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粑粑竟然把漂酿阿姨拐回家
    “你怎么了?”陆言清拍了拍宫以沫的小脸,试图让她清醒一点。

    宫以沫只是抬起眼皮看他一眼,又继续栽倒在他身上,手还不听使唤的扒拉自己衣服的领口,露出洁白的锁骨。

    陆言清拉住她不安分的手,脱下自己的西装给她披上,然后一个横抱将宫以沫抱着怀里,三步并作两步的朝自己的车走去。

    可能他再不把这个女人送回家,还不知道的干什么事来。

    黑色的迈巴赫停在阳光小区的门口,转头看了一眼后座上趴着的宫以沫,陆言清烦躁的皱起眉。

    陆言清果断将车调了个头,回家。

    *

    “叮咚”门铃突然响起,本来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辰辰急忙跑到门边开门,抱怨道:“粑粑,尼怎么到现在才回家呀……咦?漂酿阿姨怎么了?”

    陆言清抱着宫以沫,沉默着从辰辰身边绕过去,将她放在沙发上。

    辰辰紧跟而后,“粑粑,你怎么把漂酿阿姨弄晕啊?还拐来我们家?”

    陆言清身体僵硬了一下,“去睡觉。”

    辰辰不满的撇了一下小嘴,“我不嘛,我要看漂酿阿姨!”

    “不听话是不是?”陆言清突然转头,冰冷的目光落下辰辰身上,让辰辰顿时打个了冷颤。

    辰辰:粑粑好凶,就知道欺负我!

    在陆言清不容拒绝的注视下,辰辰最终还是一步三回头的回了自己房间,当然关门之下还不忘补一句:“粑粑尼别伤害漂酿阿姨,否则我是不会放过尼的。”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陆言清嘴角微微抽搐,他看起来就这么像坏人?

    确定辰辰已经关门睡觉之后,陆言清这才抱起沙发上的宫以沫进了自己房间。

    感受到了房间里的暖意,宫以沫有些灭下去的火又窜了起来,接着手也开始在那认认真真的扒自己衣服的领口。

    宫以沫红唇一撅,小声嘀咕了句,“好热……怎么解不开……”

    陆言清最终还是没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他低低地笑了出来,这女人还可以再蠢一点的。

    宫以沫却是浑然不觉,她只觉得很热,身上冒着汗珠,衣服都黏在了肌肤之上,她想要解开扣子,让自己凉快一下,纤细的手指扣着胸口,白色的衣服贴得紧紧的,将她玲珑有致的声线毫不掩饰的勾勒出来。

    因为解不开,她有些烦躁,下意识的扭动着身体,下半截衣服掀开了一半,露出柔软纤细的腰肢轻轻扭动,仿佛是在对他做出无声的邀请,又好像是化作了一簇火苗,燃烧着他的理智。陆言清不动,呼吸有些困难,目光继续放在宫以沫的身上,神色慢慢沉下来,要用极大的理智才能控制住自己压抑的某种冲动。

    宫以沫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依然在和那扣子做斗争,察觉到他站在身边,忍不住拉住他的手说道:“能不能帮我解开……好热……”

    她的脸色泛着怪异的潮红,拉着他的手滚烫,触及到他掌上的冰凉,身体几乎下意识贴了上去,双眸之中泛着迷离的色彩。

    陆言清的喉结轻轻滚动,要用极大的耐力,才控制住自己想要把她按进怀里的冲动。

    “解开一下……”红唇微启,她的眼中荡漾着春光。

    他深吸了口气,拉住她的手,想把她拉到浴室里清醒一些,却不想,宫以沫一个踉跄,直接扑倒在他的身上,他来不及反应,下意识抱住她的腰身,双双跌入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