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接夫人和少爷回家
    宫若欢的话,大家都听到了,立刻换上一副副正义凛然的模样。

    “看来是勾搭上了有妇之夫。”

    “破坏别人家庭也就算了,还教人家小孩子撒谎。”

    “坐等原配出来打小三,最好手撕她的衣服,把她丢出去游街才解气!”

    ……

    这些高高在上的名媛太太们,此时毫无形象,幸灾乐祸地攻击着宫以沫,就在这时,宴厅门口处忽然出现一群着装整齐的黑衣保镖,面色肃然一看便知训练有素。

    他们穿过人群,往前走去。

    众人见状,皆是一怔,不由地往后退开,纷纷让开一条路。

    却见那群黑衣人径直走到宫以沫面前停下,为首的那名保镖朝着辰辰略微鞠躬,声色恭谨,“我们奉命来接夫人和少爷回家。”

    全场哗然,不仅仅是旁人,就连宮以沫都一下子愣住,只有身侧的辰辰镇定自若,方才的软萌姿态竟然一扫而空,可爱的小脸冷了下来。

    众人这才发现,这个孩子并不简单,眉眼之间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并不是寻常人可以培养出来的。

    而他,此刻正拉着宫以沫的手,微微点头,颇具几分威严地说道:“知道了。”

    话音落下,抬头看向怔然的宮以沫,面上瞬间转换上了一副呆萌神色。

    “麻麻,走吧,今晚尼还要回去给我讲故事呢!”

    “好。”

    回过神,宮以沫只得开口应下,随即被辰辰拽着指尖离开了宴会厅内。

    他们走后,厅内炸锅了。

    那些参与议论的名媛太太们感觉被人打了几巴掌,脸上火辣辣的。

    她们听信了宫若欢的话,以为宫以沫是小三,没想到人家老公的保镖出来,以“夫人”的名义接走了她。

    这间接证明,宫以沫是原配而不是小三。

    可能是被打脸打的太痛了,这些名媛们瞪向了宫若欢。

    “宫小姐,你妹妹结婚了?”

    “看这架势就是原配,哪是小三呀。”

    “宫小姐,以后事情没有调查清楚前,不要随便乱说话,害得我们丢脸!”沈安皱眉道。

    宫若欢没想到会有人给宫以沫“撑腰”,而且还撑得特别硬。

    宫若欢被这些阔太太围攻,她心里很是慌乱,但很快就镇定下来,道:“她就喜欢小三上位,撬了人家原配的位置也不奇怪。据说当年她勾搭的男人是一个两百斤的秃头,这次估计也是脑满肠肥的男人!正常男人,谁会要她啊!”

    说这些话的时候,宫若欢底气十足。

    五年前,宫以沫未婚先孕的事情全城皆知,这也让他成为豪门笑话,爸妈也因为这件事将她逐出家门。

    如今,哪个出生名门的男人对宫以沫不是避之不及?

    所以愿意娶宫以沫的人,肯定不是什么糟老头子,就是长得丑的男人!

    其中一个八卦的名媛太太有些疑惑地问:“宫小姐,我记得当年宫以沫怀孕的对象谁都不知道吧?为什么你知道是两百斤的秃头?”

    宫若欢一听暗叫不好,她支支吾吾道:“我猜的。”

    话落,她夹着尾巴,像条狗一样悄悄地溜了。

    随后有人突然说道:“刚才那几个保镖身上的徽章看着有点眼熟!”

    “对对,我想起来了,好像……对,在陆氏总部好像看到过啊……”

    “说起陆家,那确实是非同一般。要论贵族,陆家才是真豪门。他们的产业链,遍布全世界。”

    “可不是嘛,据说陆家马上要换继承人了,叫……什么来着?”

