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10 章
    顾跃鲤不知道该不该开口,向哥哥望去,顾骁驹回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二人达成了某种默契。

    “别这么说,我们不是要强迫你同意,”顾骁驹劝导道,“我们尊重你的意见,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

    “虽然你不想介入这件事,但是他们既然第一次找上你,难免以后为了要回东西又去骚扰你,对方大概还不知道藏在你身上的东西已经被发现了。”顾跃鲤接话,“毕竟对方也未必是想嫁祸你,也可能是当时行事不便,想着你们这些新生不会到处乱跑,就先放在你身上,说不定晚上就要来取回东西了。”

    “东西我们是不可能交还给你了,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我们会派人秘密保护你,”顾骁驹见郁亭神色紧张,安慰他说,“只不过暗中保护多有不便,希望你平常不要随意走动,尤其是上厕所的时候,一定要搭伙儿去,这种偏僻的角落是最危险的。对方还是同学,你一个没防备,就,撕拉——!”

    郁亭被他说的害怕,悄悄往白朴宁的方向挪了一点。

    “哥,你别把他吓到了。”顾跃鲤又唱起了红脸。

    白朴宁见他们一唱一和说得有趣,还想再欣赏一会儿,熟料郁亭是真的被吓着了,他只好说:“学长学姐,你们别一唱一和了。我现在已经完完全全、清清楚楚地了解到牵扯进这件事以后,我们已经没办法置身事外了,我们可以帮忙,但是最起码的人身安全,还是希望你们可以保证。”

    “你们可以帮忙的意思是……”顾跃鲤侧过身问,“小郁亭也同意吗?”

    “是他同意的,”郁亭说,“要是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出了问题,都是他的错,和我的父母没关系。”

    “当然,我明白,你们除了保护好自己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要做。”顾骁驹微笑。

    .

    “我帮你们看着他,避免他胆小逃跑了。”郁亭这样解释今晚想和白朴宁住一间的申请。

    “这个不用担心,我们有几位专业的执勤哨兵……”顾跃鲤故意拒绝他。

    “要是,万一,没准儿,说不定他是犯罪分子的同伙儿,今晚畏罪潜逃了,我可以帮你们抓住他。”

    “这个万万不可,要是真的不幸是这样,你的人身安全是我们第一个要考虑的问题。谢谢你的提醒,我们会让值勤哨兵保护之余不要忘记监视他。”

    郁亭又说:“这个人很狡猾的,你们住在外间不方便就近监视他,要是你们和他住一间,他肯定会说不习惯要拒绝。我们俩是室友,比较熟悉,不管怎么说他都没有理由反对。”

    “其实犯人当时盯上的是你,真要说起来,白朴宁的嫌疑没有你大……”顾骁驹装作犹豫的姿态。

    郁亭马上摇头:“不不不,既然我是替罪羊,那肯定是无辜的呀,相比之下,他更有可能趁着你们睡着,偷偷给同伙儿发消息不是吗?”

    “你说的也对,可真到了那时候,你也睡着了……”顾骁驹又说。

    “我和他睡一张床!他一有动静我就知道!”郁亭赶紧说。

    “那……好吧。”顾跃鲤勉强同意了。

    白朴宁专心整理被归还的行李,下决心要忽略抱着被子站在他旁边的郁亭。

    “这间是亲子房。”郁亭小心翼翼地措辞,“那边那张是给小孩儿睡的。”

    “你要孔融让梨吗?我很欣慰。”白朴宁渐渐开始习惯了无视郁亭的感觉。

    “我的意思是……”

    “小郁亭,可以借一床被子给外面守夜的哥们儿吗?”顾跃鲤敲门问。

    “哦。”郁亭傻乎乎地开门将被子递给她。

    “谢谢。”顾跃鲤小声对他说,“注意安全哦。”

    “学姐,你们聊什么呢?”白朴宁走过来笑着问。

    “没什么事,”顾跃鲤知道自己这个学弟看上去老实,实际上精明得很,“你们好好休息,这件事结束以后请你们吃饭哈~”

    “学姐晚安。”白朴宁微笑着关上门,转头就对郁亭说:“这兄妹俩非常狡猾,你别被他们骗了还帮他们数钱。”

    “哦,”郁亭还想着自己承诺和白朴宁睡一床的事,“被子……”

    “这么快就开始数了,真是个傻瓜……”白朴宁无奈了。

    “你说得对,”顾骁驹喝了一口咖啡,“撸猫是真的有快感的。”

    “亲爱的哥哥,你终于理解我了。”顾跃鲤喝了一口清茶,“尤其是提出要求时那种小心翼翼的表情。”

    “还有令人忍不住和他互动的神态。”顾骁驹赞同。

    “有求于人的时候话都多了不少,之前都不愿意和我说话。”顾跃鲤叹息。

    顾骁驹遗憾地说:“唉,他比较喜欢白朴宁嘛,匹配度决定的事情,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咳咳,”旁边研究了一下午u盘的齐想已经听不下去他们充满诡异气氛的谈话了,“休息时间结束,过来看看我这边的成果。”

    “你的爪子好冰啊。”白朴宁冷不丁冒出一句话,郁亭才注意到自己用来暖手的不是自带的枕头,而是白朴宁的肚子。

    “你肚子居然和我枕头一样软。”郁亭忍不住又按了两下。

    “呵呵,你对我团结的一块腹肌有什么意见吗?”白朴宁按住了他的手,制止了他把自己的肚子当枕头的行为。

    “没、有……”郁亭趁他不备,把另一只手伸进他衣服里,冰得他缩起了肚子:“喂、你!”

