求帮助?”白朴宁打断了他。

    “家丑不可外扬,而且这件事被a市知道,我们的行动就不再是秘密行动,会受到许多限制。”顾跃鲤说。

    “这么说,机密文件不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被抢走的,是被人偷出来的?”郁亭偷偷插话。

    顾跃鲤一时语塞,她心中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倒是不知道郁亭问这个问题的目的了,她问:“你怎么知道?”

    “你说‘家丑不可外扬’,那不就是说因为监管不力东西被偷了吗?而且,偷东西的还是自己人。”郁亭小声补了一句,“昨天车上那个电影就是这种剧情。”

    “是这样,所以我们更需要二位的帮助。”顾骁驹说。

    “为什么?我可是现在的第一嫌疑人。”白朴宁不解。

    顾跃鲤说:“你们的嫌疑基本上已经洗清了,作为被嫁祸的对象,现在的嫌疑倒不如说是最小的。”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还是学生……”白朴宁又推拒。

    “我们就是需要学弟你们的学生身份啊。”顾骁驹循循善诱,“这个犯人作案时,徽章被磕掉了一小块,据检验,正是学校制服上的徽章碎片。我们千辛万苦,才确定犯人在这一批来a市的列车上,但是我们两个贸然介入调查太过显眼了。”

    “白学弟马上要毕业了,在三年级同学当中一直是非常优秀的,”顾跃鲤睁着眼说瞎话,“和大家关系都不错,聊聊天也不是什么难事嘛。”

    她又热情地看向郁亭:“小郁亭成绩也不错,俗话说虎父无犬子,郁老师也对你一定教导有方,我……”

    “我拒绝。”郁亭听到父母的事情,变得冷淡,“我知道我的父母都是出类拔萃的人才,但是我,我还不够有用。”

    他周围的温度骤降,三个向导都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强硬拒绝,气氛一时凝固。

    作者有话要说:  向导顾a、向导顾b和向导白准备打麻将。

    向导顾a:三缺一怎么办?

    向导顾b:郁亭同学过来过了,会打麻将吗?

    哨兵郁:不会……

    向导顾b:那太好了,姐姐教你。

    向导白:(他肯定要被坑了。)

    设定解释:

    精神乱流:哨兵的debuff,配合向导的精神梳理更好理解

    精神梳理:向导的居家旅行必备技能,可以将您混乱的精神像打结的发丝一样梳理柔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