    “不知道呢,据说是陆家最有能力的一个后辈,听说还是单身。叫什么、长什么样,陆家还没有公布。刚刚他已经来了这里,可惜的是,身侧的保镖太多了,我们都没看到他的长相。”

    众人的话题渐渐转到了陆氏身上,再没有人理会宫氏姐妹的事情了。

    *

    宮以沫脱了身,悄然松了一口气,垂眸看去,才发现辰辰晶亮的眸子正看着自己。

    她的心底一软,蹲下身来,柔声道,“宝贝,今天谢谢你帮阿姨解了围。”

    辰辰双眼一弯,顺势抱住她的手臂,“之前漂酿阿姨也帮了我,我可是懂得反哺的男子汉,我们扯平啦!”

    “宝贝,反哺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小脑袋在她的身上蹭啊蹭,软软的头发拂过肌肤,蹭得她心都快化了,她忍不住抱住他问道,“宝贝是不是又迷路了?”

    辰辰却是连连摇头,突然间拉着她朝前方跑去,口中喊道:“粑粑!”

    宫以沫被他一拉,不由自主地朝前方跑去,便见到一道颀长的身影背对着他们,他的身姿挺拔,只是一个背影,便能令人生出无形的压力。

    陆言清听到呼喊声,缓缓转身,四周的灯光似乎在瞬间聚拢在他的身上,晃得人几乎睁不开眼。

    辰辰已经松开手,朝他扑过去,而宫以沫也站在了他的面前,终于看清了他的眉眼。

    这大约是老天爷最认真的作品,狭长的星眸,挺直的鼻梁,薄削的双唇泛着一丝坚毅,脸部的轮廓几乎是最完美的线条,他就这样看着她,深邃的眸子像一个无底洞,能将人一瞬间吸引进去。

    “你是辰辰的父亲?”

    见到他的一瞬间,记忆中的画面瞬间冲入宮以沫的脑海,她声色讶然的看向面前男子,低声惊呼。

    相比之下,陆言清倒是淡然的许多,只见其淡淡颔首,没有应声。

    不知为何,宮以沫忽然有些不知所措,愣怔了半晌才缓过神来,连忙开口道:“不知道你还记不得,当年你在医院门口,给了我一把雨伞,我还一直没有机会和你道谢……”

    当年,靳云深带她去医院看感冒,没想到却查出了怀孕,靳云深一开始情绪很稳定,后来宫若欢“碰巧”出现在医院,三言两句就激起了他的怒火。

    最终,靳云深离她而去。

    无奈之下,她只好一个人回去,当时外面下大雨,她摔倒了,而迎面的车主人丢了一把伞给她。

    因为车主人长相过于出众,因此她记住了。

    陆言清薄唇轻扬,低声道,“小宝刚才说你救了他,扯平。”

    宮以沫一怔,却是不由得叹谓,果然是父子俩,即便是回应都是如此相像。

    陆言清低头看了下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

    他刚要走,辰辰抓住了他的衣角:“粑粑,你是一个有车的男人,应该送漂酿阿姨回家。”

    陆言清没有回应,顺手打开车门,眉间看不出任何情绪。

    “粑粑,你这样是娶不到老婆的。”辰辰小跑着将后面的车门拉开,然后小声对陆言清说道:“你娶不到老婆没关系,但我木有麻麻是很严重的事情。”

    宫以沫刚想拒绝,辰辰却已经拉住她的手往车里拽了,胖乎乎的肉感让她下意识的握紧。

    于是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坐上了陆言清的车。

    *

    远处,宫若欢正挽着靳云深的胳膊从宴会厅出来。

    “云深哥哥,今晚我不想回家。”宫若欢甜腻着嗓子。

    靳云深有些醉酒,压抑住眸里的不适道:“若欢,我今晚还有工作要处理,没有时间陪你。”

    又是工作!

    宫若欢挂在嘴角上的笑僵住了靳云深跟自己交往两年,从来没有碰过她,每次的借口都是工作,可是她心里明白,根本就是因为他心里始终放不下宫以沫。

    一想到宫以沫,宫若欢就恨得牙痒痒,却冷不防的看到了远处陆言清和宫以沫的影子。

    好机会!

    “云深哥哥,你是不是还喜欢妹妹?”宫若欢假装随口问,眼底却愈发愈阴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