    郁亭用枕头遮住自己的偷笑,滚到了床的另一边。

    “不害怕啦?”白朴宁问他。

    “……嗯……还有点。”枕头里传出微弱的声音。

    又装乖,白朴宁腹诽。

    “你觉得卧底会是谁?”白朴宁问他。

    郁亭认真地分析:“应该是三年级的,那个人必须熟悉塔内的各项事务。”

    “我们能想到的事情,他们也能想到。”白朴宁淡淡地说。

    “你说,为什么那个人要偷东西?要窃取机密文件,必须经过严密的筹划,不可能是一时冲动就能完成的事。”郁亭不能理解,“在一个地方呆了三年,无论如何也有点感情了吧,背叛自己的学校,肯定有什么非常重要的理由。”

    “谁知道呢,背叛者会被塔打入黑名单,天涯海角都会把他抓回来严刑拷打,即使宣誓再次效忠,背叛记录也会成为他一生的污点。”白朴宁问他,“不过这种人大概早就找好下家了,心黑得和墨水瓶一样,也不在乎一两个污点——你害怕被严刑拷打吗?”

    “我当然……不害怕!”郁亭回答,“不过我为什么要背叛?说过一次谎的人,一定会说第二次;背叛过的人,一定会再次背叛。我要是遇到了这种人,天涯海角都要把他抓回来,不仅要严刑拷打,还要罚他去当电话客服。”

    “电话客服?”白朴宁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么说。

    郁亭的语气中充满了恐惧:“这个工作每天要和无数的陌生人对话,太恐怖了。”

    “你说这个干嘛?你不会真的有问题吧?你对塔的大小事情好像都很熟悉啊?”郁亭警觉。

    “你胆子也很大啊?”白朴宁幽幽地伸出手,挠他的痒痒,“说,你是不是卧底?”

    “哈哈哈哈,你别挠我,我不是,我绝对不是,”郁亭没想到白朴宁知道他怕痒,“我要是背叛塔,我就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

    他趁白朴宁挠累了停下来的一瞬间,反过来挠他:“如果你是卧底怎么办?”

    “那我也找不到女朋友好了。”白朴宁懒洋洋地说。

    “不行,你不能照搬我的台词。”郁亭不满意,他发现挠白朴宁的胳肢窝没有用,又开始偷袭他的肚子。

    白朴宁根本不怕痒,他按住郁亭差点要碰到警戒区的手,随口发誓:“那就罚我团结的腹肌四分五裂。”

    “好吧,姑且放过你。”郁亭大发慈悲地说。

    白朴宁心想:或许是郁亭曾经被绑架的事情给郁冬宜留下了太深的阴影,否则郁亭怎么会被她保护得这么好。他以为郁冬宜会是那种把小鹰从空中扔下去,逼着它学会飞翔的母亲,没想到她宁愿让郁亭做一只鼯鼠。这样下去,总是要摔倒的。

    “你今天跳上来的时候怎么想的,不怕摔啊?”白朴宁想起他跳上来的时候一脸兴奋的表情。

    郁亭用呼噜声回答了他。

    .

    “对方的这个追踪器已经过时了,”齐想得意地说,“我已经给它装上了反追踪装置,只要信号一发出去,我就能查到每一个接收地的ip地址。”

    “不错嘛,你能把u盘里面那些加密文件全部清空掉,保证玉皇大帝来了都复原不了吗?”顾跃鲤激动地问。

    齐想不能理解:“可以是可以,但是这么机密的文件,我还没有试着破解,怎么能随随便便清空!”

    “你小声点,我哥睡了。”顾跃鲤批评他,“就是因为是机密文件,所以肯定有备份啊。要是让机密文件被对方读取了,我们才是完蛋了你懂不懂?”

    “行吧,我还想试试能不能破解总部大神的密码呢……”齐想遗憾地说。

    顾跃鲤拍拍他的脑袋:“你们这些哨兵就是太冒进,做事要稳妥一点,别和你哥一样……”看到客厅沙发上的人醒了,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你们这些向导就是一肚子坏水,你也是和你哥一个样儿。”齐想不客气地说。

    “你怎么说你哥的大舅子呢!”顾跃鲤说。

    “你怎么说你自己的未婚夫呢!”齐想说。

    顾跃鲤摆摆手:“我不和你说了。”

    她关上齐想房间的门,走回客厅,“顾骁驹”伸了个懒腰,问她:“跃鲤要去休息了吗?我弟又惹你生气啦?”

    “对啊,对啊。”她的脸上挂着微笑。

    作者有话要说:  向导顾a、向导顾b、向导白和哨兵郁打完一局麻将在数钱。

    向导顾a:盆满钵满。

    向导顾b:盆满钵满。

    哨兵郁:一头雾水。

    向导白:为什么受伤的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