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13 章
    “他们找你有事,你方不方便到我那边开个视频会议?”白朴宁问。

    郁亭想林川海他们大概也没什么要聊的了,就说:“行,你等我拿下东西。”他回房间把自己的小背包又背了起来,和林川海知会了一声今晚和白朴宁一起住,林川海会意地点头,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会把李茹安全送回宿舍。

    “你怎么又背着全部家当出来了?”白朴宁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查寝查完了,我到你那边住比较方便互相照应。”郁亭说,“今天你感觉到他们派人跟着你了吗?”

    “有,跟得很紧。”白朴宁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郁亭安心地送了一口气:“那就好,我完全没感觉……”

    “走吧走吧。”白朴宁嫌弃地说。

    “hello~看得见我吗?”顾跃鲤的虚拟投影冲他们挥了挥手。

    “看见了,有什么新的指示?”白朴宁问。

    “想问问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或者可疑的事情。”顾骁驹解释。

    隔着虚拟影像,郁亭感觉不到顾骁驹和顾跃鲤的身体里的第三个人,面对他们的紧迫感减轻了许多,他仔细报告了自己今天的行程。

    “张菱真?你认识她?她认识你?”顾跃鲤听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名字。

    “我……应该不认识她。”郁亭犹豫地说。

    白朴宁推测:“可能她认错人了。”

    “嗯……这个情况我们会记录的,你们一定要多加注意人身安全,对你们来说其他都是次要的。”顾骁驹特别强调。

    顾跃鲤补充:“这边还有我们呢,你们小孩子不要太冒险哦。”

    “那一开始就……”郁亭插话。

    “啊,这边有新的电话拨进来了,挂了哈。”顾跃鲤关闭了视讯。

    “这两个人。”白朴宁无奈地说。

    郁亭把双肩包扔到椅子上抱怨道:“你怎么又一个人住单间啊!”

    “你要是敢抢我被子我就把你踹下去。”白朴宁恶狠狠地威胁。

    “你敢!”郁亭虚张声势地吓唬他。

    白朴宁用被子蒙住了他的脑袋:“睡觉!”

    .

    陈晨的面前放着五个人的资料,大概是从左侧的一摞资料中抽出来的。

    “杨鸣、沈央、张菱真、白朴宁、施绪,你最怀疑谁?”蔺别问他。

    “施绪?没有施绪,我拿错了。”陈晨一愣,“熬夜眼花。”

    “这四个人里面有三个是郑宏项目组的,只有一个是新生实训的人。”蔺别分析。

    “新生实训项目是临时指定到a市训练的,但是郑老师的项目却早就定好要去a市交流。卧底光明正大坐车回a市不现实,决不会放过这个搭便车的机会,而五个学生中,杨鸣和张菱真是武器盒失窃那天不在场证明最不成立的。”陈晨解释道,“你们之前不也是因此怀疑他们的吗?”

    “是这样,那沈央呢?”

    “沈央是哨兵,和杨鸣关系很好,实习期两个人一直在同样的岗位上,如果他们俩合作,不存在磨合问题,得手应该很容易。”

    “你这不是已经确定杨鸣是犯人了嘛?”蔺别问,“为什么?”

    “我确实是以他为对方的行动核心进行判断的,卧底人数虽然不好确定,但我们可以断定是由哨兵执行了偷窃任务,嫌疑人既然限制在三年级学生之中,我们可以排除很多人。无论是对塔的了解程度还是个人技术水平,杨鸣都是最可疑的。”

    蔺别同意他的意见,他的分析和他们的一致:“张菱真的嫌疑也与杨鸣有关系吗?”

    “恰恰相反,她和杨鸣的匹配度只在及格线边缘,两个人搭档过几次,效果一般,所以没有继续组队。他们俩平时基本没有互动,出于我对她的了解,这有点不太寻常。”

    “可能是避嫌。”蔺别猜。

    “对,不过也有可能是别的原因导致他们俩不对付,比如曾经是男女朋友。”

    “新生实训的项目可是有五六个三年级学生,怎么只有这个白朴宁你最关心。他和杨鸣也有关系?”

    陈晨摇头:“他们俩倒没什么关系,白朴宁给人的感觉就像空气一样,很自然地无处不在,不是很适合当卧底吗?”

    “这可不能靠感觉判断。”蔺别提醒他。

    “不只是感觉,如果说杨鸣是计划执行的核心,他肯定需要一个帮手,沈央是唯一合适的哨兵,张菱真和白朴宁则是同样合适的向导。”

    “白朴宁和杨鸣的匹配度并不高吧。”蔺别重新看了看杨鸣的匹配信息。

    陈晨指着白朴宁的判定等级说:“机器是很灵敏的,哨兵的体能信息很难主观造假,但是向导的精神力测试造假就很容易了,压一压自己的数值,让自己的匹配度维持在普遍平均水平以下不是难事。只不过等级会变低,一般没人干这事儿。”

    “照你这么说,每一个低等级向导都有可能是卧底了。”

    “虽说如此,能让你们专门安排他去a市的也只有白朴宁不是吗?”

