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17 章
    “唰——唰——”海浪有规律地拍打着沙滩,他闭着眼睛,享受着没有温度的阳光。

    海的声音渐渐小了,蝉鸣声响起,树叶摩挲的声音把他带到了树林中。走到一片空旷处,开始下雨了,小雨丝和树林接触,发出亲昵的声音。

    “沙沙沙——沙沙沙——”他跟着哼出了声。

    他站在林窗中,阳光和雨丝全部投射在他身上。

    “叮咚!”他睁开眼睛,不满地冲着门外喊:“护士姐姐!mp3没电了!”

    305房住的是一名14岁的哨兵,因为精神力溢出,从9岁开始就住在疗养院里。

    “16岁以后你的精神力就稳定了,到时候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出门和小朋友一起玩啦。”护士姐姐对他说。

    “我现在也挺自在的呀。”他眼巴巴地看着护士帮他给mp3充电。这个房间里没有任何的潜在危险设施,墙壁和地板都用软垫垫着,充电口自然也是没有的。

    “昨天晚上隔壁好吵啊。”他故意抱怨。

    护士姐姐告诉他:“昨晚有个突发精神乱流的病人,离我们这里最近,紧急送过来的。”

    “是谁啊?”他眨巴眨巴眼睛。

    “不认识呀,比你大一点儿,脑袋都流血了。”

    他倒吸一口冷气:“嘶——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稳定了,在休息,你可别去打扰人家。”护士提醒他。

    他不屑地说:“那当然啦,我可是这里的老居民了,道理我都懂。”

    “噗嗤,好,那隔壁要是有什么突发情况,你也要记得喊我。”护士被他逗笑了。

    虽然说他在这里住了很久,不过这里大多是老人家,偶尔他也会去外面放风,大都是去人不多的地方,同龄人真的不多。听到隔壁也是个小孩儿,他一下子就产生了好奇心。不过答应了护士姐姐不去打扰人家,总不能食言吧。

    他郁闷地坐在床上,挑选着mp3的曲目,滚动轮轴的手停在了“砸墙”这个名字上。他戴上耳机,闭上眼睛。伴随着“咚咚咚”的声音,他穿墙而过。

    隔壁的床上确实躺着一名少年,两侧还有人陪着他。

    果然不能打扰,他遗憾地准备回去。

    “你是谁?”角落有个人发现了他。

    他吓了一跳,一般人可看不见他!他转头一看,有个和床上那名少年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正盯着他。

    “你是谁?”那人又问。

    他磕磕绊绊地回答:“我叫曲晓声,住在隔壁的。”

    “哦。”对方知道了他是谁,便兴致缺缺,转头看着病床。

    “那个……”曲晓声小心翼翼地开口,“请问你是……”

    “我是躺在床上那家伙,他们都看不见我,只有你看得见。”对方说。

    曲晓声大概明白了什么情况:“不瞒你说,我有传说中的‘阴阳眼’,你这个情况,八成是灵魂出窍,啊不对,精神出窍了。”

    “精神出窍?我的身体难道在床上?”对方问。

    “是啊。”曲晓声好奇为什么他有此一问。

    对方说:“我看不见我自己,只能看到周围的人。”

    “哦……”

    “你知道我应该怎么回去吗?”他问。

    曲晓声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他见到的大多数是老爷爷和老奶奶,已经过世但是还有所留恋的精神体残留,除了少数精神强大的,很多只停留了一阵子就消散了。

    “不如你躺回去试试?”他自己就是这样回去的。

    .

    谢宁在s市呆了三年,回到a市,以前的朋友都不知道去哪儿了,本来也没有几个关系好的。他无论如何都不想和谢子祯呆在同一屋檐下,又无处可去,一时间有些茫然。大多数人都以为谢子祯只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其实谢珀松是他的哥哥,谢逸璞是他的姐姐,母亲不同。他是谢子祯的父亲谢浩带大的,他的母亲贺薇是谢子祯的妻子,其他两个人的母亲在生他们的时候就落下了病根,把他们养到三岁多就死了。谢子祯把他们领回家的时候,贺薇刚刚怀孕,谢子祯故意趁着贺薇初为人母心软,把他们留了下来。

    贺薇是个大家闺秀,性格软弱,又真心爱着谢子祯,心中十分痛苦,日日以泪洗面,不敢和娘家说,只能向谢子祯的父母哭诉。谢浩知道了这件事,拿着戒尺就要打断谢子祯的腿,谢子祯一声不吭,倒是贺薇禁不起刺激,不仅早产,还因为难产身亡。娘家人终于知道了这件事,当时谢浩当着他们的面打断了谢子祯的右腿,碍于双方的身份,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坚决不同意由谢子祯抚养谢宁。贺家是个大家族,贺薇的父母没有什么话语权,对这个女儿也没什么感情,否则怎么会发现不了怀孕的女儿受了天大的委屈?他们不同意谢子祯抚养谢宁,自己也找借口说“不愿意看到外孙就想起可怜的女儿”,不愿意带着这个拖油瓶。谢浩便接过谢宁的抚养权,他表示:“从今天开始,我和谢子祯断绝父子关系,谢宁就是我唯一的孙子。他和其他女人生的孩子和我没有关系,他要养就自己养。”倒是谢子祯的母亲不忍心,暗地里也帮着照顾两个孩子。

