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11 章
    蔺别收到顾跃鲤的消息后,久久陷在沙发里,一动不动。

    邵灼笑着问他:“对方终于露出马脚了?”

    “一切都过于巧合了。怎么刚好被盯上的就是你儿子?换个其他人,我们都没办法这么快排除他的嫌疑。”蔺别揉了揉太阳穴,“不好说,只是一种感觉。你儿子被盯上了,是不是因为你的身份?”

    “对方肯定知道他是我儿子,所以选他下手,不过郁亭以前一直跟着郁冬宜,郁冬宜怎么可能让儿子当卧底,,或许是谢子祯那个不要脸的老东西,想给我个下马威。”

    “你倒是不担心自己儿子的安全,他们这个行为等于将这一半钥匙还给我们了,迟早要找你儿子要回来。”

    “没事,他们以为最重要的东西在另一半钥匙那儿,还在试探我们的反应。”邵灼冷笑。

    蔺别不解:“你怎么到现在还卖关子?那‘钥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研发部当时用稀有材料做的新式武器的全部资料,就他们一开始偷走的那把枪。不过重要的倒不是文件,”邵灼抿了口茶,“是u盘本身。”

    “什么意思?”

    “这是个‘买椟还珠’的局。”邵灼又卖了个关子。

    三年前,总部给s市下了命令,要他们对a市进行卧底任务。邵灼派刚毕业的齐思和顾骁驹混入a市政府,成功得到了指定的文件。在演习结束前的最后24小时,a市的人在车站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当时恰好有第三股势力介入,情况混乱,齐思为了保护顾骁驹被不明势力拐走。顾骁驹以为是a市的塔囚禁了齐思,用销毁文件为要挟逼对方放人。结果自然是无功而返,虽然最后误会得以解除,但是双方闹得十分不愉快,a市甚至在任务结束后也不同意放顾骁驹离开。

    “上次总部判定我们都是任务失败,平局。谢子祯那个家伙最喜欢记仇,当时装作对总部决议没有意见,马上岔开话题,说他们新生太多,培训设施不足,冷嘲热讽说我们这里没人,大量设施闲置,送了一大批学生过来借读一年。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混了几个假身份在里面。”邵灼冷哼一声,“说什么第二年他们就回去了,谁知道偷偷留了几个人下来,混在我们自己的学生里面。他想当杜鹃,也要看看我想不想帮他养孩子。”

    “我就说怎么总部通知我们变成受攻击对象以后,你马上就大骂谢子祯不要脸。”蔺别恍然大悟,“原来你早就知道他这次会变成卧底方。”

    邵灼想起这件事就气:“他这是作弊!我不相信总部会连着两次选一样的分部进行演习,肯定是他做了什么手脚。他早早把特洛伊木马给你送到城里,还不许人搬走,天一黑就急着攻城掠地了,真当我弱智啊?当时我就做好了准备,把咱们那把枪吹得天上有地下无,我就不信他不把它当目标。”

    邵灼指的是演习一开始谢子祯就派人偷了他们的机密武器的事。

    “谁叫人家和总部关系好,三年前那事儿,总部对我们、对他们都不够厚道,尤其他们那边,车站和学校都要大修,他的宝贝儿子谢松珀也受了重伤,谢子祯肯定拿这些逼总部选我们入局。”蔺别感慨。“你早就知道了,怎么不向总部提出抗议?”

    “谢子祯送人来是明目张胆地向我下战书,我哪有不接的道理。都知道了他要做手脚,我怎么可能防不住他。上次算什么平局,我要让他输的心服口服。”邵灼不屑地说。

    蔺别知道他是中了谢子祯的激将法:“你可不要太冒险,我们已经为了上次的平局失去了优秀的人才。”

    邵灼深呼吸保持情绪,叹气道:“我知道,也就这两年了,再和这老匹夫打几次交道,我们仨儿都得从前线退了。”

    “扯这么多,你还没说‘买椟还珠’到底什么意思?”

    “哼,谢子祯送我一只特洛伊木马,我也要送他个惊喜啊。既然知道他要偷东西,我也老早给他准备好了保险箱。”邵灼眯着眼睛,压低声音对他说了自己的安排,“等着吧,我要让他们焦头烂额、方寸大乱地自投罗网,收网的时候才是最精彩的时候。”

    蔺别一听,乐了:“这么一说,主动权还在我们手里?你也知道a市那边现在的情况,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陈晨在哪里?”邵灼知道他为别的事情熬了一周了,递给他一杯茶,“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排除他的嫌疑了?”