    “什么意思?”蔺别没反应过来,“他去a市不是因为新生实训项目吗?”

    “是您和邵司令为了判断他是不是卧底才导致这个项目今年在a市举办。”陈晨毫不客气地指出,“您说过曾经怀疑白朴宁是卧底,理由是什么?从你们给的资料里我得不到答案。”

    “他……”蔺别的回答有点犹豫,“说来也好笑,只是因为邵灼觉得他长得有点像谢子祯。”

    “不可能,谢子祯只有一个儿子谢珀松,他应该已经工作了吧,前几天还在电视上作为优秀代表发言,你怀疑他易容混在我们这里三年?这不现实。”陈晨毫不犹豫地否定了他们的想法。

    “说不定是亲戚的孩子?不过白朴宁不是卧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如果他真的是谢子祯的亲戚,哪怕只是有嫌疑,你们都不该让他去a市,这是放虎归山。”陈晨十分不赞同。

    “邵司令想把他们全部捉住,他觉得在a市白朴宁容易露出马脚。”蔺别解释。

    陈晨脸上挂着难以置信的神情:“就为了这个?我知道抓住卧底可以加分,可要是因为冒险,导致卧底成功里应外合偷出东西,我们将被直接判为失败的一方。”

    “所以我们来找你了。”蔺别叹气,“我们需要你对同学的熟悉来帮助我们抓住卧底,找回东西。”

    陈晨不客气地说:“恕我直言,武器盒八成已经送到谢子祯那儿了,想要获胜,我们必须尽可能地把得分项拿到自己手上。只能希望他们派了好几个卧底,让我们把他们全部抓住,才有可能扳回一局。”

    .

    “哈啾!”卧底默默打了个喷嚏。同伙今天发来消息,告诉他郁亭不仅回来了,还带着u盘回来了。他心乱如麻,同伙说,对方这么快就放郁亭回来,肯定是确认了他不是卧底,白朴宁和他是一伙儿的,对方就是想用这两个人钓他们出来。

    怎么办,现在营地里外都是他们的眼线,我们也联系不上老大。他着急了。

    同伴发来消息:稳住,明天新生就开始训练了,人多便于我们行事,郁亭肯定会随身携带u盘,找机会把他拐走。

    上面的命令还是没有下达,但是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后天就是任务结束的日子,他只能发出消息:好吧,逼不得已,暴露我,你带东西走。

    这种时候还要绅士风度?对方语带嘲讽,他没有回复。

    .

    脚……动不了了。郁亭感到难以呼吸,他艰难地睁开眼睛。白朴宁为了制止他卷走被子的恶行,压住了他的腿,手臂一伸,自己把他锁在床角。他不满地踹了白朴宁一脚,早起力气还没恢复,白朴宁被他一踹,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他愤懑地把被子一掀,喊道:“起床了大哥!”

    “谁是你大哥,我是你大爷。”白朴宁被他吵醒了,一看时间:“还有三分钟闹钟才响啊大哥!”

    “给你三分钟时间缓一缓。”郁亭边跑去厕所洗漱边说。

    老师领着他们坐车前往训练场,郑宏老师和他的项目组也顺了一段路。杨鸣本来想去施绪他们组蹭车,被沈央拉去和小组成员坐一起了。

    “你别老想着单独行动。”沈央勾着他的脖子,“哥哥带你去开车车。”

    “滚你的,开你的碰碰车去。”杨鸣笑着把他赶到一边。车上没剩几个空位,刘滨陪郑老师坐在前排,李挚靠在座椅上睡觉,他刻意路过了张菱真,坐到了最后一个位置,沈央大喇喇地坐在张菱真旁边,一路上不停和她说话,甚至仗着自己娃娃脸喊她“姐姐”。

    “菱真姐姐,你之前写的那份精神力与精神体关系的报告真的很好,我觉得可以申请发表到正式刊物上了。”沈央嗲嗲地说。

    “沈央哥哥,你不要卖萌了,小妹妹我看得心都化了。”张菱真忍俊不禁。

    杨鸣没忍住,扒着沈央的椅子笑话他:“沈央妹妹你惹你菱真姐姐不开心了。”

    “谁是你姐姐啊,你不要脸皮这么厚啊。”沈央接他的话,张菱真没有理会他,李挚的呼噜声为他博得了一丝存在感。刘滨和老师讨论着项目的细节,没有在意他们的话题。

    一行人一直就保持着这样微妙的平衡。

    作者有话要说:  谜之小剧场:

    指挥陈晨:盯着那个白朴宁疯狂输出!

    其他人:啊?为什么打他,他不是我们这边的吗?

    郁亭:学长是好人!

    指挥陈晨:带不动,带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