    谢子祯是真的不在乎亲情的人,在谢宁的心里,谢子祯作为父亲和丈夫已经和一滩烂泥没有区别了,他甚至怀疑谢子祯是为了气死贺薇才带两个孩子回来的。谢浩曾经痛恨自己没有教好这个孩子,寄希望于贺薇的温柔能够感化他,可惜人的性格已经很难改变了。如果说世上有什么是他唯一没有辜负的,那就是他的事业,因此,他对谢珀松和谢逸璞的感情也没有多深,倒是养成了两兄妹独立自强的性格,和他的冷血完全不同,谢珀松开朗仗义,谢逸璞爽朗细致,倒是更像爷爷奶奶一些。

    谢浩虽然不认两兄妹是自己的孙子孙女,倒也没有灌输给谢宁怨恨的思想,也没有阻止妻子带着几个孩子私下来往,三人的关系一直不错。

    谢宁犹豫不决的时候,在会议室外的走廊上碰见了谢逸璞。谢珀松之前已经告诉她谢宁回来的消息,不过真的看见他谢逸璞依然很惊喜:“谢宁,你回来啦!”

    他和姐姐打了招呼,谢逸璞比谢珀松心细,见他愁眉不展,猜到了原因:“这次跑去a市上了三年学,毕业以后是准备回来工作吗?房子找好了没?”谢逸璞猜想谢宁刚回到a市,肯定不想回家,又无处可去,正在头疼。

    谢宁苦笑摇头,谢逸璞一直以为他是因为a市的教育设施被毁,加上奶奶三年前逝世,爷爷去海外居住,他想转换心情,所以三年前才离开s市去a市上学。

    “让你住我那儿也不方便,谢珀松还住在老头子那里……”谢逸璞想了片刻,“你要不要去奶奶以前的疗养院那里住两天?爷爷怕以后有事回来没地方落脚,一直保留着那个房间,平时我也有让人去打扫。”军区疗养院是提供给退休哨兵和向导的疗养地,配备有医疗设施,不过更像是小区,谢宁以前就住在那里。

    “倒是可以,不过钥匙……”谢宁很愿意回去住。

    谢逸璞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

    “又失败了……”曲晓声和精神出窍的男孩尝试了各种方法,就是回不到身体里。

    “算了,可能我快死了,所以回不去吧。”男孩子先冷静了。

    曲晓声被他吓到了:“你别这么想,我去问问护士姐姐,说不定他们有办法。”

    “你不是说他们不相信你吗?你告诉他们,他们问你怎么证明我不是你的幻觉,你准备怎么回答?要是你真能证明,他们就会把你关到实验室去,把你解剖了,分瓶子装好进行研究。”男孩毫不留情地吐出可怕的词汇。

    “哎呦你可别说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曲晓声心中一痛,“床头应该有贴吧,我看看……郁亭?年龄:空白,住址:空白。”

    “额……”郁亭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倒是曲晓声想起来一件事:“护士姐姐以前说过,精神体,我是说小动物那种精神体,是因为哨兵和向导的大脑承受不住大量的精神力,所以精神力会溢出,变成精神体形态,我因为比较奇葩,没办法形成精神体,所以一直住在这里。你的精神力应该出了什么问题,精神力不再溢出,所以没办法形成精神体。不仅如此,你剩余的精神力无法维持在身体内部,飘出来了。”

    “如果你不加上最后那句话,听起来很学术。”郁亭真诚地赞美,“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我们?为什么扯上我。”曲晓声控诉,“我还只是个孩子!”

    郁亭打量了一下自己:“好巧,我也是。”

    曲晓声尴尬地笑着退回了自己的房间,回到身体里以后,他迫不及待地睁开眼睛,结果麻烦还是摆在了他的眼前——

    郁亭面无表情地比了个剪刀手,“看得见我吗?”

    “看不见!!!!!”曲晓声用被子捂着脑袋大喊。

    两个男孩要混熟总是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发现各色尝试都失败后,二人便转移了注意力。

    “……所以说这个花园特别好,那边小区里也经常有人来这里散散步什么的。就是他们老让我星期一出来散心,根本遇不到几个女孩子!都是晨练的爷爷奶奶和遛狗的叔叔阿姨!”曲晓声兴致勃勃地向郁亭介绍自己的“领地”。

    郁亭不是很能理解他对女孩子的热情,指着远处的一辆车说:“那边下来的那个姐姐挺好看的哈。”

    “那个已经不是我可以考虑的年龄了。”曲晓声憔悴地说,“目测比我大十岁……糟糕,好像被听到了,快溜。”郁亭赶紧和他一起飘走了。

    “怎么了逸璞姐?”谢宁下车,看到谢逸璞的眼神中带着杀气。

    谢逸璞是哨兵,听力敏锐,自然是听见了曲晓声的话,她冷笑一声:“没什么,一个小屁孩罢了。行李拿好上楼了。”

    “好、好……”察觉她的心情不好,谢宁及时止住了话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