    “把他叫过来不就知道了?只要他在本市,就足以证明他不是卧底了。”蔺别深深叹了口气,“你也看好他的逻辑推理能力?老师们普遍反映他的能力是这届向导当中的顶尖水准,不过性格……”

    “闻名不如见面。”邵灼说。

    “长官好。”陈晨被叫到了办公室。

    “你就是陈晨,久仰大名啊。”邵灼开玩笑说。

    陈晨扯了扯嘴角:“恶名远扬。”

    “是吗?你觉得‘观察力敏锐’、‘表达力精准’、‘不卑不亢’哪一个算恶名?”

    “全部。”陈晨听出邵灼是在说他“刻薄、毒舌、脾气大”。

    邵灼哈哈大笑:“你还真的很有意思,我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无偿吗?”陈晨只在意这点。

    “这要看你是否重视机会的价值了。”蔺别说。

    陈晨笑了:“好,我愿意加入。”

    蔺别没有马上说出真相,只告诉他有个人的保险箱被盗,小偷打不开箱子,不得不再次潜入那人家里偷走钥匙。但是警察已经在追捕他了,小偷没办法马上打开保险箱,只能先逃跑。钥匙由两部分组成,小偷逃跑的时候,又找机会把其中一半还给了被盗者的孩子。

    “你觉得他的目的是什么?”蔺别问他。

    陈晨按着性子等他说完,一针见血地抓住重点:“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演习的细节?”

    “你怎么知道?”蔺别有些吃惊。

    “先排除你们给我出智商测验题的情况,以二位的级别,所谓被盗的保险箱肯定是很重要的东西,我想……应该和三个月前惊动政府的塔内盗窃案的重要性差不多?”邵灼和蔺别的表情让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那天的事件看起来性质极其严重,但是事后却没有戒严,如果是为了稳定普通民众的情绪,那至少塔内应该加强巡逻兵力,可是我在毕业实习期间也没有接到加强兵力部署的命令。”陈晨喘了口气,“如果不是我们的塔防御意识太差,那么就是你们认为不需要增加防御。你们要么欢迎对方再来,要么就是不方便调动警卫,无论如何,没有加强部署说明你们不担心对方会袭击人——你们很清楚对方的底细。”

    “但是,既然危险性没有那么强,为什么会惊动政府?我想,一是因为政府的人不知情,我们丢失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估计是什么武器吧,由大部分普通人组成的领导层最重视的就是这个;二是因为塔里也不是事先知情。但事件发生后,塔里很快就意识到了主谋是谁,可见塔里应该与其存在较为温和的对立关系,所以什么时候发生事件都不意外。”

    “丢失了重要的武器,塔却并没有急着从对方那里找回东西,是因为对方拿着东西对塔没有威胁,那么对方就不是**势力或者其他的暴力分子,双方的对立关系没有那么强,可以理解为竞争关系,在和我们的塔同级别的组织当中,有安全性保障、存在竞争关系的只有其他城市的塔。其他分部对我们发起攻击行为,总部没有介入调查,我们也没有明面上的反击命令,那就不会是某分部出现了反叛,我想可能是因为……双方达成了某种默契。”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陈晨说出了自己的推论,“演习。”

    邵灼入神地听着他的分析:“这些推论,你应该不是临时想的吧?”

    “开头是。”陈晨没有完全否认。

    邵灼和蔺别对视了一眼,他向陈晨伸出手:“这次的战术部署人员里,我会加上你的名字。”

    “谢谢。”和邵灼与蔺别的名字并列似乎没有令他感到激动,这是他在进门的瞬间就已经确定的事实。

    作者有话要说:  谜之小剧场:

    记者白朴宁:陈影帝你好,大部分观众认为您在这部电影里饰演的角色开挂太严重,您怎么看?

    影帝陈晨:这个角色开的最大的挂就是让我来饰演他。

    第二天,《xx小报》头条《陈影帝一如既往大言不惭,小迷妹放声狂呼就爱这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